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漫漫奇修远

如果是蜗牛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全部

  一楔子

  这天阳光明媚,太阳却一点都不吝啬,尽显着自己的魅力。这时只听花园里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只见一个五六岁的孩童同几个十五六的女孩在园里嬉戏玩耍。这个女孩细致乌黑的长发,梳着发髻显得可爱至极,让人新生喜爱怜惜之情,洁白的皮肤犹如刚剥壳的鸡蛋,大大的眼睛一闪一闪仿佛会说话,小小的红唇与皮肤的白色,更显分明,一对小酒窝均匀的分布在脸颊两侧,浅浅一笑,酒窝在脸颊若隐若现,可爱如天仙。只是在这太阳底下晒久了,小脸红扑扑的。一个丫鬟跑了过来抱怨着说:“这么大的日头,怎么能让小姐这样的晒着,万一出了事你们谁能担待的起,夫人在房里等着小姐呢还不快带回房。”这位小姐不满的被带了回去。

  刚进房门就看见一位碧绿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的女子坐在凳子上,那女人身后还站着两位素衣丫鬟。只听那几位随小姐进来的十四五岁姑娘欠身说“夫人好。”那女子开口缓缓的说道“这么毒的太阳怎么能带小姐出去呢!”边说着皱起了眉头。“娘,不关她们的事,是蔓儿让她们带我去的,别怪她们了。”边说着钻进娘的怀里撒起娇来。“好了好了不许再有下次了,这次就算了,你们都下去吧!”这时几位丫鬟都欠身出去了。这是房里就剩了娘俩。“蔓儿你不在房里好好练琴去同她们胡闹什么,这要让你爹看见了又该不高兴了。”“娘蔓儿知错了。”“这几日你爹要迎接一位朋友,你姨娘也要临盆。家里的是比较忙,你可不要添乱了,不要惹你爹不高兴了,知道了吗?”边说着宠腻的将女儿揽在怀里。“娘我知道了。”

  二

  这位小姐乃是长安城第一大儒商陆淳之长女。这位女人也就是蔓儿的母亲是陆淳的夫人。说起陆淳是这长安城内有名的儒商,不仅在文学方面有所天赋,而且还特别有经济头脑。他平素与文人挚友经常一起坐而论道。虽说也是经商之人,可在其身上却不见半点铜臭味。再说这经商方面,他不仅把家里祖传的染布发展到全长安城的第一家,而且还搞起了丝绸生意。不进在当地出售,有些还出口。其最大的爱好就是喜欢音律。这也是他成为了选妻子的重要标准之一。这位陆淳娶了两个女人,都是精通音律之人。其正房乃是大家闺秀,自小就一弹得一手好琴。而二姨太是平常人家的女子,因琵琶弹得好被陆淳娶进门。

  三相处融洽

  近日,因听闻白季庚的儿子要来长安,陆淳便早早做好打算,想结交这位才子。这位少年虽说只有十六岁,却写的一手好诗。在十五岁时就写下了透露真情的绝句“故园望断欲何如?梦水吴山万余里,今日因君访兄弟,数行乡泪一封书。”但有听说白居易是专门来拜访友人顾况的。而且还听说过了他们之间的小故事。便更加佩服这位小兄弟了,于是得友人引荐二人便相识了。在交谈过程中得知其生活不稳定,于是便提出请白到府上居住。起先白推辞,但是架不住陆兄的再三请求,又考虑到自身的情况,便应了下来。

  话说自白居易来陆府居住已有几日,因近日生意较忙陆兄没抽得时间来好好陪陪客人。这日白居易闲来无事在府内的花园里闲逛,突然,被一阵琴声所吸引

  琴弦在他手下翻飞变换,让人数不清究竟有几根弦。那琴声时而如涓涓的小溪从他指间滑出,时而像奔腾的巨浪从琴板上涌来,让听者忘了时间,忘了空间,仿佛身处黑白分明的五线谱上一般,满耳只留下叮咚的琴声。听见这琴声便对这奏琴者产生了好奇之心。早就听闻陆夫人的琴艺高超,莫不是她所奏。寻着琴声觅去,但见小亭中坐着一位年龄只有五六岁的小女孩,双手抚着琴。但是令人不解的是,听这琴声,弹奏者的琴龄也不止五六年,为何这奏琴者是一个小丫头。于是带着疑问便上前请教。“敢问姑娘芳龄…”边说着这位姑娘站了起来回答到“回白先生,蔓儿今年六岁了”“你怎么知道我是谁?”白满脸疑惑的问道。“听父亲说今日家里来了位朋友,看您如此面生,想必就是父亲口中那位朋友白先生了吧!刚才蔓儿弹琴是否打扰了您呢?”“不不我倒是对姑娘的琴声有几分兴趣。你练琴有多久了?”白居易饶有兴趣的问道。“我从三岁就随我母亲开始练琴,到现在已有三年了。”陆蔓儿回答道。“你仅用了三年的时间就可弹得如此绝妙,想必你在音律方面也是极有天分的。”说着两人便聊了起来。二人不仅在聊音乐,而且白居易还会教蔓儿一些诗词什么的,二人玩的极好。白居易来到长安城不仅认识了更多文人墨客,而且还认识了这位可爱的小妹妹。

