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女子特警之军医:第五章

  第五章

  到了车上,君惟明盯了弟弟几眼,问:“说吧,动什么小心眼儿呢?”

  君祁明嘿嘿笑道:“哥,你不觉得林姐姐人很好吗?”

  君惟明知道自己的弟弟有种近乎小动物般的直觉,弟弟说林可人很好,他相信弟弟的判断。但是面对错综复杂的社会,他必须让弟弟学会防备,所以仍然说道:“你懂什么?才见过两回,你知道谁好谁不好。”

  君祁明不服气,撅着嘴说道:“我就是知道。反正我就是觉得林姐姐人很好。人长得漂亮,又会功夫,还不多嘴。我觉得啊,她比秦楠姐强多了。你和秦楠姐又不会结婚,哥你去追林姐姐吧!”

  君惟明哭笑不得:“臭小子,你这个小脑袋瓜里都想什么呢?你怎么知道我和你秦楠姐不会结婚?”

  君祁明的脸上写满了不屑:“嘁,你们总是把我当成小孩子,现在的小孩子很成熟的好不好!你和秦楠姐关系是不错,可是你们俩太熟了,秦楠姐也不一定瞧得上你吧,她的心气儿可高了。我觉得秦楠姐和她妈妈好像都不太喜欢我……”说到后来,声音逐渐低了下去,脸上的灿烂也暗淡下去。

  君惟明心中一痛,为自己当初年少无知的行为深深自责,顿了一下,才说:“行啦,你都懂。不过娶媳妇是个大事儿,可不是随便找个人就能结婚的。”

  君祁明眼睛一亮:“我知道啊,哥。那个林姐姐就很好,去追吧,弟弟我支持你。”

  君惟明脑门上划过三条黑线:“这都什么啊,我就去追。人家林可万一已经结婚了呢,或者是没结婚,有男朋友了呢,我去做第三者?!你哥是那种人吗?”

  君祁明瞅了瞅自己哥哥,那眼神里明明白白写着“你是不是傻!”君惟明脑门上的黑线又多了几条。

  君祁明叹了口气,真为自家哥哥的智商着急:“哥啊,你的脑子呢,忘家里没带出来吧。结了婚的人,可能还会有闲心到酒吧喝酒去吗?告诉你啊,女人如果结婚了心情不好跑出去,都是去逛街!”

  君惟明听得直犯愣:“为什么?”

  君祁明一副我很懂的样子:“你傻啊,女人都结婚了,又不想搞艳遇,当然不会去酒吧。那就逛街呗,看上什么就买什么,反正到时候钱会算到自己老公的帐上,买完了,也就心情好了。”

  君惟明看看弟弟:“我说你这都从哪听来的理论啊?行,就按你说的,林可没结婚,可是她可以有男朋友啊,那天晚上她不是给那个方晓言打电话了吗,还朝人家要钥匙,住人家公寓去了。”

  君祁明一脸的恨铁不成钢:“哥,你还真是当兵当傻了!那绝对不是她男朋友好嘛。你想啊,如果方晓言是她男朋友,怎么可能会让她一个人因为心情不好去酒吧喝酒?”

  “那万一是他俩闹别扭了呢?”君惟明又想到一种可能。

  君祁明觉得自己哥哥是无可救药了:“他俩闹别扭了还会那么晚了给他打电话?再说,如果方晓言是她男朋友,林姐姐自己就会有他公寓钥匙好吧。哥啊,你是属德国大奔驰的吧!”

  君惟明一愣:“什么德国大奔驰?”

  君祁明一副不想和你说话的模样:“笨死!”

  到了家,君祁明把老妈穷追猛打的追问丢给哥哥,自己跑回房间和同学联机打游戏去了,剩下君惟明听妈妈的碎碎念。偶尔还会露出个头来,嘲笑一下他无可奈何的哥哥,气得君惟明想把那小子揪过来打一顿。不过,也就想想,真打,他可舍不得。

  晚饭过后,君惟明洗了澡,躺在床上,眯着眼享受难得的悠闲时光,忽然听到门口窸窸窣窣的声音,接着就响起了敲门声。打开门,只见君祁明脸色惨白,抱着肚子,咬着牙对他说:“哥,我肚子疼!”

