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回江国

  “凤浅宁?”皇后看到我回来,脸都僵住了。

  “快,传太医”那个陌生男子将太医急忙召来。

  “你到底是谁?”君染画眼里是提防与怀疑。

  “我是江凌寒,是江国的皇子,也是浅宁的哥哥。”他根本不顾君染画的眼神,只心疼他的妹妹

  “皇子?”君染画冰冷一笑,不再说话。

  “回殿下,公主已无大碍,只是失血过多,用了阿胶补血后,应该就能醒了。”

  “下去吧”他一挥袖,“浅宁从小就受苦,没想到,和你在一起更受苦。”

  “朕是真的喜欢浅宁。”

  “是吗?你不娶凌惜,只娶浅宁,不是因为她好控制吗?”那皇子悄然站起来。

  “随你怎么说,反正她已是朕的女人,朕不会放弃她的。”君染画眸中带着一丝不屑。

  过几天,我带着几分疼痛与发昏,迷迷糊糊的醒了。

  “皇,皇上”我的声音竟是那样低沉。

  “浅宁,你醒了”说话的不是君染画,是江凌寒。

  “皇兄?”我不解的望着她,乍一看,确实是在江国里。

  “你醒了就好,想吃什么?皇兄去给你做。”他宠溺的抚摸着我的头。

  “皇上呢?他怎么不在。”我不管皇兄,起来却没有看见君染画的影子。

  “你别关心他了行不行,你可是浴火重生的公主,你的性命有可能肩负着整个中原的存亡。”

  “皇兄,你知道什么吗?”我不解的看着他。

  “没事,他去见父皇了。”皇兄叹了口气。

  “我也去”我强撑着身子,也去了宣室殿。

  “宁儿”皇兄一脸担心。

  “江帝的盛情,朕一定不会忘的,也希望江帝能善待浅宁的母妃。”君染画正与父皇交谈。

  “父皇,皇上”我一进门,便朝他们福身行礼道。

  “宁儿,你醒了。”他们同时说道。

  我点点头,道:“浅宁自知是女子,不该参与军政大事,只是太过思念父皇,所以才会不顾礼数闯进来,还请父皇恕罪。”

  “浅宁这孩子,这时候还顾什么礼数啊。”父皇忙帮我扶起来。

  君染画其实都看在眼里,父皇其实平时没有对我那么好,只是他在,不得已做做样子。

  “浅宁懂礼数,还是江帝教女有方。”君染画陪笑道。

  “那里,浅宁如今深得宁帝宠爱,也是她的福气。”父皇的眼里是算计。

  “好了,我也不想听你们唠叨,我想去见见母妃。”我打断他们的对话,一直渴望见到母妃。

  “也对,还不快带公主去棠梨宫。”父皇忙让太监将我引去。

  我走在熟悉的宫道上,心里关心着母妃的身体,也知道,我绝不会放过凤鸣宫里的那个女人。

  棠梨宫还是那样雅致,不过多了些棠梨花盛开。

  “凝霜,母妃好吗?”我哽咽的看着母妃身边的贴身婢女。

  “娘娘还行,只不过太过思念公主和夭折的皇子。”凝霜也落了些泪。

  “我去看看”我迫不及待的走进去,却看见病入膏肓的人颤巍巍的躺在床上,那是我的母妃吗?

  “母妃”我轻轻的唤了声。

  

第二十章:回江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