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轮回夫妻

冰资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①章:抓小三

  苏秀丽一夜未睡,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满脸黑斑,四十刚出头却比六十岁的女人还老。

  老公任利军走了一年多了,结婚二十多年虽然早些年年年丈夫也出门包工,但总是走个三个月五个月就回来一次,但这一次一走一年多也不回家,钱也不往家拿一分,上次利军包工程欠的工人工资还是秀丽一点一点挣上给打的,孩子自费大学所有学费也都要她去挣,自己文化不高,只能靠苦力。家里家外就她一个人干活,心情也不好,晚上又失眠,一天下来整个人身体疼痛得像散了架一样的。

  秀丽头晕目眩,利军一年不回家,再怎么说也得给她个交待吧,要不往家拿她和女儿的生活费,要不就离婚她再找个依靠,她都快支撑不住了。

  “喂,任利军,你在哪里?你几时回来,我快支撑不住了。”秀丽终于拿手机给利军打电话。

  “大清早,打什么电话呀,妈那个B的。让不让人睡觉呢?”任利军不耐烦地骂的同时手机里传来一个女人娇滴滴的声音:“嗯呀一利军是谁呀,扰得人家美容觉也睡不了了…”

  秀丽愤怒地问:“任利军,那烂货是谁,你打开视屏我看你到底和哪个不要脸的女人睡一起。我要起诉你,你他妈等着净身出户吧。”

  “你他妈就就胡说八道什么呀,哪来的女人呀?就我一个人睡觉呢。”任利军狡辩道。

  “你他妈还狡辩呢,老这给你录下音了,你不信你听一听,老叫你骗了二十多年,整个青春都让你骗没了,你到底要骗我在啥时候?你我没感情了离婚呀,你又想在外鬼混又不想离婚,你到底要我怎一样?”秀丽气恼地一气说完。

  “你有录音放出来我听呀,看你撒谎还是我说谎,我就是一个人睡觉,不信你看视屏。”利军假意理直气壮地说。

  “我相信我的耳朵,我不相信你放屁。”秀丽气疯乱语骂道。

  一会,任利军发过视屏聊天,秀丽一看利军躺在一个装修极为豪华的房间,宽大的床,床上两个枕头,凌乱不堪的床单,被子:“你看到了吧,就我一个人睡着,没别人。”

  “你再照照家里,床底下,浴室门打开,你一个人不可能有俩个枕头。”秀丽气愤地说道。

  “好好好,我给你看,”利军赤裸着显得白胖白胖的身体,好看的浓眉大花眼一闪一闪的,像在暗示什么似的,他拿手机给秀丽在房间里转了一圈道:“看见了吧,没人。”

  “那是谁,你还骗我呢?那一堆黑长毛大衣服是谁的,你变态吗,穿女人的衣服,”秀丽继而对着手机骂道:“烂婊子,你出来,你勾引我老公。”

  “叮咚,”的一声,手机视屏关了。

  秀丽气疯了,又把号拨过去:“你所拔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侯再拨。”

  秀丽又拨了几次都是这音,没办法秀丽只能把电话打在利军的朋友哪里。

  “喂,是二哥吗?”

  “嗯,是的,你有啥事?”二哥问。

  秀丽想了想,二哥和利军一起包工地,关系非常的铁,不能给他说真话,反正二哥没和她见过几面,也听不出她是谁:“二哥,我是利军的妹妹,我打利军电话他已关机,我爸病了,我找不到他。”

  “哦,是这样的呀,哪你打他老婆高永丽的电话吧。我说号你记一下吧。”二哥无心地说道。

  “好吧,你说,二哥。”

  “15547556225”

  秀丽由衷地说:“谢谢您,二哥。”

  秀丽用另一个手机拨通了那个自称是任利军老婆的人的电话。

  “嘟,嘟嘟嘟,”电话接通了。秀丽没有说话。

  “你谁呀,快说话,不然我挂机了,”高永丽不耐烦地说,同时手机里传出老公任利军的声音:“宝贝,挂了再睡一会。”手机又嘟的一声挂了。

  “这对狗男女,叫我抓住非剥了他们的皮”秀丽气愤地说。

  第二天,秀丽坐上去C城的火车寻夫。

  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利军以前和二哥的工地,不见利军却找见工头二哥,二哥一见又黑又瘦又老面的秀丽惊讶地问:“秀丽,你怎么来了?”

