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籽满天下

披着马甲挖坑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第一章

  摸了摸塞在耳朵里的通讯器,耳机里面传来的沙沙声让我有些不安,四周实在是太过安静了,高跟鞋踏在地面的声音成为唯一的声源,‘哒哒哒’。

  断壁残垣与到处可见的干涸发黑的血迹不难想象这座小城经历过什么。

  丧尸!

  检查了一下手中的装备,凭借我多年与丧尸作战的经验,肯定有大批量的丧尸潜伏的暗处。

  因为一些意外状况,我与其他的特工伙伴走散,作为一个医生,我的行为非常的失职,然而现在更重要的是尽快到达指定地点,将伤亡降到最低。

  一路上几乎可以用顺畅来形容,经过中庭便是城堡的大门,只要再穿过几条长廊,就可以与同伴汇合了。

  即将任务结束让我紧张的情绪稍微舒缓下来,在路过阳台的时候还朝对面窗口的奇葩打了个招呼,然而变故就发生在一瞬间。

  “云朵小心,有胖子。”

  伴随着耳机里奇葩焦急的提示声而来的是一个面如骷髅大肚便便的相扑巨人,身高三米,喜欢猛扑压倒人类,对身体的伤害其实并不是很大,但是看着从各个角落里蜂拥而出的丧尸群,绝望袭上心头。

  完了。

  双手无力的松开,迎接着即将到来的死亡。

  不甘心,如果更小心的话……

  “胖子,吃饭了。牛肉汤,快出来喝点。”厨房里传来母亲的催促声。

  “哦,马上。”我有气无力的应着,眼睛盯着电脑屏幕看着各种小怪围在医生身边蠢蠢的左抓一下右抓一下,画面一黑,女医生娇弱的惨叫一声,“死了”

  “哈哈哈,云朵大佬可以的。”

  对于一个可以单刷通关的巨人大佬来说,死在一群没智商的小怪手里心情也是非常微妙的。

  耳机里传来奇葩幸灾乐祸的大笑。

  “奇葩,今天别想我给你加血了。”

  30秒一过身材凹凸有致的女医生再次重生,这一次在愤怒BUFF的加持下,几乎可以说是畅通无阻。一个个的僵尸在身后倒下,一看就知道是个阅尸无数的老玩家了。

  “吃饭了,胖子,出来了么。”母亲的催促声再次传来。

  “来了来了。”屁股与板凳离了一点距离,当遇上下一波僵尸的时候,再次粘了下去。

  “来,张嘴,尝尝这牛肉,好不好吃。”久久不见人出来,母亲只好自己找来,夹着一筷子牛肉凑到我的嘴边。

  这下子,我也有些不好意思了,“嘿嘿嘿,好吃,吃饭去吧。”说着关了电脑,推着母亲的肩膀一起去了厨房。

  至于剩下的BOSS,哼哼!让奇葩大佬去打好了。

  一家三口坐在大理石饭桌边,一些自家院子里长出来的农家小菜、一叠酱、几样小咸菜,最丰盛的大概就是那碗牛肉汤了。

  在农村,这已经算是不错的饭菜了,跟穷不穷没关系,纯天然、简单方便。

  -----

  我的大名叫尹天,高高梳起的马尾辫子,乌黑柔顺,自认不比广告里明星的差。

  小名叫胖子,人却刚好相反。窄肩细腰,身段修长。脸虽然不是什么倾国倾城,但也是秀气俊美,活脱脱一个...小帅哥。

  没错,我是男的,有着女生羡慕的黑辫子,“好身材”的男人。

  -----

  “好喝,一人一碗零一勺,来得晚的喝不着。”父亲一手端着汤碗,筷子里夹着馒头,嘴里哼哼着自编的顺口溜。

  这句顺口溜几乎从记事起就听父亲再说,一直到现在,只要谁出来的晚了,就会哼哼上一遍,但大多数时候,出来最晚的就是他自己,彰显着一家之主的地位。

  “这葡萄酒就是好喝,还是自己家酿的好啊。”母亲吧嗒了一口葡萄酒,得意的道:“怎么样,我说肯定能成吧,嘁,谁当时还说不对的,一次就成。”

  “嗯呐!”父亲也不抬头,勾下脑袋贴着碗边嘬了口汤:“厉害,吃一肚子海鲜,都吃到过敏了,一手一个螃蟹,一手一个大虾,呵呵呵呵。”

  “尹老三。”母亲恼羞成怒的喊了一句,“还没确定是不是海鲜过敏呢,说啊说啊说的,就吃个海鲜还一个劲说。”

