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⑦章:大战山霸土匪

  太阳西斜,秀丽正走在人来车往的苏府药香院门口,“嗖”地一声,一支带着纸的箭向他射来,秀丽头一歪,箭头“铛”一声掉在石板地上。

  秀丽左右上下一看,外面二丈开外的大树上正有一个头戴草帽,身材瘦小,一身黑衣,獐头鼠目,那造型一看就是贼。那贼射完纸箭正要跳下树。

  “追…”一声命下,家丁护院相继追那黑衣贼,黑衣贼跑得真快。

  “用箭射贼腿…”秀丽又命令道。

  护院搭弓射箭,顿时箭雨射向黑衣贼,离得太远了,射不着,眼看贼人快上山路了。

  秀丽心一急,抢过弓箭,提神凝气,飞快地迈开大长腿追赶黑衣贼。

  八十步,七十步,秀丽止步聚神搭箭射击。

  “啊,”的一声惨叫,黑衣贼腿中箭连滚带爬地趴在了地上。

  山上的箭雨向秀丽射来,秀丽脱下长衫飞舞挡箭后退。那是接应黑衣贼的贼群。

  穷寇莫追,秀丽正奥恼抓不住贼,山上响起了一片喊杀声,箭雨停丁。

  秀丽定晴一看,山民自卫队扭扯着十二三个黑衣贼的同伙向秀丽走来。

  “苏少爷是我们的贵人,苏少爷的事就是我们的事。”山民异口同声地说。

  “你们怎么知道我要捉他们。”秀丽惊喜地问。

  “我们正巡山,看见这十几个人鬼鬼祟祟分藏在树上,岩石后面,靠山路边堆满大小块的石头,这些人肯定不做好事,看他们向我们的贵人苏少爷射箭,侍机拿下了他们。”秀丽听山民说完,看了看贼人的布兵,要不是山民帮助,要多危险就有多危险。

  “苏某人在此谢过大家,他日必当厚报。”秀丽抱拳向纯朴的山民致谢道。

  “苏少爷仁厚,苏少爷的事就是我们的事,苏少爷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山民惇厚地说。

  秀丽双手一抱拳:“父老乡亲的恩修离我永记在心,终不敢忘。”

  秀丽谢过山民,护卫家丁赶来,提起众山贼往苏府药香院连夜审问。

  这时秀丽才掏出箭头上的纸条一看:“你娘在我手上,速拿银两万两来,限你三日内必须送到,否则要你老娘性命:关远。”

  秀丽抓起其中一土匪问道:“你们是不是山霸土匪关远派来的,他派你们来干啥?”

  土匪瞪着修离,不说话。

  “拉下去喂狗,”秀丽一声断吼,家丁把这一土匪拉到了灯火通明大敞院里,院里正栓着一只狮毛红眼的大獒犬,张开血红的大嘴一口一口啃咬着死抗土匪的肉。院子里传来山匪声声惨叫声。

  “你们看见了吧,我对待朋友象亲人般温暖,对敌人他残忍我越残酷。”秀丽厉声说道。黑衣山贼一见,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地,连声说:“我们只是来送信的,别把我们喂狗。”

  “哪你们谁想活命不想被喂狗的就领我去找关远的老窝,然后我把我娘救出来给你们一千两银子。”秀丽又严肃地说道。

  山匪为匪都为了钱,这个年轻英俊的苏家少爷为人大气且一诺千金,比那个山霸土匪给的佣金多的多。

  “我们可以带你去找霸王关远的老窝,但是我们的家口还在他手上,我们要领你们去,我们全家性命不保啊。”余下的山匪不甘心地说道。

  只要你们真心诚意地把我带到山霸土匪王关远的住地找到我娘就可以了。我可以不动刀箭保证连你们的家口都能救出来。

  土匪们切切私语,点头同意。

  秀丽怕土匪反复,给土匪们一人喂进一颗丹丸,又厉声说道:“谁要给我耍花招我立马要他的命,这丹药七十二小时之内没有解药会自发身亡,而且是一点一点地就像恶狗撕咬你们的皮肉一样,救出我娘我给你们解药。”众土匪听完拼命点头称是。

  便宜娘在关远手里,秀丽不能大动干弋,只带了几个得力的护卫,连夜带人带了几个大木箱,出发向关远老窝进发。

  越走路越黑越难走,天将快明时才赶到匪王的第一制高点瞭望哨。

  那土匪举着大刀,扒叉着腿,问道:“什么人?报上名来。”

  “我,刘二,给大当家的送肉票银子的。”领路土匪边说边打开装满银子的木箱。

  “哦一一,刘二呀,你他娘的说话呀。”扒叉腿土匪把刀一收,回头对同伙示意收刀,放松了警惕。

  秀丽示意护卫,护卫上得山来,撒了一阵烟雾,瞭望哨上面的小土匪就失去了知觉,护卫换上小土匪的衣服。把个小土匪们捆了个结实扔在了山沟里。

  “关远的瞭望哨三里一座,五里两座的,来回呼应,每座瞭望都是易守难攻的制高点。上面有很多大石头和滚木,下面的人进攻,不是让乱箭射死,就是让大石头滚木压死。”领路的土匪刘二说道。

