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叶的草,四叶的花

有自孤独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三叶草

  下午四点,刺眼的太阳仍在天的西边高高地悬挂着,放肆地对着这座布满石屎的森林嬉笑,这样的天气已经维持了整整一个星期,而现在好像春天还没过完,就已经有盛夏的感觉了,看来今年夏天来势凶凶,而且似乎要呆很长时间!在路中间高速行驶的公交车突然停在站牌前,这样闷热的天,把整个城市烧得火热,连公交车也显得特别烦燥!

  车门几乎在停下的同时被打开了,不一会儿,有一把小花伞先探头出来了,然后一个长发及腰,穿着小碎花连衣裙的美女走下了车,公交车却没有因为一个美女而多停留片刻,“呼”地一哨而去了。

  即使头上顶着伞,阳光还是乘机亲吻了她白皙的手臂和那双修长的细腿,美女走上站台,看着天边的太阳,本来烔烔有神的大眼睛不得不眯成了一条线,她无奈地摇了摇头,从包里拿出墨色的眼镜架在了鼻梁上,四周巡视一遍,街上的行人真的是少得可怜,路两旁的树一动不动笔直地站着,抬起左手一看,时间还是停在了四点过三分,可这并不影响她的心情,因为还有两个小时,她就可以看到那位她牵挂了多日的帅哥叶辰飞了,只这样想想,她的嘴角已经忍不住泛起笑意,只是不知道她自认为的那个帅帅的男朋友看到她会是怎样的表情!是的,那个长得很帅很帅的叶辰飞事实上还不算是她的男朋友,但谁知道以后呢?反正她已经认定了他,虽然他们只见过一面!

  夏彤这样想着,却忘了她是第一次来到这个片区,偏偏这个时间段,路上连苍蝇也找不到一只,连她想问一下路也找不到对象,一个人站在站台上,不知道应该怎么走。

  不管了,先胡乱找个方向走着,总会碰到人的,大不了打电话给叶辰飞,还能找个借口让他来接她,当然如果能找到人问路更好,她还是比较喜欢给叶辰飞一个惊喜。当然她想如果她已经到了叶辰飞公司楼下,就算是出于礼貌,叶辰飞也不好拒绝跟她吃个便饭呀!

  夏彤沿着右手边的路只大约走了十分钟,踩在白色高跟凉鞋上的双脚开始抗议了,唉,只怪她选在今天穿一双全新的鞋子,现在只好委屈小脚了,且不说,她那一缕乌黑的长发湿了一大半,大滴大滴的汗水毫不留恋地从她的脸颊流过好几遍,手上的纸巾已经湿透,可恶的是,她已经感觉到连衣裙紧紧地贴在了她的皮肤上。正站在原地犹豫着是该继续走下去还是该打电话求救的她,突然看到了前面店铺有一张长椅子,上面大大的雨蓬刚好挡住了所有可以落到椅子上的阳光,她不顾一切地冲过去,二话不说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也不管什么形不形象了,先把鞋子脱掉再说!

  大约过了一两分钟,夏彤总算觉得缓过气来,这才注意到这木制的椅子上,几片绿色的叶子正朝着她的方向生长着,她摸了摸一片叶子,感觉凉凉的,这叶子竟然是真的!她往前一看,一个棕色的大花盆就倚在椅子旁边,像是发现了珍宝似的,夏彤很是欢喜,抬头向后看,大大的玻璃橱窗里一盆又一盆绿色植物看得她不禁惊叹起来,原来是一个花店!虽然没种过花,但面对娇艳的花朵,这世界上有多少个女人会拒绝呢!夏彤从椅子上站起,只见上面一块木制牌匾上刻着三个字“三叶草”,牌匾只上了一层保护漆,保留了原本木的颜色,而那三个字也并没有另外上色,如果不特意看,怕是没人会留意到这三个字!此时的夏彤就站在门下,那三个字就在她的头上。她推开玻璃门,一股空调吹出来的清凉打在脸上,真真是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

  店面不大,却见各种盆栽错落有致,或悬挂在墙上,或放在高低不一的木架上,布在每一个角落,一张小木桌斜置在店内最里面的一角,桌面上的电脑里,幽幽地播放着钢琴曲,电脑旁边同样也放着一盆小小的绿色小草,一个女人正背对着她端在地上好像在忙着种着花。隐隐中夏彤还听到了流水声,顺着水声的另一角落,一座小小的山峰上,一条细水正从高处一直流淌到冒着白雾的小湖里,那白雾轻轻地飘到了旁边几束红白相间的花,一下子她所有注意力都被那束花吸引住,她走到山丘前,一阵阵奇特的香味飘了过来,那束花或开得像烟花一样绚烂或含苞欲放,直直地站在山丘旁,却不见有一片叶子,莫非是假花?可却开得如此真,她不自觉地伸手就想摸到花瓣上。

  “那花是真的,而且有毒,请不要用手摸!”突然后面一个女人的声音,清脆而细腻,把她给打住了,她回头,却见一个约莫30岁的女人,一双水粼粼的眼睛正对着她微笑,小嘴玲珑,五官精致,即使是一头短发也不能抺去的优雅,穿着一件长袖的衬衣配着一条黑色的长裤,精干中还带有一丝柔情,像一个白领,更像是一个……温柔的姐姐!

