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6:未来

  开学的第一次考试就在万众哀怨中与大家见面了。由于是第一次月考所有学生都是打乱了分的考场。所以就会有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情况发生,所以就会导致第一次月考之后的成绩起伏很大,并不能实际的检验出学习情况。学校也束手无策。

  第一次的月考一共分成了17个考场,每个考场40人,横五竖八排列。命好的同学自然卡在死角里。与摄像头隔绝。而命不好的同学就像显微镜下的细菌一样无处可逃。

  米米的考号刚好是200。刚好是5考场最后一位。处于天时地利人和的角落里。这个位置想考不好都难。

  虫虫的考号是199,就像是被上帝莫名其妙的开了个玩笑一样。几千名同学,偏偏就挨着米米。巧合吧。

  考试当天米米穿了平时很少穿的裙子。事实上就连虫虫都记不得米米上一次穿裙子是什么时候了。时间长到虫虫都不记得那时候他们两个还说不说话。疏没疏远。

  一大早王子健就坐在米米座位的桌子上,一边啃着面包一边不顾他人白眼的秀恩爱。虫虫老老实实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觉得恶心。因为王子健对米米的称呼是小米米。

  米米对王子健的称呼就直接多了。她叫他。贱人。

  王子健像是察觉到虫虫的鄙视以后,装作一不小心滑倒一样使劲撞了虫虫一下。然后虚伪的扶住了虫虫。虚情假意的说:“哎呦,同学,没事吧。撞疼你没?”虫虫听清了,他说的没是第四声。

  在之后王子健像是以前很多次一样惊讶了一下。“哎呀!这不是虫虫嘛~您老也来考试啦?”

  还没等虫虫开口,就听见王子健惨叫一声。米米使劲掐住了王子健腰上的一块肉,瞪了他一眼。王子健急忙道歉,米女王长米女王短的求饶。

  过了一会儿,米米松了手然后揉了揉王子健的腰小声说。快到点了,你也去考试吧。中午来接我。

  王子健答应了一声,狠狠的瞪了虫虫一眼,然后推开门走了。

  虫虫回头看了一眼米米,米米无奈的笑了笑。

  “你别生气,他就那样。”

  然后虫虫突然察觉到什么似的。轻轻的刚好米米听到的声音说:“谢谢你。”

  这个角落早已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虫虫察觉到之后有些不自然的转过身来。心烦意乱的假装看着书。

  五中一姐的大名可不是盖的。米米叹了口气然后慢慢的说:“都看什么看啊!”然后一瞪眼。所有人就都乖乖的回过头去。看书的看书。趴着的趴着。

  考试的准备铃也终于刺耳的响了起来。

  结束了一整天的考试,虫虫的妈妈也大度的没有唠叨虫虫去看书,十分开明的给了虫虫难得的休息时间并且主动让出了电脑。虫虫惊讶的有点不可思议。虫虫给手机充了电还没等翻几页新闻,就听见妈妈在门口喊,“虫虫!我跟你爸出去一趟,可能晚点回来,你要是饿了就去楼下张姨家吃点,我跟张姨打完招呼了。”

  虫虫“哦,”了一声然后继续躺在床上看网页新闻,过了一会儿虫虫心烦意乱的关掉网页,然后编辑了一条微信发给了米米。“你吃饭没,我家没人,要不我俩出去吃吧。”

  没有用问句的意思是为了显得自己不怎么在乎。可是心里却又是那么的在乎。还有第二点,是因为虫虫觉得米米不会拒绝。

  等待的时光是漫长的,闲的无聊的时候虫虫一屁股坐到了电脑前面,随意的翻了几下,发现游戏什么的都不知所踪,桌面上只有寥寥无几的几个图标,除了音乐和视频就只剩下我的电脑那些无趣的应用。

  几分钟以后,微信提示音响起,虫虫迫不及待的鱼跃进自己的房间,狠狠的砸进床里。抓起正在充电的手机,解锁打开微信。

  米米发来的是一段语音。可她说的是。

  “今天恐怕不行了,我爸回来了,我一会儿得跟他一起吃饭。”

  刚刚还燃烧的小心脏瞬间跌入了谷底。融入了无尽的冰川里。他没有回给米米任何文字和语言。无言的关掉了电话。

  尽管这些天已经竭尽全力不去想那个早上看见的最可怕的那一幕,竭尽全力想放空自己,强制自己把那当作一个梦。可是现在胡思乱想又来了。

  虫虫知道,这一夜又注定是一个不眠夜。

  快8点的时候虫虫躺在一片黑暗里,爸爸妈妈还是没有回来,米米家也没有任何声响。只有张姨打过一个电话,让他过去吃饭。可是他没有胃口,谢绝了张姨的好意。就像尸体一样躺在床上。周围的一切都像是不存在了一样。如梦如幻。

  然后虫虫想到什么似的,黑暗里摸索到自己的手机,划开屏幕,花白的光晃的自己眼睛一阵生疼。缓了一会儿适应了这个光线之后,虫虫点开了浏览器。在百度一下里输入了这样一行字。

  “乱伦可以判几年?”

