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章:除夕宴

  “那本宫就静候佳音。”皇后那媚人的唇微微上扬,透着嘲讽。

  “臣妾先行告退。”我便是连看她都不看一眼,直接走了。

  出了宫,我便如同泄了气的皮球,再也不复刚才那番傲气。

  “初进宫时,我记得我那样无心机,无阴狠,如今再也找不到那时候的我了。”

  今年仿佛过的特别快,转眼,到了除夕了。

  “妹妹,你可曾听说,皇后解禁了。”苏黎在我身边轻轻道。

  “皇后解禁是迟早的事,除夕这样大喜的日子,皇上顾念旧情,自然不会苛待了皇后。”我轻轻的饮了杯酒,嘴里感到一阵暖意。

  “是啊,不知以后皇后会怎么对付我们的呢。”苏黎说完了话,便堂堂正正的坐在了座位上。

  “浅妃”君染画的目光触及到我,一脸柔情蜜意。

  我缓缓起身,行了个礼:“皇上有何事?”

  “祁越和祁莞都快两岁了,怎的没有带过来。”君染画平日里最疼这两个小家伙,自然挂念。

  “回皇上,他们经不起除夕的热闹,臣妾便让乳娘陪着他们睡了。”我谦卑的语气如同冰山一角,凌冽的嘴角微微上扬。

  “嗯”君染画淡淡的应了声,继续看歌舞。

  “皇上到底挂念三皇子,祁祯怕是要怪父皇只疼弟弟了呢。”皇后这话,看似是玩笑,实则是试探君染画对她们母子有没有真心。

  君染画自然不傻,听出了话里的意思,冷脸道:“祁祯身为嫡皇子,大皇子,自然要努力学习政务,将来为朕分忧,不是整天拈酸吃醋,怪朕偏宠三皇子。”

  “是,臣妾知道了。”皇后觉得一阵寒凉,只得闭口不提了。

  “皇上,沁贵人侍寝有些日子了,怎的肚子还不见动静。”我只管含笑看着座上之人。

  君染画笑了笑:“当初你进宫,不也是久久未曾有喜吗?”

  虽然我的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但我看得出来,君染画不希望我说沁贵人的坏话。

  “浅妃娘娘和皇上伉俪情深,嫔妾自然不能比。”沁香掩唇一笑。

  我呆愣了一下,伉俪情深本就是赞美夫妻的,何况皇后还在,我只算个妾,沁香这是要落井下石?

  “沁贵人还是注意一下言行吧。”皇后尴尬的开口。

  适时,我开口道:“皇上,沁贵人虽是皇上的心上人,但毕竟礼仪不通,臣妾不才,却也久居深宫,臣妾愿意教一教沁贵人,让她懂得宫规。”

  沁贵人变了脸色,道:“嫔妾多谢娘娘好意,不过………”

  “浅妃娘娘亲自教你,那可是福分。”苏黎向来看不惯这种人。

  君染画也未曾反对:“由你吧。”

  沁香端端正正的行了个礼:“是,嫔妾多谢娘娘。”

  除夕夜草草而过,我便也是放下了心。

  春日乍暖还寒,皇后免了各宫请安,倒也是省了不少时间。

  “娘娘,沁贵人来了。”谨言进来小声道。

  “让她候着吧,就说本宫还没起身呢。”我冷笑一声,她若反抗,便是不敬我,若不反抗,便是自己受着。

  

第六十章:除夕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