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无法等量的爱与被爱,在流年里形成了有交集的线条。相交,错开,相交了,又错开了。

  七岁之前的沈诗槿是无忧无虑的。她住在姑姑苏氏家,虽然没有跟父母住在一起,但是她却享受到了比父爱和母爱更重要甚至更多的爱。

  姑姑姑父只有一个儿子,恰巧姑父又特别喜欢女孩,姑姑怕疼不愿意再生,所以姑父对她比对自己的亲生儿子还疼爱,姑姑也像慈母一般疼着她。

  沈诗槿记得他认识江辰的时候,是在那个开满桃花的早春。那天所有的情景,似乎都因为他们的相遇变得美好了起来。

  可能是从小就和男孩子们呆在一起,小时候的沈诗槿是一个一点女人味都没有的“假小子”,其他女孩子都在玩跳皮筋的时候,他就跟着表哥苏岩到处乱跑。她留齐耳的短发,白净的脸经常会因为和小朋友玩闹而变得脏兮兮的,身上穿的衣裤也会因为经常在地上打滚而被耻破。

  苏岩是在读小学的时候认识江辰的,沈诗槿只比苏岩小两岁,江辰和苏岩一样大。那时候每到读书的时候,沈诗槿都会趴窗口一言不发地看着苏岩离去的背影,一直到夜幕时分,沈诗槿才看到苏岩的身影。

  日复一日。那时候沈诗槿就会缠着姑姑带她去送苏岩,或者说自己也要去读书。姑姑有时候会不同意,沈诗槿就会使出她的绝招——一哭二闹三撒娇,这一招还挺管用。

  终于有一天,苏岩不再是一个人,和他同行的,还有一个年龄跟他一般大的男孩。那天,沈诗槿只和他只打了个照面,她只知道他的名字——江辰。

  再见的时候,是在一片桃园里,苏岩带着沈诗槿在桃园里和一群小伙伴游戏。那时候,那片开满桃花的桃园就是他们的天地。

  江辰也来了,但他不和他们一起玩,只是靠在一棵桃花树的树干静静的看着他们做游戏,深邃的眼神看不出有什么情绪,只是嘴角似有若无的笑意被眼尖的沈诗槿发现了。

  她来到他身边,用稚嫩的声音对他说:“江辰哥哥,一起玩嘛!”

  江辰摇头,视线越过她看着上面的天空。他今天是推掉了钢琴课才来的,要是被母亲知道,非骂死他不可。

  沈诗槿见他不说话,也学着他的模样仰望天空,阳光透过桃树嫩绿的枝叶,零零散散的投在泥土地上,落在那边在玩“老鹰捉小鸡”游戏的一群孩童身上,也柔和地洒在了江辰和沈诗槿的肩上,她看着,忽然间就发出一声惊叹:“哇,好漂亮哦!”这句话是在看到江辰深邃的眼睛时说的。她也不知道他是在说天空,还是在说眼前的人,又或者只是在感叹而已。

  一朵粉色的桃花轻轻飘在了沈诗槿肩上,江辰俯身,轻轻将花拿下来,放在她的手上,然后笑了,语气温和:“其实,你留长头发比较好看。”

  沈诗槿耳垂开始发烫,她的脸上晕开一朵粉色的花,如这满园子的桃花的颜色一样,看起来可爱极了。

  她眨巴了两下她的瑞凤眼,脸也开始发烫了,当她意识到他在调侃自己的时候,她头也不回的又扎进了那群朋友堆里。她不想让江辰看到自己这个样子,她感觉很丢脸。

  夜,沈诗槿躺在床上,江辰的话一直回荡在耳边,她起床,踏着自己粉色的小棉鞋,走到厕所,看着镜子里的小人。

  一张稚气未脱的脸印在镜子里,一双好看的瑞凤眼,高挺的鼻梁,如樱花般的薄唇紧紧泯着。她伸手将有些长的头发别到耳后,想象着自己长发及腰的样子。

  彼时,大家都还只是孩子。但沈诗槿格外在意江辰的看法,她开始将头发留长。

  

第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