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我真的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有一米八多大个儿的魏然拖到我的家里。累得我连喘气都觉得累。不怎么运动的我出了一身的汗,那感觉让我迫不及待的想要补充水分。

  看着趴在我床上的魏然,我踢了他一脚,没反应。

  我想我是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夫君的事,让我摊上你这么个前男友。又或者你上辈子是拯救了银河系吗,让你摊上我这么个体贴入微善解人意的前女友。

  睡的半死的魏然把我吸引到旁边,那一刻我的心波澜不惊。只想这么安静的看着熟睡的却依然帅气的魏然。

  时间,真是神奇。

  爱情不会因为时间久了让你忘记那种幸福感,因为我没有忘记和魏然时间里的一点一滴。虽然这种记忆不会时常出现,鬼知道我为了不让它出现付出多少的努力。

  受过伤害的女人总是会小心翼翼,把自己左一层右一层的包裹起来,一个人的时候打开那严实的外衣后才发现一个小小的身躯蜷缩在那里。

  就像平安夜你送我包了九十九层纸的苹果,拿出来一看苹果跟个鸡蛋大小。

  真想把送苹果的人裹起来当球踢,好意思送!

  说到平安夜,记得高二那年的平安夜下了晚自习准备回家,我发现我的自行车不知道被哪个挨千刀的拔了气门,正生气。

  魏然大义凛然的骑车停在我面前说“走,我送你回去吧”

  雀跃的我在心里默念“谢谢拔我气门的那位同学,欢迎你每天都来拔我自行车气门”

  魏然路上没有说话,我也是坐在他后座上只顾今天魏然带我回家的事件中难以平复我想告诉那些塞情书给魏然的女生们这件事的心情。

  还在意犹未尽,魏然突然停下了车,害我没坐稳头撞了他的后背。我还以为我爸妈在前面撞见有男同学送我回家准备骂我你个小兔崽子。

  然而,魏然淡淡的说了一句“下雪了”。

  我抬头望着路灯垂下来的光,把雪花映照的特别清晰,一片两片,瞬间觉得世界都安静了。

  再转眼望去抬头看雪花的魏然,一切都那么静谧美好,路灯照在魏然脸上把他的五官轮廓勾勒的更加帅气。

  真的是天空作美,这么浪漫的景象是不是要说一些什么煽情的话来衬托一下,然后未来回忆起来更记忆犹新呢。

  雪花把我和魏然的头发变成了白色,魏然歪着头看我,帮我拨去头发上的雪花把我羽绒服把帽子戴在了头上。

  我想,我确定我是爱上他了。

  我的心暖了,从内而外,不光暖了,还热气腾腾的。还想在雪地上来个前滚翻什么的。

  他从他大大的羽绒服口袋里拿出来一个长方形的小盒子说“送给你”

  这让我怀疑我自行车的气门就是被他拔的。

  我接过小盒子打开一看是一只派克宝珠笔。特别精致。

  我再一次向他确定“真是送给我的呀?”当时我觉得我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魏然一边推车向前走一边嗯了一声。

  “这笔会不会很贵?为什么要送我礼物?又为什么送我一支笔呢?你是特地在平安夜这天送我礼物吗?”我爱不释手的看着魏然送我的笔还一路小跑追在魏然屁股后面。

  “不要算了,哪来那么多问题”他头也不回的说。

  魏然一直没告诉我为什么要送我一支笔,后来我自己猜可能是因为我平时爱写东西才送我的那只高级笔。

  至于为什么是平安夜,我就猜不出来了。

  不会是特意准备的吧!

  还是哪个女生送给他的,入不了他的法眼就便宜给我了。

  算了,我的另一个自己告诉我肯定是特意准备的,你就放肆的美吧。

  那天以后我就一直带着那只笔,只有考试才用,希望可以给我带来好成绩。我还真是会比物此志呢。

  再后来我确定魏然出国了,并且不会出现在我面前我才把那只笔封存起来,也是封锁我对他的思念和怨恨。

  这种封锁我把它放在一个不起眼但却很重要的位置,就像阑尾炎切了没影响但发作起来却是性命交关。

  都说忘记一个人最好的方式就是谈一段新的恋爱,但我没有那么做,因为我不想在那段认识模糊的时间里把自己那么大方慷慨的交给一个人。

  我还是没那么自暴自弃。

  说我们之间是爱情吧,还没开始就结束了,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说是友情吧,却比友情更让人欣喜若狂。

