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结冰的时间

  来到这个城市四年的光景,从大一到如今毕业,虽然是个南方姑娘,可安雨恬已经深深的爱上这座北边的城市,视之为第二故乡。其实爱上一座城很简单,只要这座城里发生过美好的的事情,并且在这个城里有你在乎的人这就足以,当你深深的爱上这里时,你呼吸的每一口空气都充满香甜气吸,哪怕是有雾霾。

  今天阴沉的天气并没有影响安雨恬的心情,尽管是孕妇她也还是精致打扮了一番,她穿了一件浅黄色的连衣裙,一头乌黑柔软的长发从头顶倾泻而下一直垂在胸前,脚上穿了一双白色的运动鞋,本来想穿一点带跟的凉鞋,可又担心光亭见了自己肯定又会啰嗦一大堆,所以就换了运动鞋,这样自己也舒服点,也不用让他担心。

  公交车坐了5站就到了她的母校霖山大学,本来打车会更方便一点,但她也好几天没出过门,也想多看看外面的人和风景,另外坐公交对她来说也有一种特别的感觉,尤看着不断在车窗外倒退的风景和不断上车下车的人,她总会想到那些过去了的时光,会想起张茵茵,想起肖敏,想光亭……想起围绕这几个美好的人而发生过得美好事情。

  下了车穿过一条宽阔的马路,这条路也算是霖大的风景之一,因为两边都有一排整齐茂盛的枫树,每到深秋,金黄的落叶铺满一地,身处其中宛如在一个金色童话般的世界里,总会有不少学生游客在这里拍照,游赏。

  很快就走到了和宋光亭相约的咖啡店,本来现在两个人的关系没有必要这样约出来见面,有什么事情直接在家里说就可以,不过想想能出来约会还是挺浪漫的。

  安雨恬刚走进这家咖啡屋一眼就看见了宋光亭,他就坐在那个靠窗的角落里,那也是他们的专属位置,无数次的约会都是在这里,有太多美好的回忆。

  安雨恬直勾勾的看着宋光亭,一副花痴样子,倒是宋光亭不断的躲闪着她的灼灼目光。安雨恬发现也就半个月没见看着宋光亭好像哪里不对劲,从他略微迟疑的目光和见了自己的反应,似乎是有的力不从心般的样子。

  “是不是很累啊?”安雨恬面露一丝忧色。

  “还好……”宋光亭淡淡的说道,声音低沉而略显疲惫。

  “恬恬……”

  “怎么了?”安雨恬对上他的视线,从他的眼里安雨恬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可还是不相信自己所感觉到的,她第一次希望女人的第六感是不准的。

  “对不起……我们分手吧!”说完宋光亭埋下了头,一双眼睛像月色下的两谭枯井。

  空气在此刻可怕的凝结住,周围一切都变的恍恍惚惚,安雨恬感觉自己似乎被冲进大海的一个漩涡里,她挥动着双臂垂死挣扎,可最后还是沉入海底,她看着宋光亭的眼睛,突然感觉如此陌生,陌生的就感觉从来不认识这个人似得,不,这肯定不是真的,她在内心一遍一遍的对自己说,她感觉喉咙像被堵住似得,想说话却说不出口,连呼吸都感觉有点费力。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其实……其实已经和别人在一起了”宋光亭声音微微颤抖,但声音已经没有疲惫和无力的感觉。等他说完没多久突然有一个大肚子的孕妇走过来。

  “她叫殷倩倩,是我高中同学,也是我的初恋……”宋光亭一边照顾大肚子的殷倩倩坐下,一边像安雨恬介绍着。

  殷倩倩坐下并没多说话,她想她说什么好像说什么也不合适。

  “这里有20万,密码是你的生日,我希望你把孩子给……给打掉……”宋光亭把一张银行卡递到了安雨恬的面前,此刻他的眼睛布满可怕的血丝,他低着头等待着安雨恬说些什么,可对方一句话也没说。

  “你走吧……”安雨恬目视着前方,眼神涣散好不容易从喉咙里发出音,颤抖着说了这三个字。

  安雨恬连看也没有看他们,她也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总觉得什么都看不见也听不见,她觉得自己除了看不见听不见,连动也不动不了。