  我抬抬眼皮,跟父亲对视一眼,忍了忍笑意。

  我们家的爸妈相差了10岁,生活上父亲很宠母亲,有的时候还会脱口而出,你这孩子,每次母亲都会很是无奈。

  “又该订烟了,一会去镇上把烟款存了吧。”

  “恩,行。妈,你这玻璃瓶子哪来的啊,装咸菜正好。”我的老妈,做菜中下水平,说不上太好吃,就是这做咸菜的水平,得了我姥姥真传。“顺便给我姐带去点,再装点葡萄酒。”

  “在单位拿回来的,就寻思装咸菜的。”

  母亲在市里一家浴池水区做服务员,年纪大了地里的活计已经做不太来了,跟着同村的一个人一起到市里做起了服务员,虽然是倒班干一天一宿歇一天一宿的,但是我母亲却很满足,至少肩周炎已经很久没犯了,真心轻松就是困,而且偶尔还可以从单位拿回来点香皂、毛巾的。放在家里的小店卖,也是一笔小收入。

  刚好今天就是歇班的日子,一般吃过午饭,母亲都是直接睡到晚饭时间的,午饭的时候便是再说一些在公司的事情。

  父亲小的时候落下过病根,腿上静脉曲张溃烂的厉害,记得在我12、3岁的时候,父亲脚腕溃烂的实在严重,竟然像喷泉似的喷出血来,还是小孩子的我捧着父亲的腿害怕的大哭,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大力气,竟把父亲背了起来,后面的已经不太清楚了,只记得父亲出院回到家里下车的时候,185的个子,羊毛卷的头发,棱角分明的脸,健壮修长的身材,虽然两条腿被绷带缠着,却一点不减帅气,就好像电视里走出来的福尔摩斯一样,高大又帅气。也许就是那个时候,在小小的我的心里,开启了一扇--通往BL的大门。

  有点远了。

  因为两条腿被开了300多刀的原因,体力活是做不了了,只能把自家的小杂货店当作营生,说起来,这小店还是有些年头的,反正在有记忆以来,这小杂货店就存在了。到如今也是开了15、6年了,据说是因为我小时候太能吃了,买不起零食,索性就开了一个小店,一边给我吃一边也能卖上一点。

  吃过了午饭,带上些零钱和存折,装上要给我姐的一些食物,骑着母亲的自行车,就往车站那去了。

  我的姐姐,今年27岁,单身。不是没结婚,是离了一次。准确是两次,只是第二次结婚没有领证而已,是个眼光挺高、脾气不好,一不顺心就会爆的那种,是个无知又任性的女人,虽然心里是这样评价她的,但实际上,在我心里,她就是我的偶像,这话有点肉麻,所以基本没人知道。

  我们两个差了8岁,同父异母,我出生那年,我姐刚好来到家里,所以理所当然的,去哪都得照顾着我的,说实话,现在记得的大部分都是被她欺负的片段,偶尔几个温馨画面,也是不太完整的,直到现在,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在崇拜她什么,不过这并不影响我喜欢这个姐姐。哦,只是亲人的喜欢。

  把自行车锁在栅栏边上,朝着对面走,这里是郊区,没有明确的站牌,基本上招手,公交车司机就会给你停车,这附近连着三所学校,一所民办大学,一所初中一所小学,我和这里的小学还稍微有那么点故事呢,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母亲听说直升的初中总是有孩子打架斗殴风评很差,于是带着我来了这里的小学准备转学,不过没人周转也没有给学校塞钱可想而知的转学失败,到现在还记着,青白的石板路面和边上的卡通蘑菇垃圾桶。

  转学不成功自然还是回去接着上课,大概是母亲怕我难堪,还绕路去了诊所买了一卷橡皮膏贴在我的手背上,冒充是去打针了。

  投了币,就直接站在了门边上,虽然自己说有点自恋,不过我的身材对于女生来说,确实算是不错的了,再加上一头及腰的长马尾,标准美人的背影。偷眼看我的自然就多了,而且这上车的地方就是大学,年轻人更多,打量起人来更是有些肆无忌惮。

