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五章:幼子落

  “娘娘,有凝月在,我们不会吃苦的。”

  “对,奴婢会永远陪着您。”

  我惨淡的笑了一声:“进了这里,我倒安生,吃苦,我从来不怕。”

  海棠宫

  “贵妃可有说什么?”苏黎看着送来的祁莞。

  “娘娘拜托黎妃娘娘看在往日情分上,照顾好公主。”那个奶娘一把辛酸泪的抱着祁莞。

  “黎娘娘,母妃呢,我想要母妃。”祁莞一声声的母妃,让黎妃心里不是滋味。

  “祁莞乖,你母妃现在有事,很快就回来接你了,你在黎母妃这里住几日可好?”黎妃笑着给祁莞拿来点心。

  “是不是,母妃不要菀儿了,母妃是不是只要皇兄了?”

  “怎么会呢?祁莞别胡思乱想了,好不好。”

  祁莞虽然不开心,却是没有再说一句话。

  永凝宫里也是一片沉寂

  “闹归闹,孩子是无辜的,何况她为宁国生下了二子一女,已是大功。”太后抱着襁褓中的婴儿。

  “是她任性胡闹,朕……”君染画握紧了拳。

  “皇帝,说来说去,还是你不对,这倾颜走了数年了,你还是如此放不下她,你让她心里怎么想,想你这么多年的宠爱,就是因为一张脸?那她算什么。”太后不成器的看着君染画。

  他自知说的句句在理,便道:“朕知道了,以后她若肯求,朕便放了她便是。”

  “孩子呢?祁越和祁莞毕竟要在一处啊。”太后放下祁晔,站起身。

  “这个,朕心意已决,祁越和祁莞都不小了,没事。”

  只是在出去的那一刻,仿佛世界都黑暗了。

  他不是不爱凤浅宁,只是放不下他所谓的帝王尊严,他爱阮倾颜也爱凤浅宁,只是他不懂其中利害罢了。

  “冷宫一切如旧,她若有事,便都去陪葬吧。”君染画冷冷的吩咐,嘴角噙着寒意。

  启寿低头,吞吞吐吐的开口:“是,奴才这就去办,不过……”

  “有什么事,说!”君染画不耐烦的开口。

  “黎妃娘娘想请皇上来海棠宫叙叙旧,说二公主想要见见皇上。”启寿硬着头皮的开口。

  他叹了口气,终是看着海棠宫:“去吧,正好,朕也该去看看祁莞了。”

  海棠宫

  “皇上驾到!”

  苏黎眼睛一亮,急忙迎驾:“臣妾参见皇上,菀儿,快,见过你父皇。”

  祁莞唯唯诺诺的上前:“菀儿给父皇请安。”那稚嫩的声音,瞬间软化了他的心。

  “起来吧。”君染画看着祁莞,对苏黎道:“有事吗?”

  “臣妾本来无事,只是公主想念您,臣妾才……”苏黎低头,原原本本的说着。

  “父皇,母妃呢,母妃生下晔弟弟之后为什么就不要祁莞了?祁莞虽然是女子,但也是父皇和母妃的女儿啊。”祁莞用那无辜的眼神,撩拨着君染画的心。

  君染画蹲下身子:“菀儿乖,你母妃有事,让黎妃照顾你几日好不好?”

  “父皇也觉得母妃照顾不了祁莞了吗?祁莞会很乖的,不会给母妃添麻烦的,让我回宸阳宫好不好。”祁莞摇晃着君染画的手。

  

第七十五章:幼子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