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五章:离宫内

  御书房

  我看见,一排排的大臣跪在门前,不曾离去,见我来,指指点点,互相议论着,仿佛我是个妖孽,是个奸妃。

  “浅妃娘娘,您怎么来了?”启寿自然疑惑,我不是应该在勤政殿的吗?

  “皇上可在?我想和他聊一聊。”我努力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

  里面传出君染画的声音:“进来。”

  我深深的吸了口气,抬步进去,他憔悴了好多:“臣妾参见皇上。”

  他沉闷的开口:“你知道了。”

  我默默的点点头,算是默认了。

  “放心,有朕在的一日,你便不会失去妃位。”他叹了口气,宠溺的看着我。

  而我,自始至终从未说过一句话。

  “浅宁,你怎么了?”

  我想了一阵,咬唇跪下道:“求皇上,将臣妾发往永巷,臣妾,愿一生在那里。”

  “你胡说什么。”他说着,便要扶起我。

  “不是的,大臣跪了这么长时间,皇上若有法子,早就遣散众臣了,臣妾怕死,怕皇上赐臣妾白绫,斗胆,让皇上下旨,贬臣妾为奴,终生浣衣。”我哽咽的开口,眼泪落下来。

  “朕不许,你是朕的女人。”他紧紧的搂住我,不许我离开。

  我叹了口气:“皇上,这是最好的法子了。”

  “是朕没有办法护住你。”他悲凉的声音传来。

  我努力忍住泪:“皇上,最后一夜了,让臣妾伺候你更衣可好?”

  他自然允许,只是以后怕是没有这个机会了。

  晨起之日,他已经走了。

  我望着凌乱的床上,久久的出神,最后,穿了一袭白衣,默默的走出去,群臣已经散了。

  “姑娘,皇上让奴才来送姑娘。”一声“姑娘”,我的泪划到嘴角。

  永巷是禁宫,也是谁都不愿意去的冷宫。

  “望姑娘好自为之。”启寿匆匆离去,只剩下我。

  我抬步进去,见到几个浣衣的少女,管事姑姑穿着棕色的衣衫,我微微行礼:“见过姑姑”

  “嗯,我听说了,你是新来的,叫什么名字?”那姑姑耀武扬威。

  我思索了一阵:“奴婢姓宁,单名浅。”

  姑姑上下打量了一番:“宁浅?去厢房吧。”

  我点点头,行了一礼便走了。

  厢房自是不比凤阳宫,破旧不堪,同时和别人住在一起。

  “我叫宁浅,你们呢?”房里有四个人,算上我正好五个。

  先开口的女子道:“我叫沁香,这是我妹妹茹香”

  “我叫诗韵”

  “我叫缘梦”

  我淡然的笑了笑:“以后互相照应着,宁浅就十分感激了。”

  说着,我便拿出银子与她们分了。

  “宁浅,你身份不简单吧。”沁香拿着银子,冷笑道。

  我噗嗤一笑:“姐姐在说什么,我听不懂,我只知入了永巷,专心做事才能永保平安,打听太多,容易惹祸上身。”

  第一天,姑姑没有为难我,只让我先休息着,或许是君染画吩咐的。

  这天晚上,我辗转反侧,不得安枕。

  染画,我好想你,若我死在永巷里,恐怕你也不知吧。

  后半夜,我静静的睡去………

  

第四十五章:离宫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