  “我来找任利军。”秀丽虚弱地说。

  “你找他干什么?你们不是早就离婚了吗?”二哥惊讶地问。

  “他给你说我们离婚了吗?真离了就好了,他是想把我给拖死。”秀丽气愤地一边说一边掏出他和利军的结婚证。

  “这小子,连我也骗了噢。他倒到那边工地去了。”二哥感叹一句。

  “别生气秀丽,我去说给他你来了。”二哥不放心地说。

  “二哥,别去叫他,你说给我地方我去找他。”秀丽说:“二哥,你放心,我不闹,他又有老婆只要他和我离婚就行。我不会说你说给我地方的。”

  二哥死活不说给秀丽利军住的地方,毕竟是铁哥们。

  秀丽一见二哥如此,只能起身告辞:“二哥,我走了,家里还有事我回去了,麻烦你说给利军上次包那工程的工人要工资呢?让他快给想办法。”

  “那我送送你。”二哥也不挽留。

  “不用,你忙吧,我自己回去。”秀丽说完,转身走出工地,躲在了离工地不远的地方,他只认识二哥,只能借二哥找到利军。

  太阳西沉,二哥上他的小车出来,秀丽化了个老人妆,换了件老人的衣服,记住车牌号让出租车尾随二哥的车跟了过去。

  二哥的车在小区门口停下不久,从另一小车里走下一男一女,男的个子不高,白胖白胖,浓眉大花眼。秀丽定睛一看,正是自己走了一年多不回家的老公任利军。女的细个高,浓妆艳抹不认识,一身黑长毛大衣,正是和利军视屏聊天时看到豪华房间的黑长毛大衣是一样的。秀丽想,估计那烂货就是利军的冒牌老婆高永丽了。

  秀丽看俩人和二哥打完招呼,亲亲热热地,相拥着,有说有笑地走进小区。

  秀丽戴上白色的假发套,压低太阳帽,拄着拐杖,弯着腰慢慢地尾随任利军走进小区的豪华楼房。

  秀丽站在门口,俯耳听到屋里传出利军和那瘦高女的声声浪笑声,只听那女人叫道:“利军快来呀,我这会这里的水可大啦,哈哈哈…”

  “唉,宝贝我来了。你看我这棒棒有多粗,有多硬,啥哈哈…”利军放浪地笑答道。

  这对狗男女,秀丽气恼地挙手咚咚地敲门。

  “谁呀,这么不长眼来坏咱们的好事,利军,别开门,叫他妈的敲吧。”女人心不甘情不愿地说。

  “仁利军,烂婊子你们这对狗娘养的,猪狗不如的畜牲,你给老娘开门…”秀丽气愤地不停敲门不停地骂道。

  那女人从门中眼孔里往外望:“老公,是一个白发老太婆。她是你妈吗?一个老太婆,打开门让她进来有何防。”说着打开了门。

  “别开,我妈,我哪来的妈呀…”利军话没说完秀丽就冲了进来,挙起手中的拐杖噼里啪啦劈头盖脸打向利军。

  “你这个没良心的王八蛋,老在家苦心苦力给你挣钱打欠债,你却在外养小三,孩子念书你也不管,你个狗娘养的白眼狼。”秀丽边打边骂。

  仁利军躲避不了秀丽不要命地疯狂击打,不一会头上身上鲜血直流。“高永丽,去厨房拿刀,今天老要把这疯婆娘剁成八块。”高永丽这才明白是任利军真正的老婆苏秀丽找来这里了。她急忙去厨房一手拿一把菜刀,扔给利军一把,她自己一把,左右攻击秀丽。不一会秀丽身中数刀,浑身是血倒在地上。

