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5:爱人

  周一早上有升旗仪式,站在一班男生末尾的虫虫在人群中找寻着8班的排,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强烈的想看一眼米米的感觉。直到看见站在8班最后一个的米米,她正在懒洋洋的打着哈欠。虫虫才有一丝的心安。只是他不知道为什么。

  第一节课是万年不变的数学,数学老师是一个老头,带着数学老师特有的固执和严厉。每天讲的课都是无聊至极,几分钟就能治好失眠。虫虫的班里却是有几个大神的。听着数学老师讲课也不会被催眠。而他们也霸占了每次月考的前几名。可有人恰恰相反,张猛就是其中之一。张猛是虫虫的同桌,学习中上,体育中上,家境中上,性格温柔,但是长相过残,导致至今都是单身。是个只爱玩不爱学的人,可是学习天赋却如此优越。虫虫每天拼了命的学习,背题。可每次考试都被只知道玩游戏的张猛压上一头。张猛每天都在期待着自己的春天。可每次兴致勃勃的去见网友都发展成了见光死。虫虫仅有的朋友之一。

  张猛是狂热的米米追求者之一。也写过情书,买过花。可是对于他米米连睁眼都懒的睁。如果说在这所学校里米米的两个忠实粉丝。除了王子健,就是这个张猛了。王子健带人打过他无数次。可是千锤百炼之后。他变的更加的狂热。不惜重金求购米米的私人物品和私人照片。小到铅笔橡皮,大到贴身衣物。花了他几千块钱。用来满足他的变态欲望。

  米米跟王子健在一起。最伤心的人,除了虫虫。也就是张猛了。但是张猛却从来都不知道米米跟虫虫之间的关系。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每次跟虫虫提到米米的时候他总是一副厌恶的样子。

  张猛无论什么课都活力无限,好像这个人什么时候都不会困一样。他摇着虫虫的胳膊,然后小声说,喂,电话借我玩会儿。张大爷讲课简直比念经还难听。。

  虫虫答应了一声然后转向另一边趴着。“电话桌里呢,自己拿。别被没收了啊。”

  张猛淫笑一声,“放心吧,亲爱的。哥这技术你还信不过吗?”

  过了一会儿,张猛莫名其妙的“咦”了一声。虫虫不以为然。然后张猛拉过虫虫。“喂!”虫虫不理他。继续闭着眼睛。接下来他就听见张猛不友善的声音。

  他说:“我说你什么意思啊?你这壁纸不是米米吗?”

  虫虫一下就惊醒了。被他发现自己有米米的照片简直是灾难啊。虫虫想化解这场灾难,刚想解释什么可是已经晚了。张猛一下子抱住虫虫的胳膊。鼻涕一把泪一把的。

  “还是不兄弟了啊你,有米米的照片也不分享分享。哥白对你好了。呜呜呜。。”

  然后张猛抬起头对着虫虫飞了个眼,“把这照片传给我好不?哥请你吃饭~”

  虫虫刚想拒绝。然后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如此的有威严。如此的让人难过。

  后门被猛地推开,教导主任幽灵一样的。

  “张猛,虫虫。你们两个出来!!”

  午饭的时候的确是张猛请的。花了差不多虫虫3天的伙食费的价格吃了一顿虫虫以前只敢想想的饭。唯一不美丽的是要听着张猛痴情的单相思。虫虫意识到了,此人有魔力,他居然可以做到3句话不离米米。看来是没救了。虫虫低下头摇了摇。表示无语。然后就听到门被推开的声音。紧接着王子健跟米米走了进来。米米扫了这边一眼并没有什么表情。然后跟王子健走进了饭店的小包间里。

  张猛简直都傻了,口水流了一桌子。直到虫虫拍了他一下才缓过神来。然后他狠狠的摇着虫虫说。“虫虫啊~你看到没。你看到没。黑丝唉,女神啊~美死了~。”

  虫虫差点一口饭呛死在这里,他甩开张猛的手,然后喝了一大口水。惊魂未定,然后拍了张猛一下。“你傻啊。没看见王子健啊?有本事你进屋看去。看你能不能活着出来。”

  张猛被虫虫说的没了声音,然后委屈地坐下来。“我不管,我要在这里等她出来。”

  虫虫翻了个白眼:“大哥,你有病吧?就为了看她一眼?”

  张猛嘿嘿淫笑数声。“哎呀,你是没看到。我第一次看见她穿丝袜,真漂亮。”说话间那个小包间的门开了,米米拎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走了出来,然后意外的对着虫虫这边笑了一下。出了门。

  她回来的时候走到了柜台前跟老板娘指了指虫虫这个方向。然后点了点头。这个细节被张猛看在眼里。他拉了拉虫虫的衣服,然后说,“不会是女神看见我了吧?打算叫保安赶我们走吧?”

