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我永远记得醒来的那天早上。

  阳光暖暖落在我的身上。风恰好把窗帘吹开。我透过窗子,看见天空一蓝如洗,白云飘荡,绿色的葡萄田好像蔓延到了世界的尽头。

  林景生在我的背后沉沉的睡着。他一只手无意识的搭在我的身上,像是拥抱,又像是呵护。

  我轻轻转了一个身,正对着他的脸。他的睫毛很长,阳光打下来时,有浅浅的阴影。他的嘴巴紧紧的抿着,眉眼却舒展着。我能听见他的呼吸声,与早夏初生的蝉的声音混杂在一起,变成了夏天开始是我听到的最动听的乐章。

  他是那样年轻,那样美好,不像一个真正的人,就像天使一样。我只是看他一眼,心里就充满了温柔。

  我悄悄的,轻轻的抬头凑过去,亲吻他的嘴唇。他的呼吸打在我的脸上,他的样子跑到了我的心里去。

  我不愿意,也不敢去想,我对林景生所怀的情感。那个轻轻的吻变成了我心里最大的秘密,就从那个最遥远的夏天开始。

  我做贼似的,转过身闭上眼,心跳如雷。

  过了一会儿他醒了,极缓极轻的把手移开,唯恐吵醒我。

  后来我闻到了粥的香气。

  我下床走到客厅,他已经把饭盛好,我坐在他身边,听他说我昨天喝着喝着就睡晕了,阿婆来了都叫不醒我云云。

  我对他笑笑,然后埋下头喝粥。

  暑假一到,所有人都忙着收葡萄。

  我们村盛产葡萄。

  货车会从很远的地方驶来,在村口停下。壮实的年轻人们把装好的葡萄一箱一箱抬上车。阳光与汗水交杂在一起。运好葡萄以后,那些货车又沿着公路继续向前开,开到望不见尽头的地方去。

  连车带人,对这个村庄不会有一丝的眷恋。

  我常常会想起我的妈妈,想起她每次匆匆到来,又匆匆离开的样子。她对这里也没有眷恋。

  妈妈长得很漂亮。爸爸去世之后,她就离开了这个村子,去外面打工赚钱,留下我和阿婆在这里。

  我和她不亲近,长大些了,更是如此。她只有过年的时候会回到这里,住一两天,又离开了。

  每年回家,她总是会抱抱我,然后一遍一遍对我说,“妈妈是去外面赚钱了!赚到了钱才能给你和阿婆更好的生活。你能理解妈妈的,对吗?”她的眼睛里面充满了急切,仿佛是在恳求我的谅解,又仿佛是在一遍一遍自我肯定自己的说辞。

  我对她的怀抱充满了警惕,浑身僵硬。她若有所查,凄然的笑了。

  我不因为她的离开而怨对于她,但是却也没有办法做到一下就对一个好久不见的人特别亲切。看见她那种无奈的神情的时候,我觉得自己伤害了她,所以有些愧疚。

  于是我噔噔噔的跑回房间,拿上我手工比赛得了第一名的拉力风车,想给她看。

  可是她当时看了一眼风车,拿着手机说,“笑我啊,妈妈还忙,要给客户回个电话,有什么事情一会儿再说。”然后徐徐站起身,坚定的离开了。

  那个时候我觉得她充满了矛盾。我以为她想要靠近我,可是在我努力让一切发生的时候,她却走了。

  可是我并没有因为失去阿爸,离开妈妈,而受到别人的欺负。

  因为阿婆。

  她就像一只巨大的鸟,把我牢牢的保护在她的羽翼之下。

  在我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因为游戏王的限量珍藏卡牌,而与一个男生大打出手。我承认是我先动的手。

  我刮奖抽中了那套牌,一个男生在旁边看到,给我抢了。

  我记得那个男生比我高一个年级,看任何低年级的学生都一副“我最牛逼”的嘴脸。

  “那是我的!”

  “你的?”

  他居高临下,很嚣张的看着我说,“你tm以为你是谁?”指着我的鼻子,“你信不信……”

  我一只手抢过牌,一只手伸到他脸上,狠狠地抓了两把,给他抓出了两道血印子。

  他也不是省油的灯,疼痛使他愤怒,愤怒使他战斗力大增。

  我被他打到毫无还手之力。

  最后我趴在地上,他踢了我两脚,抢走我的牌,还朝我吐口水,“下次别让我见到你!”

  那真是一个黑暗的晚上!我爬起来,浑身都是泥,感觉到脸肿得发烫。

  我阿婆是一向禁止我跟别人打架的。只要打架,我回去绝不会好过。这下好了,在外被恶棍打,回家还要挨阿婆的黄金条子!身上这么脏,瞒都没法瞒。

  可是阿婆一句话也没说,她甚至没有骂我一句,为我换上干净的衣服,煮了两颗鸡蛋,给我被打成猪头的脸消肿。她的手在我脸上划过的时候,我感受到了微微的颤抖。

  她甚至没有问我为什么打架,为什么被打的这么惨。直接带上我,到了那个恶棍的家里。

  我低着头,一言不发,阿婆的声音却前所未有的尖锐,她对那个恶棍的妈妈大声吼道,“你是怎么教育你的娃娃的!把我囡囡打成这样!”

  他妈妈拉过他,指着他脸上的血印子说,“你娃娃又好的了哪里去吗?给我娃娃抓得这个印子哟!我都听大志讲了,是你孙女先动的手……”

  说时迟那时快,阿婆一把从女人手里把那个恶棍扯过来,一巴掌就给他挥过去。

  “啪!”好响的一声!整个屋子都听见了。

  我愣住了,那恶棍先是被打懵了,接着嚎啕大哭了起来。

  那女人也没想到,先是呆了一下,旋即拉过他儿子,破口大骂,“你有病吧!疯了吧!”

  我阿婆说,“我不管是谁先动的手,我的宝贝孙女被你儿子打成这样,我决不会轻易算了。”

  那女人推我们出去,冷哼道“你一个大人,给小孩子置什么气?他们都是孩子嘛!”

  “我不管这些。”阿婆拉着我离开,“你最好管好你儿子,以后他再欺负我孙女,我见他一次打一次。”

  阿婆牵着我的手离开的时候,我听见,那个女人在门口嘟囔“为老不尊的东西!”我抬头看阿婆,那一刻,她在我的心里就是一个超人。

  她掌心温暖而宽大,声音像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笑我”

  “什么?”我抬起头。

  “以后被别人打,你打不过,就跑吧!”阿婆握着我的手紧了一下,“别再被人打成这个样子了!”

  我们手牵着手,一起走完了夜里回家,那条很漆黑的路。那条路那样的长,如果一个人走,我一定会害怕。可是因为有了阿婆,我开始觉得无所畏惧。

  回到家以后,阿婆又一次给我用鸡蛋消肿,然后给我擦药。

  她连作业都没有让我做,也难得的没有唠叨我的学习,甚至忘记了责备我。她让我早早睡下,为我掖了掖被角。

  我亲爱的阿婆,她是那样关爱我,那样维护我。每天放学,我回到家的时候,她总是已经为我做好了饭菜。秋天快开始的时候,她就开始为我织毛衣,冬天怕我冷着了,就烧很暖的碳放在我的房间。她劝我读书,教我规矩,没有送过我什么礼物,却给了我像爸爸一样的安全感和像妈妈一样的温柔。日日如此,年年如此。我一直都知道,我的阿婆,是这个世界上最疼爱我的人。

第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