  “利军,快杀了她,快杀了她…”高永丽喊道。俩狗男女持着菜刀越逼越近。

  忽然,秀丽含泪哈哈大笑,从内衣里拿了两包漂白粉,奋力向俩人劈头盖脸洒过去。俩人避让不及漂白粉飞了一头一脸,俩人眼睛被漂白粉烧得睁不开,火辣辣地疼,捂着眼睛满地打滚。秀丽挣扎着起来拿起地上的菜刀奋力砍向那要她性命的狗男女…

  鲜血流了一地,狗男女没动静了,她也因失血过多扑通一声,倒在了血泊中…

  ②章:便宜娘

  秀丽眯眯糊糊听到一个女人哭喊:“儿呀,你这么年轻为啥就走了呢?你走,你媳妇儿也跟你走了,你们都走了,你爹走的早,让我这孤老婆子咋活呀!娘不该让你亲自去送货呀!儿子呀…”

  秀丽慢慢地睁开眼,白色的花,白色的灯笼,还有自己身上盖了一块白布,这是自己的葬礼吗?

  一位头戴凤钗,身穿苏州刺绣,身材苗条,身份高贵的中老年贵妇人愤怒地转身指向秀丽不远处的草席上放着的一具男尸道,:“高永力,你死有辜,你不好好保护少爷,我要把你鞭尸。来人呀,拿过我的马鞭,给我把高永力使劲鞭打。”

  “是,老夫人。”一管家模样的人应声取来马鞭,贵妇人举鞭向那高永力的男尸鞭去。

  秀丽抬眼四处看了看:“这是哪哪。”声音也变成男人声音般的粗重。

  “啊,鬼呀,…”一女佣打扮的人惊叫道。

  秀丽坐了起来,贵妇人看秀丽坐了起来,高兴地扔下马鞭扑过来抱住秀丽大叫道:“苍天有眼呀,我儿子活过来了…”

  秀丽想,我是穿越了吗?而且穿越过来变成一个男人,看来这贵妇人是她的娘,看贵妇人的穿着打扮和仆人的着装,是穿越到了宋朝,她成了贵妇人的儿子,看贵妇人抱着她哭叫着,这爱意浓浓让秀丽特别感动,回抱着贵妇人这便宜娘叫道:“娘,我这是怎么啦?”

  贵妇人摸摸秀丽的头着急地说:“修离,我可怜的修离,看来强盗金兵把我儿子的脑子打坏了,我儿子什么都记不住了”苏秀丽名字也成了苏修离,贵妇人泪叭哒叭哒直往下掉。

  “娘,你不看我又活过来了嘛,别哭了娘…”秀丽安慰道:“娘,给儿子讲讲咋的个回事,儿子啥也记不起来了。”

  “儿子,你真的啥也记不得了吗?”贵妇人摸着秀丽缠着绷带的头爱怜地,柔情地说:“修离儿啊,别急,只要你活过来,娘别无所求,娘慢慢地告诉你。”继而转身对管家说:“苏福,把这丧气的东西撤下去,我儿子活过来了要这些东西晦气。”

  “是,老夫人。”苏福应声吩咐众下人撤走所有葬礼的东西。

  “把那东西扔北梁荒野去喂野狗,谁叫他保护少爷不周。”贵妇人随即指草席上的男子吩咐下人道。

  两下人抬着那叫高永力的男人,高永力的男人睁开了眼问道:“这是哪了,我这是怎么了。”

