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五章:巫蛊案

  “娘娘,咱们可得小心些,听说,有人知道娘娘要封后,有些按捺不住了。”谨言悄悄开口。

  “无非是纯妃,锦妃,楚玉蝶,沈夙月,还能有谁?”

  谨言再一步上前:“听说,沁婉仪最近很得盛宠,都晋封沁容华了。”

  “沁香再怎么得宠,也注定她生不出儿子了,至于纯妃等人,倒是需要打压一番。”

  太后丧期未过,君染画就忙着立后了。

  “皇上,贵妃娘娘这几日身子不适,不宜侍寝见驾,请皇上恕罪。”谨言与白露拦在门外。

  君染画皱眉:“怎么回事?请太医了吗?”

  “太医看了,也查不出什么,只是开了安神的方子。”

  他一甩衣袂:“太医院都是废物吗!”

  “咳咳”我咳了几声,喘息着

  “宁儿,这帮太医都是废物,改日朕给你找寻名医医治,可好?”他心痛的握住我的手。

  我虚弱的对他笑了一下:“谢皇上。”

  “皇上,娘娘,奴婢不知道有句话该不该说。”谨言吞吞吐吐的开口。

  “你说!”

  “在奴婢的家乡,有一种巫蛊之术,这巫蛊……”

  我皱眉,厉声道:“谨言!巫蛊是大罪,皇家最忌讳巫蛊之事。”

  “奴婢该死!”

  君染画只是暗暗握拳:“朕一定找到陷害你的人。”

  “启寿!搜宫!”

  启寿的人不过半日便搜遍了皇宫的每一个角落。

  “皇上,这木偶就是陷害贵妃娘娘的证据。”启寿拿着托盘。

  “皇上,这是臣妾的生辰八字!这是谁如此狠毒!”我又咳了两声。

  “说!”

  “是,是在惠昭仪宫里的偏殿处。”启寿吞吞吐吐的开口。

  怎么可能,瑾月宫?不是应该在蝶湘宫吗?明明谨言看到了蝶昭仪在施行巫蛊。

  “沈夙月!把她带来!”

  沈夙月一直喊冤,声称自己没有制作木偶。

  “贱妇!几年前你就陷害浅宁,如今还不知悔改!”

  沈夙月扯着他的衣角:“臣妾从来没有,是,楚玉蝶!是她恨极了贵妃,不是臣妾!”

  “皇上,蝶昭仪来了。”

  “传!”

  “皇上,臣妾听闻沈妹妹犯错,特地来求情的。”楚玉蝶一把鼻涕一把泪。

  君染画一脸的厌恶:“沈氏说是你陷害贵妃,你要说些什么?”

  楚玉蝶假装一脸惊讶:“沈妹妹,我来为你求情,你却如此陷我于不义,皇上,既然陷害贵妃娘娘,就应当处置了!”

  他忍着气:“来人!沈氏陷害贵妃,巫蛊惑乱,打入冷宫,隔日,赐白绫,至于大公主,交给蝶昭仪抚养!”

  “皇上!”

  “臣妾谢过皇上!”

  君染画旨意已下,怕是无可挽回了。

  “皇上,是蝶昭仪陷害臣妾,是她!”

  他叹了口气,冷声道:“下去吧,宁儿,朕去处理国事了。”

  谨言上前,道:“看皇上的意思,是不相信?”

  “我也不相信,皇上可能已经怀疑了楚玉蝶,甚至还可能怀疑我用了苦肉计。”

  谨言微叹:“皇上还是不相信娘娘。”

  “帝王,哪有绝对的相信,我只过是一个走进他心里的一个女人而已。”

  

第九十五章:巫蛊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