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你真不打算认我了吗?

  李成明意外的受伤,完全打乱了林幕雪的生活规律。为了减少林幕雪的负担,李成明特地申请了一个护工,白天也在医院里搭饭。现在林幕雪只在晚上两个小朋友都放学了,才带着晚饭一起去医院,然后四个人一起吃饭,李思文就在医院写作业,林幕雪就看看有什么要帮李成明做的,也会陪林星玩,等李思文做完作业了,三个人才一起回家。

  其他倒没什么,就是因为受伤不能洗澡的问题,有点难解决。请的那个护工是个女的,李成明死活不愿意让她帮他擦身,他一个大男人,这辈子除了他死去的妻子,还没让别的女人碰过他的身体呢!但是不擦身,身上的味道实在有点大,在门口就能闻到了,大人还好,那两个小朋友就不干了,站在门口死活不愿进来。最后,林幕雪实在看不下去了,决定自己亲自动手帮他擦身换衣服,李成明当然不愿意,无奈林幕雪也不管他配不配合,拿起毛巾直接就动手了,一个健康的还对付不了一个受了伤的么?就这样一次生两次熟,李成明无论怎么别扭也开始习惯了。

  不过,李成明这次意外的住院倒是让他们这两个邻居越发地熟络起来,应该是两个大人越发地熟络。之前两人只是因为奶奶和孩子才有所接触,平时也只是礼貌问候,最多也是因为孩子而一起吃饭。现在至少还能聊一些八卦,说一些从来都不会说的话。

  他们关系变亲密了,叶辰飞就开始坐立不安了,尤其有一次林幕雪在帮李成明擦身正碰到他刚好在场,他恨不得躺在床上的那个人是他!气得他快吐血了!可是他又不可能每天都跟着林幕雪去医院(虽然这样除了气死自己,好像也改不变了什么。),心里不知道有多焦急。最近公司里的每个人见到他,都像老鼠见到猫,惟恐躺之不及。现在的叶辰飞脸更黑,工作更严肃,也更容易发火。

  今天的恒飞广告公司来了一个不速之客,连正想发飙的叶辰飞,一看到来人,硬把自己的火压了下来,这个客人正是旅游局的副局长林海!且不说林海不仅不是他公司的员工,不是他想骂就骂,还是他的大客户,他也不能得罪呀!他不得不换上了一张微笑的脸。

  林海在附近办完公事,准备回去的路上,正好看到了恒飞广告公司的招牌,他想起来了叶辰飞,叶辰飞他认识林星。自那天他看到林星以后,一直无法忘记她那张长得很像他妹妹的脸,他很想认识一下林星的父母,既然今天有这个机缘,他就直接上来了。

  “叶总,那天那个叫林星的小女孩怎么样了?”

  叶辰飞把林海引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让秘书上了两杯茶。两人寒喧了几句,林海就直奔主题。这是这么多年来,他唯一找到的一点也许跟妹妹有关的信息,他不能错过。

  叶辰飞没想到林海还惦记着林星,“她现在过得很好的啊!上次真是太谢谢你了!”他回答,并再次对他表示感谢。

  “小姑娘还长得挺漂亮的!”林海说道。

  “是啊,她长得像她妈妈,她妈妈可是大美人呢!”叶辰飞也认同林海说的话。

  “是吗?她妈妈是做什么的?”林海又问道,他关心的其实是这个,他想见的也是她。

  “开了个卖盆栽的小花店!”叶辰飞答道。

  林海一听,头一抬,脑海里翻滚了两秒,便找了个借口,故作惊喜说道:“是吗?我们家客厅正缺两盆花,我正想着什么时候抽个时间去买呢!”

  叶辰飞一下就听出了他的言下之意,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想要见林幕雪,但正好他也很想去见见林幕雪,便顺着林海的话,笑道:“如果林副局有兴趣,我现在就可以带你过去,正好她的小店离这里也很近!”

  林海听了连说好,便和叶辰飞一起来到了林幕雪的小店。路程很短,林海心里却变得沉重起来,他很希望是他的妹妹,但又很害怕不是!

  一到门口抬头便看见那三个不太显眼的三叶草,门前有一张长长的椅子,椅子上长着绿柔柔的叶子,看起来倒也挺清雅的,叶辰飞连忙推开玻璃门招呼着林海进去,林海脸上笑着,心里却倒吸了一口气。

  一进门里面清凉的空调扑面而来,在这闷热的天气里让人感到格外舒服,只见一个长发及腰的女人穿着一件白色的长袖衬衫,配着一条黑色的长裤,背对他们全神贯注地擦拭着架子上的灰尘。

  “雪姐,我带朋友来了!”叶辰飞对林幕雪说,平时他都是一个人来,虽然林幕雪对他很礼貌,但他心里也清楚林幕雪不怎么待见他。这次带着朋友来,他也不用一个人唱独角戏了。他热情地招呼着林海,“随便看,这里品种不多,但每盆都是精品,你肯定能挑到满意的。”

  林海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话,从看到林幕雪的那一刻起,他的注意力就全部集中在她的身上。像,真的像,即使过了十几年,自己妹妹的背影,他怎么会忘记?