  “啊,老夫人,那畜生活了。”两个下人吓得颤颤惊惊地说。

  “没听见吗?拉出去喂狗。”贵妇人怒吼一声。

  “娘啊,真要拉出去喂狗吗?看吧挺可怜的。我这不是活过来了嘛,咱们就饶他一命吧。”秀丽可不想一活过来就看到活人被狗吃的惨剧。

  贵妇人这个便宜娘在穿越过来的世界里决对是个有权有势的一言九鼎的人,她威不可违地说:“看他獐头鼠目,弱不禁风,我这诺大的苏府可不要吃闲饭的,没用的人,给我赶出苏府,告诉所有人,谁家也不能用他,让他饿死街头,这叫死罪可勉,活罪难逃。杀一敬佰,这就是不用心侍候我儿子的下场。”那叫高大力的下人被管家用乱棍赶出了苏家大门。

  继而,便宜的贵妇娘又转头爱意满满地望着秀丽:“我儿修离累了,快扶他回房间休息。待他好了我再和他慢慢说。”

  “是,老夫人。”一位高身材高挑,桃面杏眼,唇红齿白,美丽非凡的俾女把她扶向修离的房间。

  俾女个头够高挑,但修离比俾女还高出个头来,他把手搭在俾女肩上,任由俾女吃力的搀扶回堆满药典书籍的房间。

  贵妇人便宜娘又转向一具十八九岁的年轻女子尸体哭诉:“丽君,我好儿媳呀,你们俩人那么相亲相爱,你是那么的贤德,知道我儿子死了,你也碰破头而誓死相随,现在我儿子修离活过来了,你要在天有灵也回来吧,你和修离生死相依。”

  刚哭诉完,白色的遮尸布动了一下,妙龄女子坐了起来:“我这是在哪呢?”

  “真是苍天有眼呀,儿子儿媳妇都死而复生了。”便宜娘在大厅的观音像前又是烧香又是磕头祷告一翻。

  “丽君,娘的好儿媳呀,你和修离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便宜娘又对妙龄少女道。

  ③章:亲家老爷夫人

  “老夫人,亲家老爷携夫人来给少爷少奶奶吊丧来了。”便宜娘正和叫丽君的妙龄女子说话,一下人急着禀告道。

  “混帐东西,怎么说话呢,什么吊丧呀,看不见修离和丽君都大难不死活过来了吗?”老夫人正训斥下人道。

  “我可怜的女婿呀,老天不公呀,你文武双全,英俊善良却让你英年早逝呀。女儿呀,女婿故然优秀,你也不能以命相殉呀,我和你爹这大岁数了才有你这么个独生女儿呀…”一对年逾花白,男的头戴进士帽,身材瘦高佝偻着背,柱着龙头拐杖,足登朝靴。女人皱纹遍布,衣着素雅,发暨微松的老夫妻相挽蹒跚摸泪哀号而至。

  便宜娘贵妇人迎向前:“亲家呀,大喜呀,俩孩子死而复生,大难不死呀。”

  老夫妻讶异地止泪问道:“亲家母,此话咋说。”

  贵妇人拉着头缠纱布,清纯可爱,满脸惊喜的丽君说:“丽君,你对你爹娘说。”随即命人扶出英俊高大的修离。

  “爹,娘,难为你们这么大岁数还要为儿,不,为女儿操心,我心里愧疚死了。”丽君歉疚地说。

  “不,只要你们活着我们二老别无所求。”老夫妻爱抚地拉着丽君的手说。

  “修离,过来见过你岳父岳母。”修离看那对爱女心切的老夫妻,感动地想,有这样便宜的岳父岳母真不错。便甜甜地叫到:“岳父岳母请上坐。”

  “修离,我的贤婿,你重伤初逾,死而复生,实乃奇迹。”便宜岳父拉着修离的手,那份温情像极了去世多年的爸爸的手,秀丽感动得热泪盈眶。

  “爱女,贤婿,你们能活过来,我们三个老人是三生有幸。”便宜岳母一手拉着修离的手,一手拉着丽君的手,然后两手合一,把丽君的手交到修离手里,秀丽感触到丽君的手软软嫩嫩像自己女儿的手,自己的女儿也和丽君差不多大,思女心切一把抱住丽君大哭起来。

