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7:王艺霓

  五中大部分周末时是不关校门的,而且大部分自习室的门设置了刷卡的门锁,为的只是让某些学习天才们在周末也能有一个温暖而又舒适的地方去一起学习和讨论。

  然而校方不知道的是每个周末的时候学校里的自习室都是泾渭分明的,几乎一多半的自习室被坏学生占领。打扑克的,打麻将的,三国杀的,甚至拿笔记本联机打游戏的都大有人在。校方不知道原本为了尖子生留下的24小时开放的自习室变成了那帮差生的娱乐场所。玩的不亦乐乎。

  周末下午6点多的时候,太阳还懒洋洋的挂在天空里,打着盹等着下班。

  周晓彤和嫣儿扶着一瘸一拐的米米走进了1楼最东边的自习室。嫣儿把两张桌子并到一起。然后扶着疼的呲牙咧嘴的米米躺到桌子上。米米大口喘着气。像是累坏了。

  米米闭着眼睛,疼的不行,然后周晓彤拍了拍她的屁股说:“姐姐,抬下屁股。”

  米米不说话照做,之后周晓彤脱下米米凌乱不堪的打底裤。扔到一边。心疼的说:“米姐,你流好多血。没事吧?”

  米米挪了挪身子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躺着。没好气的说:“你试试?”然后伤心的说“姐姐这小白腿的,这下完了。”

  周晓彤看着米米小腿上被划出的大口子,然后惊恐的说:“对啊,肯定得留疤。你下半辈子离不开丝袜了。”说完摇摇头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要不我们去医院包一下吧,听说医院新来了一个外科医生,帅的一比啊~”

  米米翻了个白眼,“滚,别利用老娘的痛苦泡小伙。”然后她抬手指了指扔在一旁的包说:“晓彤,我包里有消毒水,你让嫣儿按着我点,给我喷点,小伤不算什么。”

  晓彤满眼小星星,“姐姐,你要不要这么凶猛。疼死你。”

  米米转头看着正在摆弄手机失魂落魄的嫣儿,她稍微挪了一下身子,踢了嫣儿手腕一脚,嫣儿吃痛。手机啪一下掉在了地上。然后她抬头疑惑地看着米米。楚楚可怜的盯着米米。她想问。你踢我干嘛。可是没敢。

  米米冷笑一声。我还不了解你?嫣儿我告诉你。女人之间的事情就该我们解决。你要是敢跟王子健和陈宇轩她们说我就弄死你。

  嫣儿惊恐的看了米米一眼。眼睛一转。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抱住米米胳膊。“姐姐,你想多了。我真的只是看个朋友圈而已啊。。”

  米米翻了白眼,“滚你大爷的,过来按着我点。我告诉你啊,按住了,要不受伤的可是你。”

  嫣儿嘿嘿冷笑,挑了挑眉毛:“我一个人按不住啊,你脚不用按啊?要不一会儿你疼起来就你那劲还不把晓彤踢成残疾人啊。”

  米米撇嘴,“也对,那怎么办。我总不能就这么挺着吧。我可不想英年早逝了~”

  嫣儿贱兮兮一笑,“放心吧,谁让你有我这么聪明的妹妹呢~”

  米米半信半疑,然后对上嫣儿贱贱的目光,一种不安的感觉油然而生。

  嫣儿绕过米米的目光来到米米头顶地方。然后说“米姐,手给我。一会儿实在疼的不行你就咬舌头。妹妹也是为了你好。”她拿起那条残破的打底裤把米米的手死死地绑在桌子腿上。

  米米瞪了嫣儿一眼:“姐姐,你这是报复啊。想玩SM啊?”

  嫣儿暧昧一笑,米米气的不行。气急败坏的说:“嫣儿你放心,米女王不是白叫的,等我收了你这个小母狗。”

  周晓彤黑着脸,“你们两个变态一会儿再说,现在本小姐要给病人做手术了。嫣儿助理,给我把病人脚按住。如果没按住你要是毁容了我可不管。”

  嫣儿瞪了一下眼睛,看了一眼冷笑的米米,转身看了看晓彤可怜巴巴地问:“晓彤姐,你能把丝袜脱下来借我么。。。”

  米米被嫣儿用丝袜绑在桌子上动弹不得,然后嫣儿爬上桌子坐在了米米的大腿上,小心翼翼地问:“这下踢不到我了吧?”

