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解剖,发现?(2)

  寒夜风说“你看这里摆放着人体的各种器官,细看之下这里的设施完全不是给高中生使用的,说是医院的设施还差不多。

  夏子少说过这所高中曾经和嘉世第一医院有过签约,这应该是给医院提供器官用的,所以这里离校门口很远,还有楼挡着,开灯也看不到的。”

  我咽了咽口水,这里帮着医院冰冻人体器官?医院这类地方不少吧。我注意到这些器官都有标码,我沿圈仔细观察一下,震惊的说“姐,这里存放着一整个人的器官。”

  “应该是和医院打成了什么协议,不用在意,先来看看学姐吧。”

  姐姐走到学姐身边,看着死去的她,神情悲伤“学姐,你放心,我们一定帮你报仇!所以请原谅我们对你的无礼。”听到姐姐的话后我乖乖的不出声了。学姐因为冰冻着,皮肤显得异常苍白,眉毛和睫毛都结上了一层霜。

  上官凌云带上手套(因为这里是实验室,所以工具一应俱全哦。)拿起刀具,一刀划下去后,皱起好看的眉头。被剖开的尸体竟无半点血色!完全剖开后,四周的空气仿佛凝固。死者全身没有一滴血!青白的皮肉僵硬的包裹着内脏。

  剖开心脏的部位,却发现整个心脏完全被掏空!这具尸体失去了血液和心脏。寒夜风沉声说到“现在可以确定了”我咬牙切齿的说“头发杀人,无血无脏,凶手是束发鬼!绝对,绝对不能放过她!”

  姐姐拉住了情绪激动的我坐到了不远处的椅子上。上官凌云去看看有没有人经过。寒夜风刚刚准备动手要缝合伤口,却站在那里不动了。上官凌云溜达了一圈回来发现寒夜风的怪异疑惑的问“怎么了?”接着上官凌云双牟睁大,震惊的看着这一切。千雪看着站在那里许久不动的两人,走了过去并问“发生什么了?你们怎么。。。”

  声音被眼前的景象硬生生截住了。尸体的刀口竟然在自动缝合,刀口由一根细长的头发像刺绣般缝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上官凌云心中有种不好的感觉,急忙说“快走吧,早晚会查清的,再留下去恐怕不妥。”

  姐姐转生向我走来,而我此刻只觉的头昏目眩,甩甩头扶着墙费力的站起来。姐姐急忙扶住我“千凝怎么了?”

  “姐,我头晕。。。”刚说完,便昏倒在姐姐的怀里。“千凝!”姐姐担忧的声音消失在我的耳畔,千雪本想背起千凝但是自己的头却越发沉重。“千。。。”还没说完,千雪也昏倒了。紧接着“咚,咚咚”三声后,这里重归于安静。。。

  次日,清晨

  清晨是美丽的,温暖的阳光照进室内,小鸟的低吟轻传入耳畔,街道上的喧嚣声,伴随着孩子开心爽朗的笑声,使清晨显出一份独有的和谐。

  千雪晕乎乎的从“床、”上爬了起来,睡眼惺忪的环顾四周,三秒后,睡意荡然无存!这里并不是化学实验室!

  “你醒了?”轻轻的询问声,是上官凌云。寒夜风坐在门边。“这里是?”凌云摇了摇头。接着我也醒了过来。

  我摇了摇有些沉重的头“发生了什么?这里是什么地方啊?”

  寒夜风说“不知道,但是,是在市中心。”我低头深思总觉得那里对不上,可是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啊!头好痛,还晕晕的,好恶心。

  寒夜风冷淡的说“你们不觉得我们进去的太容易了吗?夏子少说过关于这个吴警官的事,他是一个很厉害的警察,在他手里的案子,没有破不开的。而且每次破案都不走正常路”千雪问“什么意思?”

  寒夜风冷淡的说“他会教十一岁小孩儿如何用水果刀杀人,就是为了破三个月前的强**女无头案。”一丝冷意徒然钻进二女心中。“可是那天他却很轻易放你俩走了”寒夜风沉声说着。不安的情绪开始蔓延。

  千雪看着寒夜风问“那是什么案件?”寒夜风似乎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于是上官凌云替他说“三个月前南海市发生十一起强**女的案件,被强奸的孩子均是年龄在九到十一岁的女孩儿,她们身上都有着大大小小的伤口,并且。。。”上官凌云皱了下眉“并且每个受害人都穿着情趣内衣,被警方发现时还都摆着不雅的姿势,而且最残忍的是每个孩子都被割去了头颅。”

  涉世未深的姐妹两人听的目瞪口呆,恐惧充斥在她们的内心。

  “然?,然后呢?”我费劲的吐出这句话。姐姐捂住口虚弱的坐了下去。“这件案子无人能破,现场没有留下任何证据,无奈之下把吴警官调了过去,吴警官到了以后,听了他们的调查表,找到了受害人的母亲,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吴警官竟是过去借那位母亲的小女儿的!”

