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女子特警之军医:第七章

  第七章

  没有想象中的暴怒,更没有父亲的拳头。父亲用极其平静的声音告诉他:“惟惟,你是男子汉,爸爸现在把这个家交给你。你要负责安慰妈妈,照顾好她。她身体不好,千万不要让她着急,懂吗?”

  父亲眼里流露的是信任和慈祥,君惟明重重点头:“爸,您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妈妈。”

  父亲拍了拍他稚嫩的肩膀,迈着依旧沉稳的步子走出了家门。

  他在家里,守在妈妈的身边,静候父亲那边的消息。他相信,父亲一定会把弟弟安全地带回来。但是他没想到,弟弟单细的小身板里蕴藏的是谁也不曾预料到的巨大勇气,而这勇气,给弟弟带来了多么大的伤害。

  三九寒冬,那个6岁的小人儿其实早就已经吓的瑟瑟发抖,他想爸爸,想妈妈,也想哥哥,他想回家。尽管他还小,他也知道,回家的代价是巨大的。镜头里,爸爸一直在柔声安慰着他,爸爸他们说的话他听不懂,但是他知道,那些人在用他和爸爸提条件。对着镜头里的爸爸,他一边哭,一边用脏兮兮的手抹着眼泪,一边用颤抖的声音对爸爸说:“爸爸,我不怕,真的。”

  谈判似乎陷入僵局,那个领头的人几次把目光转到他的身上,鹰隼一样的眼睛让他觉得那个人太过可怕。他不想哭,他想做个坚强的好孩子,可是他真的好害怕。

  他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是在那些人想要把他带走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也许妨碍了父亲。父亲可帅了。高高的身材,军装穿在他身上,让人觉得那是一座山。他还只是个小人儿,但是从妈妈的口中,他知道父亲的分量有多重,他要保护很多人,所以,他不能做妨碍父亲的人。就在转身的一瞬间,他用小小的身体撞开身边的人,在所有人的惊呼声中,冲向了船舷……

  父亲的警卫员来家里接他和妈妈去医院的时候,君惟明知道弟弟出事了,他恨不得杀了自己。因为他的任性贪玩,让弟弟陷入了险境。他抬头看着妈妈苍白的脸色,心里想着对父亲的承诺,紧紧握住妈妈的手,搀扶妈妈向外走去。

  医院的走廊里,父亲一动不动地站着,身形依然伟岸,却让他感觉是那样的悲伤,无助。他扶着妈妈走到爸爸身边,看着妈妈慢慢靠近爸爸的怀抱,低低地呜咽。看着爸爸轻轻抚着妈妈的后背,无声的安慰。他拉起父母的手,晃了晃。两人一起看向自己的大儿子,他平静地说道:“弟弟会好的!”眼睛闪烁的是任何人都无法否决的坚定。

  父亲看着他,微微地笑了,眼睛里没有悲伤,轻轻地说道:“对,弟弟会好的。”

  妈妈怔怔地看着他,好久,也轻轻地说:“对,弟弟会好的。”

  三个人,就那么静静站在抢救室的门口,一言不发。

  他们的行为感染了其他的人,没人说话,甚至是发出一丝声响。就那么静静的站着。除了时或进出的大夫护士的身影,走廊里静悄悄的,甚至感觉不到有人的存在。

  不知道过了多久,抢救室的灯——灭了。

  仍然没有任何一个人发生声音。

  门推开了。

  载着君祁明小小的身体的车子推了出来。

  一个大夫走到了君惟明父亲的面前,脸上是放松下来的欣慰笑容:“首长,孩子已经没事了,不过,体温还是有些低,送到观察室观察24小时,问题不大的话,可以转入普通病房。”

  君惟明明显感觉得到父亲的手先是用力的握紧了一下,接着就放松了下来,用平静的声音说道:“谢谢你,老陈。”又转向其他的大夫护士:“谢谢你们!”

  看着推车远去,刚刚一言未发的妈妈,身体忽然就倒了下去。君正威一把扶住爱妻,轻轻地呼唤着妻子的名字,呢喃着:“洛亭,没事了,咱们的儿子没事了。”

  君惟明的泪忽然就涌了出来。

  “噗通”一声,他跪在了父母跟前:“爸爸,妈妈。都是我的错,害弟弟被人绑走,受伤。你们罚我吧!”

  妈妈看着他,眼里没有责怪,盛满了心疼,看了看丈夫,没有开口。

  父亲脸上很严肃,却没有责备:“惟惟,你知道你的任性惹了多大的祸吗?”

  君惟明点头。

  父亲接着说:“记住,你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你没有任性的资本。保护好这个家,是我的责任,也是你将来的责任。你要和我一起,承担这个责任,好吗?”

  君惟明再次重重地点头,“哇”地一声,大哭起来。他,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

  吴天明几个人看着再次陷入自责的君惟明,一时谁也没有出声。过了一会儿,吴天明用力握了君惟明的肩膀一下:“也是,我要是有个这么好的弟弟,我也疼。不过惟明,事情都已经过去了,祁祁也没什么大问题,你总不能一直内疚吧。更何况,瞧你弟弟长得多好。就你们家宠你弟弟的那个劲头儿,有多少孩子都得长歪了,可他硬是什么都拔尖儿。我看着都眼红好不好!他怎么就不是我弟弟呢?”

  君惟明立刻自豪的拔了拔了胸:“那是。我君惟明的弟弟,当然是最好的。”

  一群战友不约而同发出了“嘁”的声音。

  臧笑风捅了君惟明一下:“我说,你弟弟可是答应给咱们的联络器做改装的,怎么还没弄好啊。”

  君惟明回道:“前阵子出国比赛去了,刚回来没几天,还没来得及弄呢。甭着急,他答应了,肯定给改。”

  刘安安忙插嘴:“君大队,能不能让他试着再给改小点,现在的联络器还是有点大,最好像电影里演的那个,让人看不出来。”

  君惟明还没答话,吴天明接过了话茬:“你做什么梦呢,那是电影懂不懂,幻想的。”

  刘安安不服气:“没有梦想,怎么会有动力去实现嘛。有理想、有抱负,才有动力。再说,我这么想还不是为了咱们执行任务啊。”

  君惟明说道:“这个我也想到了,和祁祁提过,但是材料实在太难弄。而且他们学校现在的设备有限,做不出来那么精致的东西,他只能尽力。”

  吴天明出主意:“和你老子说说,到咱们军区军工所去弄呗。”

  臧笑风一拍吴天明脑袋:“你以为军工所是你家开的,谁想去就能去。”

  君惟明也说:“其实现在军工所的设备也不行,还不如一些合作单位的先进。咱们国家这个体制啊,想进几套先进设备,要审批的手续太多,还得想主意弄资金。不像那些民营企业,自主权很大,所以现在很多军工产品都是民营企业在负责。回头我找老头子问问,看看谁家设备好点,让他开个后门去。”

  几个人都笑了:“就指望你了啊!”

  君惟明瞬间有种又被坑了的感觉。

  正聊着,门外响起了“报告”声。

  君惟明:进来。

  一个战士进门敬礼:“报告队长,上级来电,有任务。”

  君惟明冲几个人摆了摆头:“走吧,又有活了。”

女子特警之军医:第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