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女子特警之军医: 第三章

  第三章

  林可过敏症状好转,没有休息,第二天就又去上班了,因为她觉得没必要,反正也没要了命。结果差点被方晓言碎碎念到死,就连方叔方婶都打电话怪她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但是她最盼望着能够来个电话问候一下的两个人,却自始至终音讯全无。说不失望,是假的,但是对那两个人,她只有深深的无力。

  她知道父母两人关系一直都不好,甚至是势同水火。可最让她感觉不可思议的是,两人不管怎样的各怀心思,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提出离婚。自己的父亲是大学教授,研究成果丰硕,爱惜名声还说得过去,但是那个整天无所事事,以打牌为乐的母亲,竟然也就这么和父亲凑合着过了小30年的时间。

  小时候,好歹还有外公是真心疼爱她,常常在她惊惶无措时无奈地深深叹息一声,将她揽进怀里,擦掉小脸儿上晶莹的泪,让她知道,这个世界上,她还有人关心,有人爱护。

  可是,当外公带着深深的无奈离开了这个世界,她再也体会不到什么叫温暖。无尽的长夜里,年幼的她常常会被父母两人的撕打叫骂声惊醒,门缝后,常常是一双惊恐的眼睛。她真的很害怕,但是,她不能离开家,因为这里有衣服穿,有床睡。虽然被窝里经常很冷,但是她看到过街上的流浪狗,瘦得皮包骨,浑身长满癣疥,冬天冻的瑟瑟发抖,也许在某个下雪的日子里就变成一具僵硬的狗尸。所以,不管怎么害怕,她还是要留在家里。

  她常常会觉得肚子很饿,真的,饿得前胸贴后背。可家里没有吃的,从妈妈那里也得不到吃的。有时候,实在饿得受不了了,她会悄悄地走到妈妈身边,小心翼翼地拉拉她的衣襟,怯生生地说:“妈妈,我饿!”

  赶上舒晴心情好,会冷哼一声:“饿?!找你爸爸去啊。他既然有本事让我生了你,自然会养你。”

  如果爸爸在家,看到她水光迷蒙的大眼睛,泪珠儿在眼眶里似坠不坠地望着他,会深深地叹息一声,进厨房,为他做一顿热乎乎的饭菜,然后看着她狼吞虎咽。有时候还会爱怜地摸摸她枯黄的头发,让她体会到原来爸爸还是爱她的。可更多的时候,爸爸的身影不会出现在家中,留下的只有满屋的空旷和孤寂。

  也许是老天爷真的看她可怜,开了天眼,就在她以为她会被饿死的时候,她家对面来了新邻居,一个比她大不了几天的小男孩随着父母迁到了这个城市,住到她家对门。那是一对善良的夫妻,只两天功夫就知道了她的处境,二话不说,经常把她喊到家里,让她和方晓言一起吃热乎乎的饭菜,然后背上小书包,一起去幼儿园,去小学,去中学……

  也正是这样的环境,造成了她极其拧巴的性格,冷漠——有,泼辣——有,狠厉——有,善良——有,怯懦——也有……连她自己都搞不清自己究竟是什么样的性格。

  方晓言一家是从武汉迁过来的,方言很重。在幼儿园的时候孩子大多单纯,还没什么,到了小学,咵咵的乡音让方晓言成了被嘲笑的对象。方晓言那时候发育慢,又瘦又小,班里淘气的男生经常欺负他。

  林可看到了,也没安慰过他。因为她以前被欺负了回家告诉妈妈,妈妈通常都会声色俱厉地吼她:“你说你还能干点什么?有本事打回去啊,回家哭什么,跟我哭了人家就不欺负你了?滚滚滚,看见你就烦!”一来二去的,她习惯成自然,谁欺负我了,我就打回去,打不赢也不会哭诉,下次接着打,总有打回来的那天。所以对于方晓言被欺负,她也是直觉地认为,谁让你不打回去的,活该你被欺负。