  “哈哈?,他们夫妻久别重逢,亲家,你我就等着抱孙子吧。”便宜娘开心地大笑道。

  修离见便宜娘如此大笑俊脸一红,嗔道:“娘一一”

  “哟哟哟?,看我这儿子,丽君都没害羞,你倒害羞了。”便宜娘爱怜地点了一下修离的额头笑道:“亲家,亲家母,也难怪哦,修离今年才十八岁,小俩口才成亲不久,害羞难免的。”继而转身落入主座,吩咐下人道:“来人,给亲家,亲家母上茶。”

  亲家和亲家母入客座,年迈的亲家腼腆地说道:“三年前,元宵节,丽君瞒着我们老俩口看灯会,无意见到你家修离就念念不忘,思念成疾,我们才恬着老脸向亲家你提亲,我们老来得女,视如掌上明珠。”

  看亲家母品茗笑而不语,亲家又说道:“亲家母,你一定不要轻视我女儿丽君噢,我偌大的家业将来我们百年之后都归丽君和修离。咱们强强连手将来药材业就咱们独大,无人能及啊。”亲家再次和便宜娘说道:“我无儿,女婿半个儿,修离就是我仁府的儿子。”

  便宜娘边点头边微笑着说:“亲家,丽君漂亮乖巧,又对修离一往情深,我欢喜都来不及,我只有修离一个儿子,丽君这个儿媳妇儿我当女儿看待。”便宜岳父岳母,连连点头称是。

  “亲家,亲家母,两孩子死而复生,实乃上天护佑,可怜咱们三老人孤苦,感谢上天怜估,我要大摆宴席喜庆三天,亲家亲家母就在苏府同住同乐三日如何?”便宜娘开心异常地对老亲家夫妻说道。

  “太好了,亲家母”老夫妻拍手称好。

  ④张:张灯结彩喜庆三日的苏府

  “苏福,”贵妇人便宜娘叫到。

  “老夫人有何吩咐?”苏福微欠着身,恭敬地问便宜娘。

  “把苏府上下都换喜颜。”老夫人吩咐道。

  “是,老夫人。”苏福快速恭敬地退下。

  苏福真是一位出色细致的好管家,半日时许,偌大苏府上下换然一新…

  门口石狮红花垂红绦,苏府大门口红色的大灯笼耀眼四射,一大戏台喜庆地搭在圆形二房楼宇环绕,假山,喷泉绿柳工整排列的人工湖的大空地旁。

  修离和丽君跟随便宜贵妇人娘,岳父岳母坐上挂着喜花的二人抬乘撵缓行在绿林成阴的碎石小路上,看着人工湖里红色的金鱼成群结队欢快地游玩。这里就像现代的公园只少了环绕而立的戏一楼。

  戏楼是红色的松木建筑,修离扶着贵妇人便宜娘,丽君左手挽着便宜老岳父,右手挽着便宜老岳母。一行人走进圆形门洞进入戏楼。

  秀丽暗自惊叹,这苏府也太大了吧,光戏楼这地就占了半个公园大。

  一行众人在戏楼软坐上坐下,软桌前放着各类瓜果甜点,美酒美食,香气扑鼻,美婢分立五人身后,细心照应着,气排异常。台上一位穿着华丽戏服的俊伶正演贵妃醉酒,便宜娘开心地跟随俊伶入迷地唱着,开心异常。

  便宜岳父岳母在丽君左右,揉着昏花的老眼开心地说着,笑着,欢喜不已。

  半天时间过去了,秀丽摸了摸原主身上的伤,想起了自己被任利军和高永丽的刀伤,痛苦地皱起了粗重的剑眉。

  “修离,你怎么啦,伤口又疼了吗?”正随俊伶唱戏的便宜娘皱起柳叶眉着急地问道。

  “娘,没事,我休息一会就好。”秀丽因为自己打断便宜娘欢喜的戏愧疚安慰娘亲说道。

  “你这孩子,看见疼的呲牙咧嘴,你看你这俊脸扭曲的,还说没事。”便宜娘心疼地说:“疼在儿的身,痛在娘的心。来人,扶少爷少奶奶回房间休息,明日喜宴再继续。”

