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 醉酒

  下午在在于瀚洋的陪同下,林幕雪和叶辰飞一起去看望了已经醒过来的沈秋晔。林幕雪并不是喜欢是非八卦的人,她先让叶辰飞和于瀚洋出去后,才把中午小萌跟她说的话告诉沈秋晔。

  “我觉得小萌可能没那么容易释怀!所以,希望你想清楚了,如果你真的想跟小萌过一辈子的话,就要作好长期作战的准备。但是如果你没有这个打算的话,请你不要浪费时间再去伤害她了!”

  最后,林幕雪语重心长地对沈秋晔说道。过去的伤痛就算了,但是,同样身为一个女人,她并不希望小萌再受到伤害。

  “雪姐,我知道了,我会有分寸的,一定不会再让小萌受伤!”

  沈秋晔双眼泛着泪光。其实他猜到小萌恨他一是因为他长得太帅,总是吸引太多女人的目光,但是虽然很多女人倒贴,沈秋晔却从来没想过要背叛小萌。他根本就不知道有个女人说要包养他的事,现在想来,大概是别人为了离间他们,故意向她散播的谣言吧!二是因为他当时是半工半读,经常忙于念书和工作,没什么时间陪她,忽略了她,他以为她妈妈只是小病,也没多去关心。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

  小萌离开后,他真的很后悔,为什么平时不多关心一下小萌?!他改变了很多,他知道小萌一直很介意他的外表,于是他开始不修边幅,怎么能让自己看起来丑一点,他就怎么打扮自己。读完研究生后,他就开始了四处流浪的生活,他总是幻想着某一天,在某一个城市的某一条街上,与小萌不期而遇。那时的她会是怎么样的呢?会变更漂亮么?是不是已经结婚了?他们还有机会重新在一起么?但他想得更多的是,小萌此刻会在哪里?她在做什么?她知道他在找她么?

  好吧,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他相信他一定能和小萌重新在一起的!

  两人聊了近一个小时,叶辰飞和于瀚洋才回到病房。

  作为沈秋晔的好朋友,于瀚洋决定留在医院陪他。叶辰飞带着林幕雪一起去学校接了夏彤才回家。

  吃完饭后,孩子们去做功课,于瀚洋没空,那夏彤也呆在家里陪孩子们做功课去了。客厅里,林幕雪心不在焉地做着刺绣,而叶辰飞也心不在焉地看着电脑。从中午让她和小萌谈完话开始,他就觉得林幕雪情绪低沉,一直在关注着她。今晚他已经看到林幕雪第九次刺到自己的手了!他就说嘛,不能让林幕雪和小萌呆一起!

  “雪雪,要不我们出去散散步吧!夏彤在家,有她看着孩子,你就放心吧!”看到第十次的时候,叶辰飞终于忍不住对林幕雪说,林幕雪痛不痛他不知道,但他的心是真的痛,他希望能够转移一下林幕雪的注意力。

  叶辰飞起身去找夏彤,告诉她,他们要出去,可能回来会有点晚,让她好好看着两个孩子。夏彤一幅心领神会的样子,给他一个放心的手势。叶辰飞无奈在摇着头,林幕雪心情不好,他也没心情跟夏彤解释。

  林幕雪想反正自己也没心情做刺绣,便跟叶辰飞出去了。

  两人在小区的花园里走着,林幕雪始终没说话,叶辰飞也不知道该什么好,只默默地牵着她的手,陪她走着。其实林幕雪也没想什么,只觉得脑子空空的,就是高兴不起来。

  “辰飞,我想喝点酒!”

  走到第二圈的时候,林幕雪说道。

  平日里滴酒不沾的林幕雪突然说要喝酒,叶辰飞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既然她要喝酒,那他就陪她吧!可是去哪里喝呢?总不能在家里吧!去酒吧吗?不要了吧,他直觉林幕雪可不是真的想喝一点点酒而已,他可不想看见她在酒吧醉倒!

  “走,我带你去我家喝酒去!”叶辰飞说罢便带着林幕雪开车走了。他想了一下,觉得去他家是最好的,他也不太喝酒,有时候应酬没办去,不过刚好他家有酒。

  他家虽然没有人住,但是阿姨还是会一个星期过来搞两次卫生,所以家里干净着呢,只是少了点人气!他拉着林幕雪的手,在家里的吧台上坐着,开了一瓶红酒。林幕雪也不客气,一杯接一杯地喝着,很快一瓶红酒就这样被林幕雪消灭掉了。

  “雪雪,要不你休息一下再喝吧!”叶辰飞第一次看到林幕雪喝酒,这林幕雪要么就不喝,要么就不停地像倒水一样喝,彻底把他吓到了!