  不一会儿就出现了好几页的答案。虫虫转过身趴在床上翻了几页。上面的答案并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大多都是说,乱伦并不构成犯罪,而只是一种道德犯罪。不具有刑事责任。

  然后,虫虫不死心的在百度知道里输入了,

  “猥亵亲生女儿是什么罪?”

  网络上的回复五花八门,可是直到第一页最后一条,虫虫才发现就算知道了又有什么意义呢?米米已经这么大了,也许什么都是她自愿的呢。天经地义。自己又有什么办法呢。就算不是自愿的米米只有她爸爸这么一个亲人。她爸爸对于她来说就是全部。如果真的把他送进了监狱。米米是会恨我呢?还是会感谢我呢?

  还没等虫虫真的从思绪里走出去的时候,敲门声温文尔雅的响起来。虫虫慢慢走进客厅开了灯,然后开了房门。恶魔就站在门外。

  虫虫惊讶的合不拢嘴,过了好一会儿才如梦方醒的喊了一声“米叔叔,你怎么来了?”

  然后就看见穿的像是彩虹一样的米米从米叔的背后跳出来。她笑的十分开心,然后推开虫虫进了屋,边走边说:“这不,米大善人听说你还没吃饭呢,都不带我出去吃饭了,非要买回来一起吃。”说完扬了扬手里的饭盒,然后像个主人一样“喂,傻站着干嘛?我爸还没进来呢?怎么了这是?”

  虫虫瞬间惊醒,平复了一下心情,然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说:“米叔,你先坐,我给你倒杯水去。”

  米叔和蔼的一笑,然后挥了挥手说:“别麻烦了。都买好了。我也不知道你爱吃什么。菜都是让米米点的。先将就吃点吧。”

  虫虫挠了挠头发,“看你说的。这么多年您还不了解我啊?我跟米米出去都是她点菜。她爱吃的我都爱吃。”

  蹲着摆弄饭盒的米米抬头,“呦,啥时候这么会说话了?跟前几天的你根本不是一个人啊~”她坏笑着挑了挑眉毛。

  米叔哈哈大笑起来,轻轻拍了米米的小脑瓜一下,“没大没小的,多跟人家虫虫学学,一起长大的怎么人家就在尖子班,你就三天两头找家长呢?你念这么多年书,老师我没认识几个,你们门卫老大爷我到是挺熟。”

  米米看向忍俊不禁的虫虫,吐了吐舌头。然后招牌的一笑说。

  “虫虫老师您多担待,我爸这人哪都好,就是有点话痨,以前肯定开过出租车。”

  米米换了一身衣服扭捏地走进了爸爸的房间,米庆胜抬头看了一眼然后坐了起来倚在床头上,微笑的示意米米进来。

  米米轻轻地走到了床边然后侧身坐在了爸爸的床上,米庆胜大手揽过米米的腰把米米拉到在自己怀里。米米就借势躺在了爸爸的身边,就这样躺着过了几分钟,米米看了看闭目养神的米庆胜。然后叫了一声:“爸。。。”沉默了几秒钟,她问:“如果这次我考好了,我想换个笔记本。好不好。。”

  米庆胜不为所动。似乎在等着米米的下文,或者是理由。米米等了一会儿再看向米庆胜。他依然静静的闭着眼睛。没有想要说话的意思。

  然后米米轻轻摇了摇爸爸的胳膊,可怜巴巴地说:“爸,求你啦~”

  米庆胜嘴角闪过一丝笑意,然后轻轻张了张嘴:“理由呢?上个月你可是刚换了电脑。别说又坏了。”

  米米得意的眯了眯眼睛,米庆胜这么说就是感觉有戏。然后撒娇似的往米庆胜怀里凑了凑。脸贴着他温热的胸膛。抬头装可爱的眨了眨眼睛。

  “你不知道吧~5月末是虫虫的生日。这么多年都没送过什么像样的礼物。所以。。。”

  米米还没说完,米庆胜就猛的坐起来推开了米米。米米摔进被子里吓了一跳,以为米庆胜生气了要打自己。可是他没有。米米惊魂未定地问:“爸,怎么了?”