  秀丽和丽君回到房间,这房间喜庆的就像婚房,红色的龙凤吴祥的灯笼里放着红色蜡烛,红色的雕花大床,红色的苏州缂丝龙凤吴祥的大被子,红色锦缎绣花鞋子,甚至还有夫妻情趣开裆裤。

  贴身美婢给秀丽和丽君宽衣解带,丽君年轻的身材真美,凹凸有致,像极了自己的女儿,秀丽看着看着,眼眶又一次湿润了。丽君月牙似的弯眉下一双大花眼忽闪忽闪的,看看眼睛湿润,年轻英俊的修离,神色茫然地一头钻进大床的被窝里。

  秀丽穿越过来的原身修离身受重伤,顿感疲惫也缓步上床躺下。

  经过一宿的休养,秀丽感到神清气爽,原身修离这个从小习武的体质太好了,秀丽早起习惯了,早早就起床给便宜娘亲自煮饭。

  便宜娘吃着秀丽香甜可口的饭菜,心疼地说:“修离,你大病初逾,下厨煮饭有下人,你一个男子汉不应该下厨。你第一次煮饭就煮这么香甜可口,看来我儿子真是个万能的人。”继而抬头一看就修离一人忙碌,而丽君作为媳妇却不尊守媳妇儿的本份跚珊来迟,脸上一脸黑线。

  “丽君呀,你以前是早起孝顺的相夫贤德的儿媳妇儿,现在却是怎么啦。”便宜娘生气地指着丽君说。亲家,亲家母一脸燥热,害羞地低下了头。

  “娘,儿子从来都没好好孝顺你,你就让儿子尽尽心吧,丽君身体弱,就让她休息休息吧。”秀丽说道。

  便宜岳父岳母听罢秀丽的话,赞许地点点头,继而转身对丽君说:“女子要有德,勤劳孝顺,相夫教子这是你做妻子的本份。爹娘原来教你的,你难道都忘了吗?”

  丽君见婆婆,爹娘纷纷指责自己忽闪着美丽的大花眼委屈的嘟着嘴道:“我这不还受伤的嘛。”

  “你受伤就可以偷懒,修离受伤就要帮你尽责。”便宜娘愤怒地指着丽君说道。

  “岂有此理,”便宜岳父岳母见亲家母怒指丽君,老脸羞红地骂丽君:“女儿呀,你婆婆说的对,你有伤,修离也有重伤呀,你作为妻子你应该照顾他呀。”

  丽君见患了众怒,敢怒不敢言地看了修离一眼,看修离这个高大英俊的少年重伤初俞不忘孝顺爹娘,再看看自己这女儿身,在穿越的这个时代本来就是男尊女卑,修离太优秀了,丽君悄悄叹息一声。

  这一叹息秀丽看到了眼里,她仿佛看到了委屈的女儿。他张开双臂抱了一下美丽娇弱的秀丽说:“娘,你就别怪丽君了吧,丽君的伤刚刚好。”

  便宜娘看修离如此护着儿媳,羡慕嫉妒恨地,威不可违地怒指丽君道:“此事仅此一次,若再有下次,决不轻饶。”

  便宜岳父岳母拉拉呆愣的丽君:“女儿呀,快叩谢你婆婆的宽容之德。”继而又对便宜娘说:“亲家母,小女不懂事,待老朽领回家好好教导教导,择日再给你送回乖巧的儿媳妇。”

  便宜娘看看修离,又看看丽君摆摆手道:“罢了罢了,小夫妻才重新相聚,不忍扰了他们的甜蜜,我说过把丽君儿媳当女儿,嫁入我苏家,理应我教调了。”

