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我常常跑到林景生的家去,慢慢熟悉了他,也熟悉了黑衣人。也跟着林景生很亲切的跟着叫他“二叔”。

  白天放学后,我时不时会跟着同村的几个小朋友,到乡间附近的各个地方玩耍。在天色尚早的时候,我们赤脚爬上很高的大树,其他人都只能停在中途眼巴巴看着我。这像是与生俱来的一种能力,他们爬树在这一方面就是比不过我。

  我们也继续去葡萄田后的干草池塘边玩抓泥鳅的游戏,有时就聚在公路边,拿出各色纸牌来比赛。

  偶尔,大家也会使出拿石头砸人家玻璃的伎俩,或者爬上别家得屋顶踩碎他们的瓦,用独属于小孩的幼稚与顽劣来宣泄不满。所以村里的人都很讨厌小孩,觉得他们太聒噪太调皮,总是沉浸在自己的一个世界,不知不觉就冒犯了你。

  而他们忘记了,他们也曾经是孩子,一样肆无忌惮的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后来屈从于世界的规则,变成了迟钝刻板的大人。

  总之,我们每天都像野鸟一样聚在一起,玩到薄暮将至,天色昏暗,才各回各家。

  吃完饭后,我照例给阿婆说了句“我去找林哥哥!”,就背着书包跑到了他家。

  他家和我家仅有一条路的间隔,我推门进去,看见他二叔正搀扶着他慢慢练习走路。

  他穿着蓝色的T恤衫,额头上有一层薄薄的汗,他很艰难的一步一步向前走,像是才学步的幼儿,充满坚定的力量。

  看见我来,他顺手拿过搭在轮椅上的橘色毛巾,擦了擦脸, 对我笑了笑,然后坐下。

  “进来吧!” 他推着轮椅,进了书房,我对二叔笑笑,跟着他进去。

  我放下书包,从口袋里掏出了两个果子给他。他问我说果子是哪里来的?我说是我爬树摘的。他又问我在哪里爬树,和几个人,高不高兴?我都一一告诉他。

  他漫不经心的点点头,开始给我讲我不会做的功课。

  我喜欢听他讲课,不是照题念题的那种讲法,而是随意的,延伸到很开的那种讲法。有一次我问他“烟波浩渺”是什么意思,他除了给我讲解词语的本意,还讲到了苏轼的赤壁赋,说“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就有那种感觉。我虽然听不懂,但是很爱听。

  他是大学生,知道的东西很多,经历的事也很多,他总是时不时的给我讲到这个村庄之外的故事。

  他说起他生活了21年的B城,那里的海也有烟波浩渺的感觉。夏天他与他的朋友去海边游泳,累了就在阳伞下躺着睡觉,一觉睡到太阳西斜与海岸线交织在一起。

  他说冬天的时候,B城会下起很大的雪,那雪就像细沙一样,绝不粘连到一起。

  每当他给我讲起这些故事,我总是认认真真的听着,比老师上课还要用心。我是那样的羡慕他。羡慕他见过我没有见过的风景,去过我没有涉足的地方。

  “我们这里的冬天也会下雪!”我告诉他。“等到了冬天,我就带你上山去看!那时你的腿也好了!”

  “好啊”他拿起一个果子,咬下去,被酸的皱起眉头,“好酸啊!”

  我乐的咯咯直笑。他沉默了一会儿,忽然说他很羡慕我。

  我很奇怪的问他为什么。

  他说我是一个小孩子,过的无忧无虑的,每天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他说他从小到大没有爬过树,也没有玩过我们玩的游戏。

  “童年真美好啊!”他最后说道,带着一种过来人式的追忆与怀念。

  不!

  我想反驳他。我想告诉他我并不如他所想的那样快乐无忧,我想告诉他我拥有的许多烦恼。可是如果我告诉了他,他也一定不会感同身受,因为那确实是在他眼中的小孩拥有的问题,我也只是一个他眼中的孩子,一个五年级,爬树一流,成绩很差的小孩。

  我再一次清楚感受到我们之间的距离。不只是因为我们来自不同的地方,还因为我们有不一样的年纪,让我们去扮演我们的不同的角色。他是大人,我是小孩。

  可是即便如此,我也希望他能够真正的走入我们这个世界里,希望他能够了解我,希望我能够了解他。我不知道为什么。

  我经常看见他在书桌前埋首。事实上,因为不能够走路,他除了睡觉以外,几乎总是坐在书桌边上。

  有一次,我曾趁他不注意的时候看过一眼,全是我读不懂的符号,六边形上还有英文字母。

  他看见了我在看他的书,笑说,那是化学,如果我上了初中,就会慢慢开始学习。

  “哦!”我故作老成的点点头。

  我也经常给他讲我所在的村庄。告诉他,我们的村子很小,山很多,河也很多。夏天的时候河里会长出荷花,我们回去采莲蓬,后来会去挖藕。山里有很多漂亮的桃花树,六月份花谢了果子长起来,我们就去摘桃子,十月,去打核桃。冬天到了,就有很香的腊梅花,花香随着山风吹到村子里,每个人都闻得到。

  他听的很开心,告诉我,这些事情他通通没有做过。

  我告诉他,我虽然学习不好,可是我很会干活,也很喜欢干活,是阿婆的得力助手。

  他听我这样讲的时候,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对我讲,“那等我腿好了我一定要见识见识你的本领!”说着,他摸了摸他自己的腿。

  我很多次都想问问他,究竟怎么了,会被人打成这样。可是我不敢。我害怕他觉得我冒犯了他,害怕他认为这是在揭开他的旧伤口,所以一直憋着。

  有一晚天色已经很暗了,我收拾书包要回家的时候,他说他想透一透气,我于是推他到门外。

  那天晚上天空深蓝,星星像萤火虫,交织闪烁,天空的昏暗与大地的昏暗融为一体,天地之间没有了距离。夜风吹来,他的头发被吹的飘起来,像是柔软的芦苇上细细的绒毛。他抬起头,深深吸了一口气。

  “你看见那颗最亮的星星了吗?”他指给我看。

  “嗯!”我回答。

  “那是北极星。在沙漠中迷失了方向的人,都希望能寻找到那颗星星,那是一颗指路的星星。”

  夜色微凉,静的像一摊澄澈的泉水。我们都不在说话,只是望向天际,但他和我不同,好像要透过那层天际,望向更加遥远的地方。明明是一场简单的对话,我却觉得自己感受到了一种忧伤。

  那一个晚上,他抬起头看星星,那星星就在他的眼睛里了。我悄悄撇过头看他,他于是也进入了我的眼睛。我仔细的看了又看,看见了他的眼睛里的星星,所以那天晚上的星星装进了我的心里。

  像是一瞬间,又像是很久很久,阿婆的呼唤声打破了这份静谧。

  他对我说,“快回去吧。”

  我点了点头,飞快的应了阿婆一声,向他道一声再见,然后离开了。

第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