  米米绝望动了一下地说:“王嫣儿,早晚有一天我要杀了你。你他妈也太沉了。。”

  周晓彤拿着消毒水和棉签坐在了米米小腿旁说:“姐姐,忍住了。”米米坚定的点点头。然后周晓彤看了嫣儿一眼,同样坚定地说:“还有你,姐姐,坐住了。我的下半生幸福看你了。”

  嫣儿有点虚弱地说:“我尽量。”

  米米生气地吼了一声,“我艹!你俩有完没完?姐姐怎么也是身经百战的人。这点痛算……啊!……”米米痛的大喊。小腿处剧痛着。一股一股的专心的痛。想动一下脱离苦海都不行。只能一边喊一边挣扎。

  “我艹!周晓彤你是不是瞎!是不是把我包里钢笔水给我喷上了。疼死了!”

  专心致志的周晓彤不理会杀猪一般惨叫的米米,依然在仔细地给米米的伤口消毒。不时地抬头瞪着嫣儿,摇了摇头小声说:“要是我就把她嘴也堵上。太吵了。”

  此刻的嫣儿并没有听周晓彤说话,她坐在米米大腿上幸灾乐祸。

  米米每惨叫一声,她就火上浇油地说“遭报应了吧~让你欺负我,让你比我好看,让你比我有钱。让你36C。”

  米米已经无力跟嫣儿斗嘴。可是惨叫依然引来了不速之客。

  米米他们本以为这个时间不会有人还在学校里,可是她错了。就在周晓彤把伤口里最后一点

  脏东西清理干净翻着米米的包的时候。她惊叹地问,“姐姐你这是百宝箱啊?还有绷带啊……”

  米米翻白眼。“你以为身经百战那么容易啊。”

  然后门就开了。

  三个女孩子都吓呆了。然后就看见了张猛色眯眯的样子。

  张猛看着三女的姿势和被绑在桌子上的米米,然后联想刚刚杀猪般的鬼叫。有点猥琐男那般的会意。

  米米垫腿示意嫣儿,多年的姐妹嫣儿一下就懂,她跳下桌子,春光外泄。她婀娜地走过去抱住张猛胳膊,“猛哥哥~你可千万别往外说哦,我们姐妹平时就喜欢玩这个~这要是传出去了我们姐妹的脸可往哪儿搁啊~”她冲张猛搔首弄姿。一脸春意盎然。

  张猛刚开始还嘿嘿淫笑,一副我懂的表情。可是他马上发现了不对劲。因为他看见地上满是粘满血的卫生纸。事情并不是嫣儿说的那样。

  他推开嫣儿,走到了米米身边,然后看见了米米腿上的伤口,“怎么了这是?”

  米米动了动依然被紧紧捆着的手脚,翻了个白眼,像是没看见张猛。跟周晓彤说:“我发誓,我绝对不想让这个人看见我这样。”

  被冷落的嫣儿回答了张猛,她说:“你瞎啊?米米被欺负了你没看见啊?你不是喜欢米米么。去啊!去给米米报仇啊?”

  米米瞪了嫣儿一眼,而嫣儿依然在跟张猛对视。

  过了一会儿,张猛面无表情的说了两个字。

  “是谁?”

  嫣儿依然不顾米米的目光,她说:“1中的张冰。”

  然后张猛的脸色就变了,因为张冰这个名字对他来说简直就是恶魔一样。张冰这个女人在这个年龄段是大名鼎鼎的。因为她是1中的老大。A市这么多学校唯一一个女校霸。她打架以果断狠劣著称。是一个女魔头一般的人物。至于她凭什么能立足在一中。是因为她背后的男人,在A市有着通天的势力。

  不只是张猛,他自己觉得这样一个女人,连王子健都会闻之色变。

  他不知道米米为什么会惹到她。

  可是如此心爱的女神被欺负成这个样子,心里很疼。热血和怒火一下就阻止了理智。他两眼冒火。转身看了看米米,说:“你等着,我去报仇。”

  说完跑了出去。

  米米剧烈的挣扎着,大吼大叫。可是依然没有叫住张猛。张猛跑远以后,米米瞪着嫣儿,“小姑奶奶你就惹事吧,你怎么不拦住他?”