  夏彤自认为也称得上是美女,可与眼前这人比,也许只有年龄略为优胜,不对,应该说站在这女人身边,她只能算是个姿色平平的女子,关键是人家还没有化妆!世间上竟有如此美女,如果不说话,她一定以为眼前这个人是个假人!夏彤呆呆地看着对方,愣是让自己变成了木头人。

  而林幕雪,这花店的老板,她早已经对别人对她的反映习惯为常,虽然她自己早就对自己的外貌从最初自恋到憎恨,过渡到了现在的无所谓。这脸是天生的,她也没办法!就这样,两人相互看着对方!

  “你好,我就进来随便看看的!”似乎过了很长时间,夏彤终于清醒过来,露出尴尬地笑,跟眼前这位美女说话。

  而林幕雪脸上还是挂着淡淡的微笑,转身在桌上抽了几张纸,递给她,“那有洗手间。”夏彤又是一愣,但又立刻会意,接过纸巾,快速走进洗手间,看见镜子里的人,头发都贴在脸上了,她的妆也有点化了,看起来确实有点狼狈!那美女一定看到了,还好她没说什么,还好发现得早,更重要的是,还好没让叶辰飞看到!夏彤不由地拍了拍胸口,没事,现在补妆还来得及,看来,她真的是出门遇到贵人了,今天一定会交好运的,呵呵!

  在洗手间鼓捣了好一阵子,夏彤终于出来了,恢复了她的美貌,也恢复了她的神采奕奕。

  “桌上那杯水是你的,你随便看看或是坐着休息一会儿吧,外面还很热!”林幕雪对她说道。就在夏彤进入洗手间那一刻,她也只是洗了个手倒了杯水给夏彤,自己再喝了口水,然后端在地上,继续她的工作。她一整个下午都在忙着把新到的花种在瓷盆里,每次有花回来,她都得要换盆,事关那些新进的花基本上都种在胶制的花盆里,她不喜欢胶制的花盆,只好自己辛苦一点把花转移到瓷花盆里了。

  夏彤对她点了点头,看到桌面上的水,才觉得自己的喉咙早已经变成沙漠了,咕噜咕噜两下便把水给喝完了。突然一盆挂在墙上的植物,吸引了她所有的目光,那棵植物长得好特别,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到,满满一盆的绿色珠子多得泻出盆外,一串串胖胖的很可爱,如果挂在房间的窗台上一定很好看。

  “这叫佛珠子。”还没等夏彤发话,林幕雪已经答道。

  “真的,好像一串串绿色的佛珠!好神奇啊!”经林幕雪这么一说,夏彤不禁感叹道,“老板娘,我想要一盆!”

  “店里还有好几盆,你看看你喜欢哪一盆,我帮你装起来吧!”林幕雪终于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去洗了洗手,又给夏彤添了一杯水。

  夏彤连忙道谢,去看了看另外几盆佛珠子,最后选了一盆她认为最好看的。又仔细地绕着这不大的店转了一圈,这店确实是简洁而不失清雅,果然是什么样的老板便能开出什么样的店呀!

  “这是什么花,怎么只有那几株呀?”她对那假山旁边那有红有白有黄像烟花一样绚烂的花还是很有兴趣,但看遍全场也没看到几株。

  “曼珠沙华,这花只供观赏,不卖的!”那花正值花季,开得如此显眼,想让人不注意到它都不行!这花虽然好看,寓意却不太好,但是林幕雪很喜欢这种花。

  听到老板娘的话,夏彤有一点点小小的失望,如果可以的话,她还真想把这叫曼珠沙华的花给买回去。不过,没关系,在这小店里,她还发现了很多其它她喜欢的小植物。于是她逐一地把她看上的都挑了出来。

  林幕雪看着地上被夏彤一盆又一盆摆出来的花,一边打包一边对她说:“这么多,你能拿回去么?”

  夏彤刚想回答“能”,却突然想起她今天出来的目的,糟了,差点忘了她的人生大事!

