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读妈妈手记

晓汐白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暴风雪的那一天

  今天是12月26日,阳光明媚,宇去滑雪,我和往常一样,送他到缆车站,看他上了电梯,我才离开,继续着我的走步运动,顺道买菜,当我回到家时,天开始飘起了轻雾,太阳也不知所踪,我一边码字,一边看着门外渐渐朦胧的树影,四周极为静谧,我看了看时钟,宇去滑雪已有三个小时,这个家伙,本来总是习惯两小后就会电话报告一下,这会儿却是一点响动都没有,看着开始漫天飘扬的雪花,雾蒙蒙一片,我有些担心了,开始拔打宇的微视频,可是没有回应,我又开始拔打宇的电话,可是总是无法接通,我有些坐不住了。

  人就是这样,有时候总是自己想着各种可能,我翻看手机记录,发现了一个未接来电,显示是小镇的座机电话,我又紧张了些,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当地人给我打电话,因为是静音,所以我没接着,天色渐渐地暗了,我焦急的等着,各种可怕的想法,让我没法在家里继续呆下去,我背上宇的登山靴向雪道火车站走去。

  车站离我住的地方并不算太远,只是在积雪的路上,走起来要比平时,缓慢很多,路上行人很多,大多都是拿雪具,来滑雪的,各种年龄的,可是看的出来人们对雪的那种热爱,风很大,吹着雪花打在脸上生疼,我的心也很疼,想着宇为了给我省钱,在请了一次教练,带着熟悉雪场后,坚持不再请教练,自己去滑雪,原本我也有些担心,雪场那么大,可是看看每天上山的人流,世界各地涌入的人们,好吧,我想总是要历练的,叮嘱宇注意安全,在雪道上,安全滑行。

  第一次放单,就遇上了这样的暴雪天,真是够份量,在我一路上忐忑不安中,电话响起了,宇的电话,我还没说话,宇就急急的说着,“老妈,我很好,刚才山上太冷了,手机死机了,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我用服务厅的坐机给你打过个电话,只是你没接,我很安全,我准备下山了,你四点半到车站就好了.........”这一刻,眼前的路变的瞬间清晰。

  终于,我的心可以放肚子里了,我感觉走路都轻松好多,踩着脚底下的雪,吱吱嘎嘎的响着,而那一刻的紧张却是无法言传的,只有我自己知道,那无助的焦灼几乎使我喘不上气。当我轻快的来到车站时,正准备好喘口气,宇的电话又来了,我迅速说,“太子爷,额娘已到,你放心……”,“额娘,我的雪板不见了.......”宇的这几个字,我原本轻快的心,一下变的无比冰冻,也就是我了吧,这么大的落差,那一刻,我几乎就要哭出来了,这么大一物件,竟然会不见了,我调整了一下颤抖的心,“你再找找,看看是不是别人拿错了。”“我看过了,可能拿我雪板的人已经中途下车了......”我看着门外的雪,心跌落山崖,这雪板比我一个月的房租还要贵,来来回回对比了好久,计划了好久,好容易下了狠心,买了这个可以一直用很久,而且价格不便宜的雪板,如今才滑了几回雪,就华丽丽的转身不见了,纠心啊,宇你就不能小心一点儿吗?想着自己辛苦支撑着所有,可是却并不一切顺利。“儿子,你回来再说吧,先不想其它吧,我在车站口这等你。”我无力的说着,宇那头沉默了一下,轻声应到“好”。

  几分钟后,宇到了,人群中,宇很是好找,人们都拿着雪板和雪杖,独他只是拿着雪杖,他焦急四处看着,人们都走完了,也没找到雪板的踪迹,我们再次回到车上,找到列车员,一个不会英语的中年男人,他只是把雪板架上,剩的一副雪板递给了宇,他从宇的动作中也看出了,雪板丢了,他领着我们找到了司机,一个会一些英语的男人,他大概明白了,只是他的一名话让我几乎确信,再也找不回雪板了,他问宇,雪板是新的吗?宇说,是的,他说,那也许是拿错了,也许是被偷了。不过,他还建议,我们可以去警察局报案,虽说可能性不大,不过因为警局就在车站边上,所以我们还是顶着风雪来到了这里,这个我每天都走步运动路过,可从来没见有开过门,有任何一个人的警局,不想今天,我却要来这里找警察报案,心中的悲伤油然而生。这就是陪读妈妈的强大,无论何时,都是最强大的,因为这个陌生的地方,我是孩子的依靠,而我却只能依靠自己!