  嫣儿也有点慌乱,可是又强裝镇定。“他应该不敢吧?在A市敢惹张冰的也就是你了。”

  米米没好气地说:“万一呢?要是出了意外怎么办。”

  周晓彤叹了口气,摸了摸胸口,“但愿他还有理智,但愿不要出事。”

  米米也叹了口气:“是啊。他应该没这个胆。”然后说:“唉,我说你俩,快把我松开啊,手都麻了。”

  周晓彤起身去解米米手上的打底裤,被嫣儿一把按住,她说:“等一下。”

  周晓彤抬头看了看嫣儿,“怎么了,”

  嫣儿转身拿起包,从桌上抓起电话,一路小跑到教室门口,淡淡一笑。“好了,现在你可以把她解开了。姐姐我家里有事先走一步。”

  说完一溜烟跑了。

  周一是公布成绩的日子,这一天有人欢喜有人忧。学霸们关心的是我马虎什么不该错的东西,下次要打更高的分。而普通学生就是忐忑的那个群体。因为做过的卷子觉得对可又叫不准。再往后的学渣们,卷子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一张纸而已。

  虫虫一大早进了教学楼正厅,发现成绩单已经出来了,前一百名显示在正厅里大大的显示屏上。现在已经有不少人在看了。虫虫就是忐忑的那种类型。不由得心跳的厉害。寻找着自己的名字。

  刚看完第一行的时候,他发现张猛排在了第9名。这是个意外。因为每次考试的前10名几乎都不会变。班里的几个学神牢牢的霸占着前10的排位。哪怕掉下去一次都是莫大的耻辱。

  在往后看一直到50左右都还没自己的名字,他一下就慌了。自己的实力也就是40左右。这次又是没有考好。回家注定挨骂。虫虫叹了口气然后在70名发现了自己。这是两年来的最差成绩了。莫非是因为米米。最近脑子里乱的狠,不由自主的就会想起米米来。导致学习不专心。所以才会成绩下降。

  虫虫很开心给自己的失常找到了理由,然后就要转身走。可是余光一扫。更让他惊呆的事情发生了。

  他在最后一列看到了米米的名字。百名榜倒数第二名。第99名。

  虫虫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平时差不多都排在600左右的米米会考的这么好。

  百思不得其解。

  他沉思了一会儿回过身上了楼,一边走一边编辑了一条短信发给了米米。

  “你是不是作弊了?居然考了第99。”

  可是,米米并没有回他的短信。

  下午百无聊赖的自习课,虫虫咬着铅笔。思绪不知在何处。由于张猛跟人打架导致住院所以这一整天甚至往后的半个月。他都要过一种单人独坐的生活。张猛跟小混混打架被当做班里的典型。班主任花了将近两节课时间来痛斥这种行为。甚至连昨天得知张猛排进前十所准备的半个小时的表扬都只字不提了。

  可是他排进了前十。硬实力班主任也无计可施。本来想小题大做的班主任也只是痛斥了张猛的行为并树立典型。让全班警戒。也就草草收场了。

  下课时候班主任叫住了虫虫,让虫虫放学前去他那取班费,然后找时间去看望一下张猛。算是班里关心一下同学。

  正胡思乱想着口袋里的手机震了一下,有新消息。虫虫心照不宣的回头看向后门去找寻教导主任的丑恶嘴脸。可是刚回头她就看到了米米站在后门使劲冲自己摆手。示意他过去。

  虫虫转身看了看坐在讲桌前的班长,权衡了一下利弊。一咬牙起身走了出去。留下了一个教室的莫名其妙。

  米米冲虫虫眨了眨眼睛,然后说:“我们换个地方,我有事要问你。”

