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3:她的床

  晚上回到家的时候,虫虫失魂落魄的连每天都会去坐一坐的水吧都没有去。直接到家把书包往沙发上一甩,砸进沙发里浑浑噩噩的躺下来。无法阻止自己的思绪,无数次出现着她的模样,她的笑容。与记忆中的女神重叠。也许青春期的荷尔蒙会刺激自己的思想吧。好可怕的东西。虫虫苦笑。

  还记得小时候的米米,那时候的米米还是一个会怕虫子,会懦弱的哭,会告状寻求保护的女孩子,那个时候的米米很可爱也很温柔。有着小女孩当公主的幻想。但她的确是公主。米米的爸爸是A市都著名的大商人,摸爬滚打了无数年,终于把自己的孩子变成了富二代的伟大男人。

  米米的爸爸是个低调而随和的人,即便积累了无数身家却也依然住在最初的这个家。并没有搬走。因为米米的爸爸说过好多次。人的一生最不该忘的,就是奋斗最开始的地方和最开始无条件支持你的人。这句话好多次都是虫虫的人生目标。

  虫虫很难想像,究竟是什么改变了米米,让米米变成了5中闻名的女魔头,亭亭玉立却没几个人敢追。也许是家庭的太过于溺爱和放纵。除了花不完的钱之外她的爸爸并没能给她良好的家教。因为本身就是从最底层爬上来的,本身也缺少良好的家教。也就无力教给米米什么。再加上米米的两个闺蜜。皆是人尽可夫的放荡女人。也造就了米米这种个性和习惯。

  虫虫知道,米米是个好女孩儿,只是误入了歧途。

  有也一定有办法可以拯救她的。

  直到晚上10点的时候,对面门依然没有任何的声响,也就说明了米米依然没有回家。虫虫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开始关心起她来。妈妈看他心不在焉的在眼前晃了晃,然后问“虫虫,怎么了?没精打采的。”

  虫虫心烦意乱的不想理自己的妈妈,然后答应了一声说:“没事。我困了,去睡了。”然后还没等妈妈说话就离开了客厅,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反锁房门。

  沉默了好久,虫虫拿起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发给了沉睡好久的米米的号码。

  “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回家?”

  短信发送成功,虫虫松了口气,之后才发现自己一直在紧张,又说不清在紧张些什么。这条短信的上一条发给这个号码的短信还是自己刚刚换这个号的时候的事情。

  仔细想一想,已经将近两年没有给米米发过短信了。

  过了大概20分钟万籁俱寂里忽然出现一丝声响。躺在黑暗里的虫虫像是荒漠中看到温泉一样鱼跃而起。静静的聆听着钥匙开门的声音。像全世界最美妙的音乐一样。

  黑夜里凭空出现了“砰”的一声,虫虫知道,这是住在对门的米米回来了,虫虫重新躺回黑暗里。盘算了一下时间。发短信到现在过了将近20分钟,如果刚刚米米收到短信时候在学校,或是在公园,或是在酒吧里。打车回来的时间都刚好是20分钟左右。也就是说米米是收到短信马上就回来的。虫虫不禁心里一丝温暖。可是米米为什么会听他的呢?

  瞎想了差不多1分钟,短信声打破了宁静。虫虫迫不及待的抓起电话。米米的短信安静的躺在手机里。像一个沉睡的倾国倾城的少女等待他来轻解罗裳。

  米米说:“我到家了。家里没人。”

  8个字有8千斤重。虫虫并不知道米米是什么意思。“家里没人”这四个字完全超脱了他的理解范围。难道是传说中的某种暗示,又或者只是单纯的埋怨。而自己呢。该不该去陪陪她。

  无法阻止自己胡思乱想。也无法阻止自己想要过去的冲动。纠结将近10分钟。虫虫终于一个冲劲坐了起来。想去看看米米。盘算怎么跟爸爸妈妈说。这个时间里。米米又发了一条短信过来。打破了幻想。

  她说:“别乱想了,早点睡吧。明天陪我去公园。记不记得明天是什么日子?”

  虫虫失望的重新坐回床上。陷入黑暗里。无尽的思绪里。可是他记不起是什么日子。可是他自认为小说看的多。一般情况下女生这么问大部分是自己的生日。

  “难道你过生日么?”虫虫反问。

  过了一会儿,米米回。

  “傻瓜,明天是妇女节。早点睡吧,别回了。”

  第二天早上虫虫顶着乱蓬蓬的头发,脸上挂着大大的黑眼圈来到卫生间洗脸刷牙。昨天一夜都没有睡。满脑子的胡思乱想。以前虫虫不懂。可是他现在懂了。原来这就是爱情的感觉。满脑子都是那个身影。那个笑脸。以前虫虫以为自己这个样子注定是不可能有真正的爱情的。因为自己长的丑,又瘦又小又没钱。所以根本就不敢奢望什么。只能自己发奋图强。希望将来能有大出息。之后也就不愁什么了。

  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米米还是华丽的蛮不讲理的进入了自己的生命。虽然她学坏了。虽然她跟了王子健。虽然他们都住在了一起。可是自己从心底里还是有一线期望的。

  就像他期待今天的约会一样。

  8点整的时候,虫虫忐忑的敲了敲米米的房门,米米同样挂着大大的黑眼圈开了门。她打哈欠的样子都那么美。米米翻了个白眼“你催命啊~这么早~”

  虫虫无言以对,因为米米还没有梳洗打扮。现在想想是有点早。一时竟想不起来来早的理由。

  米米无奈地欠了下身子说,进来吧。

  好像已经好久没来过米米的家了。虽然屋子里面并没有太多的变化。但也整体都是焕然一新的样子,跟自己小时候的记忆完全不能重合。米米在房间里呆了好一会儿才出来,她拿着大大的毛巾和洗面奶说,虫虫,你先坐会儿,我洗洗脸我们就走。

  虫虫痴痴的点了点头,沉浸在米米的温柔里。

  要知道世界几大未解之谜就有为什么女人梳洗打扮要那么久?虫虫作为一个门外汉刚开始的时候还气定神闲的等待。可是手机玩的发烫的时候他就再也坐不住了。虫虫又不敢催米米快一点,又闲的无聊。就站起来溜达。不知不觉绕着客厅转了20多圈。米米依然没有洗完。虫虫听着米米轻松的哼着歌。心里不满与期待并存。

  米米的门虚掩着并没有关严,可能是刚刚米米出来时力气使轻了。于是怀着无聊和青春期对这东西特别的好奇心。他就想看看传说中少女的闺房是什么模样。好奇心驱使,虫虫不由得心怦怦乱跳。期待着看到可以满足好奇心的东西。比如青春少女乱乱的房间,比如随手乱扔的贴身衣物。

  虫虫小心翼翼的挪到房间门口,把脸趴在门上,小心的往里面看了看。可是刚刚看了一眼。他就差点尖叫出声。不过理智告诉他不可以。他咽了口吐沫。压制住紊乱的小心脏。慢慢的退回了客厅。

  虫虫坐在沙发里,惊魂未定的回想着刚刚看到的一切。觉得太不真实。太像一场梦。

  虫虫暗暗的掐了自己一下,真实的疼痛。可是心里更痛。

  米米房间里有一个男人。

  躺在床上的赤身裸体的男人。

  而这个男人自己是认识的。

  虫虫觉得不可思议。

  虫虫死也想不到他所仰慕的他会做出这种事情。

  怎么会是他呢?

03:她的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