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上了楼,一层只有两户人家,等门的时候,邻居家的房门突然“砰”的一声大响,似乎是什么人在撞门,门口传来一些扑腾声,原以为是夫妻打架什么的也没在意。

  “我刚就看你在楼下了,怎么才上来。”我姐打开大门,披散的黑发,黄色的吊带,“衣衫不整”的就站在门口。刚想进屋,就看隔壁的门也打开了。

  中年男人紧紧缠着妻子出门,女人的双手被领带绑住,脑袋不断向后仰,想要咬向身后的人,男人一边锁门,一边还要提防“偷袭”,嘴里还说着,“没事没事,马上就去医院。”

  “刘哥,嫂子怎么了啊。”我挪进屋子,挡住门口,姐露出个脑袋问道。

  “不知道啊,昨天还发烧呢,我不放心回来看看,一进屋就咬我,也不知道怎么了,赶紧去医院看看,不说了,先走了。”

  进了门,把东西给姐放好,坐在沙发上开始沉思,本来看见邻居一家的样子,顶多惊诧一下也就过了,可上楼之前,苏老说的那些话,却叫我担忧起来。

  “小天,听爷爷的话,多存些食物、消毒药品,呆在农村别出门知道么,最近不太平,有传染病暴发,国家还没有研究出有效药物,之后可能会出现动乱,爷爷一会也要回农村了。听爷爷的话。”

  尹霜收拾完冰箱,看到我一脸严肃的坐在沙发上看《美食天降》笑道“想什么呢,看个动画片也这么认真。”

  “不是,姐。”我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把情况说了出来。

  我们俩窝在沙发里看完了美食天降,一时间都没有说话,“胖子,姐不是不想卖,你也知道这房子是张总给买的,于情理来说,姐也不能卖啊,那姐成什么了。”

  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劝说她卖掉房子了,却是第一次听她说出这样的话,即使不是真正的原因,我也已经没有继续劝说的道理了。

  虽然明白她说的道理,却并不能认同,在一种定式中生活的久了,难免就会忘记自己的初衷,尹霜她,只是忘记了初衷而已。

  两人难得的谈了次心,直到太阳落山,尹霜才闷闷的开口:“姐就是还在犹豫,姐也没工作,花钱还大手大脚的,房子卖了,钱也没了,以后该怎么办。”

  沉默了一会,我不得不说,就算有很多的缺点,不那么懂事,但是姐就是姐,思考的永远在前面,这两年我常劝她把房子卖了开家小店,却不知道,她的心里有着这么多的顾虑,其实仔细想想也是,虽说是女儿,但是毕竟不是亲妈,不到18岁就在社会上打拼,和家里早就没那么亲了,未来,只能是靠着她自己。

  我有着一个世外桃源作为靠山,自然敢肆无忌惮的活着,不努力也没关系,可是她却什么都没有。

  “姐。”我心里有些难受,却说不出什么安慰人的话,虽然我心里说了无数遍‘你是我姐,我永远都会照顾你’可...“咱俩去逛街吧”

  我的性格有些别扭,大概跟生活环境有关吧,常说性早熟的孩子,内心成熟的都很早,10几岁的少年,与父母的房间只是一墙之隔还没有门,所以偶尔会被迫性早熟一下。

  而且,小的时候常常被尹霜欺负,尹霜脾气不好,一点小事都能大发雷霆,往往遭殃的就是我,我的父亲是个老实沉默的男人,只会叫我别去惹她,一次两次不明白被欺负的原因,日子久了,也就明白了。她心里不舒坦,所以每次尹霜发脾气的时候,我都会乖乖的在一边呆着,思考很多很多我那个年纪不会想到的东西。

  我知道尹霜心里很压抑,所以在她去市里打拼之后,有好几年没有回家,后来可能是长大了,成熟了,也看得开了,想家的时候,会叫我过去陪她几天,那几天尹霜会像一个溺爱孩子的家长一样,给我买衣服,买吃的,带我去很多地方玩,我那时候黑黑瘦瘦的,也脏兮兮的。

  有一回也是过年,尹霜爱干净,把我接过去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澡堂子。我遮遮掩掩的不好意思进去,就被尹霜说了几句,后来有个爷爷跟我说,那是你什么人啊,我说是我姐,结果那爷爷挺担心我的,告诉我让我机灵点,小心点,别被她卖了。

  我心里挺好笑的,却也接受到了那个时候,人心的温暖。回尹霜宿舍的时候,我把这事告诉了她。

  尹霜问我,那你害不害怕我把你卖了。

  我想都没想就说不会。

  她问我为什么。

  我说你是我姐啊。

  后来尹霜就没再说话了,不过买了很多很多零食和水果给我,我后知后觉的想,是不是我那句无意的‘你是我姐’,让她很感动。

  不过马上我就被打回原形了,尹霜还是不太懂事,因为她竟然把我自己一个人扔在了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宿舍,与其说是宿舍,不如说是床位,因为我看起来不大,宿舍里的另一个大姐姐也就没有什么抱怨。

  我那时候还小,胆子也小,最害怕的就是午夜12点,镜子,还有门,可那天晚上我刚好就是对着门睡觉的,门边上还有一面全身镜。整个晚上我都不敢闭眼,拿着尹霜的手机看小说。

