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五章:中秋宴

  中秋晚宴,群臣嫔妃都在,君染画坐在首座上,旁边坐在皇后。

  “臣妾来迟,皇上恕罪。”我并非故意来迟,只是祁越身子有些不适,我多待了一会罢了。

  君染画也未曾怪罪:“可是宫里有什么事?”

  “原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越儿有些身体不舒服罢了。”我恭敬的回话道。

  君染画一向疼惜祁越:“让太医看了吗?”

  “还没有,臣妾觉得不过是越儿受了凉。”

  “启寿,去传个太医为三皇子诊治,必要时,开些药方。”君染画侧过身子,对启寿道。

  启寿应了声,让启福去办了。

  我起身坐在自己该座的位子上,和玉蝶聊了起来。

  “皇上,臣妾看,这舞蹈也就是往年的,也没个花样,新进宫的妹妹们多才多艺,不如,让妹妹们大显身手?”我无意的聊起一个话题。

  他笑道:“再多才多艺,也比不上你的舞姿。”

  “是啊,贵嫔妹妹当年一舞,可是惊为天人呢。”苏黎在旁边应承道。

  “皇上,臣妾和诸位新进宫的姐姐们还未看过贵嫔娘娘的舞姿呢,不如,皇上向贵嫔姐姐讨一讨?”容小仪满脸真挚的看着君染画。

  “臣妾尚未准备,贸然上去,怕是会贻笑大方,还是不去了。”我何尝不知,现在上去,就是哗众取宠。

  “皇上,刘太医求见。”启福急急忙忙的跑进来。

  “什么事?”君染画不紧不慢的喝了口茶。

  “说是,三皇子中毒了。”启福哭丧着脸道。

  “什么”我不顾规矩礼仪,冲了出去。

  “宁儿”君染画随后也跟了出去。

  凤阳宫里,太医跪了一地。

  “三皇子性命垂危啊”太医小声议论着,互相商量着怎么办。

  “你们说什么,越儿怎么了,他还这么小,他不会有事的。”我抱起越儿小小的身子,他浑身滚烫,瑟缩着。

  “娘娘,三皇子不知道中了什么毒,如今无药可解,怕是……”

  我愤怒的看着太医:“救,马上救,三皇子要是有事,你们都别想活!”

  君染画走进来:“宁儿,祁越不会有事的,他是朕的孩子,老天不会这么残忍的。”

  “皇上,三皇子突然中毒,怕是有人陷害,臣妾觉得,不如查一查。”玉蝶在一旁附和道。

  “太医,可知道三皇子中的什么毒?”君染画面色如同阴霾一般,让人胆战心惊。

  “这个,臣不知。”太医战战兢兢的开口。

  “废物,太医院养你们有何用?”

  “皇上恕罪,臣,臣虽然不知是何毒,但,如果知道皇子吃了什么,自然就能知道是何毒了。”

  “查,严查!”

  所有的人都聚在凤阳宫,大家都把心悬着,唯恐大难临头。

  “皇上,臣已经查清楚了,是三皇子误食了半夏。”刘太医端着一小蝶吃食。

  “凤阳宫的膳房呢?怎么会混进半夏这种东西。”

  “回皇上,这不是膳房做的,是皇后娘娘赏的。”膳房的总管唯唯诺诺道。

  君染画偏向穆曦月:“皇后,可要解释一下。”

  “皇上明鉴,臣妾身为六宫之主,浅贵嫔的孩子自然也是臣妾的孩子,臣妾怎会害三皇子呢。”穆曦月颤抖的跪下来。

  “皇上,臣记得,皇后娘娘前几日说头痛,特意从太医院要来了半夏呢。”旁边的李太医开口道

  

第五十五章:中秋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