  “不用,你继续帮我开,这点酒还不我够塞牙缝!”十年没怎么喝酒的林幕雪,脸颊已经开始微红,“你知道我以前是做什么的么?我可是俱乐部的头牌,喝酒,谁能喝得过我?快,给我开!”

  叶辰飞知道她已经醉了,“好,好,好,你等一下,马上就帮你开!”他连忙拿了一瓶剩一半的酒,往里面兑满水,才送到林幕雪面前,林幕雪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拿起酒瓶就往嘴里灌。

  “叶辰飞,你说,你为什么要喜欢我?是因为我长得漂亮么?呵呵呵呵……”一阵傻笑后,林幕雪接着说:“我可是睡过很多男人的!来,今晚让我来好好陪陪你!不要辜负了你对我的一场爱慕!”

  说完,林幕雪便往叶辰飞身上贴过去。看着林幕雪那疯疯颠颠的样子,叶辰飞不知道是先该迎合她,还是该把她手上的酒抢下来。

  “哼,我就知道你们这些臭男人都是一幅德性,嫌我脏是吧,老娘还不想伺候你呢!”林幕雪见叶辰飞没有脱她的衣服,便骂道,用力推了一把叶辰飞,拿着酒,坐在地上继续喝了起来。

  叶辰飞可没空管她现在在说什么,连忙把她抱起来,放在沙发上。林幕雪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只抱着酒瓶,拼命往自己的嘴里倒。叶辰飞很想夺走她的酒,但又觉得林幕雪难得发泄一次,不如就让她喝吧!看她的样子,也喝不了多少了!

  “叶辰飞,你这个坏蛋!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要是有一天你抛弃了我,我该怎么办?”林幕雪说着,便哭了起来。

  叶辰飞抱着她,为她拭去眼泪,轻声安慰着:“放心,我这辈子都不会离开你的,你要不难过好么?”

  “叶辰飞,我讨厌你,我很讨厌你!……”直到林幕雪睡着,口里还在呢喃着。

  直到确定林幕雪真的睡着了,叶辰飞才把她放到沙发上,他知道要是明早,林幕雪发现自己不在家里,一定会抓狂的!便去房间拿了张毛毯,把她裹得严严实实的,才把她抱上车,回家去。

  回到家,孩子们已经睡下了,夏彤也准备睡了,却见叶辰飞抱着一身酒气的林幕雪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雪姐这是喝了多少酒呀?”夏彤闻着一大阵酒味,吐槽道,然后又暧昧地笑问叶辰飞:“哥,你这是要趁醉作乱么?”

  “睡你的觉去吧!”叶辰飞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

  夏彤干笑了两声回房去了。

  叶辰飞拿开裹在林幕雪身上的毛毯,替她脱下外套和鞋子,又拿来热毛巾,给她擦了擦脸和手,盖好被子,才到隔壁去看了看孩子们睡得怎么样。最后才去洗了个澡,抱着林幕雪,就这样睡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叶辰飞像往常一样早早起床,给孩子们做早餐,一切都很正常,已经习惯早上只看到叶辰飞的两个孩子,并没有发现妈妈昨晚不在房间里睡觉。吃完早餐,他们便出门上学去了。夏彤什么也没说,对着叶辰飞眨了眨眼,也去学校了。

  等他们都出门了,叶辰飞才特地给林幕雪盛了一碗小米粥,又泡了一大杯蜜糖水,才走去隔壁。林幕雪并没有发现自己旁边昨晚一直躺着另外一个人,也不知道那人今早起来出去又回来了,此时的她还在熟睡中。

  叶辰飞把粥和蜜糖水放在床头的柜子上,干脆重新躺回床上,仔细地端详着林幕雪的睡颜,林幕雪就睡在旁边的感觉真好!昨晚她所说的话,还在叶辰飞耳边环绕,唉,这个傻女人一定经历了很多磨难吧?!此刻的叶辰飞,看着林幕雪一脸无辜的样子,更是心疼!

