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校园小白的二三事27

  顾时只顾着傻笑,也不反驳。

  粥凉好了,顾时一口喝了下去,然后迅速上楼窜进了浴室,把自己洗的香喷喷的。

  严惜看着猴急的顾时只能无奈的笑了笑,她换了睡衣,侧躺在床上,心里既有紧张又充满了期待。

  顾时带着一身水汽和淡淡的清香缓缓躺在她身边时,严惜紧张的咽了咽口水。

  顾时看着背对着自己的严惜笑了笑,环抱住她,像抱住一个世界般温柔。

  他缓缓地亲吻着严惜的颈部,没有做出太激进的事情,想让严惜放松下来。

  严惜转过身子来,但眼睛还是紧紧的闭着,不敢睁开。

  顾时从额头一路细啄到眼睛再到鼻子,最后是严惜的唇,温柔又不失坚决的撬开她的贝齿,在严惜的嘴里流荡缠绕,似乎想把她吞进肚中。

  严惜的身体渐渐柔软,像是一滩春水,任顾时摆弄。

  顾时知道第一次会痛,他尽量小心温柔的舒展着严惜的身体,让她在前戏中感到舒适,这样她才不会过度紧张,以至于伤了她。

  严惜渐渐情动,身上一阵阵发热,脑子已经不甚清晰,只牢牢地有着顾时的身影。

  当顾时沉下身子时,严惜眉头一皱,感受到了疼痛,顾时温柔的亲吻着她,帮她消除不适感。

  夜还长,很安静……

  一夜旖旎。

  第二天早晨醒来的严惜感觉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浑身酸痛。

  身旁已经没有了顾时的身影,被子里是凉的,证明不是刚刚才走的。

  严惜有些失落,尽力坐起身来,身体便一遍遍的发痛,抗拒着大脑的指令,但肚子却传来一阵强于一阵的饥饿。

  严惜忽然有些委屈,想要哭,尽管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顾时推门进来时便看到的是严惜坐在床边眼里发红的样子。

  他慌忙放下手里的粥,跑到严惜身边替她在背后放上枕头,轻声问道:“怎么哭了,是不是很疼,都怪我昨天晚上没有控制住。”

  严惜摇了摇头:“我以为你走了。”声音中充满着委屈还带着哭腔。

  顾时从来没见过这么脆弱的严惜,心顿时疼了。

  他抱着严惜:“我怎么舍得走呢?”

  一声肚子咕噜噜叫的声音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温馨气氛。

  “小笨蛋,肚子饿了吧,我熬了点粥,喝完再睡一会吧。”顾时端过来粥,一口一口的喂着严惜。

  喝完粥后,严惜便躺下了,她太累了。

  严惜拉着顾时的手问道:“今天还有事吗?有事的话你快去吧,我没事。”但眼里明明是不舍。

  顾时坐在床边陪着她:“我今天不走,就在这里陪着你。”

  顾时摸着严惜柔软的头发:“我怎么舍得离开你呢?”

  严惜微笑着睡着了。

  顾时看着睡着了的严惜就如同一个精灵一般闯进了他的生活,夺走了他的心,霸占了他的人。

  可是啊,他心甘情愿啊。

  他就像个病人一样,而严惜,就是他的药,医他无心的药。

  只要是她,其他一切都无所谓,都不重要,毕竟,这颗心脏,是为她才会这么强烈的跳动的啊。

  这一生啊,也就是,唯她才可,非她不可。

  渐渐的,顾时也睡着了,他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这个梦里没有严惜,没有严家,除此之外,一切都似乎是真实的。

  在梦中,他还是那个成绩优异,与别人相隔千里的顾时。

  在那里,他的一生都站在别人仰望的地位上,可是,他没有心,对任何人都带着凉薄的感情。

  他同样继承了家业甚至创造了一个顾家的辉煌商业帝国,可是有什么用呢?顾时找不到活下去的动力,也找不到活下去的意义,他对于自己同样是凉薄的。

  不过是,活着,罢了。

  他知道自己的灵魂里似乎缺少着什么,可他不知道少了什么。只知道,那个东西才是能让他真正觉得活着的,但是,他也知道,那样东西,不存在于这个世界。

  他不知道“它”在哪,他无从寻找。

  他是高高在上的。

  他是孤独的。

  最后的最后,他被自己的手下背叛。

  所有股东联合起来剥夺了他的公司,抢走了他的商业帝国。

  其实他早知道底下人不安分,只是他懒得管。他建立商业帝国,也不过为了,如果“它”来到,顾时可以有力量去挽留“它”,但现在,顾时知道自己永远都找不到,“它”也永远不会来了,于是他选择死亡。

  但顾时岂是好欺负的?他设计了一切,既然这个帝国是他建立起来的,那便由他毁灭吧。这样很公平,不是吗?

  那天是个晴朗的一天,公司已经宣告了破产。

  傍晚了,顾时一人站在公司顶楼的属于他的办公室中,摇晃着杯中的红酒,透过落地窗看着红透了天际的晚霞。

  “砰”的一声,爆炸由底部渐渐传到了上面,火光冲天,像极了远方的晚霞。

  顾时充耳不闻底部传来的鬼哭狼嚎,安静的享受自己的孤独。

  孑然一身的来,孑然一身的走。

  他忽然想“它”了,想跟“它”说说话。

  “这红色可真是漂亮啊,是吗?……严惜”在停顿了很久之后,顾时终于可以叫出“它”的名字。

  原来,“它”叫严惜啊,顾时突然第一次开心的笑了。

  想起了她的名字,很满足呢,终于,记起了她。

  看,我不曾忘记你,所以,等等我,让我找到你,好不好?

  顾时闭上了眼睛嘴角带着满足的笑,可是眼角,分明划过一滴清泪。

  他,缓缓倒下了。

  手上的酒杯掉落,一地的晶莹剔透,酒杯里的红酒像是顾时心中的泪,在地上蔓延这,又被窜上来的火焰蒸发的,一滴、不剩。

  顾时突然惊醒,吓到了正要给他披上衣服的严惜。

  他一觉睡到了下午,窗外的晚霞在天际蔓延着,映红了严惜的脸。

  顾时握住严惜的手,向她感慨一句:“这红色可是真的漂亮呢,是吗严惜?”

  严惜点了点头又吐槽到:“怎么感觉你睡了一觉变傻了呢?”

  “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想要慢慢跟你诉说呢~”

  严惜摸着顾时脸上冒出来的胡渣,微笑着听他诉说着。

  她的脑海里,小精灵的声音已经变得机械,测量着这个世界的数据。

  好感度已经满了呢,这个梦境,要崩塌了呢,真是,舍不得啊。

  严惜苏醒前,最后的印象是顾时温柔的笑颜与身后绯红的晚霞相互映照,美的虚幻却又令人心动。

  随后,梦境就像一个世界,分离崩塌成了碎片,掉落了。

第三十章 校园小白的二三事27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