  “哎呀,现在几点了!”她大呼道,如果晚了,叶辰飞已经走了,那她不是白来了么?她今天特地搭的那么远的公交车,她今天特地精心化的妆,而且错过了今天,她又不知道什么才能再次鼓起勇气过来!她想哭的心都有了!

  林幕雪看她一脸紧张那欲哭未哭的样子,吓得以为她遇到了什么大事,连忙看了一眼时间:“你有急事?现在差不多五点了。”

  “那个,请问一下,你知道那个恒飞广告公司怎么走吗?”好吧,还没到六点,只是不知道,这里离叶辰飞的公司远来远。

  “从这里出去,向左走,一直走到十字路口,转右,注意旁边高楼墙上的字就行了,不过,你最好打的去吧,走路的话,大概要三十分钟呢!打的只要十分钟就可以了。”林幕雪回答,如果不是她女儿的幼儿园就在那附近,如果不是那家广告公司的招牌很大很显眼,也许她也不会知道,毕竟她也是宅女一个。

  还好,还好,还来得及,夏彤终于松了口气,毫不客气地一屁股坐在了桌子旁的那张凳子上,还能坐一会儿。心情一放松,她便打理起眼前的桌子,桌子很整洁,就一台电脑,旁边黑色的小花盆里种了些小草之类的植物,还放了两本书,一看竟是小朋友临摹用的楷书字贴,“咦,你家小朋友念几年级了?”出于职业的惯性,她随口便问道,巧的是,她就是当老师的。

  林幕雪看到她松了口气,还坐了起来,猜想她大概也不是很赶时间,便也坐了下来,听到她这么问,奇怪眼前这个美女是怎么看出她有小朋友的,然后看见了桌面上摆着的字帖,顿时明白了,“哦,这字帖是我自己的。”她答道,这字帖是她无聊时打发时间用的。

  “原来是这样啊,我是一个小学老师,一看到这个就感觉特别熟,我叫夏彤。”夏彤指了指字贴,又自我介绍道,既然还有点时间,她也不介意聊会天。

  “我叫林幕雪,我比你大,你可以叫我雪姐!”其实从夏彤一进门,林幕雪便从她身上看到了十几年前的自己,尤其是她笑起来那充满阳光与朝气的样子,对于她来说,那好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林幕雪不禁地在眉目间流出一丝苦涩,如果当年她不那么执迷不悟,现在的她又会是什么样子的呢?……还好,她现在有女儿,她还有一个女儿!

  聊着聊着,两人便熟络起来。原来夏彤对一个男生一见钟情,现在正要对这个男生展开攻势,一谈到那个男生,夏彤便眉飞色舞地停不一下来。林幕雪只在一旁默默地点头,心里却想起了那年的自己,也是爱一个人爱得死去活来,结果却……唉,爱情总是能让人变得盲目!如果她当年是遇人不淑,希望眼前这个女孩是幸运的吧。

  时间不知不觉五点30分,夏彤一看时间,急得从凳子上跳了起来,直往外头奔去,林幕雪一把拉住了她,“我也要关门了,刚好我也要走那个方向,我送你过去吧!”她也到了该接女儿的时候了,便提议道。夏彤自然非常乐意地接受了这个建议,只是她看中的那些花,好像带不走了,最后两人决定先暂存在三叶草,便一同坐着摩托车离开了三叶草。

  直到看到恒飞广告公司那几个字,夏彤的心才定了下来,总算是赶在叶辰飞下班前,站在了他公司楼下。愉快地与雪姐道别后,夏彤便一直看着公司出口处,直到看到她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话说那叶辰飞开了一个下午的会,本来还想加班的,却因为重感冒而不得不提前下班。要知道,现在的他可是个工作狂!一天到晚有开不完的会,有处理不完的文件,当然如果不是他那么勤奋,他的这家公司怎么会在四年的时间,从创建时的只有两三个人小小的工作室,变成了现在拥有几百人的大公司呢?虽然在A市也不算什么大公司,但对业界来说,也算是个奇迹了。谁曾想到五年前那个放荡不羁,任性妄为的那个叶辰飞,与今天这个仪表堂堂,正儿八经的叶辰飞是同一个人啊!当然,如果不是发生了那种事……

  “辰飞!”

  他才刚走出大堂,便听到一个美女的声音,侧脸一看,眼睛这女孩是有点眼熟,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但无论他在哪里见过,看着那女孩那一脸花痴的样子,他心里不禁暗骂道,又来了一只苍蝇!即使是重感冒也没影响他的心情,这个女孩一出现,他的心情瞬间就跌到了谷底!