  等林幕雪睁开眼睛,叶辰飞又睡着了。她只觉得头有点痛,喉咙干干的,肚子很重,好像被什么东西压着,侧脸一看,叶辰飞那张大大的脸就在她面前,这才记起昨晚喝了酒!她又环顾了一下四周,这是叶辰飞的房间!再看了看自己身上,还好,还穿着昨晚的衣服,旁边叶辰飞的衣服也穿得好好的,她的心好像有点失落,可又觉得安定了许多。

  她这是喝了多少酒才会醉成这样,连怎么回来,怎么会躺在叶辰飞的床上,都一无所知!在她记忆中,她起码喝了有五瓶以上高度数的酒才会醉得不醉人事,不知道她是不是把叶辰飞家的酒都喝光了!

  “早,头痛么?先喝杯蜜糖水吧!”林幕雪才睁眼不到一分钟,叶辰飞便醒了,给了她一个很温暖的笑容,起身拿起还有温度的蜜糖水,等林幕雪坐起来,递给她。

  林幕雪接过杯子,咕噜咕噜几下,就把水给喝完了,又把杯子还给了叶辰飞,叶辰飞又递给了她一碗小米粥,她想也没多想,便三两下倒进了肚子,这才觉得自己舒畅了很多,“昨晚,我是不是喝了很多酒?”

  “没事,人生难得几回醉,我家雪雪更是千年难得醉一回!”叶辰飞没直接回答她。不过要是让她知道,她昨晚只喝了一瓶半的酒,就已经醉得东倒西歪,她会不会抓狂?

  “几点了,孩子们都上学了么?”林幕雪没有纠结在这个问题上,而是关心了一下孩子们。

  “早就上学去了,你先去洗漱一下吧!我再给你拿点吃的。”叶辰飞说道。

  林幕雪闻了闻自己身上,确实有点臭,连忙起身洗了个澡,出来,叶辰飞又给她盛了一碗小米粥和准备了一些点心。

  “昨晚,我是不是说了些什么不该说的话?”林幕雪边吃着点心,边搜索着脑海,隐约,好像记得自己说了些什么,但又想不起来。她记得她的酒品好着呢,从来不会耍酒疯,胡乱说话,就算醉了,也不会忘事,但她好像真的不知道自己昨晚说了什么。

  “你先把点心吃完,我再告诉你,好么?”叶辰飞并没打算隐瞒。他知道,林幕雪一直以来不愿接受他,一定是藏什么他不知道的秘密,如果林幕雪以前所做的事就是她无法跨越的一条横沟,为了他们的幸福,他愿意帮她踏平它!

  其实林幕雪也不是特别好奇,她觉得自己一定没有说什么!她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所以她也不急,慢慢地吃着点心。

  叶辰飞就在一旁温柔地看着她。等林幕雪吃饱了,叶辰飞才坐到她的身边,抱着她,亲吻了一下她的脸颊,才缓缓问道:“雪雪,我以前有过很多女人,你是不是很介意?”

  林幕雪不知道他怎么会这么问,她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她也从来没觉得这是个问题,她笑着反问叶辰飞,“你为什么要这么问?”

  “你先告诉我,你介不介意嘛!”

  林幕雪不知所以,想了想,她怎么会介意呢?她为什么要介意?便轻轻摇了摇头。

  “那不就可以了吗?!我的傻雪雪,你都不介意我的过去,我怎么会介意你的过去呢?谁的人生都有不光彩的一面,你又何必耿耿于怀?”

  林幕雪脸刷一下变白了,她这才明白叶辰飞的意思!看来,她昨晚真的说了一些她不该说的事!她下意识地想推开叶辰飞,不料叶辰飞好像一早就料到她会有这种反应,死死地把她困在自己的怀抱里。

  林幕雪很懊恼,她是发了什么神经才会想到要去喝酒!她又是喝了多少酒,才会说出那种事!重点是,连自己说了出来,自己却还云里雾里,什么都不知道!挣扎了几下,她便停下了所有的动作,哭了起来。

  叶辰飞什么都没说,只静静地陪着她,时而亲吻她的脸颊把她脸上的泪水给舔走。林幕雪越哭越凶,最后干脆就趴在了叶辰飞的肩膀上。

  “你真的不介意么?可是我以前……”等林幕雪终于哭够了,她才开口,只是才说了一句,就被叶辰飞用双唇封住了她的嘴。

  许久,他的双唇才离开,感觉到自己一边的肩膀湿答答的,便换了个肩膀让林幕雪枕上去。

  “这么久远的事以后都不要再提了,我不想知道,更不想看到你还为过去而难过。忘了它吧!就像做了一场恶梦,人都已经醒了,你还活在梦里做什么?难道梦醒了,你觉得更痛苦么?相信现在,相信未来,相信我,你的人生不会再有苦难,只会一直开心下去!”

