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⑨章:搜救温秀才

  老乡听修离投宿,高兴地帮忙。

  “这山崖崩蹋,可怜一山崖洞里的人都无法生还。”刘二叹一口气说道。

  “不知道温秀才可否幸免于难?”秀丽心疼地说。

  “明日天明你组织些人去搜救搜救,万一温秀才不幸于难也要找到也要厚葬他,他也是一个有情有义的热血男儿。”便宜娘怜悯地说。

  一行人困乏的和衣而眠,秀丽给便宜娘伤口清洗了一下涂上了金创药,便宜娘则盘腿而坐闭目提气凝神用内力疗伤。

  便宜娘也个练功的武者,秀丽想着也和便宜娘一起闭目练功打坐。

  太阳慢慢地升起,秀丽等人一夜休养精神恢复不少,向老乡辞谢。

  “咱们一行人分成两拨吧,一拨随我进山搜救温秀才,一行人送我娘和刘二家口暂回苏府药香院。”秀丽提议道。

  “不,娘和你一起去搜救那有情有义的温秀才,人越多机遇越大。”便宜娘说:“咱们再叫些老乡山民一起去。去参加搜救的山民一人一百两纹银。”

  山民们纷纷拿着铁锹铁镐帮修离一行人往大山深处关远土匪老窝去搜救。

  秀丽重返匪窝,一路所见是大石头挡路,尸横遍地,血迹遍野,惨不忍睹。

  秀丽叫众山民仔细搜索,能有口气的就给予救治,毕竞这种情况下的土匪也没有杀伤力了,只是一个个求救的人。

  刘二看着满山土匪的尸体感慨地说:“幸好早投奔修离,不然自己一家也会葬身乱石之中。”

  搜救工作辛苦而忙碌,不知不觉过了三天。把崖洞口的每一块石头都拨拉了个遍,就是找不到温秀才。

  刘二想起临走时修离给他吃的毒药,怎么三天过去了却没发作,心里有些困惑但又不敢问修离,修离人困马乏地找温秀才三天都没着落,俊脸一遍黑线。

  正当秀丽一行人泄气无望时,便宜娘站到山顶处的反面惊喜呼叫起来:“看那棵松树叉上一模担着的一个人可是温秀才。”她惊呼羞叫让众人看那松树上横卧着一位青衫方巾,书生模样的读书人,他的身下是万丈深渊,因为距离太远,显得身材瘦小。

  秀丽定睛仔细一看,正是搜寻了三日之久的救命恩人温秀才。

  秀丽真想不通他为啥会挂在后山崖下的松树上,她想不明白,也没时间多想,她着急地对众人说:“谁有办法去崖背后救我的救命恩人温秀才,救出来我给拿出一千块大洋。”

  有采药的山民道:“我们以前上山采半山腰的药的时候总是从崖顶吊下绳子然后攀着绳子去半山腰,我们想救温秀才跟半山腰采药一个道理。”

  秀丽想了想点点头同意,一行人走到了崖顶,山崖上的树木石头都震得松动了,绳子的一头无法固定,这可怎么办呀?

  秀丽关心则乱,便宜娘镇定果断地地说:“大家齐动手拉住绳子,再绑块大石头固定,挑选一位年轻力壮的采药石下到松树边把温秀才拦腰梱绑固定在采药师身上,众人齐动手把他俩拉上崖顶。”

  众人依便宜娘的计谋而行,年轻力壮的采药师腰系粗绳攀岩而下,顿时险像环生,松动的石头大块纷纷落下深不见低的崖底,采药师只能提神凝气用厚衣服抱头护体。

  “快看呀年轻采药师越来越小的身影接近了温秀才横卧的那棵松树。”秀丽欢快地呼叫道。

  “大家用力拉,别松劲。”便宜娘说道。

  哗啦啦,又一批碎石滚下山崖,整个是一遍泥石流呀,采药师攀住松树,躲避着山石。解下另一根绳子的一头栏腰梱住温秀才,温秀才浑身血污,一探鼻息,早就断气了。

  “快拉,他们都系好了,一起用力,”便宜娘吩咐道。

  “他已经断气了,…”年轻的采药师不甘心冒着泥石流救上来的是一个死人。

  秀丽看着脸色死灰,浑身血迹,长衫残破不堪,心痛地抱着哭喊道:“温秀才,你的救命之恩我还没向你报答呀,你睁开眼看看吧,你就忍心看我们一大拨人辛苦几天得到你惨死的结果吗?”

  “谢谢你们救我…”秀丽哭完,耳边传来一丝隐隐的声音说道。

  秀丽止住哭,用手探了探温秀才的鼻息,人确实是没有了气息,这声音哪来的呢?“温秀才,是你吗?”

