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这感动的事情很好笑!

  说到从长辈那里听到的故事,晓云说:“我爸以前给我讲一个故事真的是听到哭”

  晓云喝了口茶:“那时候很穷,我爸去山西挖矿结果坍塌,真的就我爸那个兄弟死在天面前,我爸那时候大哭。第二天就坐火车回来了。”

  这让boss想起她妈妈第一次去打工:“我妈以前带着两个妹妹去打工,结果那个工厂主卷款潜逃,半年的工资都被压着,所有的钱只够买一张火车票”

  “那时候逃票,我两个小姨就躲在列车的椅子下面。”

  “第一次查票的的时候,被发现,我妈就说出了厂长卷款逃了,那个查票的听了就放过了她们!”

  “但是!”

  就在小天和晓云要感叹人间有温暖的时候

   boss说:“前一个乘务员走后,后面又来一个查票的,直接把她们三个逮出来,”

   boss忍住笑:“而且还要加罚钱,最后到站,还要打电话给家人来赎回去。我妈说从此以后她再也不要出门打工了,后面一直在家学做衣服。”

  晓云说:“我妈整天在家无所事事,都在怀疑人生了,她问我要做什么,我说你把家里打扫一下也可以。”

  “我们家最干净的算是书房了,因为那里是我爸管的。”

   boss问:“那你妈一天都在干嘛”

  晓云道:“不知道啊,最近她们家儿子发烧了,我回家才开始有饭吃……”

   boss忍笑:“她儿子不就是你哥。”

  晓云道:“对啊,就是她儿子病了,不然我每天都在吃外卖!”

   boss问:“你吃外卖,那你妈吃什么?”

  晓云道:“估计是出去吃吧,她属于那种都不大懂得做家务的人,不过从我记事开始,我们家家境就都还好了。”

   boss道:“所以说你妈旺夫。”

  晓云道:“我妈从小都不会做家务”

  “你妈妈是最小的吧?”

  晓云开始说起神奇的事迹:“我姨才是最小的,不过我小姨和我妈以前一起出去打工,住一起,从来都是我小姨做家务。就是我小姨起床会把饭做好,水烧好,牙膏都帮我妈挤好那种。”

   boss忍笑:“所以有时候真的是命定,你妈命里就是不用做家务和大小没关系。”

  晓云突然说:“刚才你说你爸爸离家出走十个月,我一个一个朋友的爸爸更夸张!离家出走…”

  小天喝着一口茶,突然听到晓云的后话

  “20年!”

  噗的差点把自己呛死,在那边咳嗽,boss大笑,晓云还准备继续这个让她听到哭的故事。

  小天缓过来抬头:“我靠20年!”

   boss道“我们刚刚说完十个月,看你说更久以为是一年一年半居然来了个二十年。”

  小天道:“十个月不认得还是个巨变,你那个20年的朋友,活该不认识了吧!”

  晓云继续道:“那个故事我听到哭”

   boss道:“或许很感人,但是效果真的很搞笑。”

  然后boss开始接一个电话,小天晓云两人一人一手轮流剥花生,突然小天大笑。

   boss打完电话,“你们又讲什么好笑的,你看她脸又红了”

  小天道“我想到我刚进来,晓云说我怕吃甜的还面无表情在那里吃士力架!”

   boss晓云露出惊恐神色:“你不会现在才反应过来!”

   boss继续:“这都半小时了,你和那个谁有得一比,可以叫闪电2号!”

  这话就说到面试时候闪电1号的表现。boss和闪电一起面试,那天来了个差点让boss掀桌子走人的奇葩。

  分明不懂程序还一副很懂的样子,对问题避而不答,闪电1号比较憨实,问了几次被呛了回来。

  到boss这都被驳回去,后来那个人气呼呼的说没必要面试就走了。

   boss出来对前台道:“你这都叫来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人”

  前台一脸无辜道:“我没有通知他面试,他自己跑过来的。”

   boss瞪着眼睛一脸:“what”

  后来已经过了起头,boss在那边吃着水果,一起面试的闪电1号,这才拍着腿道”气死我了”还在那边越想越生气!boss狂笑。

  不过此次,小天认真的解释了为何笑:“我刚剥花生壳,突然看到刚刚吃掉士力架的包装,想到晓云刚说的,才大笑。”

   boss点了点头,肯定道:“其实有时候是会这样,突然想到什么爆笑。我之前助理就很喜欢,我在电脑前,突然屏幕里出现一个人头!!她这人就突然出现在我后边”

  晓云道:“我以后要去当你的助理2号”

   boss瞪了她一眼。

  晓云和小天开始和boss讲起:“中午我们两都在谈论,家里最有洁癖的居然都是老爹。”

   boss大笑:“这我要说说我娘了,以前别人来到我家,都会问你家这是博物馆吗?”

   boss一顿,继续道:“我家两个老人是后来当了奶奶后,才妥协了。现在儿孙一多总是能把家里弄乱。”

  “以前我妈是那种被单都会拿熨斗熨平不能有褶皱的,还有窗帘那个流苏”说着boss 比了比使用梳子的手势“都要拿梳子把流苏弄一根根弄整齐。”

  晓云瞪眼“那个熨斗熨平吓到我了。”

  话题说到洁癖爸爸的时候,boss又开始说起家里几次的大起大落。

  “我爸从十个月失踪回来已经是赚到钱,后来很蠢,去投资发电厂还是水厂。被zf收走。”

  “zf给了他三千块,我爸说给我三十万都不够!后面zf人员说你不要是吧,我爸说那要吧,zf人员说不是不要的嘛”

   boss忍笑:“然后我爸连那三千块都没有,你说是不是很搞笑。”

  “前不久他开始做茶叶,之前还挺好赚的,最近又赔了。所以现在我们那有钱人很多,就属他最惨。”

  “那个被政府收了的发电厂,他之前还特意为去那修了一条路。我们原本和他开玩笑,晚年可以骑自行车去故地重游,说这是我建立的。后来那条路也翻新了,路边的碑也被敲掉。什么痕迹都没了。”

   boss还是那个死贱死贱的笑脸,原来同样的故事不一样的人口中,可以有悲伤和爆笑两种不同的效果。

  晓云道:“zf好黑啊!”小天也附和。

   boss道:“不过后来村里捐钱,我爸穷了没什么钱,村里也会把他名字写在前面,就算是只有八千或者一万多。因为以前我们家是捐了不少。而去以前搞实业,他是有搞成功的,虽然他现在就是个没用的老头。”

第五章 这感动的事情很好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