  当我们推门进去,见到的是一个小房间有着一个办事窗口,并看不到人,许是听到了门铃声,出来了两个挺胖的警察,满口的法语,当宇终于能打断他们说话时,对方很客气的来了一句,“me no speak English.”这一刻,我明白,有时警察也靠不住的,我几乎绝望时,有位老先生刚好推门进来,而胖警察的那句话他刚好听到了,”I can speak English.”这真是太好了,宇立刻用最快的速度,把事情的大概说了一下,老先生随及用法语将大概意思说给警察听,诚实的警察生生,很认真的说,最可靠的是去车站登记失物,因为大家已经习惯,都将在车上的发生的失物送去车站,或是车站招领登记,于是我们在热心的老先生带领下,又返回到车站失物招领登记处,老先生不紧不慢走着,慢悠悠的说着,为了不让我们着急,他很和气的说,他很有空,会带我们登记完成,于是我们也踏踏实实的一步一步的来,车站的工作人员因为没有语言沟通的问题,所以,很认真,很仔细的做了登记,直到所有手续都完结,工作人员说,让我们等电话就好,老先生才非常的绅士的和我握手告别,他叮嘱我们风雪很大,路上小心,并打趣的称赞宇很棒,这么小就可以自己上山滑雪,而他已经五十年不曾滑雪了,因为胆子太小了。寒冷的雪夜,因为有老先生陪伴,我们并没觉得异乡的无助孤独。

  老先生送我们登上了区间穿梭巴士,才向我们挥手告别。窗外风雪呼啸,滑雪归来的人们,带着一天的疲惫,心满意足的轻声说笑着,就在车快到家门口时,我的手机响了,是一个座机号码,我递给了宇,电话时传来了那位登记员的温柔声音,大意是告知,有人送回了一副雪板,应该是宇丢失的,宇的眼角满是笑意,那一刻,我明白,宇的心里刚才也许比我还难过,只是他不会轻易表现出来,宇就是这样承受着比同龄人更多的情况下,慢慢成长起来的。我有时候也很矛盾,毕竟逼着孩子成长,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们随着穿梭巴士又回到了车站,在招领处,我们拿到了雪板,宇很认真对着递给他雪板的工作人员鞠了一躬,工作人员笑了笑又接着忙去了。我很理解宇的这一躬,转身宇轻声说道,“希望能再见到老先生,他一定会很高兴的。”风雪很大,还好赶上了最后一班穿梭巴士。宇抱着失而复得的雪板,笑了又笑,“额娘,暴雪夜很温暖,明天一定是个大晴天,等我学好的法语,我也可以帮助别人找雪板了。额娘,老先生也一定是这么想的。”我看着宇闪亮的双眼,重重的点点头,“是的,这就是一个接力棒,你要好好拿着,认真的传下去。”有时就是这样,亲身经历的事情远比说教来得彻底深刻。这是一个让人难忘的风雪之夜。

  回到家已快七点了,我确实有些疲倦,两次纠心的紧张,真是够我受的,宇也许看出我已累的够呛,他回到家迅速冲进厨房,并让我先去冲澡,别着凉了,他简单下个面给我吃。看着长腿欧巴忙碌的身影,我轻轻舒了口气,到底还是长大了,知道我的小体格很弱,几年前的手术,我几乎与死神擦肩而过,这几年一直都在静养中,每次出门吃饭,宇都记得叮嘱点菜的人,除了放盐,任何调料都不可以放,因为我不能吃。好吧,我就安心等吃吧。冲澡时,我轻轻地理了一遍今天发生的一切,宇身上也有青春期的问题,可是他的被爱与懂得去爱,又何尝不是极为难得的,成长就是这样子,一点点的去积累,一点点的去经历,一次次的去蜕变,虽然我独自陪伴着他,虽然我依然超人,虽然我还是孤独,可是每一点的成长,对我来说却又何尝不是鼓励,只要努力了,就不会后悔,人生漫漫,一路困苦,一路高歌,也许人生会负了我,而我却不可以辜负了人生。未来的路很长,可是我却并不知道我能陪宇走多远,想想我手术后,宇为了每天帮我盖被子,半夜定时的闹钟,准时来探我的鼻息,每每想到这个,我的心很是疼痛,一个十三岁的孩子,本该无忧无虑的岁月,而他却要担心也许会失去妈妈的孤独。这个痛,他无法和他人去说,只能自己默默承受........

  就这样,青春来了,坎坷的成长,曲折的道路,而这些对宇来说,又何尝不是幸福,至少妈妈一直陪伴着他经历着所有,他不孤单,他不再总是跟在我身后,而是开始领着我向前走,因为他明白,长大的他,才可以更好的爱护着弱小的妈妈。他用他认为最好的方式爱着我,我用我越来越健康的红润笑脸静静地看着他,有时候,我们出门城里办事,会找家咖啡馆坐着聊好几个小时,每当这个时候,宇总是不把我当成妈妈,而完全是一个朋友,他会很成熟的和我讨论很多问题,更多的是谈着自己的理想,和努力的计划,而我大部分的时间,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

  十三的年华,毕竟不是完全的青春,更多的是一个孩子的心智,他会很开心的告诉我,他将来要专门研究化学,他要发明一种长生不老的药,让我活一千年,我笑着说,如果那样,那我成千年老妖了,该有多可怕,宇说,没有这么好看的千年老妖的,我永远会是青春的模样,因为我是宇的妈妈!

第一章 暴风雪的那一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