  其实当年林幕雪为了救两个孩子去见吴天的时候,他就觉得林幕雪有可能在黑道上混过。昨晚林幕雪酒后所说的话,只是证实了他的猜想。林幕雪都已经远离那样的生活这么久了,还应该有什么放不下的么?

  听着叶辰飞的话,林幕雪又哽咽了起来,这次不是难过,而是感动,她抬起头,用自己的双唇贴在叶辰飞的双唇上,不过两秒她的双手开始在叶辰飞身上活动起来。叶辰飞这次没有拒绝,横抱着林幕雪就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把林幕雪轻轻地放下,两人躺在床上对视了很久,叶辰飞擦了擦林幕雪脸上的泪痕,亲着她那双红肿的双眼。

  是太过紧张么?是太过激动么?明明都不是第一次的两个人,像是两个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明显地感觉到了对方在颤抖,连脱衣服的动作都显得那么生硬!

  四周是如此安静,只有呼吸和心跳的声音,叶辰飞前些天在药店买的东西,终于派上了用场……

  当两人清醒过来时,太阳已经透过窗帘斜斜地照在了他们身上,时间已经来到了下午两点。

  “雪雪,你饿了么?要不,我们出去吃点东西?”叶辰飞用手梳着枕在自己手肩上的林幕雪的酥背。

  林幕雪却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抬起头,“昨晚,我还说了什么?”

  “怎么,你还有什么不能让我知道的秘密么?”看她反应那么大,叶辰飞不禁好奇道。

  “没什么。”林幕雪心虚地把头埋在他的脑膛上。心想,她最好没把林星的身世也告诉了他!

  “你今天不去上班么?”过了一会儿,林幕雪又问。

  “不是有瀚洋在么?公司一天没了我不会倒闭的。放心,就算公司倒了,以我的能力,养活你和孩子们也不过小事一桩!”叶辰飞溺爱地捏了捏林幕雪的鼻子,把话题又说到了吃的事情上,“你想吃什么,上次,我跟客户去吃猪肚鸡,觉得还不错,不如带你去试试,要是你觉得还可以的话,就打包回来晚上给孩子们吃。”

  话音刚落,叶辰飞的肚子就响了起来,他今早可是几乎什么都没吃,尽顾着伺候别人去了!两人相视一笑,才从床上爬起来。

  下午两三点才吃的午饭,到晚饭的时候,林幕雪和叶辰飞都不太饿,倒是孩子们吃得有滋有味的,硬是把一大锅的猪肚鸡吃了个清光!吃完饭收拾好碗筷,叶辰飞跟两个孩子聊了好一会儿,其实聊的内容无非就是在学校里发生的一些事情,平日里几乎每天都在聊。但今天的叶辰飞却显得异常兴奋。

  “飞爸爸,你今天是捡到钱了么?怎么那么高兴呀?”叶辰飞实在太反常,连孩子们都忍不住吐槽起来。

  “是的,捡到钱了!还捡了很多,等到周六,叫上夏老师和洋叔叔,大家一起去吃大餐好不好?”

  经过白天的事,叶辰飞早就巴不得向全世界宣布,林幕雪已经是他的了!可是他此刻却偷偷瞄了一眼坐在一旁的林幕雪,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不是他故作神秘,只是他怕说了,林幕雪会不高兴。下午的时候,林幕雪就说了,他们的事,暂时不要告诉任何人。

  孩子们自是没有留意到叶辰飞的小动作。他这么一说,孩子们当然是举双手赞成,可惜今晚夏老师出去约会了,不过,她要是在场,肯定也会拍手叫好的!

  时间来到七点多,洗完澡后,孩子们就去做功课了,客厅又恢复了平静。叶辰飞拉着林幕雪的手,跑到隔壁房子,抱着她坐在了沙发上。

  “雪雪,今晚开始过来睡好不好?”他一边咬着林幕雪的耳朵,一边说。

  林幕雪脸一下子就红了,即使今天白天他们已经睡在了一起,但是一想到要孩子们和夏彤知道他们现在的关系,她就觉得无地自容!

  “不要!让别人看到了多不好!而且孩子们半夜要有什么事找我怎么办?”

