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过去进行时——转角的“Corner”

  “前一秒我才怪自己说话不经大脑;后一刻我又暗骂自己问得太多。”

  ——苏安漪

  自出生的那一刻起,苏安漪就是口中含着金钥匙的女孩。

  安漪出生在豪门,父母皆是谈吐风流、气宇轩昂的贵族。安漪的双眼生来就是水蓝色的,她遗传了母亲的水灵双眸、父亲的浅红头发,声音如银铃般清脆。

  安漪自小受家庭高雅文化渲染,言谈举止之间已颇有淑女之态。八岁时学习钢琴、九岁开嗓学声乐,到了十六岁时已然文化艺术于一身。她的母亲都不禁感叹她是完美的杰作:即继承了父亲的优点、亦继承了母亲的长处。安漪随父母住在上海闸北区,她的父母都是才貌双全之人,而在她十六岁那年,得到了“闸北牡丹”的称号,只因其相貌之美,已远超越其父母。

  在安漪十八岁时,“闸北牡丹”已经出落成了“剑桥牡丹”。苏安漪踏上了父亲的母校--英国剑桥大学,就读法律系。通过四年苦读,安漪以全校第三的成绩完美毕业,遂听从父母建议,再留校读研,她读研的项目是母亲当时的学习项目:英语国际贸易。

  “安漪,下午有什么安排?”在英同室好友林瑶丹问。

  “下午的外贸课不上了?”安漪。

  “嗯。”林瑶丹。

  “哦?你有什么想法?”安漪反问。

  “下午陪我去喝咖啡吧?公寓转角新开了一家咖啡店。”

  林瑶丹是安漪剑桥大学的研究生同校校友,她们也是合租室友。林瑶丹脸长得很漂亮,皮肤很白嫩,是那种让男孩子一见钟情的大美人。林瑶丹是个外向活泼的女孩,在和安漪出去时,她总会故作粗鲁地搂着安漪的肩,不时和她笑着耳语。

   实际上林瑶丹也是大家闺秀,平时的穿着、品位、风格,和苏安漪十分相似,安漪喜欢这个大大咧咧、不拘小节的女孩。况且,在她们两个班的学生中,只有她们两人是来自中国的。林瑶丹出生在深圳,从小生长都在深圳,但是一口普通话说得极为流利,以至于让安漪觉得她不去学广播真是白白浪费了资源。每当安漪提及此事,林瑶丹总会微微一笑,说:“如果我去学广播了,那你怎么办?不行,我怕你舍不得我~小安安~为了你,我只能委屈自己了!”说着说着,总是两人一齐笑出声来。

  苏安漪的性格更随父亲,她不喜欢多说话,有时候她还喜欢津津有味地听别人说故事,平放双手,偶尔露出修长的洁白玉指,雍容华贵,像一只温柔可人的小白猫。

  中午回去公寓,安漪换了一件浅绿色的衬衣和低腰牛仔裤,看起来美丽又时尚,她用手一捋额前淡红的头发,突然发现自己身边的林瑶丹盯着她。

  她的眼睛是蓝色的、头发是浅红的,再细看鼻梁,也比身旁的林瑶丹略高一些。

  “你在看什么?”她问林瑶丹。

  “小安安,我怎么觉得我和你的差距那么大?”

  “哪里?”

  “脸。”

  瑶丹奇怪的看着她好一会,说:“难道以前没人告诉你你很像混血儿吗?”

  “是呀,我爸爸就是混血嘛……”

  “你居然今天才告诉我,怪不得我发现你长得那么漂亮。”

  “切,美女,别腻味了,走吧。”安漪拉着一旁花痴的瑶丹。

  转角的咖啡店取了一个很符合时宜的名字:“Corner”。店内的装修是欧式风格,地方不大,但是装璜华丽,大厅正中有一盏琉璃灯,其余地方偶尔挂上一两支安静的蜡烛。苏安漪和林瑶丹选了一个角落位置坐下,靠着黄色花纹的窗帘和微开的百叶窗。

  苏安漪并没有喝咖啡的习惯,她始终适应不了不加白糖的苦楚;林瑶丹则和她完全相反:她一定不加白糖,她说,这样才有“回味”,一个年轻的侍者给她们点了单,当服务生离去时,瑶丹忽然说。

  “小安安,你看到没有?”

  “看到什么?”