  趁着天濛濛亮,如此炮制又骗换了好几个瞭望哨的土匪。秀丽带出来的护卫都分别留在了瞭望哨里。

  太阳羞红着脸慢慢地升起来,刘二领着修离快马加鞭地越过一座又一座山丘,来到一座三丈余高垂直山崖前,他手指山崖中的洞说道:“这就山霸土匪王的老窝,一般都是发信号通知上面的人,响三个冲天鞭炮那是肉票银两到,响六个是大肉票银子到。”

  刘二取出六个冲天鞭炮响了起来,不一会崖洞口就用吊绳吊下一木排,刘二和修离把大木箱放在了大木排子上,刘二和修离纵身坐到木排子上。

  近了,更近了,映入眼睛的是崖洞口很宽,大概容个二三百人不在话下,到了崖洞口,秀丽掀开木箱盖,露出了白晃晃的银元宝。

  上来十来个土匪把大木箱搬到了洞中,进得崖洞里,宽敞且灯火齐明,正中的大厅中一虎皮太师椅上坐着正是恶匪关远,两则分坐着大小二三十个小头目。

  秀丽掀开箱盖:“大王,这是孝顺您的,请过目。”

  关远一挥手,一秀才模样的人上来拿起一银元宝,咬了咬,道:“大王是真的。”

  “来人呀,给大爷抬下去。”关远吼道。

  “慢着,我娘呢?我不看到我娘,你抬不走银子。”秀丽坚决地面无畏惧地说,说着抢下一个燃烧的松烛。

  “抬下去,来爷爷这有你讲条件的吗?娘俩都死去吧。”关远凶相毕露地大笑着说。

  秀丽把手里燃烧的松烛往木箱上一扔,不一会,整个大厅烟雾弥漫。

  关远大怒挥刀来砍秀丽,秀丽笑着数:“一,二,三,倒下…”秀丽把关远捆了个结实。

  大厅里除了他和刘二其他人齐晕倒在了地上。原来木箱上浇上易燃的油,夹层里放了大量的迷烟药,他出发前就给随行的人喝了解药了。刘二找来粗绳子,绣丽和刘二一个一个把他们梱了起来。

  “一百个,两百个,三百个…”俩人好一顿忙乎。足足捆了五,六百个大小土匪。

  刘二领着秀丽往潮湿的崖洞深处走去,越往里走越潮湿。来到一偏洞处,刘二一指石门说:“这就是平时关肉票的地方。”

  石门边躺着俩看门的土匪,秀丽又拿出粗绳子把俩土匪捆了个结实。迫不及待地去推石门。

  “慢,”刘二拦了一声,随地捡起石头扔向石门,“嗖嗖”迎面射过两支暗箭,又捡起一块石头扔向门中的暗锁,又“嗖嗖”两支暗箭,石门吱地一声开了,哇里面又宽又亮,又隔开好几个石屋。

  刘二带着修离一个石屋,一个石屋地找,这石屋群就像一个小村庄一样或两间或三间相连里面住着好几个身材漂亮的女人。在住三间石屋相连的人中,刘二指着一位穿着黑长毛大衣的女人,还有一个七八岁和一个十一二岁的男孩说:“这是关远的老婆孩子。”所有石屋都找遍了,就是不见便宜娘。她把石屋的女人也给梱绑起来。

  秀丽返回大厅,把关远弄醒逼问:“你把我娘关哪里了?”

  “哈哈哈,你小子想知道人呢?爷爷我就不告诉你。”关远说道:“刘二,你这吃里扒外的东西,看爷不活扒了你的皮。”刘二被骂得低头不语。

  “你看看大厅里的人,你还扒别人的皮,先想一想你的狗命保得住保不住。”说着从石屋拉过被梱了个结结实实的娘母三人,厉声说道:“这是你的妻儿,你想全家丧命我成全你。刘二你想想你即使反过去帮关远,关远还是不会善待你,好好想想,事成之后我会给你一千两银子为酬金。”刘二向修离点点头。

  关远看着大厅里被梱绑的众土匪,仰头哈哈哈大笑:“你杀了我全家,你也找不到你娘,你也出不了这崖洞,我这崖洞里有多少机关,刘二未必都知道。你们都去死吧。”说完往地上一滚,秀丽头上一块大石头掉了下来,秀丽暗运真气,提着身边的刘二和关远的小儿子往边上一闪,大石头通地一声砸在了他老婆和大儿子身上。

  “好险啊…”刘二胆寒地看着相继惨叫一声,从大石头底流出殷红鲜血的娘俩。

  “看着这土匪崽子,我去把他千刀万刮了。”说着纵身跨到关远身边,哧啦一声,恶匪身上的肉掉下一大块。

  半天,小土匪崽子才回过神来,大哭道:“娘,大哥…”继而转向血流一身的关远道:“你把他娘还给了吧,娘和大哥都被你害死了,你还想怎样?”

  “关银住嘴,你这个养不熟的白眼狼…”关远气愤地对儿子呵斥道,哧啦秀丽又割下恶匪身上一块肉。

  “我知道你娘关在哪里。你别割我爹的肉了。”关银惊叫着说道。

  “你知道我娘关在哪里了?”秀丽不信任地问。

  “嗯,我知一一道,”关银抽噎着说。

  “你一一”关远怒指着关银话没说完就被修离打晕了。

  “爹…”关银惊叫一声。

  “走,在哪呢?”秀丽问道。

  “你给我松了绑我就带你去。”关银说道。

  “好,别给我耍花招,否则你爹就你的榜样。”秀丽威协道。随即解开关银的绳子。

  关银害怕地点了点头。

  

⑦章:大战山霸土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