  转眼间两个月过去了,蔓儿的姨娘为其生了个弟弟,取名陆修远。来自屈原所作《离骚》的“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而这时白居易因家中有事就结束了这段长安之旅,带着满满的收获,告别了陆淳一家,回家去了。在白居易刚走的几天,蔓儿还没能适应过来,一直陪自己玩的大哥哥走了,伤心的哭了几天,闹着要她的大哥哥。过了几天情绪变好了。

  四变故

  陆家的生意越做越红火,,家里相处的也还好。本来一家人该幸福的度过这一生,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厄运悄悄降临在这个幸福的大家庭中。在蔓儿十二岁那年,家里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来是父亲在生意场上得罪了同做布匹生意的巨头,而这矛盾自祖辈就已经有了,只不过没成想到了这一辈竟会发展到这种地步。陆家却因此遭到了仇杀。

  那晚一家人像往常一样吃过晚饭后平时一样相继睡去了。这是几个刺客趁着天黑偷偷溜进了陆家,将陆淳与夫人刺杀后,有故意在宅子里放了火。不一会儿燃起了熊熊烈火,一家人被有的被烟火呛起,有的被叫喊声惊醒。瞬间炸了锅,蔓儿被奶妈叫醒,胡乱收拾了一下就被送往了一辆马车上,这是姨娘已经报着弟弟在车上等着了。但令蔓儿疑惑地问道:“为何不见爹娘?”一时间大家伙沉默了一会儿。奶娘开口说:“蔓儿放心走吧,你爹娘一会就去找你,不要怕。先随你一姨娘去,听话。”听到这蔓儿便比刚才放松了些,便随着姨娘先走了。为了不被刺客伤害他们只能先去城外躲避一下。在放火之后他们怕还有活口便有来了十几号人进行大肆屠杀。家里顿时横尸遍野,几小时前还幸福美满的家庭。几小时后就遭到了血洗。

  因陆家是自陆淳一代才发展起来的,因此家族势力薄弱。而且陆家人丁单薄,没有可依靠的势力。母子三人在外面度过心惊胆战的几天后偷偷回家查看,却发现原来的陆家大宅现在却被烧成了一片灰烬。蔓儿哭的撕心裂肺,娘仨抱成一团绝望的哭着。

  虽然家没了可生活总要继续,这是姨娘便用自己全部的积蓄买下了一个茅草屋,也算是安营扎寨了。蔓儿还没有接受自己的变化,短短几天在自己身上就放发生了如此多的变化,父母与自己阴阳两隔原本十几人生活在一起的大家庭,现在却只剩下三人。这一切都太难令人接受。

  五改变

  生活总要继续,人走要学会接受现实。蔓儿逐渐接受了现实,而眼前最为要紧的事是考虑生活问题。没想到的是,行了不会为吃穿发愁的小姐。现在吃穿却成了最大的难题。目前弟弟还小需要人来照看,姨娘很早就跟了父亲,没什么能耐。于是姨娘想着这丫头琴艺不错,所以想着让她去以弹琴为生。可没成想,蔓儿却说娘亲自小教自己琴,现在娘亲走了,自己今生便不会再弹琴。没办法,姨娘又想了一个主意,便同她商量“蔓儿,现在咱们的生活不比从前,吃喝全要靠咱自己,如果你不想弹琴那姨娘就教你琵琶好不,再说你自小在音律方面就有天赋准能成。”结果被姨娘这么一说蔓儿便犹了起来。的确如果不靠自己那么这个家就成不下去了,于是便思量这答应了下来。

  蔓儿的天赋在弹琵琶方面也展现了出来。为了遭受不必要的麻烦,偷偷改了姓氏。自此陆蔓儿便变成了苏蔓儿。因蔓儿从小就接受良好的教育,有这大家闺秀的风度,漂亮的面庞加上自己身的技艺。很快就在这长安城里出了名。