  便宜老岳父岳母无脸再呆在张灯结彩,喜气洋洋的苏府大宅,只得起身告辞,便宜娘挽留不下,只好吩咐管家送出苏府大宅。

  乡绅豪仕听修离小夫妻死而复生,纷纷送来大礼致贺,这两日宾客络绎不绝,苏府大宅热闹非凡。

  看看这么多有头有脸地给便宜娘送贺礼,便宜娘不怒自威的神态,丽君不敢有丝毫的不敬。

  便宜娘拉着高大英俊,潇洒自如的修离坐在主座上大宴宾朋,谈笑挥手顿足,好一派王者气质。丽君则被安排在附座作为陪宴女眷。

  “苏老夫人真是后福无穷,独子死而复生,实乃天降祥瑞,苏府之大幸啊。”一位白眉鹤髯,穿着一身得体的锦绣长袍的老翁挙起酒盏向便宜娘敬酒道。

  “哈哈哈,颜公说得极是呀,来,此杯薄酒敬您,同喜同喜啊。”便宜娘端起酒盏,爱抚地看着修离,高兴地敬颜公美酒一仰头一饮而尽,那豪爽男人都未能比得上。

  众客朋同举杯异口同声高声笑说道:“恭喜,恭喜…”

  便宜娘拉手修离的手回敬大家:“同喜,同喜,大喜的日子大家开怀畅饮吧。”修离推说有伤,轻啄一小口酒意思了意思。便宜娘高兴地点头应允。

  为了助酒兴,便宜娘还让管家准备了精美的歌舞。

  酒至三巡,丽君左一杯,右一杯,早就喝了个面似桃花朵朵艳,唇似樱桃颗颗红啊。

  她一摇三摆地走进歌舞队,和美丽的舞俾扭扭摇摇跳起了舞蹈,活脱脱一曲贵妃醉酒。修离看着可爱极了。

  “来人呀,把少奶奶给我拉下去,太丢我苏府颜面了。”便宜娘气愤一甩精美的刺绣长袍袖愤怒地吼了一声:“不像话,太不成体统了。”

  即刻上去俩婢女把丽君给扶回房间。

  颜公见便宜娘生气,劝慰道:“苏老夫人息怒,贵儿媳妇死而复生,高兴过度失了大雅,不为过,不为过。”

  修离不想让爱他的便宜娘生气,宽慰道:“娘啊,颜公说的极是呀,大难不死,都要想享后福的吧。”

  “贵少爷宽厚仁爱,必成大业啊。”颜公又恭喜苏老夫人道。

  便宜娘爱抚地拍拍修离的手,开心地笑道:“只要我儿子好我就开心的不得了。”

  插曲过后,喜庆的歌宴继续二天。

  ⑤章:苏府药香院

  苏府喜庆三日后,宾客陆续告辞。勤劳懂事乖巧的秀丽得到了强健修离的原身,如虎忝翼。家里家外有使不完的劲,看得便宜娘整日笑呵呵,逢人便夸自己的儿子,修离做任何事都大力支持。

  “修离,娘己年迈,你也十八岁了,已娶妻该立业了。苏府的生意娘想交与你打理。”便宜娘看修离勤检持家,头头是道,决定把大权交给修离。

  “娘,我大伤初逾,记忆未恢复,金兵猖獗。竞争强烈,苏府家大业大,我辜负了娘对我的厚望,娘是孩儿我的泰山,有娘在,孩儿我才能走的稳。”秀丽想自己不是这个时代的人,迟早会回到现代,到那时怕如比爱他的娘受不了。推辞道。

