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夜

  “我的姨母明唤桃花,很俗的名字是吧?她总会念念叨叨这个名字,一会笑,一会掉眼泪。其实丑妞才是她的本名,因为她遇上了一个男子,一个说她长得像桃花一样漂亮的男子,她便改名叫桃花。那个男子想必将军也猜到了,就是如今的夕穆夕副将。当年他还是一个小小的将士的时候答应我姨母会回来娶她的。当时他离开的时候并不知道我姨母已经怀孕了,她心心念念那个人,等了三月胎儿已经渐渐成型,纸兜不住火,穿再多再厚的衣服也是徒劳,总会遮不住肚子。在当时的村子,姨母会是个大大的丑闻,我家已经有一个丑闻在前面,就是我的母亲是一个娼妓。姨母的事情一旦败露绝对是死路一条,她不怕死但她舍不得肚子里的已经三个月的胎儿。她只能在半夜逃到我母亲的住处---一家青楼。不说一句话,剪去一头的青丝,往手臂上划一道长疤,做一个捧菜的,打扫的丫头。我的母亲也怀孕了,青楼女子怀孕实在不容易,要挟也好,蒙骗也好,她已经偷偷存够了赎身的钱。带着姨母来了南城,开了一家茶馆。以为慢慢等,夕副将会回来的,就算没有功名,到时候她们三个人回家像父母认个错。但是,呵,夕副将早已是有婚约的人,他母亲当然不能让他有这等污绩,自然会帮他清理,她买通了店里的小二,往我姨母的饭菜里投毒。我的母亲吃下去了。“

  夕少长看着桑阳的眼角似乎有一滴泪,那张脸依旧的带有几分嘲弄。几分动容,几分无言。还是不能阻碍将军的疑问“然后呢?家父应还有个流落在外的孩子?“

  “将军请明晚再来吧,我累了,不想说“接下来便是一连串的“咳咳咳“咳嗽声,以手绢掩口。

  看着面前的人对着手绢轻轻笑笑,眼里蒙着泪,手指葱白。看不见手绢,久经沙场的他对血腥味已经非常的敏锐了。

  转身离去。夜已深,门外月朗风清,清风扶柳,柳树郁郁葱葱,桑阳?夕少长想起了这个人的名字。

第一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