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柔肠寸断

  未到散宴时刻,琅儿却觉头疼,就早早的回房歇下了。弘历待到散宴时,有些许微醺。此时在一旁候着的唐鄂上前扶着王爷“王爷,您喝多了妾身扶你去休息可好?”弘历轻揉了揉额头拿起桌上的酒一饮而尽“好,你扶本王去书房歇息免得叨扰王妃歇息。”弘历一站起来便觉得这酒更上头,双脚有些发软。唐鄂叫上王爷的随从一同把王爷扶回书房,又命人端了盆热水来帮王爷擦拭唐鄂一边为王爷擦着身子一边询问“王爷,可不能在这么喝酒,要是喝坏身子如何是好。”王爷转身把唐鄂压在身下错把唐鄂错当琅儿拥入怀里“琅儿,我就知你不喜,不喜你说,为何要忍,只要你说不就算倾尽全力我也会让皇阿玛收回成命,若皇阿玛不肯,我们就走可好。”唐鄂不语只是轻拍王爷背,她知道王爷把她当成王妃,去年贵妃娘娘觉着王爷对她有意她又自小服侍王爷就把她赐给王爷做侍妾,本满心欢喜,前几月纳了福晋,王爷却对福晋一见钟情待若珍宝,从此唐鄂便再也没近身侍候王爷,一切近身事由由福晋亲力亲为亲自打理。也未曾踏入过她的房里。仿佛王爷一夜长大万事皆不依耐于她。今日这大好机会怎会错过。便默不作声,只有这样她才能回王爷身边。王爷低头便轻轻吻上了她的唇,唐锷不曾想王爷对富察氏连解衣都是小心翼翼的,如待一件珍宝。

  次日王爷伴着头疼醒了过来,低头看了看怀里的人眉头紧锁不知所措。王爷立马下床厉声道“来人!”候在门外的人便匆匆赶进来。此时唐鄂闻声便起身赶紧穿上衣物,王爷眉头紧锁对下人道“给我梳洗更衣。”唐鄂见此景定是王爷动怒了便红了眼眶赶紧跪在床边弱声唤了声王爷,王爷背对这唐鄂“今日之事若是传到福晋耳朵里半分我要了你们的脑袋。”唐锷与下人都应允。待弘历梳洗完后,回头便对唐鄂说“你梳洗好回吧。”唐鄂只能应允。弘历便直径去了琅儿的寝殿,只见琅儿安静的睡着手里抱着一个黄鹂鸟的绣花枕头。便合衣蹑手蹑脚的躺在琅儿旁边抱轻轻住她,琅儿惊醒一睁眼看是弘历便也环住着弘历“王爷,昨夜里可是怕吵醒我歇书房去了吗?本想等你一同歇息,可是我自个多久睡着都不记得了。”弘历低头吻了吻琅儿“琅儿,你若困了就睡。下次我早些回房陪你,在不宿在外边。”说罢琅儿迫不及待把怀里的枕头拿着给弘历看“王爷,你看,这是臣妾为你绣制的枕头,王爷可喜欢?这是你不在我让漱儿他们收的院子里的梨花做的。”弘历接过枕头“原是为我绣制的,可不许你胡闹夜里不睡觉的绣这些个东西,把你的眼睛熬坏了怎么办。”弘历溺爱刮了刮琅儿的鼻子便抱把琅儿抱起来,琅儿害羞了起来便道“弘历,被下人看到可了不得了。该说没规矩啦。”“琅儿,你说你这样叫我可多好?”弘历双手捧着琅儿绯红的脸颊。琅儿抬眸与弘历对视“这要是被下人听到了就失了规矩,传到额娘耳朵里可不好。如若王爷喜欢臣妾这样唤私下这样唤你如何?”弘历把琅儿的头揽入胸前“你肯叫就好。”

  过了两月青樱入府,当日行了册封礼,夜里青樱与弘历一同共用了晚膳,用完晚膳后,青樱便端来漱口水,还要下人预备着弘历沐浴的物品。不料弘历竟漱口后,便道“你好生歇息,今日父皇让我统计军需粮草,本王还未统好,今日怕是陪不了你了。”青樱无奈只能说好。向王爷跪安。琅儿却出奇的安静,一个人躺在塌下望着窗外。贴身丫头见状“福晋,可是累了,歇下如何。”此刻榻上的人才有反应,微微一怔“漱儿,你说王爷还会要我吗?”此刻丫头才明白,福晋多伤心,心疼的不得了,赶紧前去扶起福晋“怎会,王爷多疼爱您,怎能来个侧福晋就忘了福晋呢”扶起琅儿只见琅儿双眼通红不知哭了多久,还不敢发声。可能只有她日日夜夜照顾着福晋才知道,哭出声若是让下人知道了又该说她不懂规则蓄意争宠。若是被为有心的嬷嬷听到了传到贵妃娘娘那里,福晋还得被训斥不大度。漱儿赶紧叫人端来热水帮福晋擦拭,梳洗过后让福晋歇下。片刻后,弘历竟来了。琅儿越发哭的厉害一边哭一边让漱儿回绝了弘历,劝弘历去侧福晋寝殿,新婚不可这样放肆况的还是皇额娘的亲信。弘历本想着琅儿今日定会不适,推托了青樱后便来琅儿这没想到竟把她往外推,一气之下弘历便回到了青樱寝殿。琅儿心里自然也是百般不愿,可是额娘的话字字在耳边,想来也惹恼了弘历,便更觉得委屈的直落泪。一夜未能入睡,第二日头晕不适,连侧福晋的请安都让漱儿回绝免了。又怕弘历听了担忧,也不让下人告知。弘历也和琅儿堵上气,大半个月留宿于侧福晋寝宫。因此琅儿身子更不得好,连园子都不去了怕极了碰到弘历与青樱。