  叶辰飞知道她是害羞了,笑道:“孩子们都这么大了,会有什么事呀?你要相信他们可以照顾好自己嘛!”

  林幕雪咬了咬嘴唇没说话,叶辰飞亲了一下她的双唇,便把头埋在了她的胸口,贪婪地吸吮着她那淡淡的体香,听着她心脏有规律地跳动着。两个人就那么静静地坐着。

  “雪雪,你想要一个什么样的婚礼?”好一会儿,叶辰飞问道。

  他不提,林幕雪还真完全没考虑到结婚的事,一想到结婚,她的双眸就暗淡下来,“我们就这样不好么?”

  叶辰飞紧紧地抱着林幕雪,抬头看着她的双眸,“当然不好!我还想听你叫我作老公呢!而且我们这样,对孩子也不好呀!难道你不想让孩子们有一个爸爸么?”说完又把头埋在她的胸口。

  “辰飞,你怎么好像长白发了!”林幕雪低头,看着叶辰飞的脑袋,突然惊奇地发现几根银丝竖在他的后脑勺。

  “都是因为你呀!雪雪,你是不是还有什么顾虑?干脆都说出来吧,一次性都解决掉,然后开开心心地做我的叶太太,好不好?”这些年,除了工作,叶辰飞几乎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林幕雪身上,自是毫不客气地把原因都归在了她身上。

  林幕雪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总不能告诉他,她随时做好让他离开的准备吧?她便什么也没说。

  叶辰飞见她不说话,便把身体坐直,转而让她枕在了自己的胸膛里,抚摸着她那黑得发亮的长发,虽然她年纪比自己大,但她的样子看起来却比自己年轻得多,这样真好!

  “雪雪,你说我们一起慢慢变老,好不好?”

  林幕雪还是没有答话。

  “雪雪,我们明天就去登记,好不好?”叶辰飞又试探地问了一句,得到的回答,还是沉默!他突然毫无预兆地在林幕雪身上挠了起来。

  林幕雪最怕痒了,条件反射般跳了起来,无奈却被叶辰飞死死地按在怀里,动弹不得。

  “呵呵……不,要,再,挠,了,呵呵……”林幕雪一边挣扎,一边求饶。

  “那明天去登记吧!”叶辰飞可不愿这么轻易放过她。

  “给……点时间……呵呵……我……考虑……考虑嘛!呵呵……”林幕雪没办法只好让步说道。

  “好,给你三秒钟,一,二,三,好,你不回答就是默认罗!”

  “不要啦!人家……呵呵……都还没想……”

  “好吧,明天不行,那后天,后天总可以了吧?!”叶辰飞依然不依不饶!

  “呵呵……你先放开我嘛!呵呵……讨……厌!”

  叶辰飞哪里见过林幕雪现在这笑得花枝招展的样子,看着看着便着了迷。顺着她的话,便停下了手,却没给她喘气的机会,一只大手托住她的脑袋,便情不自禁地把自己的双唇贴在了那嫣红的樱桃小嘴上。

  林幕雪脑海一下子变得空白,连呼吸都忘了。

  趁着林幕雪情迷意乱的时候,叶辰飞一把把她抱起来,大步往自己的卧室走去。

  “不要!孩子们还在做功课呢!”正准备解开她衣服上的扭扣时,林幕雪一把抓住他的手。

  “那等孩子们睡了,我们再继续?!”叶辰飞笑道。

  “不要,我要过去了,免得孩子们找我。”林幕雪红着脸从床上跳了起来,为了掩饰自己的慌张,她假装,整理着自己的衣服。

  “今晚留下来,好不好嘛?!”叶辰飞从后面轻轻地抱着她。

  “不好!”林幕雪想也没想,直接拒绝了,拉开叶辰飞的手,便走了出去。她可不想让孩子们发现他们在这边不知搞什么!

  这边林幕雪的房子又不够大!要不是因为隔壁是李成明的房子,他也不用求林幕雪搬过来,他直接搬过去就可以了,只要耍耍赖,相信林幕雪也不会怎样!想到这,他巴不得明天就全家搬到别墅去!不行,他要催催装修公司那边,让他们加快装修进度!

  叶辰飞叹了口气,唉,林幕雪大概还没做好心理准备,把他们的事告诉家人。他虽然焦急,但也不敢太过强迫林幕雪。不过,如果请两个孩子帮忙推一下,事情应该可以进展得很快。好吧,他决定秘密找帮手去。

第三十七章 醉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