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夜

  到了第二天的晚上,桑阳靠着窗边,清风吹着他耳边的头发飞扬,脸色一如既往的不见怎么好的白。手里拿着一杯酒,细品。

  少长进门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场景。少倾,“外面的风景有那么好看吗?“原意只是想问接下来的故事。

  “将军来了?请坐,新进的陈酒,来一杯吧“说罢便给少长倒了一杯酒。“窗外的风景还挺好的,只有到了夜晚,才觉得真实,才觉得美。“桑阳坐下来说着。

  少长看着他,皱着眉问“我来听后续的事“

  “我母亲喝下去了,早产生下了我便去了,姨母大受打击,摔倒在地上,竟也早产,生下了死胎。可能是因为爱她夭折的儿子,可能是因为愧疚,也有可能是因为恨,便把我当做亲生儿子来看待“说到这里桑阳的嘴里似嚼着几分玩味,看得少长几分寒意。

  “夕副将来年就回来了,按照他母亲的意思娶了那个门当户对的女子。我姨母托人写了很多的信件也是有去无回。后来被我查出来了,他知道了我姨母的事,在他回来之前,他依旧娶了别人。你想啊,那个女人怎么知道我母亲和姨母在哪里的?是我姨母写信给他!告诉他,她在那里等他,她怕他寻到她家里时被为难。“桑阳停留了下眯着眼睛加了杯酒问“将军还想知道什么?“

  “你一个人估计查不出这些,这家青楼是你收集情报的地方吧。“少长喝着酒,想着不然你怎么知道我们何时回城,什么穿着,如何上城倒灰。这不是偶然,你找我到底有何用意。

  “我要夕穆的命“桑阳放下酒杯。

  “妄想“少长站起来欲离去。

  “夕少长,你上楼的时候可有留意楼下的娟客可有谁?楼上见不着的又有谁?就另一边角落房间的青花居就是当朝的左丞相!我要是把知道的都说出去,这个王朝还能坚持多久?!“桑阳依旧品酒,略显醉意。

  少长越加看不懂这个人,有这等本事为什么要我下手?早可以把义父杀在边疆回不来。

  “想清楚,明晚,我等你的回复“桑阳又站起来望着窗外。

  少长离去,桑阳看着夜色看着背影说“今晚夜色真美“然而今晚只有乌云没有月色。

第二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