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往事忆

  “妹妹不明白。”我一脸疑惑。

  “当初,我只是个官家女子,被待选入宫,可皇上那时只宠绮妃,我根本没法去赢得皇上的宠爱,没办法,只好夺宠,但绮妃却是一万个不愿意,但没办法,给我灌了红花。”娴婕妤万般无奈的对我说着。

  “所以姐姐才会被封为婕妤,只是因为姐姐不能怀孕?”难道君染画没有爱过她吗?

  “不然你以为他是真的喜欢我?错了,后宫佳丽三千,他一个都不喜欢,包括你。”

  “我从来也没有奢求过,只想他陪在我身边便好。”虽然嘴上这样说,但心里,却不是滋味。

  “他不会陪你终老的,等我们年老色衰,他就会将我们弃之一旁,另寻新欢的。”

  “我不信,我凤浅宁想做的事,没有做不到的。”我并不苟同她的意见,皇帝也是男人,只要用心去打动他,他不会一直是石块的。

  “话已至此,我多说无用,告辞。”她起身欲走。

  “慢走不送。”我不紧不慢的呡一口清茶。

  “娘娘,娴婕妤这是来…”谨言也是看出了端倪。

  “见我受宠,迫不及待的拉拢,与绮妃有仇,希望借我之手,杀了绮妃,并且让我以为帝王无情,从此不再爱上皇上,好深的心计,看来,娴婕妤并非想象中的那么温婉。”我放下手中的茶杯。

  “娘娘,启公公来了。”慎儿兴冲冲的跑进来。

  “请”

  “老奴参见容华娘娘。”

  “启公公有事吗?”我一向对他很客气,他可是君染画的心腹。

  “皇上有旨,今夜,宁容华侍寝。”他兴奋的望着我。

  “多谢启公公,我梳洗一番便去。”

  他走后,谨言和慎儿又高兴了半天

  “如今娘娘盛宠,看谁敢欺负咱们。”

  “好了,替我梳妆吧”我打压下她们的兴奋。

  半个时辰后,我沐浴更衣完毕,谨言为我梳了个大气的彩云髻,左右用一对碧玉簪绾起。头间的珠玉在夕阳的照射下显得褶褶生辉,鹅黄色的锦绣月华琉璃裙穿在身上,娇柔又不显刻意。我特意让凝月给我涂了素妆,既不华丽又不简单。长长的裙摆,在走动下更显从画里走出的人。

  我不愿意坐轿辇去,由谨言陪着,徒步走向龙吟宫。

  “皇上金安。”他正在案上批阅着无数的奏折。

  “起来。”他没看我,还是专心批他的奏折。

  “谢皇上。”我站起身走到他身边,“皇上,喝杯茶。”

  “宁儿,你今天很美啊,是要取悦朕吗?”他抬起头,瞬间被吸引。

  “没,没有。”我低下头。

  “女为悦己者容,宁儿这样用心装扮,朕自然要取悦一番。”他大手托起我的下巴。

  “你是朕唯一觉得不做作的女子,朕现在只想和你在一起。”他将我拉过来,想让我与他同坐。

  “臣妾不敢”龙椅向来是帝王的,还代表着权力,我虽想要在宁国立足,但也不想让他这样宠我。

  “若换作别的嫔妃,必定高兴坏了,你倒识规矩。”他赞许的看着我。

  “臣妾自小在宫里长大,虽母亲出身低微,但母妃却时时教导臣妾,不论父皇怎样对臣妾,他都是臣妾的父亲,这一点不可否认,臣妾如今视皇上为夫君,自然为夫君着想。”

  “朕的宁儿果然识大体。”他将我抱上床

  熄了灯……

  

第十一章:往事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