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⑧章:救出便宜娘

  关银领着刘二和修离往崖洞西厅走去,这个厅不及大厅三倍大,而且更是阴暗潮湿。

  大厅中间有一卧榻下有一个磨盘似的把手,关银小手握着把手左拧一圈,右拧一圈半,再上下一拉,厅壁上出现的石门轰隆隆地打开了。

  便宜娘虽然浑身血污,捆绑着坐在地上,但依然神情孤傲目光似利剑。

  “娘一一”秀丽看着浑身是血的便宜娘心疼地叫道。

  “修离,别过来,我这里有机关,你过来咱娘俩都会让乱箭射死的。”便宜娘坚定地说。

  “娘,我要怎样才能救下你?”秀丽哭问道。

  “修离,别哭,这么大的男人了还哭鼻子,多大点事呀,不就是个人设计机关嘛,是人设计的机关,总有办法破解的。”便宜娘镇定地笑着安慰修离道。

  秀丽越发敬佩便宜娘了,在这种情况下还能镇定地笑得出来,便宜娘就是巾帼不让须眉啊。

  是啊,便宜娘说得对,哭也没用,得想办法破除机关救出便宜娘啊。

  他掉头着急问关银和刘二:“你们这里谁能破了这机关,救出我娘。”

  刘二摇了摇头,关银却脱口而出:“我爹呀,这是我小时候无意中玩耍时发现我爹的卧榻的密室,但我爹从不许我进入密室去。你去求我爹帮你破解机关吧。”

  “你爹,她会帮我们吗?”便宜娘毫无表情地问道。

  “哦,也是噢,我爹好像不可能帮你们,困为你们破了我们山霸的财路,我爹恨透你们了噢。”小关银无忌惮地说。

  秀丽看着土匪堆里成长无忌惮的小关银问道:“你爹亲你吗?”

  “亲啊,我爹在有大肉票的时候最开心也最亲我。”关银快乐地回忆道。

  “那你跟我去找你爹,劝你爹放了我娘。要不放我娘我就砸平你们的崖洞。”秀丽吓唬关银道。

  “行,我去劝我爹,你别砸了我们的崖洞。”关银哭求道。

  “娘,你在这等我,我去去就回来救你。”秀丽不放心地看着便宜娘。

  “修离,放心去吧,别担心娘,娘没事,在这住了好几天了,刚来我不听土匪的话,他们还对我用刑,现在你来了,至少不会对娘用刑了。”便宜娘微笑着对修离说。

  秀丽还不放心,看着满崖洞的男女老少土匪都被自己控制,于是发信号让护卫来陪着便宜娘才放心地领关银去找山霸土匪王关远。

  秀丽用水把昏迷的关远泼醒,关远身上的血还在不停地流,脸色也苍白着,关银哭喊着扑向关远:“爹一一你疼吗?”转头恶狠地对修离说:“赶紧的,放开我爹。”

  “放开你爹,可以呀,让你爹放了我娘,我破出我娘身边的机关暗道,我就放了他。”

  关远只有这时才眼光亲善地安慰:“关银,别怕,爹就死了也不告诉他。”

  “我不要爹死,我娘和我哥已经死了,我不想爹也死。”关银哭喊着,企图用小手帮关远解开捆绑的绳子。

  “你解不开的,绳子都是死结,还是快劝你爹说出破解机关的办法吧。”秀丽开导着。

  “你他妈的死了这条心吧,爷父子俩齐死了也不说给你,我要废了山崖,你和你娘给爷们陪葬吧。”关远苍白着脸阴险地冷笑着说。

  关银飞快地站起来说:“爹,我去找刀给你割断绳子救你。”说完飞快扡跑起来。

  这关远放开那不是要出大事,便宜娘救不出不定会发生什么危险,抓住关银秀丽迈开大长腿追着关银,关银跑的快,秀丽追得急。

  啊的一声,关银被地上的人拌倒,秀丽趁机追过来。

  关银害怕地推着身边的人哭吼道:“温秀才,醒醒吧,救救咱们的山霸崖洞吧。”

  秀丽抓住关银又捆了起来:“跑,你再跑,你个小土匪。”

  关银钭着眼瞪了修离一眼,继续哭求道:“温秀才,数你主意多呢?我们山霸里大小事都是你给出主意。”

  温秀才,在这个时代的秀才饱读诗书,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作为一个文化人咋就会当土匪呢?秀丽好奇地想问个清楚,于是他救醒了温秀才。