  但是有一天,方晓言有点被欺负狠了。林可看着嚣张大笑欺负人的小子,感觉自己的胸口有一团火。那个小男孩并不多么强壮,但却是能够让她体会到温暖和关爱的家人——那是她为自己找到的家人。很多时候,自己家里都是清锅冷灶,方叔方婶会让方晓言喊她过去吃饭,知道她家里没人,索性就让她住在家里,就当自己多了个闺女。而且方晓言能和林可一起进那个贵得吓死人的寄宿制学校,还是林可的爸爸林启凡帮的忙。林可平时不怎么爱说话,方叔他们也不会非要拉着她问这问那,只是叮嘱儿子,好好和妹妹玩。在自己家里感受不到的温暖,在方家感受到了,那种温暖,她舍不得放手。所以,方家一家三口就是她的家人,谁敢动她的家人,绝不能善罢甘休。她一言不发,拨开人群,抬脚就踹,凭着那股不要命的劲头,她硬是镇住了学校的小霸王,把小霸王打嚎了。她自己也伤的不轻,但那不要命的气势,让所有的同学都知道了一件事,她——不能惹,方晓言——更不能惹。后来,还是方叔方婶到学校赔了笑脸,把人领回家。身上的伤真的很疼,每动一下都会疼得她嘶嘶地抽气,她硬是一滴眼泪没有掉。方婶心疼地给上药,那满脸的焦急不是装出来的,她的泪掉下来了,没有电视里演的那么惟美——什么像断了线的珠子噼里啪啦往下落。而是像滂沱的大雨,她扑在方婶的怀里哇哇大哭,鼻涕眼泪糊得满脸都是,可心里,是暖暖的。

  ……

  甩甩头,林可不愿意再继续想下去。生活总是要继续,她的成长有悲伤,也同样有欢乐,一味沉浸在过去不是她的性格。换下白大褂,她决定给自己放个假,学学别的女孩子,去逛街——虽然,他喵的这个街到底有什么可逛的。

  君惟明的假期在弟弟每天的叽叽喳喳中愉快地过着。他是真的很纳闷,父母和自己都不是多言的人,怎么到了小弟这里就换了画风呢?大事小情都能叽叽喳喳地和你聊半天,也不见他嘴累。不过,他很享受这个过程。他是自己的弟弟啊,不疼他,疼谁呢。更何况,他值得自己疼。

  刚起床没多久,君祁明又猴子一样扒了过来:“哥……”声音甜腻腻的,君惟明觉得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说吧,又打算干嘛?”

  君祁明嘿嘿一乐:“哥,你带我出去逛逛呗……”

  君惟明问:“你今天不去上课?”

  君祁明回答:“今天没课。快放假了,基本上都是复习。”

  君惟明半个身子上挂着弟弟,歪过头接着问:“真的就是逛逛?”

  君祁明一副被看穿了的心虚样子:“哎呀,哥……”

  君惟明不打算再逗他:“还不去换衣服。”

  君祁明欢呼一声,轻快地向楼上跑去。

  一路上,君祁明的嘴就没闲下来过,有的没的,说了一大堆。而作为哥哥的君惟明,自始至终没有丝毫厌烦的表现。忽然,君祁明叫道:“哥,你快点。就在前边不远的地方,拐个弯就到了。哥我告诉你,他那的冰淇淋可好吃了。”

  君惟明拉长声音“嗯”了一声,尾音高高地挑了上去。

  君祁明连忙起誓:“哥我发誓,我没多吃。就是和同学来的时候吃了一口。真的很好吃啊,哥。”

  君惟明叹了一口气:“好吃也不能多吃。”

  君祁明软软地央求:“哎呀,哥,来都来了,你就让我多吃点嘛。在家里,妈一口凉的都不让我碰。”说着,声音就开始黯淡了下去。

  君惟明心里微微一疼,看了弟弟一眼:“妈还不是怕你吃了肚子疼。就你那小身板,白条鸡一样。再拉两回肚子,就剩下排骨了。”

  听了这话,君祁明又羞又恼:“哥……”

  看着弟弟可怜巴巴的小眼神,君惟明到底狠不下心来:“只许吃一客。”

  君祁明瞬间就精神了,夸张地举手敬礼:“是!长官!”

女子特警之军医: 第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