  “是的,我看见你们了,你看不到我,我现在进不了我的原身,我就在你们身边。”又是微弱的声音说道。

  “他已经死了,厚葬了吧。”便宜娘看着伤心的修离说道。

  “娘呀,找个担架抬上他吧,他的灵魂刚才还和我说话呢。”秀丽开始平静地对便宜娘说道。

  “我们没听见,修离你真听到了吗?”众人疑惑地说。

  “真的,娘,我要救活他。”秀丽仰着俊脸一本正经地说。

  “修离,好儿子,娘相信你。”便宜娘溺爱地对秀丽说道。继而对护卫说吩咐道:“来人,上担架,…”

  “温秀才,跟我回,我一定要让你魂归原身,救活你。温秀才,跟我回,…”秀丽跟着担架一路走一路叫着温秀才,她想起小时候掉了魂的人叫叫魂魂就会回归原体,所以一路走一路叫着温秀才的魂魄。

  脚磨破了也不肯骑马回,便宜娘几次心疼地说:“修离你骑马上回吧…”

  “娘,他魂魄现在气息弱,我得跟他身边叫他随我们回,他不然找不到路。”便宜娘看秀丽倔强地说,只能任由他了。

  到了苏府药香院,天色已半夜,人困马乏,秀丽顾不得疲劳,亲自为温秀才洗干净,喂了一颗还魂丹,温秀才还是脸色死灰,毫无起色,转身对苏福道:“福伯,叫制药管事来吧。”

  “这大半夜的,制药管事累了一天了,明天再说吧,他已经没有气息了。”苏福看着温秀才说道。

  “福伯,人命关天,就麻烦管事想想办法,看看还有没有其他办法帮他魂归原体,他灵魂还和我说话他只是丢了魂了。”秀丽诚恳地说。

  “去吧苏福,我相信修离。”便宜娘对苏福道。

  “是,老夫人。”苏福退下。

  “修离,你刚才叫苏福苏伯,你是我的儿子,是少爷呢,怎呢叫他伯呢?”便宜娘对修离训道。

  “娘,苏福对苏家忠心耿耿,他岁数大了,我就尊敬他,人和人都是平等的。”秀丽对便宜娘说道。

  “平等,能平等吗?他是下人。你不折煞他吗?”便宜娘怒道。

  看便宜娘生气秀丽不敢再多说,只能违心地说道:“娘,别生气,那只是个称呼,娘不让叫我今后就不叫了吧。”

  “修离,你已经是成年人了,娘今后走了你得抗起苏家重担,你不能太软弱了。”便宜娘语重心长地说。

  “娘永远也不会离开我的,娘是我的主心骨呀?”秀丽爱恋地搂着便宜娘撒娇说道。

  “你呀,快当爹的人了,还这样…”便宜娘点了一下修离的额头笑着说。

  “我就一百岁,也是您的儿子呀,”啵的一声亲了口便宜娘的脸笑着说。

  “唉,我的修离多会才能长大呀…”便宜娘叹口气说道。

  “老夫人别烦恼,你看看少爷一来药香院,药香院的生意与日俱增,还只身打败山霸土匪,救您出来,少爷自复生以来,变化很大呀。哈哈哈”制药管事爵着长飘飘的白胡须说道。

  “管事别夸他,我这儿子他就是一根筋。管事你好好看用什么药能救活温秀才。”便宜娘对制药管事说。

  秀丽看苏福两手垂立在便宜娘身边,恭敬地等候命令。

  管事弯下腰,仔细地给温秀才检查:“老夫人,什么药也救不了他了,他全身经脉已断,已经没有了生命。除非给他请个神仙还魂,还有去采得百舒通灵草,这种草药奇缺,断了筋脉人吃了它就能重新接通还原,我也只听了它的传说。”管事说道。

  “百舒通灵草在哪能采到?”秀丽说:“我无论如何也要救活他,他救了我娘的命。”

  “它长在魔头山,极阳地才能生长。魔头山上有头极恶的千年红魔狮守着,谁也到不了边。”管事后怕地说。

  “我去魔头山采百舒通灵草。”秀丽不知哪来的勇气脱口而出。

  “他只是一个小山匪,不值得少爷去冒这个险,还是厚葬了吧。”制药管事说。

  “人要知恩即报,温秀才救过我们的命。我一定要救他。”秀丽坚定地说。

  “修离,你别去了,丽君怀了你的孩子,你不能有事呀,咱们还是厚葬他吧。”一向支持他的便宜娘也说道。

  “娘,没事的,你儿子能死而复生,他也能,只是丢了魂了我能救了他,您骄傲您有一个有担当的儿子。”秀丽搂着便宜娘的肩膀说道。

  “都退下吧,修离你要去就去吧,快去快回,累了,我要去休息了。”便宜娘打了个哈欠说道。

  “娘,晚安。”秀丽眨着桃花眼快乐地说。

  秀丽眯眼在温秀才身边坐下,眼前由远而近飘来一个白发白须的,拿了一根龙头杖的老人对秀丽说道:“魔山老丈,我来看你了,你性格还是没变呀,我以为你转世投胎几次性格会改。我知道你有求于我我来了。”

  “你是谁?为什么叫我魔山老丈?”秀丽惊问。

  “你难道什么都忘了吗?连我也不认识了,咱们老哥俩还有一盘千年大棋没下完呢?你的仙居还在魔头山呢,你走了,你的坐骑红魔狮王谁也不让靠近,它说你始终会回去的。”白发白须老者拿起龙头杖生气地说“我,你看清楚了吧,崖道寿翁,真是的,投几个凡胎,一点也记不得我们的事了,你跟我来。”

