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趁阿婆和班主任谈话的这段时间,我去了林景生的家。

  林景生已经能走路了。不用别人搀扶着。前几天我去找他的时候他说他去看了这个村子的葡萄田,还路过了我们上学的地方。

  我今天去找他,看见他家里有几个工人进进出出,走进去一看,发现他们在他的卧室里安了一台空调。

  先不说我们那个年代,空调是多么稀缺的东西,仅仅是把空调从城里运到这个村子来,也要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他二叔前几天不在,原来是怕他在这里受热了去给他置备这些东西。

  我心想他真是娇贵得很。

  他穿着简单的白衬衫,蓝色的牛仔裤,因为摆脱了轮椅,显得很高。他就站在一旁,安静地看着那些工人干活,不经意转过头时看见了我,马上把我叫过去,说“我有东西要给你。”

  “……什么啊?”

  他皱了皱眉,“心情不好?”

  有那么明显吗?我叹了一口气,说我今天跟同学打架了,班主任正在我家给我阿婆告状。

  “你还真是生猛!”他听到我把郑秋头发抓掉时,挑着眉说道。

  我觉得他把眉毛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

  “为什么打架?”

  为什么呢?因为她说我成绩差,因为她看不起我,因为她说你是瘸子……

  “……因为我看她不顺眼!”

  他摸了摸我的头,笑着说“女孩子要有女孩子的样子,不要动不动就打架。脾气那么暴躁谁和你一起玩儿啊!”

  我闻到他衬衣的味道,是那种柠檬味洗衣粉的味道。他的手覆在我头上,散发着温暖的味道。

  “你啊!”我抬起头。

  “是是是!伶牙俐齿的,说不过你!”他把我带到客厅,打开一个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盒子递给我,“打开看看。”

  我打开,看见了一条裙子,红蓝相间,领口有一圈小碎花。

  我高兴坏了,“给我的?”

  “不然呢?”他笑道,“我让二叔顺便带回来的。前几天不是你的节日吗?”

  “谢谢林哥哥!”我感觉自己已经全然忘记了郑秋忘记了班主任,心情已经飞升到了天上去。

  我从小到大没有收到过任何礼物。阿婆从来不给我过儿童节,她有太多的事要忙,记不得小孩子的这些心思。

  我扑过去抱上他,一直笑一直笑,好像快乐会因为我的笑容变成一件永恒的事情,快乐的周围萦绕着那股挥之不去的柠檬洗衣粉味道。

  我拿着盒子回到家的时候,班主任已经离开了。我放缓了步子,走到阿婆的边上。

  阿婆坐在客厅正中的椅子上,怀里抱着一个篮子,左手拿着豌豆荚,正在剥豆子。

  她一抬眼看着我,深灰色的眼睛里并没有我想象中的严厉的神色。不过那样更加可怕。

  我不说话,她就一直看着我。

  直到她终于叹了一口气,非常无奈的,带着苍老的倦怠,叫我在她旁边坐下。

  “笑我啊,你都五年级了。”她开口。

  又是这句。我有些不耐得皱了皱眉。我几乎都能想到,下面她要说的话。该懂事了,要好好学习……

  “你要知道,你越大,阿婆就越老了。”

  我愣住了。

  “阿婆不可能陪你一辈子的。不可能一直守着你。”

  “阿婆对你的要求一直很高,希望你能够提前懂事,能够比同龄人更早学会照顾自己,保全自己。”

  “现在你跟其它小孩子打架,有阿婆帮你兜着,以后阿婆要是没了呢?”

  “……阿婆……”

  我亲爱的阿婆,那一天非常慈爱的,温柔的摸了摸我的头,我的心里却像是被划开了一条口子,那里面装着温热的液体,流进了我的眼睛里去。

  我甚至不觉得自己是错的。

  我打了郑秋,是因为她很讨厌,她的尖锐伤害了我,所以我要以牙还牙。可是到最后,我却因为这件事情伤害了阿婆。

  生活在世界上真是一件复杂的事。百般权衡,小心翼翼,才能保全自己。

  我对阿婆说,“我保证以后不跟别人打架了!阿婆……”

  “我们笑我是好孩子!阿婆一直都知道的……”

