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第二天我醒来去洗脸,阿婆看了我一眼,被吓住了。

  我一照镜子,发现眼角下两个很大的黑眼圈,特别明显。

  我滴妈呀!那是我人生里第一次出现黑眼圈。

  “笑我,昨天晚上做贼去了啊?”阿婆用手捏着我的脸,仔细端详。

  “没有”,我艰难的挣脱阿婆的魔爪,“昨晚太热了,睡不着……”

  “肯定是平时翻墙爬树,还砸别人家的玻璃,遭报应了!”她用一种幸灾乐祸的语气调侃我。

  “……”

  不过她怎么知道我砸玻璃的事……

  我早饭也没能安心的吃好,满脑子都是昨天晚上,那个眼神,那场梦。

  他要是不理我了该怎么办?而且我那么没礼貌,甚至连再见都没说,就离开了。

  我不禁悲从中来。

  究竟该如何去缓解昨天的尴尬呢?我开始动脑筋。

  对了!问他题!我昨天就说要问他题的。

  这对我来说可真是太简单了!我随便从书包里抽出一张卷子,闭着眼睛随便乱指一道题,都能信誓旦旦保证,我不会做。

  为了拔高我自己的水平,我特意在众多我不会的题里认真筛选了一番。问的题不能太简单,这样显得我很愚笨。但是也不能太难,否则他会觉得我不是诚心的去问他的。

  经过几番斟酌,认真比对,我选择了数学卷子上的一道追及问题。

  这道题考试考过,老师也讲过,不过我没怎么搞懂。

  我深呼吸了几口气,拿着卷子和草稿本往他家跑去。跑到他家门口的时候,我停住了脚步。

  多往里面跨一步都需要巨大的勇气。

  勇气来源于底气。我对林景生,哪里有什么底气。

  我停了很久,想了又想,要不然先回去吧!等我攒足了勇气,再去找他。不然,我害怕他如果不理我,我会又一次落荒而逃。

  当我不断说服自己“逃避是有用的!”的时候,我听见他家窗户里传来他的声音,对我说,“进来吧!”

  我忐忑的走进去,走过客厅,拐过拐角,到了他的书房。

  我想开口说话,却如鲠在喉,难以启齿。

  他看到了我抱着卷子和草稿本。

  “来问题?”

  “……嗯。”

  他让我在他旁边坐下,拿过卷子,开始看题干。

  最坏的情况没有出现。他没有不理我,没有对我冷眼相向。

  “林哥哥,对不起……”我吞了吞嗓子。

  可是他却叹了一口气,“没什么对不起的,是我昨天情绪太差。”他看着我的黑眼圈,说,“昨天没睡好?”

  “……嗯”

  他摸了摸我的头,“那待会儿回去补一觉!”

  我知道,那个温和的林景生又回来了。

  他拿起笔,在草稿纸上画起了追击路线,示意我过去看。我定下神,认真的听他逻辑清晰的去分析A是如何追B的。

  但是,这样的温和,如果在他知道了我对他……还会存在吗?

  他计算完以后,问我听懂了吗。

  我说听懂了。

  于是他讲题目略做修改,让我自己来算一遍他改过的题。

  我也学着他,在草稿本上画出追击路线,A这次没有直接去追B,而是绕了一个弯弯,而B也停顿了一会儿。

  我将算好的结果拿给他看。

  他眼里难得出现了一丝赞许。“不错,思路很清楚,用的方法也简单,看来是真懂了。”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

  本来是该走了。题也问了,歉也道了。但是神使鬼差地,我留了下来,说想在他那里看书。

  他没有赶我,只要求我别吵他。

  我欣然同意。

  我坐在他边上,大气也不敢出。看一会儿书就瞄一眼他。我看见他拿出了一套试卷开始做。

  可是他不是大学毕业生吗?为什么还要做卷子?我想问问他,又想起他叫我别吵。

  我看着顾城的诗集,恰好看到一首《远和近》

  “你

  一会看我

  一会看云

  我觉得

  你看我时很远

  你看云时很近”

  我虽尚不能完全读懂,但却忽然觉得那样的心情与我很像。

  后来他休息的时候我问他,他说他在准备考研。

  我不知道考研是什么,但那对我来说是一件太遥远的事情。

  要学习很久,读很多年的书,直至变成大人,才会走到那一步。

  “那是不是,考了研,你就要离开了?”

  “对啊。”他对我说。

  有一件事情我是很确定的。林景生的离开,会使他本人变得更加出色。他本来就是一颗耀眼的星星,只是因为避难到了我们这里,才不得不敛去些许光芒。

  如果他离开了,我和他之间,可能再也不会相遇了。

  因为我的成绩是那么差,天天混日子,以后能干什么还不知道。而他呢,一步一步朝着自己人生的理想走去。

  我和他之间不仅隔了十几年年龄的距离,还隔了几千本书的距离。

  那一刻,我突然开窍了,决定我的人生不能够这样傻登登的混过去!那一刻,我决定,我要好好学习,奋发图强,离开这个村子,到外面的世界去。

  我想着,只要这样,我就可以,在往后生命里的某一天,和他并肩站在一起。

  七月中旬,我们期末考试的成绩出来了。

  去拿通知书的那天,我被英语老师狠狠夸了一次。Miss Tang当着全班的面,文邹邹地说,顾笑我同学,对英语这门学科的理解,可谓是突飞猛进。

  记得那天班主任看着我的眼睛都像是在放光,一见到我就笑,还忍不住揉揉我的头,一脸欣慰,“懂事了!懂事啊!看来家访还是很有效果的嘛……”

  我:“??”

  我们班有四十五个人,往年我可能就三十八,九名,那次我考了全班第十五名。

  英语虽然考到了七十五分,但是纯粹就是运气好。听力全靠蒙。

  班主任不仅为我颁发了一张“最佳进步奖”的奖状,还特地给我阿婆打了电话。那对我是,一顿猛夸啊!

  我回到家后,看见阿婆看我的眼神也变了,就像我们那个油腻腻的班主任一样,眼里放光,一脸欣慰。

  因为这个成绩,我连续吃了一个月的肉,买了三套新衣服,拥有了比平时多两倍的零花钱,过上了皇帝一般的生活。

  平时我要是好吃懒做不干活,阿婆总是对我絮絮叨叨,有时还以一种“你再玩会儿试试”的眼神恐吓我,而现在,她就像是怕我做了活儿被累着似的,什么都不让我干。

  我俨然从底层农奴,变成了小祖宗。

  我从受宠若惊,到处变不惊,最终到习以为常,只用了相当短的时间。

  每次看着阿婆那种放光的似乎还有那么一丢丢崇拜的眼神,我都在想,早知道!早知道,成绩会让我那凶悍可怕的阿婆从老虎变成老猫,我早就好好学习了!

第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