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女子特警之军医:第六章

  第六章

  随着按摩,君祁明的呻吟声逐渐低了下去,渐渐地,身体也不再蜷成一团,疼痛明显得到了缓解。

  君惟明看着有些微走神的林可,叫了两声:“林可!林可!?”

  林可一惊,回过神来:“啊,啊?”

  “我弟弟现在情况怎么样?能回家吗?”

  林可用自己都想象不到的温和语气回答:“再观察一阵子吧,毕竟刚刚他疼得那么厉害。”略一沉吟,林可说:“这样吧,这里是急诊,人太多,太吵了,把你弟弟送到我宿舍,那里安静些。”

  君惟明连连道谢,抱起君祁明去了林可的宿舍。

  安顿好兄弟二人,林可出了门,又去了急诊。

  君祁明窝在被窝里,只露出个小脑袋:软软地喊了一声:“哥……”

  君惟明摸摸他的头顶:“祁祁,还很疼吗?”

  “不是很疼了。”

  君惟明满心的愧疚:“祁祁,对不起。”

  “哥,是我不好。”

  “以后再不能吃凉东西了。”

  君祁明闷闷地应道:“嗯。哥,这个林姐姐人真的很好啊。”

  “是啊,的确是不错。祁祁,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哥想出去一下。”

  “我没事,哥你去吧。”

  “我很快就回来。”

  君惟明出了宿舍门,又拐到了急诊:“林可。”

  林可疑惑道:“哎?你怎么来了,祁祁呢?”

  君惟明回答:“他没事。我找你是想求你点事情。”

  林可笑了:“有话就直说,别说求不求的。我可承受不起。”

  “是这样,我想让你把那套按摩的手法教给我,可以吗?”

  林可很惊讶:“啊?你要学?”

  君惟明叹了口气:“祁祁的身体太弱,我爸妈为他操碎了心。我看你那套按摩的手法挺管用的,想和你学学,回去给他做做按摩。”

  林可犹豫了一下:“这个……”

  君惟明忙道:“如果不方便就算了。”

  林可解释:“不是这个意思。教你容易,不过这需要认清很多人体穴位,不是一天两天能学会的。”

  君惟明很惊讶:“你不是西医大夫吗,怎么还会懂这些?”

  林可笑了笑:“一时感兴趣,有人教,就学了。”

  君惟明没有继续追问:“学这个很难吗?”

  “不是很难。和我来吧。”

  两人又到了林可的宿舍,君祁明早就睡着了,林可二人放轻了脚步,林可低声说:“看来祁祁已经没事了,睡着了。你稍等。”开了柜子,从里边翻出一张图来:“喏,这个是人体的穴位图,你先拿走看看,把那些穴道的位置记下来,我再抽时间教你。”

  君惟明接过图,打量了一眼:“我还有两天的假期。利用这两天,我先记穴位。后天下午和你联系可以吗?”

  林可想了想:“没问题。”

  君惟明的假期很快就休完了,回到驻地,又开始了他一板一眼的部队生活。不过他的战友很快就发现他们的大队长这次回来之后添毛病了,副队长几个人琢磨了好久,没搞明白他这到底是怎么了。

  这天中午,终于有人忍不住了,来到了君惟明的宿舍。

  吴天明直接开口问道:“我说惟明,你这次回来之后怎么总神神叨叨的。这见天的是在干嘛呢?”

  君惟明看了看几个人,一脸的疑惑:“我?神叨?有吗?”

  副队长臧笑风摆出一副严肃脸,肯定地说:“嗯……有,绝对有。”

  吴天明接过话茬:“嘟嘟囔囔,还带比比划划的,我说你到底是在干嘛?”

  君惟明才意识到原来最近自己有些神经质,忍不住笑了:“呵呵,没事儿。就是跟人学了一套按摩手法,还不熟练,想练会了,给我弟弟试试。”

  臧笑风问:“怎么,你那宝贝弟弟身体又出状况了?”

  君惟明“嗨”了一声:“这次回家,我又惹祸了。本来以为都这么多年过去,他的身体应该没什么事儿了,结果让他吃了一客冰淇淋,晚上就开始肚子疼,送医院了。”

  吴天明安慰地拍了拍君惟明的肩膀:“惟明,别总自责。当年的事情,谁也不愿意发生。而且这么多年,祁祁被你们保护的很好,身体也没什么大问题了。”

  君惟明深吸一口气,语气中全是深深的懊悔:“我怎么可能不自责?!爸爸妈妈都提醒我了形势紧张,让我们不要随便外出,我还任性地带着祁祁偷跑出去玩。为什么被绑走的人不是我?”

  一旁的刘安安忙说道:“君大队,你当时才多大啊?十几岁的孩子,哪能想到那么多?”

  君惟明每当回忆起当年,就会被悔恨充斥,他无法原谅自己:“可祁祁那时候才6岁啊!6岁的孩子……”说着,声音已经哽咽起来:“为了不让人威胁我爸,他,他,竟然自己跳进水里去。那么冷的天,那么冷的水……”

  君家是军人世家,身处军政两界高层的人太多,君惟明的父亲君正威更是其中的佼佼者,他太明白一个军人应该肩负的使命。无论调到哪里,他带出的队伍永远都是军区的骄傲,他的名字,真的是让人闻风丧胆,也注定了他无法平静地拥有安稳的普通百姓的生活。他可以出生入死,但是他想给自己的妻儿平和安定的日子,身处那个位置,却连这么个简单的愿望都无法实现。他的妻子要为他提心吊胆,他的孩子们无法像其他孩子一样为所欲为地肆意玩乐,什么高干子弟,他们真的不稀罕,不能多说,不能多做,就连玩儿都不能尽兴。看着缺少了很多童年乐趣的儿子,他深深地愧疚着,或者就是这样的愧疚,被他的儿子充分利用了。于是,在某一天,君惟明不顾父亲的一再警告,任性地领着年仅6岁的弟弟溜出了家门。

  正是贪玩的年纪,和去了锁的猴子一样,君惟明带着弟弟疯玩,完全没有意识到危险在不知不觉间降临了。当他醒悟过来,靠着自己,找不回弟弟的时候,才彻底理解了父亲反复的告诫。他一口气跑回家,把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了父亲,然后静静地等待父亲的惩罚。那时候,他异常的安静。他明白,这惩罚是他应得的,尽管他也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年而已,可那一刻,他长大了。

女子特警之军医:第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