  我吃完饭以后,趴在我卧室的书桌旁写作业。写完作业后,我从窗户望去,看见了整条公路,公路边的田野,和田野上的天空。偶尔有一两辆车经过,车灯把周围照得很亮很亮。

  我们这个村里最美的风景之一,就是晚上的星星。星星铺满了整个天幕,交织闪烁,如梦似幻。听林景生说,我们现在看到的星星的光,都是来自于几千年之前的。星光跨越了时间,映入了我眼中。我仿佛也成为了组成浩大时空的一个部分。

  我穿上林景生送我的裙子,站在镜子面前。之后,我又去到阿婆那里。

  阿婆说我很漂亮。让我感谢林小哥,明天拿肉去给他。

  第二天去上学,我穿着林景生送我的裙子,照例在路口等刘小强。

  上学途中,他告诉我,他家隔壁王姨家的狗昨天被车碾死了。

  我问他是怎么回事。

  他说是晚上,狗跑到马路上,来的车没刹住,直接压了上去。当场狗就死了。

  那只狗叫做老大,通体黢黑,眼神有杀气,总给人凶狠的错觉,就像黑社会的头头,所以王姨给他取名叫老大。可是老大实则很温顺,也很呆。

  我虽然对于人叫狗为老大这件事十分不屑,也从来没叫过,但是我也经常跟着刘小强以及其他一些人逗这只狗玩。只要给他一些吃的,他以后见到那个人就会对着那人摇尾巴。是条好狗。

  刘小强的心情明显很低落。一路上也没有和我说什么其他的话,就一直时不时的叹气,发出唉呀唉的声响。

  真是受不了。我在心里默默吐槽。希望赶快到学校,摆脱这个哀怨鬼。

  “你说,那些骑车的人怎么就那么坏!不把狗命当命!”他忽然开口。

  “那人也不是故意的吧……大黑天的他也没看到,谁叫狗跑到公路上……”

  “你有没有同情心啊!”他气急败坏的打断我,“大哥都死了!你还在这儿替罪犯说话!”

  “拜托你搞清楚状况好不好!公路上黑灯瞎火的谁看得见啊!”我一个白眼。

  “他没有灯~吗?”他说这话时气得破了音,眼泪都掉了下来,他对我吼道“你是冷血动物吗?大哥以前那么喜欢你!”

  吼完这句话,他甩下我,径直向前走去。

  我被他吼得莫名其妙。他在生个什么气?不了解状况的人还以为大哥是个什么了不得的人物……

  我没有追上去。我觉得是他错了,他在发神经。

  我以为刘小强吼过我之后也就算了,没有想到他不理我了。

  下课我去找他说话,他看都不看我一眼。平时抄我作业,今天也没有来要。

  作为一个有脾气的人我越想越觉得他无理取闹,什么时候他变得这么小气,这么娘儿们?想起他早上的一出苦情戏以及对我的嘶吼,我怒上心头,决定和他冷战到底。

  郑秋今天好几次偷偷看我,每次我回望过去时,她又对着我冷冷一哼,然后迅速撇开了眼睛。

  莫名其妙。今天大家都没有吃药吗?

  上完了数学课,我一个头两个大。我其实很喜欢数学,所以数学老师上课我都会认真听课。

  今天他讲到一个题型,把鸡和兔子放进一个笼子里,数他们的脚,然后让我们算出有几只鸡,几只兔子。

  我心想,大家又不是色盲,鸡和兔子又不像,直接数就行了,数脚干什么……

  当时我的笔掉在了地上,我就只是弯下身子,捡了一下笔,然后……就听不懂了!

  他讲了20分钟,我听了20分钟,脑袋里嗡嗡嗡像是开了轰炸机一样……

  下课之后,我决定去问班上的学霸,当然不是郑秋,是仅次于郑秋,班里排名第二的刘宇山。

  刘宇山成绩很好,性格却很内敛很低调,不像郑秋。最关键的是,他每次都会很耐心的去回答我问题。所以有时有什么不懂的问题,我会偶尔去请教他。

  他很耐心的给我讲解,“这个问题叫鸡兔同笼……”

  “哦!”他讲了莫约五分钟,我恍然大悟,茅塞顿开。

  我不经意撇了下头,忽然注意到了一束炙热的目光,我仔细一看,又是郑秋。

  我忽然想起我们那个油腻腻班主任上课讲的一个词“如芒在背”。

  

第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