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不断变化的乡村

  偶尔身体康复一些了,也有些力气了,我就会起床在家门口的马路上晒晒太阳,走一走,动一动,有时候遇到熟人路过也会和他们说说话。

  我看上去有精神多了,只是我这微弯的腰、走路慢慢小心的样子和我说话轻声的语调还是能看出我的病态。

  可是又有什么关系呢,如果乐观的心态,多运动的状态能让我早日康复,那别人怜悯的眼光、我不好看的状态,我都可以不在乎的呀,能好好的活着,最重要。

  我记得小时候,我们村的房子都很小,是土做的,上面盖着稻草和青色的瓦。有些人家的房子外面还摸了一层牛屎粑。路,那时是泥泞不堪的,坑坑洼洼的,下雨天我们即使穿着靴子裤腿上也会粘满了泥巴。我嫁到横生家的时候横生家四面环绕的都是树,那些树我叫不上名字,但都是不同的品种。

  我们村开始发生变化是从1995年前后开始的。

  从我记事起我们这里的人多半都是务农,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靠每年卖粮食、棉花、芝麻换取一些收入。1993年开始有一些年轻人陆续地外出打工,或做裁缝,或做木匠,或做瓦匠。我公公婆婆也开起了小店。我公公每次进货都要挑着扁担坐着船,去长江的另一边。

  我们村开始修路了,先是石头子铺的马路,后是柏油铺的路,现在是水泥铺的马路。两三层的楼房一栋栋建起来,家家户户的交通设备也从自行车到摩托车,再到轿车。

  现在姚林村俨然就是一个社会主义现代化的新农村。

  水泥马路四通八达,即使是庄稼地里的路也是由水泥铺就成的,居住的房屋与庄家之间除了隔着一条马路还隔着一条宽宽的河。这条河曾经污染很严重过,后来河道由水泥铺就,定时会有村里安排的工人捡拾水里或岸上的废弃物,村里也禁止村民往河里面乱扔垃圾,为此还在住户附近设置了一个个垃圾桶。现在河水很清澈,道路也非常的干净。

  我们村归属安庆,也是黄梅戏之乡。每天清晨村里的喇叭除了会放一些天气预报,村委会的通知,一些流行歌曲,还会放一些黄梅戏。我们那有很多人喜欢听黄梅戏。我,我公公婆婆,我女儿都很喜欢听黄梅戏。我在家看电视总是少不了黄梅戏的。

  前些年我们这很流行搭台唱戏,家家户户也愿意出这个份子钱请一些会唱戏的逢年过节热闹一下。由于我们家开着小店,每逢搭台唱戏的时节,我公公婆婆就拉着我们家的板车,放上一些饮料与零食,在那里边看戏边卖东西。这时和一起看戏的人唠嗑也是常有的事情。

  每每看戏,必定人山人海。有的是为了看戏,有的是为了看人,有的是为了做生意,有的是为了凑凑热闹。不过这搭台唱戏的习俗,近些年倒是淡了。想来是因为现在生活节骤快,电视机里什么节目都有,唱戏也远不如打工更赚钱。

  年轻人在发达城市里打拼、赚钱,是给我们村带来了富饶、现代化、新思想与新气象。但是也有它的弊端:留守儿童的成长与教育的缺失、老年人的孤寂、一家人难团聚的状态就是这一社会现象持续在出现的弊端。

  我的两个宝贝孩子尚且幸运,在他们出生后,虽然他们的爸爸远在异乡,但毕竟有我陪伴他们成长。在这里更多的孩子在出生两三个月后就断了奶,一年到头能见到爸爸妈妈的时候也就是过年的时候。并且这种现象到现在愈加的严重。这是我们这些成年人为了生存或者为了赚钱,必须得承受的骨肉分离之苦。不知道要等到何时才能有我们这样的乡村,小县城都有可以谋生赚钱的营生,我们不必背井离乡就可以让全家温饱富足?

  

第七章 不断变化的乡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