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我五年级结束的时候的那个暑假,有一部偶像剧像《还珠格格》一样,火遍了大江南北。每到晚上七点半,所有的大爷大妈,老人小孩,就守在电视机旁,拿着个蒲扇摇啊摇,开始等着看《恶作剧之吻》。

  植树和湘琴成为了那年夏天,全国少男少女模仿的对象。男生们学着植树,都学着装酷。女生们开始留湘琴留的头型。那部青春偶像电视剧和那个夏天密不可分,终究成为了时光留在我们心里的一个烙印。

  时隔多年,我依旧怀念那个夏天,怀念那湿咸的,仿佛夹杂汗味的空气,怀念午后的葡萄田,怀念那时候的我,和那时候的我们。

  因为暑假忙着看电视,我晚上去林景生家的次数明显变少了,因为电视放完已经太晚了,阿婆不让我去。可是那天晚上,我没有看电视,吃完饭以后就对阿婆说,“我去林哥哥家玩会儿一会儿就回来。”我撂下这句话就匆忙跑走开了。

  我进入他的书房的时候看见他的桌子上多了很多的书。

  他就坐在温暖色调的灯的正面。手里捧着一本书。封面上写着《黄金时代》。

  我在他为我安放的小凳子旁坐下。

  他放下书,问,“你怎么不看电视,跑到这里来了?”

  “家里太热啦!你这里凉快。”

  “原来是到我这里来吹空调的。”

  “嗯……也不全是……”

  “嗯?”

  “我是……来问你题,顺便来吹空调的!”

  “是吗?”他像是了然一切,脸上带着笑容,“那题呢?”

  “……”

  我感觉我就是死鸭子嘴硬,给自己挖了一个坑,填都不知道怎么填。

  我坐在椅子上,腿摇摇晃晃,无所事事。

  他从书桌上抽了一本书给我,“看书吧!”

  我拿过去,书名叫做《远方》,是顾城的诗集。

  我装模作样的打开,看了一会儿,眼睛就向他撇过去。

  他依旧在温暖的灯光下面,安静的读《黄金时代》。

  我生命中后来出现了很多人。好坏各异,性格鲜明,他们有人喜欢我,有人憎恶我。

  可是我再也没有遇见另一个,像林景生一样,喜欢读书的人。

  我们常常对那些读书的人有误解,认为他们其他方面的能力不出众,只会读书。从那种印象去审视读书的人,常常会以为他们是文弱的,内向的,呆板的。

  可是林景生不是这样的人。

  他善于交际,善于与所有人相处,善于运动,也很博学。读书只是让他变得更温和。

  我看着读书的林景生,觉得他和电视中的植树好像啊。不,他比植树还要好。

  “我今天看到了一个姐姐来找你了。”我假装看着书,装作不经意的提起这件事。

  “你看见她了?”他皱了皱眉。

  “嗯!她是谁啊?”

  “……一个朋友。”他沉默了一会儿,这样对我说。

  什么朋友啊?女朋友?我不敢继续问下去。

  他显然也不想多说,空气显得凝固而沉闷。

  我们埋头继续看书,我才发觉其实他今天好像不怎么高兴。眉眼之间都带着一些倦怠的神色。是因为她吗?

  我忽然觉得我来得有些不是时候……

  过了一会儿,他把书放在桌面上,然后出去了。

  我放下我的《远方》,拿起了他反扣在桌面上的《黄金时代》。

  黄金时代,王小波。我随意翻看着,然后一张照片从书中的某页掉了出来。掉在了地上。

  我把照片捡起来。

  那是他和那个女生的照片。

  女生梳着马尾辫,穿着白色的裙子,他穿着简单的白色衬衫,简单的蓝色牛仔裤。她对着镜头微笑,而他看着她。蓝天白云的大背景将这两个人衬得如此般配。

  这张照片简直刺痛了我的眼。

  下一秒,一只手,坚定得不容拒绝的从我手里抽出了这张照片。

  我慌张的转过身,看见他面无表情的看着我。眼睛里没有一丝波澜。

  “我不是……”我试图解释我不是故意去翻他的照片的,我不是那种一定要窥见别人隐私的人。

  可是他冷漠的摆了摆手,示意我不用继续说下去。

  那一刻,我感觉,在我旁边的林景生,变成了一个陌生的人。

  不再是那个温和的,温柔的,送我衣服,告诉我他身世背景的人。

  他冷冷的看着我,似乎是在告诉我,我跨越了某条不该跨过的界限。

  我甚至觉得他的眼神里装满了寒冰,那是能冰冻世界的冷酷。

  我无法在这样的冷酷里多呆一秒钟。

  连道别都没有,我仓皇落魄的逃开了那件屋子,那个人,那种眼神。

  那一天,我回到家里,阿婆问我怎么了,怎么不开心?我摇摇头,早早洗漱完毕,就躺进了被窝里。

  可是我睡不着。

  我在心里默默承认了一件我从来不愿意去想的事。

  我,喜欢上了,林景生。那个比我大了十岁,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离开的大学生。

  或许从第一眼,只瞧见那个背影开始,从听他说出第一句话开始,从我去问他题开始,从偷偷亲吻他开始……

  我一直不愿意去想,因为他比我大了十一岁,因为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他有一天要走。人总是下意识的规避风险,规避可能伤害到自己的东西。我不去想,或许是因为我的潜意识里知道,如果等我想明白,那我就会受到伤害。或许我自己心里也知道这是一件及其荒诞的事。

  我才十一岁,他却已经到了可以成家立业的年龄。

  可是我看到了他和那个很漂亮的姐姐的照片,于是我才恍然我对他过去的二十多年一无所知。然后我发现我是那样迫切的想要知道些什么。我想让他,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我。我想让他,在我面前变得透明而毫无秘密,甚至,我想让他,也喜欢我。

  可是我却望见了,温暖灯光下,那双没有温度的眼睛。

  所以我开始明白,他所有的温和,都建立在不窥见他的秘密,不越过他的底线的前提之上。而他对于我的温和,与他对待所有人的温和,都是一样的

  即便如此,即便我已经看到了那双冷酷的眼睛,看清了他的疏离,我却还是想要靠近他。还是想和他待在一起。

  我心里甚至产生了一种惶恐,怕从此以后,他不会再理我,不会对我微笑,不会给我他给众人的温柔。我害怕我没有道别的离开会成为我们关系破裂的开始。

  那晚上我翻来覆去老是睡不着,听着乱糟糟的蝉鸣蛙叫,出了一身的汗。

  后来模模糊糊,我看见自己登上了一座冰山,我从上往下看,绵延数千里,都是白雪皑皑,没有尽头的世界。

  可是在这个世界的背后,有林景生的微笑。

第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