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爸爸,我想叫雪姨做妈妈

  经过一天一夜,李思文终于退烧了,此时正扒在花店的桌子上写作业呢。旁边的林幕雪,正在研究幼儿园派发的兴趣班宣传单。现在的小朋友呀,能学的东西太多了,看得她眼都花了。

  “跆拳道、空手道、画画、象棋、围棋、篮球、足球、钢琴、小主持、小模特、跳舞、唱歌、溜冰、游泳,林星,你想学什么?”说真的,要让女儿参加兴趣班,倒也不是真的要她学到什么,挖掘培养一下她的兴趣,磨炼磨炼她的性格,还是可以的!

  “我要学画画。”坐在一旁林星一边在纸上涂鸦,一边说,她可能最喜欢就是画画了,家里的墙上,桌子上,冰箱门上,几乎都有她的杰作。林幕雪倒也没阻止她这种乱涂乱画的行为,小孩子嘛,天性如此!只要不学坏,身体健康,平平安安比什么都重要。所以林幕雪从来没对林星有太大的期望。

  “只要学画画吗?还有很多有趣的东西,你看看要不要再学点什么呢!”林幕雪游说道,她觉得最好能把林星的时间都填满,反正都是玩,在幼儿园里跟小朋友玩总好过呆在家里跟她玩,虽然她也不是不喜欢跟林星玩,只是她觉得多跟小朋友在一起,对林星会好一点。

  “是啊,星星,你还可以学围棋,也可以打篮球,学跆拳道更好呢!”

  正在做作业的李思文也进入了游说的方阵,说起来,他也是那间幼儿园出来的呢!林星可是他的小学妹,现在是因为他正在做作业,林幕雪决不会允许林星来打扰他。要是在平日里,他们俩可以玩得很疯,林星最喜欢跟着他后面,他玩什么林星也玩什么,在他的带领下,越来越像个男孩,喜欢玩车子喜欢玩枪。不过,他就喜欢这样的林星,安静的时候,真的就是一个小姑娘,玩起来的时候,又可以跟他称兄道弟。

  林星歪着头,考虑着。虽然知道李思文让林星学跆拳道是在糊弄她,但是林幕雪并不介意,老师能教四岁的小朋友学多难多苦的东西呀!而且让林星吃点苦也不是坏事,便附和说道:“是啊,是啊你看学跆拳道以后就可以保护妈妈了,围棋也好,跳舞的话还可以表演给阿姨叔叔和妈妈看了……”

  在林幕雪和李思文的诱导下,林星直接把哥哥说的那几样都挑了。看来,这李思文对她有着绝对的影响啊,林幕雪倒也没放在心上,她现在是把他们俩个当成亲兄妹来培养,至于长大后的事,那也是他们俩的事了,她不想干涉太多,林星没受到伤害就可以了。

  “妈妈,这题我不会!”李思文指着练习册上的一道英文题对林幕雪说,自从林幕雪答应做他的妈妈后,他叫得可顺口了。

  只是不巧的是,这时李成明正好走进了花店,以他做警察的敏感度,这句话正好被他十分清楚地听到了。他刚从外地出差回来,回家洗了个澡就直奔三叶草,为的就是看看他已经一个星期没见到的儿子,听说他昨天还发烧了!他工作一直很忙,有时一出差就是好几天,跟儿子相处时间真的不太多。以前他妈妈在的时候,倒也没觉得什么,他妈妈不在以后,林幕雪就主动承担了照顾他儿子的责任。林幕雪当他的邻居快五年了,平日里,两家经常串门,也混得挺熟的。所以对于她的帮忙他也没反对。却不知道自己的儿子什么时候跟林幕雪混得这么熟了,特别是儿子的那句“妈妈”着实吓到他了,一时间他竟有点无所适从。