  夜里很安静,也正是这种安静,才让我听到对面柜子里传来“喀喇,喀喇”的声音时,心跳加速。我转头看了眼对面斜对面上铺的女生,手机亮着莹绿色的光,她似乎没有注意到柜子里的声音。

  我觉得可能是耗子,却不敢下床去看,只能缩在被子里等声音结束。

  却很突然的,我全身僵硬不敢动弹,在我的背后,好像有人在盯着我,一双黑漆漆锐利的眼睛,那种感觉无比的清晰,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太过紧张出现的错觉,那股压迫感压得我喘不过气,总之我心跳的似乎要冲出胸口,全身僵硬,冷汗不断的流,如果有人看见的话,一定会说我脸色苍白的可怕。

  等到那股视线消失,那股威压不见的时候,我才敢大口大口的喘气,小心的翻身,斜上铺的那个女生还在安静的看着手机,莹绿色的手机光在那样的夜晚,显得异常诡异。

  我不知道我遇上了什么,只知道那个晚上我被吓的虚脱,结果却没心没肺的睡了过去,直到大天亮。

  也就是那之后,我天生独特的能力变得更加奇怪了。

  -------

  “最近物价越来越贵,经济危机了?还是怎么了,现在去超市,到处都是抢购的。”尹霜拎着条裙子在身上比量“幸亏我不开火,前几天我去超市,发现盐都6块钱一袋了,翻了三倍,你回家的时候,告诉爸也多囤点货吧。”

  “嗯。”

  “怎么样,有对象了么。”

  我有点不好意思,“没呢!”

  我尴尬的挠了挠头发,尹霜坏笑的包了条裙子。以前我还小的时候,可没少穿她剩下来的衣服,当然还有裙子。

  ==“姐,我看见了!”我虽然长得没那么爷们,但也不是喜欢穿女生衣服的伪娘啊。

  尹霜撇撇嘴,“没小时候听话了,以前让你穿什么就穿什么的。”

  我俩正说着话,前面却传来一阵混乱声“快打120,叫救护车”。

  不得不说,中国人天生就有看热闹的基因,商场人本来就多,没有一会就围了个水泄不通。

  因为我们俩是在二楼,所以还算是能够看清人墙中心的状况,似乎是一个年轻男人,穿着打扮看起来像个小流氓,现在正倒在地上浑身抽搐,嘴里好像还在吐着白沫。

  商场保安让人群退后,保持空气流通,却收效甚微,不过很快的,大家就慌乱的后退,那个保安不知道原因,可围观的人却看得清楚,本来还倒在地上抽搐的青年,现在正面无表情的站在保安的身后,凶猛的将保安扑倒在地上,然后毫不犹豫的张口就咬,手指抠进了小保安的耳朵里。

  不少人被吓得惊叫出声,却没有人敢上前帮忙,我听着那小保安的惨叫,心里有点发凉,有种很不好的感觉蔓延全身。

  我拎起旁边的一个圆形垃圾桶,从楼上直接扔了下去,刚好砸到了年轻男人的后背,似乎是砸的有点重,直接就趴倒在了保安的身上,没办法动了,嘴却还坚持不懈的朝小保安使劲。

  有反应过来的人,跑上前把可怜的小保安拉了出来。

  刚好救护车来了,两个人都被紧急送去了医院,有人鼓掌说那一垃圾桶砸的好,也有人再讨论那个疯狂的咬人者,有说吸毒出现幻觉的,还有人讲起了丧尸电影。

  “你胆可真大,万一要给人砸出个好歹来呢。”尹霜拉着我赶紧出了商场。“不逛了,回家吧,这要是出事了可怎么办。”

  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了尹霜的小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心里突然很慌,手自动的就把垃圾桶扔了出去,有点狂暴,有点嗜血,我觉得我现在肯定不太正常,刚刚的那种情绪让我有点害怕。

  今天的一幕似乎是吓到她了,我姐的神经本来就有点脆弱,又迷信,曾经在内蒙古买过一把匕首放在枕头底下,第二天就丢了,说是看着邪乎,还把家里所有的刀都封了起来,放在柜子里锁上。而且,她的第一个老公,跟人家离婚的理由,才叫人哭笑不得,这是我姐的原话“晚上睡觉的时候,就觉得他瞪着我,总感觉他好像要杀我。”当时她的表情极其认真,脸色是苍白的恐惧,似乎回忆起来都会感到那时的寒意。

  所以现在一回家,她就翻箱倒柜的找出了两条玉坠子,说是在寺里开过光的。

  似乎是见我的脸色很不好,尹霜安慰我道:“没事,别太担心,你是见义勇为,谁也不能说你什么。”

  “不是因为那个。”我有些犹豫,这只是一种感觉,或者说是预感,我不确定这么虚无缥缈的感觉会不会被相信,“我只是,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来了。”

  “大姨妈!”

  “……”我非常无语的看着尹霜,尽力想在我有些面瘫的脸上找到一种最适合的表情展示出来。

  “哈哈哈哈,还跟我玩第六感,你就是被吓着了。”被尹霜这么一闹,我也有些缓和了。

第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