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伤悲切

  醒来时,却是在凤珍宫里。

  “娘娘,吓死奴婢了,您终于醒了。”凝月在床边哭嚎道。

  “我还没死呢。”我微微睁开眼,看着她。

  “颜妃娘娘的事,您也别太伤心了,皇上已经去查了。”凝月看着我,细声道。

  “多半是皇后做的,若是我此刻有权,必定杀了她,为母妃和我未出生的弟弟报仇。”我揪紧了床上的被褥,面色阴狠。

  “娘娘也别太难过了,身体最重要。”谨言走进来。

  “我知道了,扶我起来吧。”我抬起手,让凝月将我扶了起来。

  我坐在镜前,容貌虽还是那样倾城,却憔悴了许多。

  “娘娘是担忧容貌?待会儿奴婢给娘娘梳妆一番,娘娘自然就更美了。”谨言拿起梳子,想要为我梳妆。

  “不必”我拦住她:“母妃刚失了孩子,我任何装束都不要。”

  “这……不好吧”

  “你如今是宁宫的妃子,不要装束,是盼着朕死吗?”他冷声进来。

  “皇上金安”

  他走进来,面色冷的骇人

  “浅宁,这里是宁宫,若不装束,怕你会遭到群臣的议论。”

  我面上无色,淡淡的道:“臣妾母亲未出世的孩子没了,臣妾不能代他守丧吗?皇上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希望皇上能理解臣妾的苦衷。”

  他更怒:“你的意思,是朕不为你着想了?”

  “臣妾没有那么说。”

  “凤浅宁,朕自从遇见你,从未对一个女人如此好,你居然这样回报朕,太令朕失望了。”他眼里尽是失落与气愤。

  “那就请皇上赐罪。”我跪下来,等待着他的雷霆之怒。

  “婕妤凤氏,乖僻善妒,出言不逊,从今日起,禁足于凤珍宫,一切供应,都给朕停了。”

  他一拂袖,气冲冲的摔门而去。

  “娘娘又何苦和皇上置气,到头来,受伤的还不是您。”谨言叹了声气,将我扶了起来。

  “谨言,我很累,扶我去那边睡会吧”我很是累极,倒头便睡,夜里只听见有了一些动静,却累的连眼皮都抬不起来……

  “宁儿,宁儿”似乎有人在旁边呼唤我。

  “皇上?”我揉揉发昏的头,仿佛我们在一辆马车上。

  “醒了”他冲我坏笑一声,“你这样贪睡,以后丢了可怎么办。”

  “这是哪里?”

  “我们出宫了,现在已经在远离京城的路上。”他撩开轿帘,外面一片繁华富盛。

  “出宫?”我还是觉得有些不相信。

  “朕那日是故意的,目的就是带你一人出来,谁都不带。”

  “皇上那日是真真伤了臣妾的心。”我故意撇撇嘴。

  “好了,朕不是补偿你了吗?只带你一人出宫,游山玩水。”

  “皇上,你太坏了吧,臣妾还以为,你真的不要臣妾了呢?”我倒在他怀里,娇羞道。

  “朕就是不要江山,也得要你,不是。”他轻轻点一下我的鼻尖。

  “皇上一定要一直对臣妾这样好,否则后果自负。”我指着他,毫不避讳。

  他噗嗤一笑:“听你的,永远都听你的,好了吧。”

  我满意的点点头,不再说话。

  

第十八章:伤悲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