  “刚才点单的帅哥啊,哇,他好帅~做服务生实在太可惜了!”因为是在外国,瑶丹的中文便说得肆无忌惮,在安静的咖啡厅中显得格外嘹亮。她连忙捂住嘴巴。

  “唉,你呀……”安漪无奈,“能不能别这样暴露出你饥渴的雌性本能和原始冲动,女孩子家要矜持!”她故作正紧的开玩笑。

  刚才的年轻侍者,年纪与之相若,一头黑发,确实相貌堂堂,脸颊瘦长,棱角分明,鼻梁很直,双眼似乎能散发出耀眼的光芒……“哎,你有没有发现他像一个人啊?”瑶丹突然打断她的思路。

  “嗯……”回忆起中国某个著名歌星……“王力宏!”两人异口同声。

  正在这时,适才的侍者端上她们点的咖啡,安漪乘机仔细打量了一下。

  “其实也不太像,”年轻人走后,瑶丹说,“他至少有一米九,眉毛比王力宏更浓一点,眼睛也更大一点。你说他是哪国人?”

  “哪国?中国的吧?要不就是混血。”

  “切切,美的你,你以为又和你一样了?要不一会问问?”

  “要去你自己去问吧,花痴。”两人又打闹起来。

  结帐的时候,安漪专门听了听男子的口音,纯正的英语,听不出特别的区别。

  苏安漪和林瑶丹刚走出咖啡店,忽然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安漪应急性的回头,险些和那人鼻梁相撞。

  修长的身段,英俊的脸庞,正是刚才二人戏言的咖啡店侍者。

  “Excuse me?”流利的英文。

  两人点头看他。

  突然,他深吸一口气,换了一种安漪最熟悉的语言,说:“打扰,小姐,这是你的手机吗?”

  “啊。”安漪突然发现,自己居然把手机忘在了店里。“是的,谢谢,谢谢。”

  男子俊朗的一笑,说:“不客气。”便欲转身离去。

  “那个……你……也是中国人?”

  “是的,不过店里不让说中文,抱歉了。”男子又微笑着折回身,“沈文铭,你好。”

  “哦,你好,”连忙伸手相握,“我是苏安漪、她是林瑶丹。”安漪介绍。

  知道Corner咖啡店的侍者沈文铭是中国人之后,瑶丹一直尴尬得要死。安漪和文铭说话间她一句话都不敢说。刚才自己无所顾忌的轻薄语言都给这个彬彬有礼的帅哥听了去,她害羞,无以复加。

  苏安漪嗤之以鼻。微笑之余摸出手机,想起沈文铭交还手机的模样。“还好沈文铭把手机还给我了,要不我一定丢了。”

  回到住所,发现时间还早。苏安漪原本打算和林瑶丹做点什么,哪知道这小妮子刚回来就接到电话,让她回学校去取快递,安漪闲来无事本打算陪她去,瑶丹却没提,她也不好突兀。

  瑶丹走后,安漪不知道该做什么才好,她是一个静不下来的姑娘,活泼好动的她不安于室,便随便揣了点零钱和手机,不慌不忙地跑下楼。

  下到一楼正准备出门,忽然间一个人影从入口处进来,两人险些撞在一起,几乎都能够感觉到对方的呼吸。安漪抬头,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眼前。

  “沈文铭?”

  “苏安漪小姐,你好。”

  突然看见他的安漪有些不知所措,也不知该说什么,沈文铭倒似一副胸有成竹的自信模样,抢先开口说。

  “我是刚搬到这里的住户,请问你,七栋316室是在这里吗?”

  “天呐,七栋316?”安漪心中默念,那不是在我们家的斜对面吗?”她连忙回答:“是的!我带你过去吧。”

  “有劳了。”

  “不客气。”安漪微笑,“我还得谢谢你,谢谢你帮我找回了手机。”

  “举手之劳。”

  这时安漪忍不住多嘴问。

  “你多久搬过来的啊?”话一出口安漪便怪自己说话不经大脑,沈文铭的身后拖着一个大大的旅行箱,当然是才到。

  “我一个星期前到的伦敦,那时找不到地方住,就在咖啡店打了一段临时工,今天下班才搬过来的,原本一直住在咖啡店的零时宿舍。我是转学来这边读硕士的。”文铭还是耐心的回答。

  “硕士?方便告诉我是哪个学校吗?”安漪话出口后又暗骂自己问得太多。

  沈文铭微微一笑,用平静柔和的语气说:“剑桥学府。”

第一章 过去进行时——转角的“Corner”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