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九章:风浪平

  “臣妾给太后请安。”

  太后雍容的坐在那里,岁月留下的的皱纹开始增多。

  “皇帝既说你位同皇后,你便叫哀家母后便是。”

  我颔首,谦卑开口道:“臣妾始终未曾正位中宫,不敢僭越。”

  “哀家很好奇,为何不肯封后?”

  “太后聪慧,若是宠妃,便可肆意博得皇上恩宠,若是皇后,便要一言一行,恪守宫规,等于把皇上往外推,臣妾自私,只想独占。”我毫不吝啬的说了出来。

  “贵妃!后宫佳丽没有三千,也有十数人,贵妃独占盛宠,孕有二子一女,但其他人呢!除了哀家身边的祁祯,你的祁晔,容贵嫔的祁卿,惠昭仪的淑敏,沁婉仪的淑惠,后宫再无任何所出,你如此霸道,后宫无人有孕,宁宫如何开枝散叶!”

  我垂眸,福身道:“是,臣妾记住了。”

  “哀家不是让你把皇帝往外推,只是这后宫要雨露均沾才是。”

  “臣妾告退。”

  我福身退下,走出殿外才知道,泪水模糊了视线。

  走在宫道上,远远瞧见君染画的龙辇走了过来。

  “臣妾参见皇上。”

  君染画见我杏眸里含泪,看了一眼:“怎么了?”

  “无事”我掩饰的拭了把泪。

  “太后责罚你了?”

  “没有,太后只是和臣妾说了几句话而已。”

  君染画蹙眉:“宁儿,你骗朕!”

  “太后说,皇上膝下子嗣不多,让臣妾劝着皇上雨露均沾。”

  君染画深深的明白,眼前的这个女人,她爱他,才会不愿意把自己的夫君推给别人。

  “朕一生不相负于你!”

  我惊喜的抬眸,抱住他:“臣妾亦是一生不相负!”

  自从太后说过后,君染画对锦妃,纯昭仪,惠昭仪,甚至黎妃都宠幸了几日。

  春去秋来,宫里终还是平静了几年……

  “母妃,晔儿呢?”祁莞早已出落得亭亭玉立。

  “多大了,还找晔儿,晔儿如今在上书房呢。”我点了点她的额头。

  “真没意思,母妃,要不然你再为我生个弟弟吧。”

  “母妃早已不宜生子了,只盼你,盼晔儿能成才便是。”如今后宫派系林立,后宫皇子众多,晔儿如果不争取,怕是有些人就要坐不住了。

  “娘娘,皇上来了。”

  我便笑着起身:“臣妾参见皇上。”

  “祁莞也在?”

  “儿臣参见父皇。”

  君染画点头,示意起来。

  “父皇,母妃刚刚说自己不宜有孕了,父皇,母妃明明正值盛年呢。”祁莞总是口没遮拦的。

  “祁莞!”

  “怎么,五六年过去,宁儿觉得自己老了?”君染画但也不怒。

  听此话,我垂了眸:“纯妃养育了六公主,黎贤妃姐姐有了五皇子,宫里添了不少新人,臣妾自然是老了。”

  “你儿女双全,怕什么?眼看祁莞十岁了,祁晔六岁了,还真是岁月不饶人。”

  

第八十九章:风浪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