  “啊!?”

  “那位母亲当场气的晕了过去,其他警察都在批评他,但他当时平淡的说了一句话“嗯。达到了预期结果。”当时众人都不明白他要做什么,就看到吴警官直径走到那名小女孩儿的面前,直接说:你姐姐死了,你永远都见不到她了。然后也不顾众人劝阻,把女孩带到屋里,把门锁上了,很多警察在敲门,吴警官也没开门。在屋里也不知和女孩说了什么。

  紧紧十五分钟,两个人走了出来,看得出女孩哭过了,后来,就发现吴警官竟然教那女孩用水刀杀人。再后来案子就破了。。。”

  话还没说完,“吱”的一声,门应声而开,只见吴警官与校长一前一后的进来。千雪苦笑,原来被发现了。

  吴警官有丝惊讶,笑着说“没想到你们这么早就醒了,昨晚的药量足以让一个成年人睡到中午,现在才六点多。”四人呼吸一窒。凌云问“吴警官昨晚的药是你们放的?”吴警官笑了,像只狐狸。

  “束发鬼,我对这个东西很感兴趣,不如你们和我说一说。”四人心中一惊,但是没有表露出来。千雪干笑着说“你说什么呢?吴警官。”吴警官也不急,慢悠悠的说到“昨天我从你们俩人眼中没看到恐惧,一个高中学生面对尸体那么从容,让我感觉很有趣,于是我就在端木千凝的身上放了一个窃听器,虽然很失礼,不过却很有效,你们考虑问题也很周到。这一点我表示很惊讶。你们先准备一下,等下我带你们见一见王雨涵的尸体,你们藏身在杂物房竟没一个警务人员知道,有趣。”

  吴警官出去了,王校似笑非笑的看着四人,看的人心里发毛。“看样子我们需要找个时间好好聊一聊。”我们低头不语,这个时候最好不要说话。校长离开后四人相互看了一眼,同时叹了口气。

  我不甘心的说“被算计了。”

  “这个吴警官不好惹啊”

  我咬着下唇“老狐狸!”

  寒夜风也说“怪不得昨天进来的那么容易,既赶的巧又轻松,原来是个套儿”“走吧去看看昨晚那具怪异的尸体”凌云第一次这么积极。

  下了楼才发现,这里原来是警局,吴警官和王校在那里等着,一行几人来到了王雨涵所在的房间。刚进屋四人被吓到了,整具尸体张满了头发。长长的拖到了地上,不忍直视。凌云问“这头发是怎么出现的?这是长出来的吗?”高迪回答“头发是昨晚十二点以后出现的,是长出来的,头发的化验结果也出来了,是普通人的头发。”

  寒夜风皱着眉头一声不语,似乎在想些什么。“寒夜风你有想到什么吗?”千雪轻声询问。“我在想束发鬼与死者有什么关系?如果解开这个谜团,或许问题就解决了,束发鬼不是一年两年就会形成的,她必定与死者有什么深仇大恨,才不希不去投胎只为复仇。”

  转身寒夜风又说“吴警官,既然你已经听到了我们昨天的对话,那你怎么看?我们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吴警官并没有说话,而是在深思。这段期间没有人发现,尸体上的头发竟缓缓生长,并像吴警官伸去。

  头发缓缓接近吴警官,当靠近吴警官时,瞬间缠住了吴警官的右腿。吴警官也没有太过于慌乱,抽出配枪对着尸体就开了一枪。头发从右腿上滑落,其他的人在吴警官枪响之后立刻反应了过来。寒夜风迅速对着尸体贴了一道符。就在这时四五个警员冲了进来,一脸的紧张,进屋后欲言又止。

  吴警官摆摆手道:“没什么事”。几个警员又离开了。高迪却没有离开。之后上官凌云走向了尸体,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第五章 解剖,发现?(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