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⑥章:救助采药师

  主仆二人往苏府药香院大门口走去。

  大门口围着一干人,正推攘着一个十来岁,破衣烂衫,面黄肌瘦的男孩“出去,出去,苏府药香院是你信口齿黄,骗人的吗?”

  男孩手里挙着一枚暗黑紫的像灵芝一样的东西恳求道:“你们仔细看一看,我这真是百年灵芝。”

  “你别在这骗人了,”家丁模一样的人指指苏府药香院的牌扁:“敢来之人行骗,你小子活得不耐烦了吧。你那东西哪么黑分明是朽木,你要有百年灵芝你能穿这么破的衣服?”说着用力推攘着那小男孩,小男孩被推到地上,碰破了头,殷红的鲜血从小男孩额头流了下来。

  小男孩嚼着眼泪,没有哭,倔犟地慢慢地站了起来,仍然挙着手中的灵芝:“那是你有眼无珠不识货,我这真是百年黑紫灵芝。”

  家丁愤怒地挙拳抬腿要打那小孩,修离一声断吼:“住手。”

  家丁看少修离少爷:“赶紧跪下道,少爷这小骗子骂我…”

  “住嘴,”继而转头对小男孩和蔼地说:“能把你手里的东西给我看看吗?”

  小男孩点了点头,随即把灵芝给了修离:“这是我爸爸给我的,说这至少有一百年的灵芝,让我拿这里卖,能卖不少钱呢。”

  修离把灵芝起闻了闻,没味道,秀丽对灵芝还不是太懂,他又轻轻咬了一小口,顿时一股特殊清新的,香味香入肺腑,一股无名状的力量从丹田冲到四肢,顿时神清气爽,疲惫的身体有所恢复,不觉意地脱口而出:“好,好东西,…”

  管家随即叫来制药大管事,一位白发飘飘,个头瘦高,但精神厥矍铄的老者应声赶过来接过灵芝仔细看起来。半响他才缓缓地说道:“这何止百年,这是快上千年,百年难遇的长得发黑紫了的灵芝。灵芝的年龄有它纹路,你们看它一道一道的黑细纹就是它的年龄。”

  年长制药管事早年也是一名采药师,这里的药品他最具慧眼,他又说道:“这最少值五百两银子。”

  小男孩有点惊讶,憨憨地说道:“值这么多呀,我去其他制药的地方人都不敢收,说我有这好东西还用穿破衣烂衫。”

  修离蹲下高大的身体,爱怜地摸着小男孩的头道:“那是他们狗眼看人低,不是你的东西不好,是他们有眼无珠不识宝。”继而转身对管家说道:“给这孩子拿一千块大洋。”

  男孩激动地说:“这下我爹爹有救了。”

  修离又关爱地问道:“孩子这是怎么啦?你叫什么名字呀?”

  小男孩这才开始泪如雨下,哽咽地说:“我叫虎旦,父亲上山采药,无意被毒蛇咬伤,虽然父亲的职业经常受伤,父亲被毒蛇咬伤后弄出身体里部份的蛇毒,无奈此蛇毒太厉害了,父亲没来得及处理就晕过去了,乡亲们发现救回来父亲就只能躺在床上不能下地行动了,这都三年了,以前家里的生活全靠父亲采药,现在父亲病了家里实在过不下去才把爷爷生前留下的这枚灵芝拿来卖了以求生计。”

  修离静静地听虎旦说完又吩咐管家多拿了一百两银子给虎旦,虎旦拿着钱,千恩万谢地说:“大哥哥,你是好人…”

  “虎旦,有什么困难记住来找我,我叫苏修离。”绣丽看着孩子童真的眼神,叮嘱道。

  虎旦走了,绣丽看苏府药香院的家丁因为无知和势力眼差点把那么好的东西给推出门去,珍稀的药品的的原材料全靠采药师给送来。决定为了苏府药香院长远利益着想,必须改变现状,于是打发便宜娘派来接的人说再住两日,以便整顿风气。还有再学习学习上等药品的认知。便宜娘听后忍住思念应允修离的想法。

