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伤彼岸花

寒gui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摧残

  在一片血红的地方,开满了彼岸花,他们一直安静的开在那里。

  一天,来了很多人,他们驾驭着挖掘机,想要摧毁这个美丽的地方,大片的血色彼岸花走向了地狱。

  他们只能等待死亡,只能看着自己的伙伴死亡。

  可有一株小小的彼岸花很是不甘,这是我们的家,你们凭什么摧毁?

  天,下起了大雨,那些人也纷纷散了,躲雨去了。秋天,彼岸花开的正旺,大片的花朵在暴雨中摇曳,仿佛那不是血色的花,而是血,那些想要他们的家的人的鲜血!欠我们的,迟早要还回来!

  忽然,那株小小的彼岸花的根被同伴们缠住了,他们一株缠着一株,将自己的灵气全都传给了她。

  不!不要!同伴们!你们会死的!不要传给我!她在心里呐喊着,可他们还是源源不断的将自己身体里所积累的灵气传给她。

  去吧,帮我们复仇,你帮我们杀了那些残害我们同胞的人,我们在那里,也会很开心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大片彼岸花消失在风暴中,有红色,也有黑色。

  你要为我们复仇!

  渐渐,雨停了,天,亮了。大片的彼岸花消失了,只有一个少女,跪坐在最后一朵彼岸花消失的地方。

  有人来了。

  她用藤蔓遮挡,变出了血色的衣服。

  “哎?怎么一晚上花都没了?被雨打的吗?”

  “你傻啊!就算雨再大,也不会淋得连渣都不剩。”

  “不管怎么样花没了就是了,你看,上天都在帮我们,咱们这次一定会成功的!所以说,你出那么多钱也不冤,以后咱们一定能捞到一大笔钱!”

  “你看,那坐着个人。”

  “管她呢,赶紧回去通知他们来施工。”

  “我不准你们在这建工厂!”她大声叫道。

  “你谁啊?管这么宽?你家住海边啊?”其中一个男人说道。

  “算了,王炜瑞,别管她了,感觉回去通知他们吧。”

  “真是的,赵英梓!”

  “在!”

  “赶紧跑回去在我回来之前买一瓶啤酒回来。”

  “保证完成任务!”他还真是听话,跟只小狗一样。

  她起身,跃到了树上,等着那个叫王炜瑞的时候来。

  下午,王炜瑞来了,带着一大批人。

  她一跃而下,站在他们面前,大声吼道:“我不准你们在这里建工厂!”

  王炜瑞认出那血色的衣服,说:“你是谁家没教养野娃子?这又不是你家的地你管的着吗?”

  “这就我的家!”

  “鬼才信,这根本没人住。哦~我明白了,要抢地盘是吧,先来后到,这地现在是我的,我要干什么就干什么。”王炜瑞说,“现在你们就按图纸建吧,材料能省点就多省点,花了不少钱呢。”

  “王炜瑞!”她盯着王炜瑞,“你是非建不可吗?”

  “对,我就是非建不可。也许在不久后,你就只能从电视里看见我了,这是你的荣幸。”王炜瑞得意得说。

  “非要建(贱)是吗?你记住了,总有一天,我会来要你的命!”她转身离开,血色的眼泪从眼角滑落。

  “这娃神经病了吧?”王炜瑞自语道。

  ***

  要复仇,这个样子还太小,什么事都做不了。

  走着走着,在孤儿院面前停了下来。孤儿院,这倒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孤儿院的门被打开了,走出一个年轻的女人。看来她就是孤儿院的院长。

  她假装一个被抛弃的孩子,四处张望着。

  “又是一个被狠心抛弃的孩子。”院长喃喃自语,走到她面前,问:“小朋友,你是不是迷路了?你的家人呢?”

  她一下子哭了出来,“我,我没有家人,就,就剩下我,一个了。”

  “可怜的孩子。”院长摸了摸她的脑袋,“你以后就跟我们一起生活吧。”

  院长拉着她的手,进了院子里。“孩子们,快出来,我们今天来了个新朋友。”院长朝里面一喊,立刻就有一群孩子跑了出来,有大有小,有男有女。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啊?”院长亲切的问她。

  “我,我没有名字。”她低下了头,小手拽着衣角。这样子,还真像个迷糊的小孩子。

  “那你想要一个什么样的名字呢?”摸了摸她的脑袋,想让她不再紧张。

  可她都是装的。

  “我,我怕冷,我想要个温暖的名字。”她小声地说。

  “孩子们,那我们送她一个温暖的名字做见面礼吧。你们打算叫她什么呢?”院长看了看他们。

  那群孩子,一下子围在一起,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最后,他们点点头,他们中最大的一个男孩子走了出来说:“院长妈妈,我们想叫她‘楠温晨’。”

  “为什么要叫‘楠温晨’呢?”院长摸了摸他的头,看着他问。

  “听说南边很暖和,希望她以后经历了什么,心中永远温存着太阳。”

  “不错,很有想法。”院长又摸了摸他的脑袋,“你觉得呢?”她看向那个低着头小手紧拽着火红的衣角的小女孩。

  “很,很好。”她结结巴巴地说。

  “那从今天开始,你就叫楠温晨喽。你也可以和他们一样涵我院长妈妈。”院长搂住她。

  “好。”她又低下了头。

  “走吧,先带你去看看睡觉的地方。你们先去吃饭。”院长对那些孩子说。然后牵着她的小手,带她进了里屋。

  “这里空位不多哦,只有这几个房间可以选。”

  “我可以住这里吗?”楠温晨指着一个最角落的房间。

  “这里啊,是一个小男孩住过的……住这里的话就只有你一个人哦。”院长抬头看了看她指的方向。“你很喜欢动植物?”

  她点点头。

  “那你最喜欢什么植物?”院长一直看着她,似乎在盼望着什么。

  “彼岸花。”楠温晨说,她的眼睛一直盯着那个房间。

  “可以啊,那个男孩前些日子被人领养走了,他留了一封信给你。”院长看着她红的要滴出血的衣服说。

  “给我?”楠温晨有点吃惊。

  “是的,给你。他被领养前告诉我,说如果有一个穿红色衣服的四五岁很喜欢彼岸花的小女孩来到这里要把房间给她住,并留了一封信。说一定要让她看。说的应该就是你吧。”院长温柔地看着她。

  

摧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