  车子开到下一站,见有人上车,我也不好挡在门口,转身就往后面串,这才看见身后有空位,还不少。

  挑了个没人的靠窗座位,刚坐稳,肩膀就被拍了一下,“上哪去啊。”原来是同村的一个妇人,按辈份来说,我该叫她舅妈。

  应了一声“去我姐那。”便没了声响,似乎是也习惯了我冷淡的样子,舅妈也没说什么,只是一个人在那说着,偶尔被问到才会回上一两句。

  别说,长相清秀、冷冷淡淡的,戴着一对白色耳机、蓝色连帽衫、牛仔裤、白色的休闲运动鞋,看起来就像是个有点帅气的女生。

  我并不太在意被人当成女生,毕竟我就是喜欢男人的,而且,还留了一头长发,被人认错也情有可原。

  周围的几个男生蠢蠢欲动,说话声音挺大,打打闹闹的,还会偷眼打量,就算不抬头,也感觉得到,我的感知能力还是挺强的,换句话说,就是有点敏感。

  没办法,不是我不爱笑、不爱说话,只是除了自家人,几乎对谁都是这个样子,面瘫,说白了就是自闭。

  我今年19岁,本应该是上大学的年纪,不过因为我不爱出门,硬是没去高考,也不知道是怎么的,爸妈竟然也没有批评我,爱的老手什么的更是没有,也不知道是可怜我自闭还是怎么的,这叫我忐忑了很久,后来看是真的没有要教训我的样子,才放下心来。

  刚开始,村子里的人来我家买东西,都会问,“哎呀,咋没去上学呢”,或者,“考哪去了啊,大学生了啊”,起初,我还会很尴尬的含糊过去。

  后来发现那些人纯粹是看笑话的,索性直接说清楚了,倒还真的没多少人再问了,这也导致我的自闭更严重了,毕业将近一年半的时间,白天晚上的躲在房间玩游戏,去厨房做饭也是躲着没人买东西的时间,然后拿房间里吃。

  直到最近,才有些好转。

  车子到了镇上,舅妈下车了,本也应该下车去存了钱再去市里我姐那的,不过为了不再跟妇人一起,索性就也没有下车,直接去市里。

  忽视出门前老妈的叮嘱“先去银行,钱放好了,车上小偷多”,从某种程度来说,我就是个主意正的,这是我初中班主任的评价。

  我姐的小区虽然在市里,却是贴近城市边缘的地方,从家里到她那,算上骑自行车那块,中午不堵车也就将近一个小时。

  下了车过了天桥,车站对面就是她的小区,是个高层绿化都挺好的,90来平米算上装修100来万,钱是包养她的老板给的。不得不说没有电视里那么虚,我姐虽然是被包养的,却跟别的小三不一样,大概是不缠人很生活化的吧,身材纤细胸不大、屁股不大、长得挺漂亮,不是那种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也不是那种混乱的女人。

  所以,那个男人给了我姐100万,让她能有个好的生活。

  从小区后门进去,这边是出入车辆的大门,所以路面有些不干净,车一过,一片灰尘。

  来来往往的都是些在我看来十分名贵的车,什么宝马,奥迪,奔驰的,还有很多不认识的,应该也都是很贵的车。

  进了小区,先去花坛那看了看,一些老人聚在一起聊天。

  其中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看见我,高兴的招了招手:“小天,快来快过来,好长时间没见了,回了家就不知道来看大爷了。”

  “大爷,我来给我姐送东西。”我走到老人身边坐下,刚毕业那会,父母发现我的自闭更严重了,便打发我到市里我姐这来玩,起初还跟着她的步调,出去玩、逛街、吃饭,后来久了她也发现我除了不主动跟人说话之外,人际交流其实根本没问题,便也不再特意出门了,两个人一个看电视,一个玩游戏,愣是在房子里宅了两三个月,她还好,常常出去逛街,每次看见我窝在沙发上捧着电脑,就要痛心疾首的说上一会。

  其实,我每天早上都会出门运动,只是她起的晚,不知道而已。

  这个大爷就是每天早上跑步认识的,起初只是跑完了回来坐在花坛边上看一堆老头老太打太极,练剑的。可能是没见过一大早就起床的年轻人,爷爷奶奶的也会跟我说上几句。一来一去的也就熟悉了。

  “大爷,这是给您带的,我妈做的一些小咸菜,还有我家自己酿的葡萄酒。”

  这里虽不是市中心,却是老人养老的好地方,老人姓苏,应该是个有钱人,每次从楼上往下看,都能见着一些人拎着一堆一看就贵的东西来送礼。

  所以,此话一出,身边就有人嗤了一声。

  我也没在意,倒是苏老,把其他的人晾在一边,热情的拉着我的手,说了好一会的话才放我离开。

  走的时候,斜眼看了一下,两个年轻男人,其中一个面色有些不好,虽是笑着眉眼里却隐忍着不耐,虽不明显我却还是察觉了,所以说,我这方面确实很敏感。

第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