  米庆胜此刻的样子跟平时的温文尔雅有着极大的反差,米米清晰的记得上一次看见如此情绪激动的米庆胜还是好多年前他每年跪倒在自己出了车祸的妈妈的墓碑前的时候。米米不记得自己的妈妈,因为自己还在襁褓的时候,妈妈在一次去超市的时候出了车祸去世了。十几年来米米就只能在照片前远远的想象妈妈的温柔。

  米庆胜扑过来抓住米米的肩膀,米米被他的一双大手抓的生疼。却又不敢言语,米庆胜盯着米米的眼睛说:“米米,你知道吗?知道你妈妈当年是怎么死的么?”

  米米看着眼睛通红的米庆胜,也默默的流下了眼泪。因为这些年来父亲为了避免自己伤心都很少去提她的妈妈。米米看着面前的男人也觉得他是有多么的不容易,十几年来他就每天累死累活的在社会里打拼,受过的苦流过的泪打碎了牙都往自己的肚子里咽。摸爬滚打数年,受过无数的白眼挨了无数的骂。承受了别人一生都没有承受的磨难。终于成功了。给了自己富足生活的男人。他真的是太伟大了。神圣的父爱。父亲这么多年受过的苦,忍受的寂寞都是她自己不敢想象的。她也不知道究竟哪句话说错了。让父亲又想起了父女俩好多年都缄口不谈的话题。

  米庆胜没有等待米米的回答。自言自语的说:“爸骗了你。你妈当年没有出车祸。那天刚好你奶奶来家里,你妈妈难得的休息一天就去公园里散步,临走的时候隔壁的虫虫妈妈让你的妈妈带着虫虫去玩,这个虫虫不是你认识的虫虫。是以前你叔家还有一个女孩。你出生的时候都已经4岁了。那天你妈妈就带着虫虫去公园玩。后来有人说那个孩子不听话非要去人工湖边看鱼。你叔家的孩子你妈打不得也骂不得就带着她去看鱼。一转身功夫孩子掉湖里了,那时候你妈才刚刚学会游泳。可你妈想都没想就跳下去想把孩子救上来。可是那个湖太深了里面还有水草。那天你妈跟虫虫都没有回来。我们两家也说不清这事到底怨谁。慢慢也就疏远了。那个时候虫虫的妈妈已经怀上了现在的虫虫。怕动了胎气,后来也就很少再有人提这件事了。可能是因为太想自己的女儿吧,你婶非得让一个男孩儿叫虫虫这个名字。再后来你跟虫虫玩的好,两家也就渐渐的说话了。而且那个时候我跟你叔有了一个约定。”

  米米泪流满面地听着这个太像故事的故事。她根本没有想到原来两家有这么多的恩怨,她也明白了为什么这么多年终于变成有钱人的父亲为什么没有搬离这里。也明白了为什么小的时候爸爸对虫虫就像对自己的亲生儿子。也明白了为什么问过王婶无数次,王婶都闭口不答的为什么虫虫会叫这个名字。

  就像无数小说里那样,两家有无数的恩怨。可是米米明白,恩怨终究会被终结。米米想问好多。却什么都没有问出口。他抱住米庆胜。躲在这个坚毅的男人的怀里,静静的哭着。

  米庆胜接着说,那年我跟你叔约定。如果很多年我们都不提两家的事,你跟虫虫什么也不知道的长大了。如果彼此喜欢,或者是谈婚论嫁了。我们两家的恩怨就测底解除。

  没等米米发表什么意见,米庆胜松开米米抹了把眼睛说:“米米,对不起啊,刚刚爸有点激动一是因为这么多年终于要解脱了,二是因为爸觉得这对你来说有点不公平。可是现在爸爸拜托你了。因为这是我们欠他们家的。”

  坚强的男子汉红着的眼睛,米米觉得自己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被刺穿。

  这个男人给了自己最无私的爱,给了自己很多很多。一辈子都还不完的爱。

  米米抬头,用手擦了擦米庆胜脸上的泪痕。抿起嘴角。

  “爸。这件事是我们最后一次提到。以后谁也不要再提了。”

  然后米米轻轻的闭上眼睛。感受男人的温暖

  “未来的我们谁也说不准。可是我跟您保证,我现在就很喜欢虫虫。”

06:未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