  “娘给你坐镇,再加配家丁保护,金兵来了叫他有来无回,修离你放心吧,今天让管家领你熟悉熟悉咱们家的产业。”便宜娘霸气地说道。

  “可是娘…”修离还没说完就让娘打断了话。

  “男子汉,做事干爽利落,说干就干,别婆婆妈妈的。”便宜娘略带不悦地说道。

  修离看娘如此决然,怕爱他的娘生气,也只好作罢。

  修离坐着豪华的八抬大轿,苏褔骑了匹枣红大马,家丁护院好长一队人相随,来到绿树成林的山前一大片平原,四周围起几丈高,一城镇般大小的院落矗立在众人眼前,红漆大门上写着溜金大字,苏府药香院,院搂上人见苏福管家来,打开院落红漆大门,轿夫直接把修离抬进广敞大院。

  修离待轿夫停下,有贴身仆人掀开轿帘,高大英俊的修离被仆人扶走出大轿。迎面扑鼻而来的是各种草药的香味。

  “少爷好,少爷好…少爷请验收…”众人恭敬地叫着,递给他各种药的成品,秀丽自以为以前略懂中药,进这里以后才知道知道的连万分之一都没有,知之甚少。

  苏福慢慢地细细地给修离讲着各种药成品的药理,作用,与用途,秀丽记不住,问管家索了纸笔都标写出来。

  秀丽看过神农架和黄帝内经,两本书都曾经说过,万物皆为药,各有各的用途与作用,秀丽在这里慢慢地学习着,从最初的药草轧成段切成片或碾压成沫,秀丽都亲自做一遍,再到药品他都慢慢地品味。制作过程中不明白的就请教制药师傅。有时候累了就随地而小眯一会眼睛。

  这里的药品和现代的药品大不一样,秀丽只能慢慢来学,慢慢品味,一天下来,秀丽嘴里全是中药味,她自我解嘲道,药吃饱了饭也不用吃了,还好秀丽原身修离原本积累了不少药品认知储存在了身体内,学起来容易了不少。

  苏福看修离学得如此认真辛苦,忍不住心疼地说:“少爷您只须看药品的品质,不用那么辛苦地学习药品的制作,那粗活就让下人去做吧。”

  秀丽摸了摸自己这具修离年轻强壮的身躯,实在不愿辜负,自己的前身就是学得太少,以至于得颤弱的身躯去做苦力生活,好不容易有一具少年的身躯,怎能不用心去多学多做呢?

  看着疼爱自己的管家花白的头发,想到了护爱自己的便宜娘,动情地说:“苏伯,我想我现在多学点今后肯定用得上的。”

  苏福听少爷叫他伯伯,惊讶地说:“少爷,你不能叫我伯伯,你是爷,我只是下人,尊俾有别呀。”

  “苏伯,没事的,人和人都是平等的。”绣丽笑着说。

  “扑通”一声,苏福双膝跪在了地上,恭敬地看着修离的俊脸哭诉道:“少爷呀,我自小跟随老爷夫人侍侯左右,都恪守成规,不敢有半点踐越,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老爷二人的事,你是我的主人,你是爷,你叫我伯伯,我这是欺主,叫我如何承受?”

  秀丽看自己只是尊重老人,在现代雇一个工人,你得叫他大爷,还得给他说好话,不然不给你好好干,哪像这忠心的苏福,只是自己一个小小的称呼就把苏福吓得双膝下跪,于心难忍,连忙双手扶起苏福和善地笑道:“您在苏府劳苦功高,你反正在我心中是尊敬的长辈,规距是人定的,有人我叫你苏福,没人我叫你苏伯。”

  苏福感动得热泪盈眶,见修离如此决定,只能默默地点点头。

  主仆二人走走停停,停停学学。不知不觉呆了一个星期,便宜娘想儿心切,再说丽君害喜,吃啥吐啥,即便苏府奇珍妙药也无法缓解她的恶心呕吐,整个人瘦了一大截,便宜娘没办法差人来接修离回苏府老宅。秀丽知道怀孕的不容易,自己未曾和丽君有关系,但是原身修离早和丽君圆房,是修离的孩子。秀丽感到药香院该学的东西太多,无奈他是丽君的相公,丽君怀孕只能回苏家老宅。

  

①章:抓小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