  林幕雪感觉有人进来了,一抬头便看见李成明,再看到他那奇怪的表情,就知道他肯定听到了李思文刚才说的那句话!她也略显不自然,不知道他会不会误会。虽然奶奶一直都有意在撮合他们,但她肯定对他没意思,在她看来,他似乎也对她没意思。所以说当时她要两个孩子保密,虽然知道不会保密太久,但也没想到这么快就让他知道!如果他误会的话,就尴尬了。

  两人只是互相示意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爸爸,您来了!”很明显李思文也发现爸爸知道这个秘密了,他缩了缩脖子,讪讪地对着李成明笑着。

  “明叔叔好!”林星一向嘴甜,在场的,也许只有她还可以若无其事地说话了。不过,也许她也早忘了他们之间的秘密,或者说她根本就没意识到他们的秘密已经被人知道了,反正她没对别人说过。

  李成明笑着点了点头,走过来把小林星抱了起来,在她的脸颊亲了又亲,“看看小星星,一个星期不见好像又长高了!”他自己有个儿子,但他其实也很喜欢女孩,正所谓没什么想要什么。

  “那当然,我可是一直都很努力地吃饭呢!妈妈说,星星不仅长高高了,还长肉肉了!”林星俏皮地揽着明叔叔的脖子,她很享受地坐在李成明的怀抱里,“明叔叔,那个坏蛋都抓完了吗?”

  “坏蛋太多了,明叔叔抓不完呀!怎么办呢?”李成明说着,还不忘做出一副苦恼的样子。

  “爸爸别担心,等我长大了,我来帮你一起抓坏蛋!”李思文主豪情壮志地说,仿佛随时准备着慷慨就义,果然是虎父无犬子。惹得李成明开怀大笑。

  一屋子的温馨,大家都自动选择忽略刚才的事。

  “思文今天已经没有发烧了,今早看起来精神也很好,应该是好了!”这两天,李思文生病的情况,她都有在电话里跟他说,她知道李成明忙归忙,心里还是很惦记自己的儿子的。她又交代了一下李思文现在的情况。

  李成明放下林星,走到李思文身边摸了摸他的额头,确定没发烧,又看看儿子从刚才到现在都是一副神采奕奕的样子,才真的放下心来。林幕雪的照顾他还是信得过的,只是作为一个父亲,他还是不由自主地担心着。他总是觉得自己亏欠儿子太多。

  既然李成明来了,功课的事,自然就轮不到林幕雪操心,为了不影响李思文做功课,她也乐得自在带着自己的女儿在门口玩起来。

  等李思文做完功课,也到了吃午饭的时候,李成明毫不吝啬地请大家外出去吃一了顿两个小朋友都喜欢的海鲜大餐,那两个小朋友自然是开心得飞起来了。由于他昨晚是连夜赶回来的,吃完饭便回家补眠去了,李思文当然是跟着林幕雪回三叶草去了。两个小朋友精神旺盛得不得了,也不用睡午觉,一整个下午,又是玩具熊又是枪,连那些花盆和花泥也没能幸免,那声音简直能把三叶草都拆掉!说到熊和枪,昨天的事,杨丹不知用什么方法搞定了林星,让她不在林幕雪面前对昨天吵架的事提一个字,只说礼物是一个买了很多花的叔叔给的,林幕雪相信了,当然也再次提醒林星,不要随便收别人的礼物。

  到了晚上,已经完成补眠的李成明,承担了做晚饭了任务,于是四个人又在李成明家里愉快地吃了一顿不可多得的晩饭。直到9点在林幕雪不断催促下,林星才意犹未尽依依不舍地回到自己家洗澡睡觉。

  唉,你说,这两家相处得这么好,怎么就不能变成一家了呢?

  “爸爸,我想叫雪姨做妈妈,可以么?”临睡前,李思文问道,他可没忘记早上爸爸听到他说的那句话,既然听到了,他也不想遮遮掩掩了,反正他也很想雪姨和林星真的和他们成为一家人。

  “早点睡吧,明天还要上学呢!”

