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各怀心思

  “平身罢!”

  跪下的下人们闻声纷纷起身,弘历只柔声对琅儿说

  “这是青樱,前些日子,你身子不好,我未让她们来叨扰你,她还未与你请安,自然不认得。”

  跟前人儿便又走到琅儿跟前缓缓跪下行大

  “妾身入府几月余未曾向姐姐请安,今日得幸初次见得姐姐,姐姐万福,妾身失礼了还望姐姐不要怪罪妾身。”

  琅儿唤殷儿扶起青樱,从容大度

  “妹妹不必多礼,妹妹何来失礼之处,本就是我身子不好的缘故,未曾召见你们。现如今我身子好些,若妹妹闲来无事只管来我宫殿与我闲聊。”

  青樱只是轻声应下,抬头看到王爷福晋十指紧扣眉头微蹙,婢女见此形景,便向着王爷福晋行礼

  “我们家小主今日晨起身子不大舒服,怕是在王爷福晋面前失态了。”

  青樱便知自己失态了低头便说自个身子不舒服请求先退下了。即便青樱表面和和气气也恭敬有佳琅儿心里便觉青樱怕是心里不快,琅儿心性单纯,不愿把人往坏的看,但是眼睛看东西太毒,总是一眼便知是喜或厌。也只能道

  “妹妹身子不适便好好歇着。”

  青樱退下后,弘历仍旧拉着琅儿的手陪她一边赏花一边往寝殿走。琅儿心里觉着这样太过招摇,但又不忍松开手,弘历心思最为多虑,怕这么一松又惹得两人心头不快。

  青樱此时心思自然没在散心赏花上,便直回了宫殿只是这眼里容不得沙子的性子心里难受的紧一回寝殿便与贴身婢女埋怨

  “王爷,何故与她那般好,也不忌讳着我们,自婚后那几日,便再也没来过我这日日守着她。”

  贴身婢女见青樱眉头紧锁满脸怒气便急的左右回顾把殿门带上,走到青樱跟前

  “小主您先别上火,那还不是福晋怀孕了,所以小主,你也得想些法子让王爷多来咱们这赶紧也为王爷生个孩子,有了孩子王爷自然心里就有小主了,自古便是母凭子贵。王爷既然不来,小主便去找他就是。”

  婢女由不得想起在园子里青樱差点失仪便好生劝导

  “娘娘,可万万在不能如此失了仪态,即便不喜也不能露于表。王爷若是多心了就可不得了。”

  青樱也知自己刚刚没了分寸,便点点头。

  “茵萝,我也只是一时未忍住,日后定不会了。你去厨房问问老嬷嬷看王爷平日里喜欢吃些什么,我便好做给王爷送过去。这样一来就能多些机会与王爷相处。”

  “小主,此时也急不得这一时。莫不是去贵妃娘娘那里去问最好不过,一来这样去便显的娘娘您孝顺,二来您和贵妃娘娘不也是亲近许多,王爷本就是孝子,贵妃娘娘在王爷面前说到你王爷难不成还不来。”

  “还是你机灵,你且去帮我准备额娘喜爱之物,明日便入宫请安。”

  听闻婢女的劝导讲解青樱心里顺畅多了,喜笑颜开。

  琅儿和王爷回到寝殿后,唐鄂便挺着大肚子来到琅儿请安,王爷见唐鄂不便,便免了其行礼,遣丫鬟扶其坐下。一坐下唐鄂便开口“原早早要来与福晋请安,奈何福晋抱恙,王爷爱惜福晋嘱咐王府上下福晋需静养,免了请安几月余未曾来,今日听太医说福晋大好,妾身便来探望,不知可有打扰到福晋。”

  琅儿摇了摇头,笑说

  “本想我身子好了去探望姐姐,姐姐竟先来了,怎好让姐姐挺着大肚子来请安,可是辛苦姐姐了。如今我身子好了许多,只是姐姐接近临盆,不然可让姐姐多来我殿中与我闲聊。”

  “劳福晋挂念,福晋身子才好,娘娘您若是想让妾身陪你闲聊,遣人告知妾身一声妾身就便来。”

  琅儿看着唐鄂的腹部便不自觉的抚了抚,只觉得腹中的胎儿动的厉害,便歪着头对着王爷说

  “姐姐太守礼节了,姐姐肚子里的孩子如此好动必定是个活泼的孩子,王爷,快来摸摸。”

  王爷因往事对唐鄂,心里存有些许愧疚,听琅儿唤他,便不自觉上前摸了摸唐鄂的腹部。这一时唐鄂却不知如何是好,又是惊又是喜。唐鄂未曾想琳琅会缓和她与王爷的间隙。也未曾想王爷心里还是有她和孩子。

  琅儿只见唐鄂一时不知所措,眼眸里只见柔情似水,一脸的欢喜。思虑自己未曾想过她们的感受,和王爷一味着只顾两人安好。唐鄂那里王爷一步都未曾去过,怕是唐鄂心里也是必有诸多不满。

  弘历问到道唐鄂

  “孩子可还好,如此好动夜里可曾惹你睡不着?”

  唐鄂听闻王爷关怀感动不已,低头抚了抚肚子

  “他白日好动,夜里倒也乖巧,未曾折腾我。”

  “如此便好,你接近临盆,有诸多不便,定要多加休息,请安这些礼节便免了,若是有何需求便遣下人去办。”

  唐鄂听了王爷的嘱咐便点了点头。

  殷儿低声贴在琅儿耳边告知其厨房午膳做好了。

  “接近午膳时刻,今日姐姐便在我这里与我和王爷一起进午膳可好!”

  琅儿笑着对唐鄂说。唐鄂便知会丫头掺起自己,道

  “妾身还要回寝殿喝安胎药,就不打扰王爷福晋进午膳了。改日再来于你福晋王爷请安,妾身先行退下了。”

  唐鄂微曲身子行礼。琅儿不便多留,也就随她意。唐鄂的丫头便扶着唐鄂出了寝殿。

  唐鄂踏出殿门便掩盖不住的喜悦,双手环住腹部轻抚腹部,心里不禁的想,那日也算是险中求胜,多亏了只一次便有了孩子。王爷眼下心里虽还未接受但好歹还是挂念着孩子。我又与王爷自小长大,虽比不得王爷和琳琅的情深,多少也是有长伴之情的。今天把本紧绷的心放松了。

  丫头见唐鄂喜笑颜开便在一旁说

  “小主,王爷现在很看重您和孩子,小主若是产下男孩,小主怕是会盛宠不断啊。”

  “但愿如此,现下我要好好为王爷诞下孩子。只要有了这孩子,我便有出头之日。”

  

第五章 各怀心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