  叶辰飞一米八的个子,标准的模特身材,五官虽然不算长得特别好看,但笑起来的样子还是不知杀死了多少无知女孩的心,正是因为这样的硬件,再加之他那口才,死人也能让他给哄出棺材!所以,他身边从来不缺女人,最辉煌的时候,他的床上一个月里没躺过一个同样的女人!唉,也不知道真的是他的硬件太好了,口才太了得,还是现在的女人实在是太开放,可能三样都有吧。

  但这都是五年前的事情了,自从那件事后,他就断绝了一切女人的关系,也正是为了彻底地断掉与那些女人的联系,他离开了他工作的B市,回到他家所在的A市创建了恒飞广告公司。但这五年来,他还是引来了无数的女孩对他穷追猛打,他明明已经越来越少笑了,他明明越来越少说费话了,他明明十分冷酷无情地拒绝了无数的苍蝇,怎么还是有人倒贴过来!他开始越来越觉得女人真是一种麻烦的动物,越来越不明白五年前的他是脑袋进水了么?怎么就愿意一头扎在女人堆里乐不思蜀呢!

  他只瞥了一眼那个女孩,便毫不留情地往反方向快步离开。

  “辰飞,是我呀!夏彤!”夏彤见他好像没听到一样跑开了,她立马上前拽住叶辰飞的手臂。当然,以她的智商来说,她是真的以为叶辰飞没听到,不然,现在她的脸上大概也不会挂着笑容了吧。

  夏彤?!叶辰快速地在脑里搜索了一遍,又认真的看了一眼她的脸,好一会儿,终于想起来,原来这个女孩是他的一个合作公司老总的女儿!只是他记得他只见过这个女孩一面,那天出于礼貌,也出于两家公司还有合作,他还不得不听她说了一大堆关于她自己的无聊的事情。他当时只觉得这女孩是够单纯的,如果不是他对女人已经没有兴趣,对结婚更是不曾想过,她倒是个不错的女孩!

  “是你啊!有事吗?”他只是礼貌性地问一了句,说话不带任何感情。

  夏彤看着他那冷冷的脸,脑筋已经开始打结,原本准备好的措辞竟一句也想不起来。当然,她老爸早就告诉过她,叶辰飞的脸从来都是这么黑!她自己上次也亲身体验过,那天她只不过有事去她老爸公司,没想到碰到了他,并且,一眼就喜欢上了他,那天为了营造气氛,她还语无论次地说了一堆她也不知道什么跟什么的话题。而他几乎没搭理过她!只是,只是,她就是莫名其妙地喜欢上了他呀!而且他不仅长得帅,还多金!她毫不犹豫地把这件事跟她的闺蜜说了,她的好闺蜜可以说是十万分支持她倒追的呀!今天她会来这里,当然也少不了好闺蜜的出谋划策!至于叶辰飞公司的地址,呵呵,当然是在她老爸的办公桌上拿来的名片上写着的!只是,原本计划好的一切到了现场怎么就变了个样呀?她的好闺蜜怎么没给她准备个后备方案!她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夏小姐,如果你没事的话,我先走了,我还有事!”只见那个夏彤紧紧地握着他的手臂,一直咬着嘴唇,脑袋里不知道想些什么,等了近十分钟,就是不见她说话。不用想,一看就知道这女孩故意来找他,想趁机套近乎的!这么拙劣的表演一点技术含量也没有,拜托回家面壁练练再来,可以么?叶辰飞在心里鄙视道。虽然就算她演技超群,他也不会多看一眼!

  “你感冒了呀?怎么这么不小心,吃药了么?走,我带你去看医生!”说着,便不由分说地拖着叶辰飞往医院的方向走去。如果说叶辰飞说的第一句话,她没留心听的话,这第二句,她终于听出了重重的鼻音,于是,脑袋完全没有经过过滤,便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学生说出了以上的话。可惜在路边走了好一会儿,她就停下了来了,事关这里她不熟,她也不知道医院在哪里!

  “我说,夏小姐,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我自己会去医院!”跟着这让人无语的女孩转了两圈,终于停了下来,如果说刚才叶辰飞只是觉得烦的话,现在的他是有点生气了!她简直就是在胡闹,“还有,夏小姐,如果你来找我是因为喜欢我的话,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也不会喜欢你的!请你死了这条心吧!也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说完,他甩开了她的手,完全不顾她此刻会是怎样的心情,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现场。

  只剩下夏彤在这夏天的夕阳下凌乱,过了很久,她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最后,她竟然没有哭,世上竟有这样的男生,男生即使不懂怜香惜玉,至少也会顾及到女生的面子吧!他竟然一点情面也不留!她还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喜欢他么?她应该讨厌他么?她该怎么办?为什么她想不明白?好吧,她是怎么回家的?她也不知道!

第一章 三叶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