  虫虫撇了撇嘴。“好,正好我也有事问你。”

  米米伸手捂住虫虫的嘴,一副很了解的样子。“不许问我考试的事。如果你不问的话晚上有惊喜。”

  她调皮的眨眼睛。虫虫无语木然。

  米米带虫虫来到了5楼的阁楼,那里是一个偌大的储物间。现在却被整理的焕然一新。虫虫三年来仅仅是高一来的时候去打扫过一次。因为那里是坏学生逃课之后的娱乐场所。从来都与虫虫格格不入。

  现在这里虽然比较凌乱,课桌也都缺胳膊少腿。但是竟然被收拾的有点一尘不染的境界来。虫虫惊叹。

  米米坐在了自己的地盘。是一个老式的沙发。虫虫知道那是校长室淘汰来的。还都很新,只是过时了就不再用了。就一直闲置在这里。三年来无数的坏学生去抢占这个至高无上的地位。甚至大打出手。直到后来王子健的出手。

  没有人敢跟五中一哥来争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了王子健的地盘。几天后那个沙发归了米米。鉴于米米五中一姐的名头和她是王子健追求的女人。其他人满意的不满意的也就没有了意见。那个沙发就成了米米她们的地盘。

  米米大大咧咧的坐进沙发里。虫虫跟在后面。然后他问:“你腿怎么了?怎么一瘸一拐的。”

  “额。。。”米米满脸纠结。“昨天不小心摔了。不过不要紧,过两天就好了。”

  虫虫嗔怪又有点心疼的看着米米,“你呀,就不知道小心点,整天疯疯疯。对了,找我什么事?”

  米米有点不好意思地凑到虫虫身边,然后小声问。“你们班的张猛今天来没来?”

  虫虫有点意外米米居然把他叫来是问张猛情况的,不过点点的醋意转瞬就被掩盖的无影无踪。因为虫虫觉的,米米是很讨厌张猛的。她一般都不直接叫他的名字,一律称作那个人。

  虫虫就想在深入恶化一下自己这个所谓的情敌。他说:“你可别提了,张猛昨天跟人打架去了,据说是因为一个小姑娘。被人打的啊,那叫一个惨啊~”

  虫虫并不知道张猛的具体情况,只因为点点醋意,想恶化一下这个猥琐男而且。只是他不知道他说的完全就是事实。

  米米听完心里咯噔一下,最坏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只是她没想到还发生了更坏的事情。

  米米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被虫虫看在了眼里。她的脸长的清秀的异常,完全不会有人把这样一个女孩儿当成是五中的一姐。虫虫也觉得自己完全忽视了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女孩子的容颜。等到重新发现之后。才觉得如此靓丽。

  女孩子带着天蓝色的美瞳,仿若来自天堂的精灵。一颦一笑都给人深深地迷惑感。原来,这个女孩子竟是这么的美。

  她轻皱眉头,像是有心事。一瞬间虫虫竟想抱一抱这个女孩。身体战胜了心里。鬼使神差的抱住了米米。

  然后两个人同时一惊。虫虫惊讶地甚至忘了松手。然后门被猛的推开。

  王子健慢慢地走了进来。

  时光就定格在这个画面。

  无数三流小说里的经典剧情。

  无数个结局。

  现在出现在了我的世界里。

  昨晚米米所说的惊喜并没能如期到来。这一夜平静的像是一碗水。一点波澜都没有。

  第二天虫虫来学校的时候都心跳的厉害。昨天王子健没说什么就走了。这并不代表他会善罢甘休。一定是因为当时米米也在。所以王子健才会有一种说不清的表情。

  虽然虫虫自己清楚其时什么都没有发生。可是昨天被王子健撞见的确实是最可怕的画面。典型的偷情。

  就这样忐忑的等了半天多。王子健依然不见踪影。课间操虫虫也没有在8班的排里看到王子健。好像就此失踪了。

  他以为可以就这么混过最难熬的一天。

  可就在最后一节课快要上课的时候,王子健出现了。他把虫虫叫了出来。虫虫浑身颤抖的跟着王子健走。王子健只是一个人来的,并没有叫那几个小弟。可能是怕那几个小弟知道原因脸上挂不住吧。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进厕所。王子健掏了一根烟点上。像有点习惯似的递给虫虫一根。虫虫有点犹豫。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正犹豫着王子健像自嘲一样笑了,他说:“我二比了,我忘了你不抽烟。”

