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终于见到顾源 带他逛学校。

  今天读了有关李清照的语文朗读材料,我觉得其中讲述的有关李清照的一件事印象很深刻。

  当李清照要将她的平生所学传授于一个十岁小姑娘时,那小女孩却说:“才藻非女子事也。”

  这小女孩虽是童年无忌,但李清照大彻大悟,这个社会有才有情的女子是真正多余。然而李清照却一直奢想什么关心国事、著书立说、传道授业。

  然后,李清照吟道: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正是这样啊,为什么有才有情的女子就是“愁”的化身吗?李清照若只是个已经麻木的人了,也就罢了。她又偏偏是个“以心唤世,以笔唤天”的女诗人。

  今天英语课听课,昨晚晚自习提前预习导学案,把今天PPT上所有要问的问题都在纸上回答了一遍,写了三张密密麻麻的英文。今天上课,班上同学没有几个举手的,我也就不好意思举手。

  三张英文,只站起来回答了一个问题,而且是自己举手回答的。

  想想以前,我林溪也是班上的第一,今天怎么沦落到这个地步?!

  唉,算了!明天顾源就回家了。

  第二天。

  一大早,顾源就请好了假,带着行李回了老家。客车路上,他给爸妈发了个短信:爸妈,我正在回家的路上。顾源爸妈很快就回了:儿子,回家路上小心一点。顾源:没事,你儿子我一身功夫呢!

  一个小时后,顾源回到了老家。而我就在这里读书。我已经知道顾源会在上午十二点钟到学校来看我。11:50,我一边跑步,踩着放学铃声,和蔚晓冉说:“晓冉,我要去校门口见顾源了!耶!”然后在校门口那边的一个转口,我停住了脚步,深呼一口气,整理一下校服,平复一下我心口的那条小鹿。我躲在墙角,偷偷看一眼那个站在校门口徘徊走动的穿蓝白相间的T恤男,没错,那是顾源,顾源好像又变瘦了,“心疼!”而我,又胖了一点。虽然是邻居,但见到他还是有点小激动。我走了过去。

  “顾源!”我大喊一声。

  “哎!”他也喊了一声。

  我这才激动地跑了过去,脚步停在他的跟前,心怦怦跳:“顾源,好久……”我半句话没说完,顾源却三下五除二把我扛了起来,我顿时失去了重心:“啊!顾源!”我一边敲他的背一遍大喊。

  他竟然把我扛到了行政楼门前,看门的大爷都微微一笑。终于把我放了下来。“哎呦,不行,我低血糖了!”我眼前发黑,他着急起来,“啊?怎么样?没事吧!”过了一小会我脑袋供血正常了。

  “看我给你带了一个东西。”顾源神秘地说。“什么东西啊?”我向他书包里瞥了一眼,只见他拿出了一个金属制品,“这是我昨晚用子弹壳和红丝线给你做的一个工艺品。”

  我顿时有些感动。

  看这个工艺品做的很细致,每一个子弹壳都用红线缠绕几圈然后固定在一起,做成了一个两颗心连在一起的模样。

  “啊,谢谢!那你昨晚是不没睡好?”我问他,“哦,没什么。”他说。“你一天下来不累吗?”“不累。”

  他笑了。

  “嘿嘿,那谢啦!那我就收下了。”我高兴地说。“嗯嗯。”

  我赶过去牵了他的手。哦,我怎么牵了他的手呢?“啊!”我呻吟一声,把手松开了。我的脸通红,顾源却不好意思了:“啊!没事!”

  “呃,走吧走吧,顾源。”我们从行政楼左边的道路走,“道路通向高二级部和实验楼,外表看上去像一个超大的红色四合院。与高二楼对称的是在东面的高一和高三级部。中间是水池加小路。两个对称的红色“四合院”。中间水池北面是行政楼,也就是中心楼。后面是个操场,跑一圈四百多米,操场左边是一个篮球场和四个宿舍楼,篮球场的右边餐厅楼和大会议室,后面有超市。我和他一路走着,我给他解说着。”“这是个新校吧。”“对,四年新校。”“现在都逛完了,去哪儿?”“嗯...”我考虑了一会儿,“哎,我们去行政楼吧,那里有琴房,我弹琴给你听!”我有点小兴奋。“好啊。”在琴房,我弹了一首我很喜欢的曲子,可是别的太难的我也不会啊。

  “你在部队怎么样?你那哥们肖江还天天和你在一起吗?”“对啊......林溪,那件琴房弹钢琴的那女的还有和她一起伴奏的拉小提琴的那男的是谁啊?”“哦,那个弹钢琴的女生叫乔煦,拉小提琴的叫钟扬。”我也就知道这么多了,“我觉得那个乔煦好漂亮啊,她参加过很多艺术节等的节目,那个钟扬,英姿飒爽,我们学校恨锁女生拜倒在他脚下呢!”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你又不好好学习,又天天跑到这里来弹琴了吧!顾源看起来有点小生气,我知道他是装的。”那个乔煦长得还挺好看的,那个钟扬就......“他低下头,我看着他的脸,”顾源,你怎么了?“顾源去生气的说:”不管你了,你自己自生自灭吧!”说完,顾源就拍屁股走人了,他一走,我笑嘻嘻地差点撞上了人,抬头一看,是乔煦,顿时,一股干净清爽的感觉在心头,后面还有钟扬。顾源喊了:“丫头!快点!”“哦!”我应了一声。

第三章 终于见到顾源 带他逛学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