  宋光亭拉着殷倩倩走出了门,一出门走到个隐蔽的地方就瘫软的蹲在地上。

  “你没事吧””殷倩倩扶着他忙问道。

  “我没事,今天谢谢你,你先走吧……”宋光亭强行镇定的对着殷倩倩说道。

  “好……你一个人注意点”殷倩倩虽然不放心这位老同学,可想想自己留下来又能帮的了什么忙,倒不如他一个人更清净。

  安雨恬把那张存有20万存款的银行卡放入包里,打开包的时候户口本跳入了眼帘,她略微怔忡了一下,本来今天打算去登记的,结果……,她继续着动作,清素的脸上一片平和,她走出咖啡屋,双眼直视前方,脚步铿锵有力,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总感觉浑身都是热的或者说是全身灌满沸腾的海水……

  安雨恬回到那个他们的家,把和自己有关的东西收拾好,钥匙放到了餐厅的桌子上,利落的结束了这一切,她拉着行李箱走出了门,她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只是穿梭在一条又一条的马路上,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腿似乎像是没有知觉,在一个路口她突然感觉身体变得轻飘飘起来,看着这个世界也似乎天旋地转,在那么几秒钟里,她在想今天的一切是不是一场梦啊,而此刻就要醒来了。

  安雨恬缓缓睁开双眼,看着白色的天花板,这是在哪?是在家么?不对!家里卧室的天花板不是这个颜色,是在宿舍么?不对!宿舍睡的都是上铺,离天花板没那么远……,那这是在哪……

  “你醒啦!”一个女护士看安雨恬睁开了眼睛走过来问道。

  “我这是在哪?”

  “你在马路上晕倒了,怎么这么不小心,还怀着孕了!“护士说道。

  安雨恬重新闭上了眼睛,开始想着今天的一切,原来一切都是真实的,这不是一场梦,海水还在身体里面沸腾着,随时可能逆流成河。

  灰色的层云缠绕在这个到处都是高楼大厦耸立的城市头顶,金刚水泥的灰再配上天色的灰沉,这一景象,倒像一部黑白老电影。

  体内的能量消失殆尽,安雨恬像朵湿了水的软棉花沉沉的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她瞪着眼睛漠然的的看着白色的天花板,她仿佛看到了自己离地三尺的灵魂在上空无声的哀嚎,突然腹部感觉到了一股力量,那么弱小但又感觉力气大的直击心脏。

  四年,如一部纯洁美好的连续剧正在往美好的结局去发展,可到最后突然反转成一部狗血的悲剧,此刻的安雨恬没有感到悲伤,只是感觉身体木纳,大脑像触了电一样麻木,那种感觉就像被痛打了一顿的人,刚被打完是不会觉得疼,最疼的或许是疗伤的时候吧……

  “你要不要给你家里人打个电话来接你,你身体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不过现在天热以后一定多注意不要大中午的暴走,特别你还是个孕妇。”一位体态丰腴的女护士对着病床上的安雨恬说道。

  安雨恬闭上眼睛,把被子蒙住了头,似乎这样就可以隔绝开与这个世界的一切。

  “你现在要是还感觉不舒服那就再休息一下……”女护士见她一副魂不附体的样子说道,说完就走向了下一个床位。

  安雨恬捏着被角蜷缩在被子里,身体不自觉的颤抖着,终于她从麻木中苏醒过来,感觉到到身体里灌满了沸腾的热潮,不停的燃烧,一边灼着心脏,一边化为两股热泉从双目里溢出。她没有哭的撕心裂肺,也没惊天动地,而是咬着嘴唇无声的啜泣。她第一次深切的感觉到什么是深入谷底的绝望……什么是漫无边际的黑……

  “你好,您醒醒……”那个体态丰腴的女护士走过来轻轻的退了退蒙在被子里的安雨恬,看着天色渐晚,而这个床上的病人明明已经好了却还一直不走,所以来问问情况,看是不是还有哪里不舒服,再说也是个孕妇这个点也该吃饭了。

  安雨恬从被窝里伸出了头,无意间朝着窗外扫了一眼,发现自己昏睡了一下午。

  “不好意思……”安雨恬揉了揉酸涩的眼睛坐了起来。

  “你的眼睛怎么肿了?”