  李成明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替他关上灯再带上门,走出他的房间。

  看吧,他就知道爸爸不会回答他的问题。他总会想起奶奶在的时候,那时,奶奶最疼他了,雪姨也会经常带着星星串门,家里总是很热闹。现在,奶奶不在了,雪姨虽然也疼他,也经常照顾他,只是,她却不怎么喜欢来他家了。尤其是爸爸在家的时候,她和林星也几乎都不来了,家里通常只有她和爸爸,爸爸对他也很好,可是他还是觉得家里少了很多东西。如果和雪姨他们住在一起不是很好吗?那他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叫雪姨做妈妈了。唉,虽然他已经7岁了,只是,这种连奶奶也没搞清楚的事情,他就更不明白了。

  十一点钟对与一个经常日夜颠倒的人来说并不算晚,李成明一个人躲在阳台上点燃一根香烟,习惯性地朝对面看去,邻居家像往常一样已是一片漆黑。楼下昏黄的路灯,匆匆晚归的身影和那些陆陆续续出动的夜猫们在他的眼睛里恍来恍去,哪个是回家的,哪个刚出门的,轻易地就被他看清,但是与他做了五年邻居的那个女人,一个举目无亲的单身妈妈,他怎么看也看不清楚。

  有时候他会觉得她好像就是以前在哪里见过的那个人,有时候他又觉得她是一个他从来不认识的女人。她那深邃的眼睛有时竟会罩着死一般的沧桑,他没有看到过一个女人像她那般平静,平静得毫无希望,只除了在她女儿面前还能看到一丝生机!他很肯定这个女人一定隐藏着什么,她真的隐藏得很好,即使他已经察觉,却始终没能更深入地发现些什么。她可以对他的母亲谈笑,可以跟小朋友玩成一片,也可以很尽责地替他照顾他的儿子。却对其他任何人,包括他,除了很礼貌性地问候,几乎不带任何感情。他没有去过问她的事,只要她不是坏人就可以了,他想。

  他曾经也想过跟她组织一个新的家庭,这是他母亲的希望,也是他儿子的愿望。你爱我吗?她的问题彻底打碎了这个原本就不切实际的幻想,也许她就是要通过这个问题来拒绝他吧。两个三十好几的成年人,各自有各自的孩子,也早已过了爱做梦的年纪,这样的问题放在他们之间似乎显得特别的幼稚。

  他会爱她吗?他会有那个念头也只是因为他的母亲和他的儿子而已。他根本看不清她,即使他可以确定她心地善良,他又怎么会爱一个他几乎看不透的人?他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但他是警察,他职业带来的敏感告诉他,她让他感到不安,她的秘密让他感到不安。

  他曾经爱的,到现在依旧怀念的那个人——他的妻子,已经离他很远很远,她生产的时候他没能陪在身边,她最后一刻他不能在她的左右……他儿子的名字,思文,思的就是他的妻子,他的妻子,叫文。警察这个职业让他亏欠他的家人太多太多,但他依然是一个警察,过去是,现在也是。他没有太多的时间,根本就没有办法顾及自己的家,过去是,现在也是。

  香烟燃烧着,一根接着一根,黑夜中的空气挤满了烟雾,微风吹来,轻松地就把烟味送到了邻居家的阳台,一只纤纤玉手在黑暗中颤动了几下,安静地在黑暗中坐着的林幕雪一直看着对面那点燃的火星,灭了又燃起,她能看清他的每一个动作。

  她的手指六年没夹过香烟了,嗅到烟味却还是不自觉抽动起来。每当睡不觉的时候,她就会坐在这里,静静地看着楼下稀稀疏疏的人流,巧的是,她的邻居也有这样的习惯,只是他从来没发现过她,她也喜欢这种被黑暗完全淹没的感觉。她从来不猜测她的邻居在想什么,她自己也从来都不想什么,她没什么好想的,她很满足,再想些什么对她来说都是负担。

  许久,楼下几乎看不到人影,那点燃的香烟终于完全熄灭,阳台上一个影子离去,不久另一个影子也消失了。

第四章 爸爸,我想叫雪姨做妈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