  第二天,太阳已经东升,秀丽早早起来准备向年长的药管事讨教认知上等药品材质的收购,大门口响起了打闹和叫骂声。

  “你一天不学好,学会偷银子,看我不打死你,你那死鬼爹三年了都动不了,哪里能给你拿哪么乡钱,是不是你娘偷拿给你的。”一位穿着丝绸大花长衫,凶神恶煞满脸横肉,身材高大五十岁左右的男人骑着高头大马,身后还跟着五,六个打手模样的人,正追打着虎旦。

  虎旦跌跌撞撞跑到药香院大门用力敲打着大声呼救:“救命,呀救命呀…”

  绣丽命令家丁把门打开,虎旦头上,身上到处是伤,鲜血直流,跌撞着跑进来,后面的人看见正要再往进冲进来打,被家丁拦住。

  恶汉见冲不进苏府药香院,恨恨地指着虎旦骂道:“跑了和尚跑不了庙,你跑了你爹娘死定了。”

  秀丽边给虎旦包扎伤口边问道:“这到底是咋回事?”

  虎旦边哭边求修离:“大哥哥,你是好人,求求你救救我爹,:追杀我的人是恶汉山霸土匪关远,靠聚众打劫为生,爹瘫痪,动不了,娘被山霸霸占为小妾,受尽折磨。昨日山霸见我拿回那么多银子,硬说是我偷他们家的,说我娘是内贼,带人砸了我的家,抢走银子,还把我娘给关了起来,大哥哥,你是大好人,求求你救救他们吧。”

  修离听完,怒火中烧,快速地集结家丁,喝退轿夫,骑上骏马跟随虎旦往虎旦家走去。

  虎旦家住在半山腰所建的一座村落里,这里的人都靠男人上山采药,打猎。女人纺织刺绣为生。他们道路不通,生活日用品都靠肩挑背磨只够基本的生活。贫瘠的山里生活常常让他们衣不遮体,食不裹腑。还常常被山霸土匪欺负抢刧,敢怒不敢言。有的山民想出的谋生,无奈外面有金兵大举进犯,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山霸土匪的欺负他只抢东西而不杀人,有好东西深藏不露就能躲此大劫。

  秀丽一行人马不停蹄走了大半天才赶到虎旦家,柴门破败不堪,走进四面见光的家,只见虎旦爹双目微睁,浑身是血,枯瘦若材地躺在石板地上,看见虎旦进家,迸尽全身力气说道:“虎旦,快…走…,危…险…”头一歪晕过去了。

  虎旦家破坏得不成样,也不能住了,绣丽命家丁用木头扎了个简易的单架,把虎旦爹抬回苏府药香院治疗。

  秀丽鼓励山民们勇敢地团结互助,她激动地说:“内忧身患,这是我们生活的现实,一根筷子轻易被折断,一抱筷子想折断都难,为啥山霸土匪就能横世欺人,他们就抱成了团,咱们要抱成团也是一股不小的力量。”秀丽挑选了一些身强为壮,身手敏捷的山民组成了自卫团,怯懦的山民听完秀丽的话,要想生活好就应该勇敢地和山霸土匪斗争,纷纷响应参加自卫团,秀丽还命有经验的护卫家丁给他们操练习武。山民平时大山采药打猎功底挺好,学得也快。同时还免费给贫脊的山民留一些生活日用品。

  秀丽的一系列改革举措,山民们正常的安全生活得到了保障,采药积极性也大幅度提高了。

  山民们看年轻英俊的修离正直善良,值得信赖。他们便把珍藏多年的珍稀上等药卖给苏府药香院。绣丽用高出市价一倍的价钱进行收购。

  附近村落的山民纷纷效仿,高档的药材来源有了保证,苏府药香院的药品质量也得到了药商们的共同认可。

  苏府药香院声名大振,人来车往,苏府药香院的生意空前的兴隆繁华。药香院的生意好,管家只能陪着修离住在苏府药香院。

  

⑥章:救助采药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