  米米回来的时候大大咧咧的坐在了虫虫跟张猛的对面。张猛惊讶的合不拢嘴。因为他知道女神一定不是因为他过来的。难道是因为虫虫?再结合虫虫手机里那张照片。他已经猜个八九不离十。只是缺少证明。

  米米笑了笑,然后说:“帐我给你结了,晚上王子健有事,我俩一起走啊?”

  虫虫的心也热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冷却下来。他问:“我俩一起走好么?被人看见人家会说闲话的吧。。”

  米米看了张猛一眼,然后转过头来挑了挑眉毛。然后问虫虫。“这个人是你朋友?”

  虫虫同样转过头看了张猛一眼,张猛一个大老爷们被看的面红耳赤的。大气都不敢出。然后点了点头。“算是吧~”

  接着米米站了起来,跟虫虫说:“那你可得小心了,我告诉你啊。这个人他变态的。”他用手指了指张猛,毫不留情。“上次他居然花钱让嫣儿偷我衣服。”

  被指责的张猛一脸死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再也无脸面对江东父老。

  过了一会儿,王子健推开门走了出来,巡视一圈。看到米米正坐在虫虫和张猛那里惊讶了一下。然后很快就收回了惊讶。

  “米米,吃饭了。一会儿该凉了。”王子健趴在门口贱兮兮的叫着米米。

  米米回头看了一眼,然后说:“你先吃点,我跟虫虫说两句话就来。”转过头就不再理会王子健。

  王子健难得跟虫虫点了个头,然后关上了门。虫虫觉得不管怎么说,这就算个良好的开始。以王子健为首的那些混混们也不会在欺负他了。现在王子健那群人的目标首要就是张猛这种对米米有着非分之想的猥琐男们。

  虫虫隔着桌子拍了犯傻的米米一下,唤醒了不知道在想什么的米米。“去吃饭吧,一会王子健等着急了。晚上我在门口等你。”

  米米痴痴的站起来,答应了一声然后转头走进了包间。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虫虫看了一眼时间,已经12点40了,一班的午睡是提前10分钟的,现在回去刚好来得及。他把手机揣进口袋里,拽了拽已经基本石化的张猛,说“走啦。一会儿该迟到了。”

  到门口的时候张猛如梦方醒。挣脱了虫虫的手,说:“你先回去,我一会儿再走。”

  虫虫回头莫名其妙的看了张猛一眼说:“你发什么疯?迟到是要被扣分的。”

  张猛猥琐的笑了一下,勾肩搭背的趴在虫虫的耳边小声说了句话。

  然后虫虫久久不能平静,直到午睡的时候他还在想。世界上怎么会有张猛这种人存在呢?”

  那句话是。

  “你注意没?刚刚米米第二次出来时候是光腿的,也就说明那个黑塑料袋里装着的是她的丝袜。她是拿去丢掉的。女神的丝袜唉。拿命换我都乐意。”

  送走了虫虫,张猛嘿嘿淫笑着来到了垃圾箱附近,周围的环境有些许的刺鼻。但是勉强可以忍受。张猛巡视了几周,终于发现了那个小小的黑色的塑料袋。然后他像找到了全世界最珍贵的宝贝一样的兴奋。

  他把塑料袋死死的抱在胸前,生怕手中的东西失去一样。想用命来珍惜这自己最宝贝的东西。

  可是他发现了不对劲,塑料袋里的东西触感并不像是丝袜。反而像是纸一样的东西。张猛有些失望的打开塑料袋。

  里面放着两张撕成几半,揉的皱皱巴巴的纸团。

  张猛有点莫名其妙的展开纸团然后终于知道了米米为什么鬼鬼祟祟和脱掉了丝袜的原因。

  因为这几张纸是明天月考的试卷。不知道在哪偷来的。而米米脱掉丝袜唯一的解释就是她在大腿上写答案。想要作弊。

  张猛深知这所学校对于作弊的严厉程度。抓到就是开除。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张猛心里也清楚的很,自己是无论如何也不想米米被开除。而举报王子健又没有任何意义。他知道给王子健答案。他都懒得去抄。

  转瞬张猛又明白过来,就算不去告发,自己也知道了女神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张猛觉得自己头一次离女神的内心世界如此的近。就像自己参与了一样。如果参与一次,就算是死也值得了。

  有的时候我们爱一个人。哪怕千错万错,去换得一个笑脸都觉得不虚此行。

  有的时候我们爱一个人,哪怕全世界都不懂。自己活在满是她的幻想里也觉得幸福。

  张猛在想。这些东西,是很多人都不懂的。

05:爱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