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曾经爱

  夜晚的宫里冷冷清清,忽闪忽闪的烛火犹如鬼火一般,令人的心那样颤动。

  “啪”夜晚中,一个匕首直直的刺在桌上,我不禁吓了一跳。

  我靠近匕首,上面有纸条,我不解的看着它,随后,拔出匕首,将纸条拿下。

  浅宁

  今晚子时,后花园,有要事相告。

  楚轩瑾

  楚轩瑾?他,怎么会来。

  曾经,我身处冷宫,是他常常来看我,身为大臣的公子,却总是没有一个公子样子,但是,我与他,却是已情尽。

  “谨言,凝月,进来。”我握住纸条,淡然的开了口。

  “奴婢在”

  我淡淡的吸了口气:“我要出宫。”

  她二人皆是一惊:“娘娘不可,如今皇上正在气头上,若发现娘娘私自出宫,那可是大罪啊。”

  “不行,我一定要出宫,我要去见瑾哥哥。”我趁着守卫换班之时,偷偷溜出去,不许任何人跟着。

  子时

  “浅宁”他如约而至,只不过,一身侍卫服。

  “你,成了侍卫吗?”我不禁出声问道。

  他依旧很冷峻:“你都能成为君染画皇妃,我为何不能成为他的侍卫。”

  “你应知道,我如今是浅妃,嫔妃私通是大罪,有事快说。”

  夜色中,他的模样我瞧不太清楚,只是感觉面前这个男人,让人陌生。

  “和我走吧,君染画他不爱你,他是帝王,一生都不会爱上你。”他牵起我的手。

  我努力挣开:“放肆!”

  他仿佛听到了虚言:“放肆?凤浅宁,你说我放肆,那以前,你我岂不更放肆。”

  “那是以前,我如今是浅妃,仅次于皇后,是宁国帝王的宠妃,我们,只是个过客。”我那乌黑明亮的眸中不时透过狠厉。

  他还是不肯罢手:“我不管,你是我的女人,君染画待你不好,我便要带你远走。”

  他死死的禁锢着我,我竟毫无反抗的能力。

  “要么和我走,要么大家都死在这里。”他阴冷的勾了勾唇,如夜空中的流星,明冶却透着死亡的光辉。

  我警惕的看着他:“你在威胁我?”

  “不是威胁。”他别过身,依旧想让我和他走。

  “楚轩瑾,你知道私自带走嫔妃是什么罪吗?九族,诛九族的大罪,君染画的军队已经攻打江国了,你觉得,如果他知道,你带走了我,他会不会杀了你家人。”我冷眸中带着些凌厉。

  他心里颤动着,话到嘴边,却停下了,在夜空中,宁静而安谧。

  “浅宁,你真的,不和我走?”

  我深深的吸了口气:“轩瑾,对不起,我爱上了他,为了母妃,为了江国,我也不能离开他,这是事实。”

  他终是叹了口气:“没想到,你还真的爱上他了。”

  他松开我的手,接着,那冰冷的唇欺压而上,时间仿佛定格在那一刻,忘记了时间。

  我努力想挣脱,可是越挣扎,他越是更抱紧我。

  直到我感觉一股力量把我推开。

  “啪”我根本来不及反应,脸上便火辣辣的疼,血顺着嘴角流下来。

  “贱人”他冷漠夹杂着失望透顶的声音从我上方传来。

  

第四十章:曾经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