  可现在这个让我纠结要不要给他把吐了满身的衬衣脱下来的魏然就这么活生生的躺在我的旁边,不脱吧,我实在是觉得对不起我的床,脱吧,我怕自己想入非非或者他醒了发现我在脱他的衣服抓着我的手说什么让我负责的话。

  收拾完这个半死不活的人我也不知道几点了,摊在沙发上就睡着了。

  我为我们再一次相遇的这种方式表示强烈的不满和抗议。

  我曾无数次幻想未来有一天我们遇见的可能。或者我们走在大街上擦肩而过,回头望着对方,站了很久很久。或者有一天我遇到危险英雄救美的那个人就是魏然,然后我会以身相许来作为报答。或者在商场我看到魏然和他的女朋友,我们尴尬的打着招呼,而我默念着真tm丑之类的女生惯用的嫉妒词语。等等

  而今天发生的一切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缘分,真的是很神奇的东西。有时候你拼尽全力寻找,他就是躲起来,但当你顺其自然了,他却莫名其妙的出现了。

  这就是俗话说的,不是你的别勉强,是你的谁都抢不掉吗?

  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打在沙发上暖洋洋的,衣架上魏然白色的衬衣被照成了暖色调,这一觉醒来好像自己初变小少妇的感觉。还夹杂着一股酒精在胃里过滤出来的味道,让我恶心的不得不捏着鼻子寻找着这酸爽味道的来源,才发现是自己身上被魏然吐的衣服。

  “我靠”

  我拎着自己往洗手间跑去,打开浴霸亟不可待的把自己冲洗干净。

  我简直不能忍了,好像狮子会以撒泡尿的方式来告诉别的狮子不准来侵占自己的领域一样。

  我觉得这个澡洗的有一个世纪之久,我还怪自己洗手间怎么不放个钢丝球等有力度的东西。

  确定没有让人作呕的味道,我裹着浴巾拿毛巾擦着滴水的头发肆无忌惮的从浴室走出来,好死不死的正撞见刚刚从床上爬起来还没有完全清醒正四处张望打出三个问号问自己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的魏然。

  那一刻时间停止了,魏然看着我朦胧的眼睛瞬间清醒了,一切纯属巧合,巧合的好像我精心设计的一样。

  我在想我是该怎样?走过去娇滴滴的坐到他旁边说你要对我负责,还是等他问我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而我事不关己的告诉他该发生的都发生了,然后魏然跪在我面前说我会对你负责的话。

  然而我们都没有那么做,魏然只是低头看到自己身上没穿上衣。

  我发誓我只洗了那件衬衣和里面的白色背心。

  我眼神游离的说“那个……衬衣……洗了……在外面晾着……”

  魏然“哦”。

  ……

  嗯?真的是忘了昨晚发生了什么吗,我这么一个弱女子只身一人给你拎回来连一句谢谢都没有吗,就算是忘了也该问问我怎么会在你这里吧。

  我仓促的换好衣服,我依然那么善良,给魏然倒了杯热水,却把自己手烫了。

  “啊”!

  魏然跑过来抓住我的手,紧张兮兮的把我拉进厨房用水龙头冲我已经烫到发红的手。

  奇怪,我竟一点儿都没觉得手疼了。

  水龙头的声音挺大的,但我清晰的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扑通扑通的,我觉得我刚才烫到的不是手,而是脸,我觉得我的脸好像烫到不行了。

  我被魏然的侧脸吸引了,离他很近,要是时间够用我能数清楚魏然的眼睫毛有多少根。

  “还疼吗”魏然突然转过脸问。

  “啊”我假装没有那么认真的看他“不疼了,好多了”

  “别人都说猪笨,我觉得他们还是别玷污猪了”魏然面无表情的说。

  “嗯?你这话题跨度太大了,怎么又说到猪了”我不解的问。

  等我反应过来他是在说我比猪还笨的时候,魏然已经穿好外套准备走了,走到门口又回头看着我说“下次洗澡记得穿鞋,地上滑,小心摔个骨折”

  说完魏然走向门口。

  “猪肉那么厚,才不会摔骨折呢”我大声的说。

  说完我就后悔了,我真是为自己负增长的智商表示堪忧,我想此时此刻的魏然一定嘲笑我到开花了。

第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