  六再遇,物是人非

  这是,白居易寻得机会再次来到长安城内想要看望自己的朋友,却不曾想发生了这等事。伤心欲绝的白居易来到酒楼里喝酒,醉熏熏的走在大街上,就连他自己都分不清现实的还是梦里听见了熟悉的旋律,那是蔓儿最拿手的曲子。于是,就听着声音寻去。因不胜酒力,只看进门匾就倒下了。第二天醒来,就寻这记忆力的匾牌找去。果真有位名唤蔓儿的女子在此。却不是自己要找的陆蔓儿,而是苏蔓儿。因为蔓儿需要隐藏自己的身份便不会随意向别人透漏自己的真正的名字。初见时因为蔓儿年龄尚小,加上家中有发生了这么多事,所以她已经忘记了了白居易的样子,所以再见面时完全没有认出他。虽说白居易打听她的家事,但是蔓儿并没有同他讲真话。于是白真的以为他不是自己要找的人。于是便失望的回家了。

  开始时蔓儿不适应做歌女的生活,从大家闺秀到以卖艺为生。这剧大的反差让其产生了自卑感,从被宠爱的掌上明珠到被人讨论的歌女。但是没办法总要生活,而且自己也只会弹琴了。渐渐的便淡漠了,适应了这种生活。

  经常出现于风月场所,钿头银篦,酒污沾裙。成了一名“真正的”歌妓。到时候又有谁正真了解这位为了生活所迫而不得不埋藏起自己纯洁的内心,别破披上凡俗的外衣,在这世上“苟且偷生”。不过为了自己的家人也只能这样活下去。凭借自己高湛的琴艺与绝世的容貌,在此行里也是极受欢迎的。可是没有一个男子是真心喜欢她的。以至于到三十岁时,青春容貌也不再有。这年抚养自己长大的阿姨也离开了人世。弟弟也已经长大从军去了,这个家就剩下自己一人,于是便不再奢求有什么真正的爱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就寻了个机会,找了一个商人,没有奢求会明媒正娶。只要求能呆在起身边,有个依靠罢了。商人几乎一年都奔波于各地,为了自己的事业而忙碌。蔓儿也就随着他到处奔波,忍受着赶路的煎熬,只求自己有个安身之地。

  可到底还是被抛弃了,在九江的船上。有一次尝尽被抛弃的感觉,父母抛下自己,阿姨也走了,弟弟从军去了。如今连自己唯一的依靠也离自己而去。

  七原来你也在这儿

  虽然又成了一个人,但蔓儿仍然在努力的活下去。守着那艘同自己一起被抛弃的船,还有那从不离身的琵琶。一个人趴在船板上,回想年轻时热闹的情形,想想现在的自己,一股凄苦之感犹上心头。初秋之际,天气渐渐变凉,秋风在外面吹过,带走了她身上本就不多的热度。压抑的抽泣着,在这难过时侯也只有自己的琵琶来吐露心声,于是便抱起琵琶弹了起来,本想在这偏僻的夜江,不会再有人了。可是没成想,自己的琵琶声竟被别人听去。好像那人还在寻找自己,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出去。自己一人待着也是无聊,有人欣赏自己的琵琶演奏也是一件好事,于是平复一下心情便出去了。开始因害羞遮住了自己的脸庞,后来变为这位知己又奏上一曲。没想到他却如此激动,便要同她交谈,白居易问到:“姑娘听你这琴声听起来略觉悲伤,可是有何心事?”听到这蔓儿便要委屈的哭了。白居易急忙劝道“姑娘要是不想说就算了,免得你再忆起那些伤心之事。”陆蔓儿听到这些话情绪收敛了些,因有人可倾听自己的心事比闷在心里要好的多,于是就开始讲自己的经历,边说边着边忍不住的流泪。边听着她说,白居易才明白原来她就是自己曾经找过的陆蔓儿,一时多年的回忆重现在脑海里。而且还知道他她与自己的生活道路都走的如此艰辛,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于是就请求她演奏一曲,许诺为她作《琵琶行》。一曲作罢,白居易因在被贬其间条件艰苦,无丝竹悦耳之声。又加之自己与陆家当年的关系,于是以兄妹相称,让陆蔓儿居住在自己家中,算是有了依靠,而且二人也可以像儿时那样一起交流互进。于是便又白陆兄妹二人。

全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