  这日琅儿躺在榻上看书,闻得下人来报唐鄂过来请安,唐鄂是自小服侍弘历的,琅儿自然尊重她,见唐鄂来请安都是亲自扶起。让漱儿看坐看茶“唐姐姐,不常来我这里,这次来可有什么事。”只见唐鄂委屈的红了眼眶又跪下道“福晋,妾身已经有王爷的孩子,还求求福晋看在孩子份上帮我求求王爷。妾身不求名分,可孩子不能一出生就没名没分,这可是王爷的第一个孩子。”琅儿心里一沉半天才能缓过神“漱儿,你扶姐姐起来。”“唐姐姐,王爷何日宿在你那,我怎不知。”唐鄂依旧手帕掩面而泣“王爷回府那日,晚宴后在王爷书房,王爷怕福晋忧心,不许下人说,若是没有孩子妾身定不吱声,可是孩子无辜!”琅儿听此言便匕首剜心般疼眼眶湿润强忍着泪水还笑颜相待拉着唐鄂的手“姐姐说那里的话,姐姐也是王爷府里的人,如何侍奉不得王爷。王爷只怕听了会开心极了哪里舍得让姐姐与孩子受委屈,我待会就告诉王爷喜讯,姐姐只管回去好生休养等着给王爷诞下孩儿。”琅儿强挤出笑容把唐鄂送至殿门,让殷儿送唐鄂回去,一口气未能喘上便倒在了殿堂前,吓坏了漱儿。赶紧遣了下人去请太医,又匆匆赶去亲自去叫上弘历。当时弘历正好在书房帮皇上看奏折,听闻琅儿晕厥拿在手里的奏折掉满一地,漱儿向弘历道明缘由,弘历自责不已,疾步来到琅儿寝殿。只见琅儿脸上苍白,安静得躺着。半月未来见她瘦了一圈。弘历竟心疼的红了眼睛。太医把脉后向弘历行了行礼道“恭喜王爷,福晋有喜了。但福晋心气郁结,导致昏厥,昏厥又撞击腹部,有滑胎之相。近期福晋以静卧为宜,段不能让她心郁起浮。臣给福晋开一些安胎药每日必定要按时服用,明日我再来为福晋请平安脉。”弘历心里又开心又心疼让侍从送走了太医。太医走后弘历便坐在床边,握紧琅儿的手自责不已,抚了抚琅儿小腹,便自责不已因为一时堵气差点害了她们的孩子。琅儿此刻慢慢张开双眼,看着握着她的手的弘历再也忍不住的流泪。伸起手抚了抚弘历的脸“弘历,不生气了可好。额娘的话你我不能不听,头一夜你来我这里皇额娘那里如何交代。我们身在帝王家不得不顾全大局。”弘历心疼的抱着琅儿,“是我不好,我怎能和你赌气,差点害了你和孩子。此生心里只有你任凭她人是谁都代替不了。琅儿,我自认为知其中厉害,所以我早早想好理由搪塞于她,奈何未想到皇额娘那边未能考虑周全。”琅儿脸上还淌未干的泪花不敢相信的抚上自己的小腹“王爷,孩子?我们有孩子了?”王爷侧躺琅儿身旁轻轻把琅儿侧过来注视着她的眼睛“琅儿,你有我们的孩子了,往后我不会让人受任何委屈。”便吻了吻琅儿额头,琅儿环住弘历头靠弘历怀中与王爷解释“王爷臣妾不委屈,若是你日日只在我寝殿,怕是额娘与皇阿玛都会容不得我。”“琅儿,你可怪我,那日我贪杯喝醉了,错把唐鄂当与你。此事我怕极了未告知你。害你受惊动了胎气,此时我自会处理好,你无需多虑。”琅儿把头往王爷怀里靠了靠手搭在弘历胸膛“王爷,我是自己身体不适晕厥的,怪不得唐姐姐。唐姐姐从小便陪伴你,额娘一直有意让姐姐做你的侍妾,服侍你也是应该的。现姐姐有孕,你可不能亏待她。那也是我们的孩子,以后孩子出生是要叫我额娘的,到时候我们的孩子出生就让她们一同玩耍可好?”弘历心里好生愧疚,看不到怀中人竟如此为他着想,本是安慰她没想到琅儿却担心自己变成恶人。琅儿许是很久未安心入睡一边和弘历讲着讲着便在王爷怀里睡着了。

第三章 柔肠寸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