  虫虫抬头看向这个一直在欺负自己的男人。突然觉得这个男人也不是那么的万恶不赦。他注意到王子健满脸是伤。十分虚弱的样子。然后一瞬间的触动心灵。他问:“你这是怎么了?”

  王子健依然在笑,并没有回答虫虫的问题。他说:“虫虫,今天我找你来是想拜托你一件事情。后天我小妹会转过来。差不多会去你班。你照看她一下。”

  对于虫虫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他死也想不到原本打算挨一顿揍让王子健解气。可王子健居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虫虫刚想问什么。王子健就不讲理打断。他说:“你先别说话,你听我说。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今天全都告诉你。让你照看我妹妹的原因是因为现在五中也没几个人会欺负你了。第二个原因是因为我要走了。”

  王子健吞了口口水继续说:“我来这个学校是因为米米。我走同样是因为米米。前几天米米被人欺负,腿被划了一个口子。你们班的张猛告诉的我。我不知道他怎么样了。但是现在我很不好。欺负米米的人我们都惹不起。可是我还是给米米报了仇。米米受的伤那个女人都加倍还了回来。现在不用担心了。有人已经协调完了。那个女人不会再找米米她们的麻烦。而筹码就是我的命。”

  虫虫瞪大眼睛刚想说话,又继续被王子健阻止。王子健接着说:“协议那帮我们惹不起的人已经签好。米米的安全你放心。米米背后的人那帮人轻易也不敢招惹。至于我。她们找不找得到我还是未知数。我不要脸一下,你也不用担心我。”

  然后王子健颓废的靠在墙上,整个人看上去有点沧桑。一瞬间虫虫竟觉得这个男孩儿并不像一个孩子。更像一个有担当,有勇气。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王子健歪起嘴角,扯出一个凄凉的笑来。

  “不要觉得我有多么伟大。我做这些并不是为了米米,而且为了钱和我妹妹。我和米米不过是逢场作戏而已。至于原因是因为一个男人给了我很多的钱。让我无时无刻保护米米。必要的时候可以在米米不知情的情况下跟她在一起。可是什么也不准干。我本来就是无业游民。跟我小妹相依为命。我小妹很聪明。从小学习就好。可是我没有钱供她读书。她就要不念去打工养活自己的时候,那个男人找到了我。给了我他许诺的钱的一半,让我来这个高中跟着米米一起上学。三年后米米毕业,给我另一半钱。他拯救了我妹妹,给了她未来。所以现在我给米米报仇来偿还他的好心。”

  “我的妹妹不能再原来的城市上学了,那里没有人保护她。所以我找人给她办了转学。这里还有你,还有米米。所以我很放心。也许这是最后一次见面了。虫虫替我跟米米说声对不起。”

  过了一会儿,王子健起身叹了口气。然后抱了抱依然在发呆的虫虫。“走了。兄弟,我真希望有一天我还能欺负你。”

  他淡淡一笑,在虫虫耳边小声说。“我妹妹叫王艺霓。17岁,长的比米米漂亮。还没有男朋友。”说完眨了下眼睛。

  王子健头也不回的出了厕所的门。什么也没留下。虫虫并不知道王子健的未来是什么。他出了门等待他的又是什么。甚至不知道未来更多个日子里他还会不会见到这个男人。

  手机在愉快的歌唱。是一个未知号码的短信。但他知道。它属于王子健。

  王子健的短信只有一句话。

  “忘了告诉你,那个人叫米庆胜。”

  过两分钟,手机屏幕上又出现一条新消息。

  “这是我这辈子遇到的最深沉的父爱。”

07:王艺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