  秀丽跟着崖道寿翁去了魔头山。只见眼前一片火红,山上的树和草都骄红滴血,红毛狮王看到秀丽跟着崖道寿翁过来,高兴地流着眼泪跪在秀丽面前:“主人,你终于回来了,我们又可以回到从前了。主人请进去看看咱们家还是你被贬之前的样子,因为你掇合了七公主和福娃见面,玉帝大怒贬你,可我觉得主人没做错。我始终等你回来。”

  秀丽走进偌大的红色洞府,里面有一张红脸红发,身材高大槐梧,拿看一把火红的宝剑的像,感到分外眼熟。

  “这是你自己的像,”崖道老翁说。

  “这是我吗?”秀丽一摸脸,疑惑地问。

  “你不信吗?你揪一根的的头发和胡须看是否红色。”崖道老箱道。

  秀丽怀疑地揪下一根又一根红色的胡须。

  “那有一池水看看你是不是和他长得一个样。”寿翁又道。

  秀丽跑过去一看,俨然自己就是魔山老丈的容颜,秀丽大惊。

  “你只有在你仙洞里才是这老者模样,一出这洞府又会变成你凡体模样。”寿翁又宽慰道。

  关于这里的一切秀丽记不得了,只是做梦偶而会梦到,她也不再意,只当是个梦而已,没想到梦里的一切都是真实再现,自己竞是人说人怕的魔山老丈。

  秀丽感动地摸着红毛狮王的头说:“我走了,你受苦了,你也跟我走吧。”

  “这是咱们苦修了一万多年的家呀,主人放心办事,我给你守着,主人无论何时回来我都恭候您。”红毛狮王又说道。

  “我回来取点百舒通灵草去救一个人的命。我现在是一个百无一能的凡人。不再是魔山老丈了。”秀丽对红毛狮王说道。

  “没关系主人始终都是我的主人。主人还是那么乐善好施,我的命是主人救的,主人的事就是我的事。我去去就来。”红毛狮王说完快速地出去用嘴叼了好多血红血红的百舒通灵草,蹭蹭秀丽的手说道:“这是咱们的镇山宝贝,除了主人,谁也别想拿走。”

  秀丽爱恋不舍地摸摸红毛狮王的头,想到须急救温秀才,恋恋不舍地向红毛狮王和崖道寿翁告辞。

  送了一程又一程,红毛狮王终于流着眼泪说:“主人,我始终等你回来。”

  “你回吧,好好在家,外面太乱,不安全,你就在家等我吧。”秀丽对红毛狮王说道。

  红毛狮王恋恋不舍,一步三回头地回到魔头山洞。

  崖道寿翁说:“我得跟你去呢,因为他在我的管域里跌去魂的,我要去和你把他魂归原体,你只带回了他一魂,还有六魂六魄他丢在了乱石中,还得去收拢了才能救他。”

  秀丽单膝要跪谢,崖道寿翁双手扶起说:“老哥们了,不必了,当年七公主的事我也有份,都是老哥哥你替我顶的罪,我该谢你,不然我连你也不如。”

  “我都忘记了,…”秀丽说。

  “你这性格我没忘记,别人都说你是魔头,但是你的仗义豪爽别人从不可及,你是恩怨分明的人。”崖道寿翁说。

  崖道寿翁去温秀才丢魂的山崖的乱石里,找到了余外的六魂六魄用招魂兜兜住才带了回来。

  崖道寿翁念念有词,秀丽也听不清,但是温秀才慢慢地睁开了眼睛,但是身体却摊软无力。

  “这下就得靠你的百舒通灵草了。”崖道寿翁见温秀才醒了隐了身附在秀丽耳边说。

  秀丽将百舒通灵草炼成丹丸给温秀才服下,半盏茶功夫,温秀才站了起来直言谢。“哪如早听你的和你们一起走也不至于被关远扔下山崖险些丢命,我用命还了他关远的情。”

  秀丽点点头说:“丽君怀孕,我得回苏府老宅。你就在苏府药香院帮我吧。”

  温秀才感激地说:“我的命是你救的,只要你信得过,你吩咐便是了。”

  “你别这样说,你为了救我娘命才违被关远被关远处罚而死,我救你命理所当然不用谢,互相帮助而已。”秀丽宽慰温秀才道。

  有了崖道寿翁和百舒通灵草的帮助温秀才终于活过来了。她身为丽君名义上的丈夫他要回苏家老宅看望怀孕的丽君。

  太阳露出了鱼肚白,崖道寿翁摇摆着身体担忧地说:“我该走了,你现在是没有半点法术的凡人,不能让人知道你是魔山老丈,我要你平安,咱们的千年大棋还没下完呢,我等你。”

  秀丽感激地点点头,留恋地说:“我今后要怎么样找你?”

  “月上三线,对着崖道连呼三声,我就能见你,切记非紧急关头别唤我,不然你我都有危险。”

  秀丽又点点头,崖道寿翁身体一晃,消失了。

  

⑨章:搜救温秀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