  君惟明面色大变,脱口喊道:“祁祁!妈……”

  君祁明急得踮起脚尖捂他的嘴:“哥,别告诉妈,她会着急的。你陪我去医院。”

  君惟明顾不得再多说,俯身一把抱起君祁明冲向汽车:“祁祁,别怕,哥马上送你去医院。祁祁……祁祁……”

  君祁明蜷着身子缩在座位上,紧咬嘴唇不放,实在忍不住哼了出来:“哥,我好疼……”

  君惟明惊惶的瞄着弟弟,声音发颤:“祁祁,是哥不好,不该让你吃冰淇淋……祁祁,马上就到医院了,马上就不疼了……”

  军区医院,刚刚处理完一个急诊病人的林可晃了晃头,捶捶酸胀的肩膀,小声嘟囔着:“这急诊真他妈不是人干的。”

  一个小护士递给她一个塑料袋:“林医生,给,赶紧吃点东西吧。”

  林可接过来说道:“谢了啊。”

  小护士说:“嗨,这有什么可谢的。你还是抓紧时间吃吧,说不定什么时候有病人,你就又吃不成了。”

  林可边吃边说:“都已经饿过劲儿了,根本就没胃口。”

  正说着,君惟明怀里抱着君祁明冲了进来:“医生!医生!”

  林可从值班室走出来,意外地“咦”了一声:“怎么是你们?”扭头对另一个医生说道:“这病人我认识,我处理吧。”

  君惟明也十分惊讶:“林可,你是医生?”随即焦急地说道:“快,快来看看我弟弟。”

  “把他放到床上。”说着,林可戴上口罩,低头开始进行常规检查,“没什么大问题,应该是肠痉挛。今天都吃过什么东西了?

  君惟明的懊恼和自责全都写在脸上:“都怪我,让他吃了一客冰淇淋……”

  林可觉得非常诧异:“就是一客冰淇淋吗?不至于会疼成这样啊!”

  君惟明回答:“他身体一直不好,不能碰凉东西。这么多年了我以为偶尔吃一次没事的,就……”

  林可点了点头,表示了解:“我是不主张给他打止疼针。虽然那个可以快速止疼,但是那些东西能不用尽量不用,自然缓解是最好的。玲子……”

  刚刚给林可买饭的小护士应道:“哎。”

  “你到我办公室柜子里,把暖水袋拿来,加热一下。”

  玲子应了声好,赶紧去了。

  林可低头对君祁明说道:“祁祁,我给你做个按摩,缓解一下,开始可能会有些疼,忍着点,好吗?”

  君祁明强忍着疼痛声音颤抖着说:“林姐姐,你还是给我打针吧。真的好疼啊!”

  林可柔声安慰:“祁祁,我知道你很疼,但是只要是药,对身体都有伤害。姐姐帮你按摩,一会儿就不疼了。

  玲子一溜小跑着过来:“林医生,暖水袋。”

  林可接过来放到君祁明怀里:“来,先放肚子上。我给你做按摩。”

  随着林可双手在君祁明身上游走,君祁明似乎疼得更厉害,呻吟声压抑不住地吐了出来。

  旁边的君惟明急得团团转,试图拦住林可:“林可,你,你还是给祁祁打针吧。他疼的更厉害了。”

  林可被拦住,有些不耐烦。临床上经常会遇到这样的情况,患者家属不配合,还要指手画脚,耽误抢救,语气也就开始不善:“我是医生,我会为病人负责。请你不要打扰我的治疗。玲子,把他请出去!”手下却丝毫没有停顿的意思。又对君祁明说道:“祁祁,来,翻个身。”

  君惟明不甘心,不理会玲子的撕扯:“林可,我弟弟他疼的厉害,真的不用打针吗?以前他肚子疼,有时候打止疼针都不管用。”

  林可态度坚决:“能不打就不打。这样按摩绝对会起作用的。我是医生,请你相信我好吗?”

  君祁明抖着发白的嘴唇说:“哥,就听林姐姐的吧……林姐姐,你累了吧……我现在不怎么疼了,你歇会儿吧。”

  林可问:“真的不疼了?”

  “是真的,好多了。”

  君惟明心中难过,内疚地对弟弟说道:“祁祁,对不起。哥不该纵容你,害你肚子疼。”

  君祁明听了哥哥的话,更加愧疚:“哥……这怎么能怪你嘛。是我不好,缠着你非要吃冰淇淋……”

  林可听着兄弟俩的话,心中又是一阵的羡慕:这样的家人才是真正的家人吧。彼此安慰,彼此温暖,互相体谅,互相照应……

女子特警之军医:第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