  “啊,这是怎么回事?”温秀才睁开了迷濛的眼睛一看大厅里被梱绑的众土匪,再看看年轻高大雄健的修离,精明的心里明白了。

  “你好歹是个饱读经书的秀才,为何要替恶毒的山霸土匪关远卖命呢?”秀丽皱着剑眉问温秀才。

  “你说这强盗挡世,弱肉强食的世道,不当匪我有活路吗?”温秀才不屑地反问道。

  “山霸土匪哪个时代都被人耻笑,世间的光明大路千万条,你是无一不知的秀才,不走匪路也有大作为的,你没听过乱世出枭雄吗?走什么样的路都是自己决定的,和世道没关系,宋太祖朱元章从小也生活在乱世啊。”秀丽笑着开导温秀才道。

  温秀才秀眉微皱叹气道:“被逼为匪也决非我之意愿,一朝为匪想金盆洗手也难呀。”

  “我爱惜你渊博的知识,我哪正缺像你这样的人才,我定不计前嫌,委以重任,可否帮我。”秀丽一边给温秀才亲自松绑,一边诚恳地说。

  温秀才看着年轻英俊又和善的修离亲自为他松绑,想了半天,唉了一声:“我虽被逼为匪,但大天待我不薄。我不能背弃他,但你与我有厚识之谊,我可以帮你救出你娘离开山崖。”

  “你能帮我娘解开机关暗锁?”秀丽惊喜地问。

  “能倒是能,但是你得放了关远大王和小关银。”温秀才说道。

  “只要救出我娘,我决不危难山崖里的每一个人。我保证。”秀丽毫不犹豫毫爽地说道。

  温秀才叹息一声,他和修离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他强烈地预感修离就是成大事的人。

  温秀才和秀丽回到密室关押便宜娘的石屋,便宜娘泰然地微笑着,温秀才很是佩服这位气质非凡,性格倔犟的女中豪杰。

  温秀才善心大发,出自内心诚心实意地帮修离救出便宜娘。他在石壁上摸摸这儿,又扭扭那儿,小心亦亦地挪动梱绑便宜娘脚上的粗铁链。冷汗在温秀才额头上滴滴嗒嗒地淌下来…

  这个可恶的土匪关远有多恨修离母子,费了那么大的心机安装个机关在便宜娘身上,就为把他娘俩除掉。

  令人窒息的二十多分钟过去了,满头大汗的温秀才终于说了一句:“苏老夫人,行了。”

  秀丽冲进去,扶起便宜娘,流着泪心疼地说:“娘受苦了,儿子来晚了…”

  “咱们快走吧,离开这个事非之地。”便宜娘决断地命令道:“有什么事咱回家再说。”

  秀丽点点头,回头感激地对温秀才说:“秀才救命大恩,苏修离永世难忘,随我回苏府待修离以报大恩。”

  温秀才摇摇头道:“大王有厚待之恩,我不会背离他,你们快走吧。”

  “我尊重你的意愿,他日我送重金相谢。”秀丽真诚地说。

  温秀才点了点头道:“快走吧,带上你的人。我还忙。”

  早有护卫来到崖洞前放下大木排,秀丽一行人扶着便宜娘上了木排。刘二也找到他的家人孩子一起上了大木排。

  “你们谁也别想离开,我已放信号让嘹望哨的人拦截你们了,你们离不开了。”被放开的关远气急地说。

  “哈哈哈,早换我的人了。”秀丽站木排上大笑着说。

  “你,”关远苍白着脸:“都去死吧…”关远整个人都疯狂了:“你们断了我的财路,我要与你们同归于尽。”

  轰隆隆,崖口滚下大块大块的石头,大木排粗绳断裂,还好快到崖底了。秀丽抱着便宜娘躲闪大石头跳下大木排早有另一批护卫牵马等候着保护着骑上了快马。

  轰隆隆,崖洞崩蹋,气急败坏的关远开启了毁灭山谷的机关,修离一行骑着快马也难逃崩蹦的山石,几个稍慢的护卫被砸了个人仰马翻,很是惨烈。

  便宜娘命人快马加鞭拼命地逃出危险山地。

  山崩地裂的轰隆隆声越来越远,眼前渐渐出现了一处村落,村落里出现了点点灯光,秀丽一行人困马乏,快马一崔往村落走去。

  

⑧章:救出便宜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