  林幕雪听到叶辰飞的声音,便转过身来一看,还真带了个朋友过来,只是这一看,却把她整个人给震住了,原本笑着的脸瞬间没了表情,红润的脸刷一下变得苍白,全身僵硬不能动弹!她一直躲着的家人,她的哥哥,现在就站在她的面前!

  林海也终于看到了那转过来的女人的全貌,真的是她,竟然真的是她,除了脸上充满了沧桑,她的样子一点也没有变,十五年了,整整十五年一去便毫无音讯的那个人此刻就站在他面前!

  “雪姐,我朋友想买两盆花,是放在家里的那种,你看看那些比较合适吧!”不知道是不是这几天被急坏了,一向聪明的叶辰飞此刻竟完全没发觉气氛怪异,更没发现眼前这两个人有什么不对劲!

  时间,空间,甚至于这世界的种种,包括旁边的叶辰飞好像都不复存在了,林幕雪也好,林海也好,他们的眼中只有彼此,抑或说,他们连彼此都看不清了,只剩下眼中那一层厚厚的浓雾。

  林海走上前,看着眼前的人,激动得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林幕雪迅速转过身去背对着他,那日的那样决绝的话,那样坚定的离去。她就没想过这辈子还有见面的机会,即使日后的她无时无刻不在想念他们,流下的眼泪足以填满整整一片海,即使日后的她有多么的后悔,但是她不能,她怎么可以让自己最爱又那么痛爱自己的家人知道她的情况,看到她那落魄的样子!眼泪不自觉地从她的眼眶溢出,而她的身体在不自觉地发抖。

  叶辰飞很奇怪地看着林幕雪,平日里虽然不待见他,但也不至于连话也不搭一句,在她转身那一刻,他终于感觉到她那与不同往日的情绪,再看看林海神情凝重,双眼朦胧的样子,他就算没搞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也能感受到空气的紧绷,只好退到一旁,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林海伸出颤抖不已的手搭在林幕雪的臂膀上,他能感觉到林幕雪僵硬的身体在不停发抖,很久他才用同样颤抖的声音问道:“你真不打算认我了吗?”说得很轻也很沉重。

  林幕雪眼眶已经通红,紧紧地咬着双唇,找不到一个能回答的词语,也说不出一个字。她想认,她真的很想认,可是,现在的她,怎么认?

  “十五年了,你就这样消失了十五年!林幕雪,你真的好狠心,竟一点消息也不肯捎给我们!难道你就一点也不想念我们吗?我们一点也不值得你思念吗?”林海继续颤抖地说道,即使背对着他,他还是听到了抽泣的声音。

  想,她怎么不想,日日夜夜都在想,可她现在这个样子,她怎么可以见他们!她又有什么面目见他们!

  “你走了以后,妈妈整日看着你的相片以泪洗脸,爸爸也整日地在叹息,我到处找也找不到你!你可知道妈妈临死前是多么想见你一面?现在连爸爸的时日也不多了……”林海越说声音越哽咽。

  “别说了,别说了,求你别说了,我错了,我错了,是我对不起你们,我对不起你们!”妈妈死了,她听到哥哥说妈妈死了,她的妈妈死了……林幕雪崩溃地瘫坐在了地上,双手掩着脸,十五年了,她从未像今天这样放声大哭。

  林海端下身,跪在地上抱着林幕雪,没有再说什么。当年他的妹妹为了一个她喜欢的男人与他们断绝关系的情景,十五年来时常会出现在他的脑海里,那时的林幕雪如同今日般悲伤欲绝,可是作为家人的他们又何尝不伤心?而此刻作为哥哥的他,看着自己的妹妹,心里除了难过,还有无限的思念。

  叶辰飞此刻双眼也被染红了,他还不知道什么情况,也不知道他们两个是什么关系,但他从来没见过林幕雪如此伤心过,三个人就这么固定在花店里。

  时间好像过了一个世纪,两人终于稍稍平伏了情绪,一起坐在花店里。

  叶辰飞倒是把自己当成了主人,亲自倒了两杯水给他们。刚开始猜想难道林海是林星的父亲?可是想想,好像不太对,他们十五年没见,那林星才几岁。搞了半天原来他们是亲兄妹!他以为这样兄妹相认的戏码只是肥皂剧里那些编剧瞎编出来赚取那些无知妇孺眼泪的手段,竟不曾想到现实中竟真的有这样的事情,而他竟也会留下眼泪。他没想到,娴熟温雅,把自己包得密不透风的林幕雪竟然有这样的一面!但是这样的林幕雪,却更让叶辰飞感到心疼。他没坐在一起,便随便找个理由离开了,虽然他也很想八卦,但他也知道这不是他能八卦的事,现在也不是他八卦的时候。

  于是,两人便聊起了这些年发生的事。林幕雪只是简单地说了几句自己的事,还是假话中渗了几句真话,有些事情,她是无论如何也不愿意让家人知道。

  林海就说得详细多了,从爸妈身体很想她,到妈妈得病离去,爸爸中风,他结婚,他有个叫林季生的儿子,等等。

  两人又哭又笑地谈了很久,最后林海因为公事才不得不离开。

第十五章 你真不打算认我了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