  “没事……”安雨恬迟疑了片刻淡淡的说道,语气似有似无,她用手理了理自己的蓬松的头发,让自己更精神一点,不过此刻的她已经感觉身体略微轻松,因为那股灼热的洪流已经从自己体内释放出去了。

  交了一些相关费用,安雨恬问护士要了自己的东西,拖着行李箱走出医院,站在医院门口安雨恬眼神忽然有些呆滞,目光似乎蒙着一层薄薄的雾气,她在原地站了几秒,看着车水马龙的街头,一种孤独和绝望又油然而生,到底该向左还是向右……

  对,吃饭!有了目标她的眼睛也似乎明亮了几分,她并没有忘记此刻她正孕育着一个生命,也正是因为它,才有了不能倒下的理由,这个生命支撑着自己,可……可也是因为它,安雨恬的心又痛了几分。

  拖着行李走过天桥,安雨恬随便进入了一家小面馆,点了一碗番茄鸡蛋面,这是她最喜欢吃的面,她低着头大口大口的吃着,像是个几天没吃饭的人一样,她感觉似乎吃饱了就能填补身体里那个巨大的窟窿,吃着吃着,两股热流顺着脸颊留到了嘴边又随着面条一起烟进肚子里,不哭,不能哭!她一遍一遍对着自己说着。

  吃完饭,身体也有了几分力气,看着空空的碗,安雨恬深深的大呼了几口气平复了一下刚才有没有控住的情绪,结完账她走出了面馆,略微在门口停了几秒,她看到附近有宾馆,于是暂且准备去宾馆先住下。

  这一天对于她来说是无比沉重的一天,或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任何一个人身上都不会好过,白天的一幕幕,宋光亭的每句话,都像一根根刺扎在她的心口,让她痛的没有办法呼吸,甚至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往前走……,那些四年中她认为最美的回忆,在此刻像洪涛猛兽般袭击着她的内心,让她不敢轻易的去想。

  走到宾馆住进了一间标间,安雨恬拿出手机,立马映入眼帘的是一条短信,安雨恬双目看着发短信的名字,眼神闪出一抹哀色,眼睫微颤,她点开短信,上面简短的写着“恬恬,千错万错都是光亭的错,阿姨很不放心你,你还好么?阿姨替光亭给你道个歉,都是我们宋家对不起你,阿姨也不指望你的原谅,只希望你能照顾好自己。”

  这条短信就是在今天前那个视自己为珍宝的中年女人所发,她也同样已经视她为亲人为亲生母亲一样,她放下了手机,只觉得眼睛又一次的发烫,不一会儿喉咙里又咽下了咸的发苦的液体……

  她情绪稍微强迫的缓和一点,又重新在床上拿起了手机找出宋光亭的号码,虽然眼里还含着泪,可表情极为镇静。

  “明天见个面吧,早上10点,你们医学院大门口”安雨恬快速的编写完这条短信,发完不到一分钟,屏幕就亮了,只有一个凉凉的一个字“好”,看着这个字,再看看备注为“老公”的字眼,安雨恬又一次眼泪绝提,这次她没有隐忍,而是哭的撕心裂肺,肝肠寸断,因为她知道这里很安全,不会在人群中让人看着那般狼狈…

  悲伤发泄后安雨恬也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一晚睡的极为安稳,睁开眼睛天已经亮了,她掀开被子,从床上起来,才恍惚的发现身上穿的还是昨天那套裙子,本来为他而打扮,但……

  安雨恬走进了卫生间,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眼睛并没有因为昨天哭而变肿,反而在安睡了一整夜之后目光变得清凉了许多,最糟的情绪已经淋漓尽致的全留给昨日,今天只能打起精神去面对,她甚至有点不敢相信,原来自己竟然这么坚强,甚至有点不敢确定这还是自己么?

  洗了个澡,吹干了头发,在行李箱找出一条灰色的休闲运动裤,上衣也是配了一件宽松的白色的短袖,她没有绑头发,任由一头柔软细腻的长发飘在背后,她也没有化妆,甚至连眉毛都没有描几下,加上怀孕,一股温婉柔美的气质还是挡也挡不住的散发出来,她看了看手机。

  安雨恬不算是个美女,没有浓眉大眼,也没有十分精致标准线上的五官,但也算是清丽秀雅,你看她第一眼不会感觉她有多美,只能说是普通,但只要你的目光能够停留几秒,你就会感觉到一种安宁恬静,她的双目犹如明月,散发着孤傲清冷的光,似乎很冷漠但微微一笑却带着三月的暖意,让人如沐清风心情舒畅,两片薄纯透露着几分倔强于可爱,你看几秒就会忍不住想多看几秒,这应该就是所谓的耐看吧。

第四章 结冰的时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